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應該……就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在場,別的那些生靈,也向張若塵望過去,終於,確定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張若塵明明被白日箭射穿身體,渾身灑血,墜入進龍頂山中,怎麼會還活着?

    “竟然沒有死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冷哼一聲,感覺到相當失望,在剛纔那樣的情況下,張若塵居然都能活下來,他的命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見到慕容月和慕容世家的半聖跟隨在張若塵的身邊,所以,孔紅璧有些懷疑,張若塵有可能真的與八百年前的聖明皇太子有一些關係。

    因此,孔紅璧很想除掉張若塵,不希望他活着走出青龍墟界。

    歐陽桓坐在輪椅上面,盯着那座坍塌的大山,雙目眯成了一道縫隙,自言自語的道:“張若塵的修爲又提升了一大截,聖境之下,已經沒有幾個生靈,還能與他抗衡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身後,所有拜月魔教的修士的臉色都很難看,也不知道神子殿下會不會繼續與張若塵開戰。

    一旦開戰,以張若塵如今的變態實力,拜月魔教恐怕會損失慘重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的肉身,已經十分接近成聖,但是,距離成聖終究還是差了一些,最終還是被張若塵活生生的打死。

    若是青天太子真的能夠以不死血族的身軀,修煉到肉身成聖,那麼,生命力將會成長到相當恐怖的地步,即便是張若塵將他打碎成一堆爛泥,他也有可能重新活過來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就連吞天魔龍、鯤族皇子、朱雀仙子、狴犴天王也都停止戰鬥,聚集在一起,以一種慎重的態度望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就連青天太子都被打死,誰還敢輕視張若塵?

    張若塵一言不發,旁若無人一般的將青天弓揀了起來,緊捏在手中,隨後,提起青天太子的屍身,化爲一道光梭,飛回龍頂山的山頂。

    龍頂山山頂的七彩霞光逐漸散去,顯露出一座遠古祭臺。

    此刻,食聖花依舊還紮根在祭臺上面,正在吸收山中的血氣和精氣,藤蔓頂部的果實,已經長到籃球那麼巨大,散發出銀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青天太子的屍身,當成了花肥,扔到食聖花的根鬚下方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食聖花立即發出興奮的聲音,一連有數十道根鬚,向青天太子的屍身蔓延過去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的肉身極其強大,絕對是最佳的養分,將他的精氣吸收,足以讓食聖花成長一大截。

    看到龍頂山山頂的景象,那些原本還在幸災樂禍的人族修士,全部都陷入沉默,再也笑不出來。

    那些以爲張若塵練功走火入魔,爲他感到惋惜的修士,卻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    萬花語露出一道美麗的笑容,道:“張若塵哪有走火入魔,分明就是在欺騙大家,真正目的應該是想要將那些貪婪之徒和想要殺他的生靈全部引出來,做爲祭品,進行一場祭祀儀式。他到底是在祭祀什麼?”

    萬花語猜不出其中的原因,但是,卻推測,很有可能與提升修爲有關。

    因爲,張若塵的修爲提升得實在太快,直接跨越一個境界,突破到九階半聖。

    龍頂山上,全是死屍,鮮血將山體染成紅色,簡直就是一處修羅場。絕大多數都是蠻獸的屍體,只有少量不死血族和人族的屍體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進入青龍墟界以來,不知有多少人族修士死在蠻獸的圍攻之下,幾乎所有人族勢力都與蠻獸各族結下了血海深仇。

    今日這一戰,蠻獸各族付出的代價實在是不小,僅僅只是獸王就隕落了數十隻,死去的六階蠻獸更是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絕大多數人族修士感覺到相當解氣,張若塵算是替他們都報了仇,而且,打出了人族修士的威風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人族修士相當惱怒。

    比如,養鬼世家的公主,封銀蟬。

    封銀蟬感覺到抓狂,本來她是想要利用蠻獸各族和人族修士,將張若塵除掉。

    到最後,她卻反被張若塵利用,幫助張若塵完成了祭祀儀式。

    以封銀蟬的實力,在青龍墟界,根本不可能還有機會殺死張若塵,因此,她帶着養鬼古族的修士,向遠處退去,想要返回崑崙界。

    只要回到崑崙界,必定要請動養鬼古族的聖者,以最快的速度將張若塵鎮殺,以免張若塵繼續成長下去,最終成爲養鬼古族的大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極其強大,能夠眼觀六路,耳聽八方,自然是注意到封銀蟬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想逃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插在泥土中的白日箭拔起來,搭在弓弦上面,將青天弓緩緩拉開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封銀蟬生出一種強烈的危機感,背心發涼,背上長出一對銀色的光翼,低空飛行,加快速度向遠處逃去。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白日箭飛了出去,擊在封銀蟬的身上。

    封銀蟬借用了一位古聖者的軀體,肉身相當強大,但是遭受白日箭一擊,卻還是沒能擋住,身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封銀蟬墜落在泥濘的沼澤中,痛苦的掙扎,鮮血不斷從傷口中涌出來。

    她的體內,生命力在快速流失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在濫殺無辜。”

    秋雨站在半空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淡淡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日箭劃出一個弧度,飛了回去,落入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秋雨對視,道:“我與她的恩怨,無須別人來指指點點。我的所作所爲,也不需要別人來評判。”

    “對一個比你弱的女子下這麼重的手,你算什麼男人?”

    秋雨說出這話的時候,身形緩緩向下飛去,來到封銀蟬的身旁,伸出雙手,打出兩道淡黃色的聖氣,幫她療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莫非我就只能等着她來殺我嗎?”

    木靈希知道秋雨的實力相當強大,不希望張若塵得罪一尊強敵,連忙站了出來,道:“秋雨公子,張若塵並沒有做錯什麼,本來就是封銀蟬先煽動衆人來對付張若塵,差一點害死了張若塵。這樣的人,難道不該死嗎?”

    秋雨輕輕搖頭,道:“我只看見,張若塵佈下了一個殺局,殺死了無數生靈,只爲進行一場祭祀儀式。再說,封姑娘之所以想要對付張若塵,還不是因爲張若塵先搶奪了養鬼古族的天材地寶。”

    封銀蟬身上的箭上快速癒合,生命力逐漸變得旺盛,以一種感激的眼神盯着秋雨,盈盈的一笑:“多謝……秋雨公子仗義直言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木靈希不知道這兩件事背後的真實原因,因此,不知道該如何幫助張若塵辯解。

    但是,木靈希卻相當相信張若塵的人品,轉過眸光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希望他能夠站出來解釋清楚,不要讓衆人誤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根本沒有要解釋的意思,也懶得去解釋,嘴角微微上翹,將青天弓再次提了起來,用盡全身力量,拉到最大限度,瞄準了封銀蟬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白日箭化爲一道流光,破空飛出去,拖出一道長長的尾巴。

    秋雨的目光微微一凝,隨後,閃電一般的伸手,向飛來的白日箭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五根手指抓住了箭身……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下一刻,秋雨的臉色微微一變,眼中閃光一道驚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射出的這一箭,蘊含的力量,比青天太子射出的白日箭強了太多,根本無法徒手抓住。

    白日箭從秋雨的手中飛了過去,擊在封銀蟬的頭部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封銀蟬的頭顱直接爆裂而開,沉入進泥土,地上只剩一具無頭女屍。

    白日箭從地底飛出,化爲一道白光,飛回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手持弓,一手持箭,淡淡的道:“徒手就想抓住我的箭,你以爲我是青天太子嗎?”

    先前,小黑向張若塵傳音,將秋雨的身份告訴了他。

    因此張若塵是知道,秋雨就是《半聖榜》第一,並且徒手抓住了青天太子射出的白日箭,修爲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張若塵纔想試一試,他的實力到底是有多強?

    “那個傢伙想要找木丫頭雙修,肯定會使用各種手段針對你,你最好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小黑以傳音的方式,再次提醒了張若塵一句。

    秋雨擡起手掌,只見,掌心出現了一些細小的傷口,眼神微微的一凜,道:“木姑娘,你的這位朋友,真的很沒有風度。這是想要逼我與他一戰嗎?”

    《半聖榜》第一的秋雨,終於要出手了嗎?

    在場的人族修士,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蠻獸各族和不死血族的生靈,則是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擊斃青天太子,實力不可謂不強,若是秋雨能夠出手將他收拾,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事。

    木靈希相當爲難,很想將秋雨和張若塵攔下來,不希望他們爆發戰鬥。

    “到底誰沒有風度?我看你纔沒有風度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睜開雙眼,停止煉化聖丹,壓制住體內的力量,從祭臺上走了下來,一直走到張若塵的身側才停下腳步,目光冷銳,與秋雨爭鋒相對,揚聲道:“你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緣由,就跳出來指責張若塵,你以爲你是誰?張若塵與封銀蟬誰對誰錯,需要你來評判?”

    在這青龍墟界,秋雨的戰力堪稱天下第一,竟然有人敢數落他?很多人族修士都在佩服黃煙塵的膽量。

    秋雨雙目從張若塵的身上,轉移到黃煙塵的身上,依舊保持着平靜的神情。但是,誰都不知道,此刻他的心中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。

    黃煙塵又道:“張若塵不想解釋,那是因爲,他懶得與一個自作多情的人浪費脣舌。但是,做爲他的妻子,我卻不希望別人誤解他,我必須替他解釋清楚。今天,我就來告訴你們什麼纔是真相,什麼又是沒有風度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