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與他一起進入七彩霞光的不死血族強者足有數十位,其中更是包括在《半聖外榜》排名靠前的鬼霧和焰心公主,還有將修爲壓制在聖境之下的佐天血聖。

    以他們這樣的陣容,完全可以比擬一個聖者門閥。

    “那麼多強者闖入進來,怎麼會如此安靜?”

    焰心公主的一雙電眸,仔細觀察四周,顯得格外小心謹慎,在地上發現了一些血跡,讓她感動心驚。

    “血腥味越來越濃,龍頂山的山頂,絕對不是一處善地。”鬼霧的身體,化爲一團黑色霧氣,在離地一丈高的位置飛行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沒有絲毫畏懼,對青天部族的實力相當有信心,在青龍墟界,即便遇到再大的危機,也能將之化解。

    “有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焰心公主聽到了一個細微的風聲,於是,化爲一道赤紅色的幽影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焰心公主挺着一對豐碩的****,一雙迷人的星眸盯在不遠處的木靈希身上,露出一道異樣的笑意:“不愧是讓《半聖榜》第一的生靈都心動的女子,果然是有顛倒衆生的美貌。”

    即便,焰心公主對自己的容貌相當自信,可是見到木靈希,卻還是不得不承認,對面那個人類女子的確是比她更加美麗幾分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,讓焰心公主很不是滋味,很想在木靈希的臉上抓出幾道血痕,將她毀容。

    緊接着,鬼霧、佐天血聖、青天太子追了上來,將木靈希包圍,卻沒有立即出手對付她。

    佐天血聖說道:“太子殿下,此女是秋雨看中的雙修對象,還是放她離開吧!沒必須因爲她,得罪一尊大敵。”

    青天太子輕輕點了點頭,對《半聖榜》第一的秋雨還是頗爲忌憚,能夠不得罪,還是不要得罪爲好。

    當然,不死血族也並不懼怕秋雨,要知道十大部族的太子和皇女,哪一個不是一等一的強者,真要聯起手來,即便是《半聖榜》第一,估計也得死。

    “雙修對象?”

    七彩霞光之中,響起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揹着雙手,閒庭信步一般的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,木靈希的一雙美眸重新煥發出神採,變得無比明亮,因爲太過激動,眸中溢出晶瑩的淚花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木靈希的身旁,伸出一隻手,拭去她眼角的淚珠,安撫她的情緒,有些愧疚的道:“都是我的不對,讓你擔心了!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連忙搖頭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她已經知道,張若塵依舊還是以前那個張若塵,並沒有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至於張若塵先前爲何會裝出走火入魔的樣子,她卻一點也不關心,只要張若塵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她的面前,已經是老天送給她的最大驚喜。

    木靈希難以壓制自己的情緒,直接將張若塵的脖子擁住,兩片柔軟的紅脣,向張若塵親了過去,吻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原地,沒有推拒。

    因爲,他能夠想象,先前他遭受強敵圍攻,並且被青天太子一箭射穿身體的時候,木靈希肯定是相當痛苦和悲傷。

    能夠再次見到他,木靈希無論爆發出任何情感,也都是十分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木靈希逐漸冷靜下來,意識到還有一羣不死血族站在旁邊,於是,鬆開了張若塵,抿了抿晶瑩剔透的小嘴,絕麗的臉蛋上面帶有一抹羞澀,只得將目光盯在地上。

    剛纔,不死血族的修士見到張若塵,全部都被驚呆,半晌沒能反映過來,竟然沒有趁着木靈希和張若塵親吻的時候出手攻擊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深吸了一口氣,感覺到不可思議,“被白日箭擊中,你竟然沒有死,就連傷勢都痊癒,真是有些不可思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正眼去看青天太子,雙目依舊盯在木靈希的身上,問道:“剛纔,他們似乎是在說,有人想要與你一起雙修。麻煩大不大,需不需要我幫你解決這件事?”

    木靈希見張若塵十分在乎這件事,一連問了兩次,心中自然是相當開心。

    木靈希還沒有開口,焰心公主卻先發出嘲諷的聲音:“他們是郎才女貌的一對,堪稱是天作之合,這位拜月魔教的聖女答應還來不及,怎麼可能需要你去解決?再說,就算你想去解決,以你的實力,恐怕也解決不了!”

    秋雨不僅俊逸瀟灑,氣質飄逸,而且還是《半聖榜》第一,擁有成爲天地靈根的潛力。

    在他出手救下木靈希的時候,不知迷倒了多少天之驕女,其中自然也包括焰心公主。

    “她胡說,沒有這樣的事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擔心張若塵會誤會,因此立即否認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確是十分感激秋雨的救命之恩,但是,要說其他的情感,卻是半分也沒有。

    焰心公主嘴角微微上翹,笑道:“我有說錯嗎?秋雨可是《半聖榜》第一的強者,以張若塵的實力,對方只用一隻手,應該就能將他擊敗吧!老實說,你真的很愚蠢,明明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,卻偏偏與張若塵做一對亡命鴛鴦。”

    “說夠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喝一聲,眼中露出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無論焰心公主如何評價他,張若塵也懶得與她計較。可是,焰心公主卻非要去針對木靈希,終於將張若塵激怒。

    張若塵僅僅只是一道目光盯過去,卻讓焰心公主心中一凜,猶如是一尊大聖在盯着她,裙下的修長玉.腿在輕輕顫抖,差一點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一直守護在焰心公主身旁的一位老者,衝到她的身前,雙手結出印法,向前拍擊出去。

    這位老者,已經渡過兩次準聖劫,絕對是一等一的強者。

    然而,在一瞬間,他的肉身就被張若塵一掌打得碎裂,變成了十多塊,飛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出手相當果決,想要擊殺焰心公主,剛纔那位準聖老者僅僅只是替死鬼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敢殺我?”

    焰心公主嚇得冷汗淋漓,急速向後倒退,衝入進不死血族的人羣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要吸我的鮮血,我就在這裡,你敢吸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是真的有些發怒,因爲先前小黑告訴他,在他衝擊九階半聖的時候,焰心公主和鬼霧聯手偷襲黃煙塵,差一點將黃煙塵殺死。

    此刻,焰心公主竟然又來挑釁他,還惡言重傷木靈希,真當沒有人收拾得了她?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向前,殺入進不死血族,向焰心公主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誰敢擋他,直接一掌拍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僅僅只是三個呼吸的時間,張若塵已經拍死十數位不死血族的半聖。他們的修爲,至少也是七階半聖,屬於不死血族的中高層,並不是泛泛之輩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太目中無人了!”

    鬼霧和佐天血聖從兩個不同的方向,向張若塵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鬼霧站在一團黑色的霧氣之中,調動全身聖氣,凝聚出一隻數十米長的鬼爪,向張若塵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佐天血聖動用出聖相,在他的身後,凝聚出一尊巨大的人影,揮出一道血紅色的掌印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眼的餘光,向他們二人瞥了一眼,隨即,快速轉身,急速調動出聖氣,凝聚出兩隻大手印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施展出七竅血冥掌和龍象般若掌那樣的聖術,僅僅只是兩道手印壓過去,就將鬼霧和佐天血聖的最強攻擊打得崩碎。

    鬼霧和佐天血聖的嘴裡大口吐血,被兩隻大手印,拍入進地底,渾身骨頭幾乎散架。

    “怎麼……怎麼會這麼強大……”?鬼霧感覺到難以置信,要知道,他在《半聖外榜》排名第九十二位,即便是與聖境生靈交手,也沒有敗得這麼慘。

    張若塵化爲一連串殘影,進入手印大坑,一腳將鬼霧的身體踩得爆裂而開,鮮血飛濺出去,與泥土完全混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正在張若塵準備出手擊殺佐天血聖的時候,再次生出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。

    先前,他被白日箭一箭射傷的時候,就是這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猶豫,張若塵反手向身後一抓,五指發力,響起一連串“啪啪”的爆響聲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將飛來的白日箭抓住,緊緊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嘣。”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弓弦的聲音才響起,傳到張若塵的耳中。由此可見,白日箭的飛行速度,比聲音的傳播速度快得太多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微微一怔,怎麼也沒有料到,在剛纔那樣的條件之下,張若塵竟然還能抓住白日箭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,也有一些懷疑,青天弓和白日箭到底是不是青天部族的至寶?白日箭的威力,真的那麼弱嗎?徒手都能抓住?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白日箭扔了出去,以最快的速度衝到青天太子的身前,施展出龍象般若掌,一連打出十道掌印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青天太子也是相當了得,施展出一種聖術級別的掌法,竟然硬擋了張若塵九掌。

    就在第十掌的時候,青天太子終究還是沒有擋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擊在青天太子的胸口,將他打得飛了出去,如同一發炮彈一樣,飛出龍頂山,嘭的一聲,撞擊在數十里外的一座大山上面,將那座大山撞得垮塌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出龍頂山,追了上去,將青天太子從泥土中提了出來,又是一連打出數十拳,直到將青天太子的身體打得碎裂成渣,才收住拳頭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整座大山都已經崩塌。

    自然是有不少生靈看到這一幕,全部都被震驚得石化。

    《半聖外榜》第七的青天太子,竟然被活生生的打死,只剩一堆破碎的骨頭和爛肉,根本看不出還有人形。

    “那是張若塵嗎?”

    一位人族修士,離得較近,望着那個站在崩塌的大山頂部的人影,感覺他很像是時空傳人張若塵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