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人族修士中,既有很多人在惋惜,也有不少人露出暢快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哎!張若塵……”

    萬花語長嘆一聲,竟不知該說什麼纔好,心中有一些負罪感。

    因爲,她的父王,也是壓迫張若塵的強者之一,雖然是受命於女皇,不得不那麼做,但,卻也有一些責任。

    張若塵那麼優秀的人族才俊,卻因爲練功走火入魔,被所有人類放棄,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遭到蠻獸的圍攻,最終走向死亡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些良知的人類,其實都難以釋懷,感覺到殘忍。

    孔紅璧輕輕搖頭,露出一道譏諷笑意:“本來還將他當成了一個對手,卻沒想到他的意志力竟然這麼弱,我還沒有出手,他就先將自己玩廢。”

    雨,傾盆而下,落在地上發出簌簌的聲音,濺起迷濛的水霧。

    鯤族皇子飛在雲層下方,身軀的四周有着一根根雷電在穿梭,笑了一聲:“所謂的時空傳人,也不過如此,若不是本皇子想要弄清楚龍頂山的遠古遺寶是什麼,根本就懶得與你動手。”

    龍頂山的山頂,小黑提前佈置出一座幻陣,將祭臺籠罩起來,以免讓別的生靈提前察覺到他們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因此,外人並不知道張若塵在龍頂山挖掘什麼,只以爲真的是有了不得的寶物誕生。

    鯤族皇子見張若塵真的練功走火入魔,也就多了幾分輕視,率先發起進攻。

    它的雙翼展開,猶如兩片紅色的雲彩,遮蔽住這一片天穹,在雙翼的上方,凝聚出兩座碧藍色的湖泊。

    那些“水”,不是普通的水,是用功法和聖魂,調動天地水之規則,凝結出來的重水。

    只要鯤族皇子願意,別說是兩座湖泊,就算是兩座大海也能凝結出來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隨着鯤族皇子的雙翼輕輕一扇,兩座湖泊中的重水,從九天之上落下,化爲兩條水柱,涌向龍頂山。

    “我來戰你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渾身散發出熾熱的火焰,站在山頂,將鐵棍揮擊出去,想要將兩根水柱打散。

    然而,兩根水柱卻蘊含十分恐怖的力量,孫大地纔剛剛與之碰撞在一起,瞬間就口吐鮮血,向後急速倒飛出去,嘭的一聲,撞入進龍頂山的山體之中,也不知是生是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任何修士與兩根水柱接觸,瞬間就爆裂而開,變成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僅僅一瞬間,慕容世家的五位九階半聖之中的三位,已經隕落,肉身爆裂成了血粉,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鯤族皇子的戰力恐怖到極點,比張若塵曾經見過的一些下境聖者,還要強大得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出手,打出洛水拳法,打算以水克水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捏成拳印,體內涌出海量的聖氣,在頭頂上方,凝結成一條碧波千里的天河。

    “洛水拳法第一式,天河分工。”

    拳印凝結成的天河,向兩根水柱涌過去,碰撞在一起,立即發出轟隆的聲音。

    千丈高的半空,兩股力量相互碰撞的位置,猶如是天幕破碎,形成一道巨大的瀑布,垂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洛水拳法第二式,九曲九轉。”

    “洛水拳法第三式,橫斷天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融合了兩世記憶,在《七生七死圖》中的兩世,將洛水拳法修煉到極高的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洛水拳法上面的造詣,堪稱是洛虛之下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三十六招洛水拳法不斷打出,與鯤族皇子拼得不相上下,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讓在場的生靈感覺到心驚膽顫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後,龍頂山所在的地域,化爲一片海洋,並且水位還在不斷上升,使得龐大的山體變成了一座孤島。

    幸好留在青龍墟界的生靈,全部都是半聖級別,能夠飛行,他們沒有被淹沒,飛在水面,以一種敬畏的眼神望着正在交鋒的鯤族皇子和張若塵。

    鯤族皇子的身軀龐大,長達一萬多米,渾身散發出洪荒之氣,一道道雷電從魚鱗中涌出,發出哧哧的聲音,沿着兩根水柱向張若塵蔓延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龍頂山的山頂飛了起來,發起進攻,雙臂中,浮現出青龍和青象的龐大虛影,打出拳印,與兩根水柱硬碰。

    “鯤族皇子和張若塵真的沒有達到聖境?怎麼感覺,他們比我的師尊還要強大。”一位人族的九階半聖,感覺到驚駭。

    萬花語站在水面,一對絢爛的火鳳羽翼完全展開,有些擔憂:“張若塵先是激活沉淵古劍中的三千道銘紋,現在又消耗大量聖氣與鯤族皇子拼鬥,他體內的聖氣還剩多少?”

    一般來說,只有下境聖者的聖氣品質和聖氣數量,才能勉強支撐起三千道銘紋。

    張若塵才八階半聖的境界,就能夠引動三千道銘紋,爆發出千紋毀滅勁,已經是相當了不起。

    很多生靈都在猜測,張若塵很可能已經快要力竭。

    另一頭,小黑將丹爐取出來,放在祭臺的中心位置,隨後,向衆人傳音,“本皇現在就要施展出瞞天過海的手段,開啓祭祀儀式,大家必須加快速度,準備更多的祭品。不服用聖丹,我們今日很難化解危機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隨即,龍頂山的頂部,散發出七彩色的光芒,在光芒的中心,呈現出一條青龍的虛影。

    頃刻間,一股濃烈的異香散發出來,充斥在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這一切,自然都是小黑使用幻陣顯化出來,用來迷惑在場的生靈,掩蓋事實,使得他們認爲真的是有遠古遺寶出世。

    雖然小黑很多時候的確很不靠譜,可是,畢竟是一個從中古時代一直活到現在的老古董,施展出來的手段,比一些陣法大宗師還要高明,足以瞞天過海。

    果然,龍頂山顯化出的異象,造成了巨大的震動。

    “埋藏在龍頂山中的遠古遺寶即將出世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到底挖到什麼了不起的寶物,竟然造成如此浩大的異象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鯤族皇子一邊與張若塵鬥法,一邊大吼一聲:“水域蠻獸聽令,立即進攻龍頂山,無論如何,也要將遠古遺寶奪下。”

    水域蠻獸大規模出動,其中,包括數十隻獸王,還有一些《半聖榜》上的太古遺種。

    一隻巨鰲,身軀長達千丈,揹着一座翠綠色的靈山,遊在水中,向龍頂山撞擊過去。

    巨鰲本身就是一隻太古遺種,在《半聖榜》上排名第二十位。

    它的先祖,在太古時期留下了諸多傳說,不比混鯤和朱雀弱小,絕對是霸主級別的存在。

    巨鰲的背上,還站着八個人影,也都是太古遺種,只是變化成了人形,男的俊逸,女的貌美,全部都是《半聖榜》上的獸族強者。

    以黃煙塵、白黎公主等人,根本不可能擋住如此大規模的進攻,張若塵不得不提前撤離戰鬥,重新退回龍頂山。

    “哪裏走?”

    鯤族皇子向前追擊,一雙金色的瞳孔,浮現出火光。緊接着,瞳中射出兩根粗壯的光柱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沉淵古劍,以最快的速度,激活劍體中的三千道銘紋,向鯤族皇子揮斬過去。

    “噗呲!”

    劍氣擊在鯤族皇子的左翼,留下一道百米長的劍痕,只差一點點就將羽翼斬落下來。

    鯤族皇子體內的鮮血,如同瀑布一般,向下流淌,將下方的水域染成了紅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鯤族皇子從出生以來就縱橫海域,沒有任何生靈可以與它匹敵。

    今日,張若塵打破了它的無敵戰績,將它擊傷。

    而且在場還有那麼多的生靈,皆是各族的精英,對於鯤族皇子而言,可謂是丟盡臉面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體上,三千道銘紋再一次浮現出來,化爲一柄黑色巨劍,懸在半空,向巨鰲斬過去。

    巨鰲的背上。

    靈山的半山腰位置,一位化身爲年輕男子的太古遺種,手持一把羽扇,淡淡的一笑:“不就是一柄劍,還能橫掃天下不成?除非是千骨女帝的虛空劍,池瑤女皇的滴血劍,還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當然,八位化爲人形的太古遺種並沒有小看張若塵,它們各自打出一根聖氣光柱,聯合一起,注入進一件祖器。

    那件祖器絕不是一般的戰兵,是一柄暗紫的戰錘,在戰旗的表面烙有一隻古獸的印記。

    戰錘急速升空而起,浮現出三千道銘紋,散發出強大的蠻荒古勁,與沉淵古劍散發出來的千紋毀滅勁分庭抗禮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終於,戰錘與沉淵古劍撞擊在一起,形成的能量氣勁,掀起數十米高的水浪。

    那股反震之力,震得張若塵體內血氣翻騰,向後飛出去,將一片崖壁撞得垮塌,墜落下來的巨石將他掩埋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一擊,張若塵也成功將巨鰲打得向後倒退,一直退到十數裏之外。

    八位太古遺種,也都全部後退了數步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散發出來的劍氣,在他們的衣服上面,留下了一些細小的破口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碎石中走出,除了略顯狼狽以外,並沒有受傷,以強大的肉身硬抗下八位太古遺種的攻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向四方望去,看着懸浮在半空的十八件祖器。

    十八件祖器是由十八隻獸王在掌控,負責定住空間,防止他使用出空間手段。

    可以說,無論張若塵與鯤族皇子的較量,還是與八隻太古遺種的交鋒,其實都不是公平的戰鬥。

    因爲,他受到了十八件祖器的壓制,根本不能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“必須先斬殺十八獸王,打破空間封鎖,我才能佔據主動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腦海,“我已經渡過花期,結出果實,現在十分迫切需要養分,促進果實成熟。那十八隻獸王,就交給我去收拾,順便將它們的精氣全部吸食,助我達到更高境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似乎今天開始就要每天兩更,好吧,下一章,爭取中午12點寫好,若是推遲,那麼肯定是遭遇了不可抗力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