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心術佛師穿著一件潔白的佛衣,看起來二十來歲的模樣,長得眉清目秀,異常的俊美。

    如此一個僧人,即便沒有頂尖級別的修為和天資,估計也能憑藉出眾的外表,迷倒無數天之驕女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五指,捏成佛印,控制萬寶袈裟,再一次向鬼王大陣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。

    鬼王大陣承受不住萬寶袈裟的力量,碎裂了一大半,一座座墓碑拔地而起,拋飛出去;一道道陣法銘紋,斷裂而開。

    心術佛師並沒有立即沖入通道,依舊站在暗黑色的湖水之中,手臂一收,將萬寶袈裟收回去,重新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他的一雙眼睛,十分明亮,猶如是能夠看穿世間的一切孽障,道:「張施主,死禪教與你素來無冤無仇,你為何要殺伽羅空?」

    張若塵從破碎的鬼王大陣中走了出去,站在石壁的邊緣,盯著對面的心術佛師。

    即便,對方乃是傳說中百年前的絕代人傑,他卻依舊錶現得十分平靜,道:「我不殺他,他便要殺我,我根本沒得選擇。」

    心術佛師的身後,有著一圈金色的佛光,緩慢的環繞,將他映照得無比神聖,與傳說中的羅漢、菩薩、佛陀,幾乎沒有什麼兩樣。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貧僧便給你一個選擇。」

    心術佛師不緩不急的道:「你可以選擇,將伽羅空交還給貧僧,然後,跟隨貧僧前往死禪教,贖還罪責。」

    「當然,你也可以選擇,跟隨貧僧前往鬼神谷,替貧僧做一件事,做完了那一件事,也算你贖還罪責。兩條路,你怎麼選?」

    死禪教的人,竟然也要去鬼神谷。

    他們到底是要去做什麼事?

    聽到心術佛師的一席話,張若塵的心中生出了很多疑問,不過,卻並沒有問出來。即便問出來,對方也肯定不會告訴他答案,何必自討沒趣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「你給出的兩條路,都是要我束手就擒。對吧?」

    心術佛師點了點頭,又道:「其實,還有第三條路。」

    「哦?」

    心術佛師道:「殺人難道不需要償命嗎?」

    「所以,由你將我殺死,就是我的第三條路?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「我很好奇一件事,你殺死的人,應該也不少,難道你就不需要償命?」

    心術佛師沒有任何思索,平靜的道:「當然也需要償命。不過,能夠取我性命的人,卻並不多。你還有疑問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了!」張若塵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「那麼,你的選擇是?」

    「你給出的選擇,太過苛刻,我不想選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向左側移動了一步,讓出一個位置。

    隨即,一團黑色的鬼霧,從通道的內部湧出來,停在張若塵的右側,凝聚成血月鬼王的身形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傷勢,已經恢復了大半,鬼體上,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冰冷。張若塵站在她的身旁,感覺體內的聖氣,猶如是被凍結成了固態,完全無法運轉。

    「一位鬼王的實力,真是可怕。」張若塵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若是,此刻張若塵與血月鬼王對上,估計連出手的機會也沒有,就會被她鎮壓。

    見到血月鬼王,心術佛師的眼神變得銳利了幾分,道:「張施主,你應該清楚,血月鬼王保不住你,何必與她合作呢?」

    「你的話,未免說得太滿。」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眉心,浮現出一輪血月的印記,頭上的長發,完全飄飛了起來,向前一衝,站在了心術佛師的對面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,還沒反應過來,血月鬼王和心術佛師已經對碰了一擊。

    一股無比強大的餘波,衝擊過來,發出呼嘯的聲音,湧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若是,被餘波擊中身體,別說是張若塵,就算是七階半聖以上的人物,估計也會死無全屍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早有防備,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,退回殘破的鬼王大陣。

    此刻,小黑已經將殘陣激活,將它和張若塵,籠罩在陣法銘紋的內部,抵擋住了戰鬥的餘波。

    「轟隆隆!」

    一連串的轟鳴聲,響徹在血湖的底部。

    心術佛師顯然是打算速戰速決,並不想與血月鬼王繼續纏鬥,於是,將萬寶袈裟,再次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血湖中,猶如是懸浮著上萬顆「星辰」,「星辰」上散發出來的聖氣,將這一座巨大的湖泊,煮得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每一顆星辰,皆是一件佛器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臉色,變得十分難看,立即向後爆退,一直退到鬼王大陣的上方,向下看了一眼,道:「張若塵,虛空劍呢?」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已經從寒雪那裡,借來了虛空劍,捧在手中,向上一打。

    隨即,虛空劍化為一道白光,衝天而起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手指,向虛空一抓,捏住虛空劍的劍柄。

    就在抓住虛空劍的那一刻,即便是以血月鬼王的境界,眼眸之中,也是露出一道激動的神色。

    傳說中,千骨女帝殺死神靈使用的神兵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隨著,血月鬼王將體內的鬼氣,源源不斷的打入虛空劍。

    劍體上,一道道銘紋,快速的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緊接著,一股強大的劍氣,化為一根光柱,衝破湖面,一直連接向天穹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方圓萬里之內的亡靈,都能清晰的看到,血湖中,升騰起來的劍氣光柱,驚懾得它們立即躲進墳墓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虛空劍和萬寶袈裟碰撞在一起,形成一股強大的能量衝擊。

    若是,那一股能量,向殘破的鬼王大陣衝擊過去,恐怕只需要一瞬間,就能將大陣震碎。

    只不過,虛空劍的力量,顯然比萬寶袈裟更加強大,使得戰鬥散發出來的衝擊力量,完全向一邊倒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劍,虛空劍就將萬寶袈裟上的一百多件佛器打碎,化為了一塊塊廢鐵,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心術佛師的嘴裡,發出一道悶聲,向後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好厲害的虛空劍,今天,貧僧算是見識過了!」

    心術佛師向對面的血月鬼王盯了一眼,隨即,收回萬寶袈裟,化為一道金色的佛光,衝出血湖,向天邊飛去。

    說到底,萬寶袈裟僅僅只是一件防禦類的聖物,虛空劍卻是攻擊類的聖器,兩者之間,自然還是有一定的差距。

    神器不出,誰都擋不住虛空劍。

    心術佛師的速度,快得驚人,僅僅只是一眨眼的時間,已經消失在天邊。

    初次嘗到虛空劍的強大威力,血月鬼王正是得意的時候,怎麼可能如此輕易放過心術佛師?

    「哪裡逃?」

    血月鬼王站在湖面,將虛空劍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虛空劍散發出來的光芒,將黑暗的陰間,也是照射得猶如白晝,化為一道光梭,追擊在心術佛師的身後,向前一擊。

    「噗!」

    即便是有萬寶袈裟的抵擋,心術佛師卻依舊遭受嚴重的創傷,嘴裡吐出了一口聖血。

    不過,承受住這一擊,心術佛師終於還是逃走,沒有死在虛空劍下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和小黑,也已經飛出血湖,站在岸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,眺望天邊,輕輕的一嘆,道:「不愧是南心術,虛空劍竟然也沒能殺死他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虛空劍借給血月鬼王,其中一個目的,也是想要借用她的手,除掉心術佛師這一個大敵。

    只可惜,心術佛師的修為太深厚,終究還是活了下來。

    「居然逃走了?」

    血月鬼王也是頗為失望,嘴裡發出一聲冷哼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心術佛師逃走,也沒關係,至少她得到了虛空劍。憑藉虛空劍的威力,她在陰間的地位,必定會攀升一大截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目光,向湖畔的張若塵盯了一眼,眼中露出一道譏誚的神情,自言自語的道:「想要得到虛空劍,還得先收拾了他。」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手臂一揮,調動鬼氣,想要將數百里之外的虛空劍,重新收取回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將乾坤神木圖取出,激發出圖卷的力量,打開一道空間之門,向圖卷世界中的寒雪吩咐了一句,「動手。」

    寒雪站在時空之門的旁邊,立即溝通虛空劍的劍靈,將虛空劍收了回去,捏在了右手。

    血湖的湖面,血月鬼王卻是略微詫異了一下。

    虛空劍明明已經飛了回來,卻偏移方向,落入一個小女孩的手中。怎麼會這樣?

    「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、小黑、寒雪,以最快的速度,衝進空間之門。

    「可惡的人類小子,將虛空劍留下,你們休想從本王的面前逃走。」

    眼看空間之門就要關閉,血月鬼王也沒有多加思索,化為一道殘影,緊追在張若塵的身後,沖入進空間之門。

    若是,能夠多給血月鬼王一點時間,她肯定會發現,湖畔的地面上,有著一幅圖卷。只不過,圖卷是由流星隱身衣包裹,所以,才不容易被察覺到。

    只可惜,血月鬼王十分想要得到虛空劍,生怕張若塵和寒雪逃走,因此才立即衝進空間之門。

    可以說,張若塵在將虛空劍借給她的時候,已經給她挖下了坑,而且,還利用她幫忙擊退了心術佛師。

    所謂,「欲要取之,必先予之」,就是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虛空劍就是一個誘餌,釣的就是血月鬼王這一條大魚。

    只要將她引入圖卷世界,接下來,她就只能任憑張若塵宰割。

    很顯然,這一次冒險,張若塵成功了!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