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接下來,黃煙塵將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屠城的事,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件事,在蠻獸各族和不死血族看來,並不是什麼大事。但是,人族修士之中,卻響起一大片譁然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原來屠殺同類的是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,封銀蟬竟然嫁禍到張若塵的身上,真是最毒婦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無論怎麼說,青龍墟界的土著人類,也是人族的一支,他們不應該對普通的平民百姓大開殺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黃煙塵爲九大界子之一,乃是另外八位界子的師妹,同時又是東域聖王府的繼承人之一,具有官方背景。

    相對來說,在場的人族修士,更加願意相信她的話。

    “我們在這裡的確是佈置了一個殺局,但是,卻怪不得我們,只能怪你們太過貪婪。就算龍頂山有遠古遺寶,也是我們最先找到,你們憑什麼來搶奪?”黃煙塵說道。

    黃雀仙子站在狴犴天王的頭頂,嬌軀的四周懸浮有一縷縷火焰,顯得格外美豔,露出一道不屑的神情,糾正黃煙塵的話,道:“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,並不是你們率先找到天材地寶,天材地寶就一定歸你們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冷笑一聲:“既然是弱肉強食,那麼,我們似乎也沒有做錯什麼?這位《半聖榜》第一的強者,憑什麼站在道德的高度來指責張若塵?”

    在青龍墟界,經歷贏沙城、青天部族、龍頂山的數次大戰,張若塵在人族修士之中已經有很高的人氣,很多人族修士都曾經受過他的恩情,也有一些人族修士視他爲偶像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並不在乎衆人如何看他,但是,卻依舊有很多人族修士堅定不移的相信他,支持他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是我們人族的年輕王者,不需要別的族類指指點點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裝出走火入魔的樣子,其實是不希望人族修士爲了他加入進戰鬥,造成不必要的傷亡。就衝這一點,也能看出,他絕不是一個宵小之輩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與拜月魔教的小聖女雙修,就處處爭奪我塵,簡直就是一個卑鄙無恥之徒。哼!”一位年輕的女性半聖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秋雨遭到絕大多數人族修士的排擠,俊朗的臉,變得有些僵硬,難以再保持優雅和從容。

    不過,他卻並沒有因此做出任何失態的事,道:“既然是誤會,那麼此事就到此爲止吧!”?秋雨的目光,最後向木靈希盯了一眼,隨後,身形微微一晃,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秋雨展現出來的速度極快,在場,也就只有爲數不多的幾個人,纔看清他是如何離開。

    “居然能夠將自己的情緒控制到如此程度,此人絕對是一個厲害角色。”黃煙塵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依舊盯着秋雨剛纔站立的位置,笑了笑:“他的身上有梧桐神樹的氣息,將來有很大的成長空間,說不一定會化爲一棵神樹。他所圖甚大,不會因爲這點小事,將整個人族都得罪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人族似乎是將他給得罪了!”

    黃煙塵露出一道迷人笑意,笑容極美,將她身上的冰寒之氣驅散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還不都是因爲你,非要與他較勁,有那個必要嗎?”

    “他在針對你,我當然要與他較勁。你懶得與他對罵,做爲你的妻子,我卻必須要罵回去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仰着雪白的下巴,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,猶如一隻傲嬌的白天鵝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有些回過味來,目光微微向身旁的木靈希盯了一眼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剛纔的事,黃煙塵做得相當果決,竟然停止煉化聖丹,強行壓制住即將突破的修爲境界,也要將秋雨罵回去。

    表面上,她似乎是在針對秋雨,實際上,卻是在針對木靈希。

    要知道,秋雨是木靈希的救命恩人,木靈希根本不可能像黃煙塵那樣毫無顧忌的對秋雨說話,將秋雨損得顏面無存。

    而且,就在剛纔,黃煙塵一連兩次強調,她是張若塵的妻子,是在做一個妻子分內的事。

    或許在她的眼中,所謂的《半聖榜》第一根本就不是什麼大敵,真正的大敵,其實是木靈希。

    “再說,也不是因爲我,纔會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面。真正算起來,應該是因爲星靈纔對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對着張若塵微微一笑,隨後,雙眸盯在木靈希的身上,走了過去,笑道:“星靈,好久不見。”?

    木靈希微微低頭,說道:“塵姐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已經從先前的興奮和激動之中清醒過來,心中反而有些苦澀。

    黃煙塵仔細打量着木靈希,就像是重新將她認識了一遍,道:“現在的模樣,應該纔是你的真身吧!的確是比你以前的模樣美麗了太多,稱你是崑崙界的第一美人也不爲過,難怪《半聖榜》第一的秋雨,都對你一見傾心。就連我站在你的面前,也有一些自慚形穢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連忙打斷黃煙塵接下來要說的話,道:“塵姐,我就只是來看一看你和張若塵的傷勢,既然,你們的傷勢已經痊癒,我就先離開。”?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沒有挽留,主動將木靈希送下山。

    小黑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嘴脣一咧,笑道:“木丫頭,對你用情很深,就不挽留一下?”

    “你沒看見都快掐起來了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點了點頭,道:“說得也是,煙塵郡主越來越厲害,說出來的每句話都像是一招聖術,壓迫得木丫頭毫無還手之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一嘆。

    到目前爲止,他還沒有想好,到底應該將木靈希放在什麼位置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之間,是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關鍵在於,張若塵還不確定自己能夠給木靈希一個很好的未來。而且,他現在已經有了黃煙塵,再要一個木靈希,對黃煙塵公平嗎?會不會太貪婪一些?

    更何況,在他的心中,還有一個邁不過去的坎——池瑤。

    在沒有解決池瑤的問題之前,張若塵根本做不到放下所有一切包袱,痛痛快快的去愛一個女子。

    腦海中出現池瑤的影子,張若塵很快就又變得冷靜下來,暫時將感情放在一邊,開始思索,接下來要面對的局勢。

    登上龍頂山山頂的青天部族不死血族強者,一共有數十人,除了死去的鬼霧和青天太子,還有兩位大人物,分別是焰心公主和佐天血聖。

    焰心公主看到張若塵的目光盯在她的身上,頓時,心中生出一絲驚恐,一邊後退,一邊顫聲說道:“張……張若塵,我是齊天太子齊生的親妹妹,你殺了我,對你沒有任何好處,只會給自己招來一位強敵。”

    先前,焰心公主並不是不想逃離龍頂山,而是因爲,凡是想要逃走的不死血族,全部都被食聖花的根鬚穿透身軀,變成了它的養分。

    根本就逃不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無表情,道:“我與不死血族本就是死敵,無論殺不殺你,都不會改變這種對立關係。食聖花,殺了她吧!”

    食聖花的所有根鬚都變成銀色,其中一些根鬚長得足有水桶那麼粗,從山頂一直延伸到山下。

    遠遠望過去,七千多米高的龍頂山,已經完全被銀色根鬚包裹,猶如是一條條銀龍將山體緊緊纏繞。

    那畫面相當震撼人心,食聖花散發出來的氣息,也是越來越強大,讓獸王都感覺到恐懼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所有蠻獸都退到遠處,不敢輕易闖入進山中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命令,食聖花立即調動十數條根鬚,向焰心公主蔓延過去,很快就將她包圍。

    焰心公主在《半聖外表》排名前一百,自然是一等一的強者,不會坐以待斃。

    她抓起一柄聖劍,向其中一條根鬚揮斬過去,想要殺出一條生路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聖劍與銀色根鬚碰撞在一起,發出金屬撞擊一般的聲音,火花飛濺,打得天地靈氣猛烈震盪。

    聖劍擊在銀色根鬚上面,只是留下一道道淺淺的白痕,根本無法將它斬斷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所作所爲,早就已經將在場的不死血族全部激怒。

    以兩位太子和一位皇女爲首,大批不死血族的修士,向龍頂山圍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既然你想要與不死血族爲敵,本太子就來會一會你。”

    魔天部族的太子,從血雲上方俯衝下去,轟的一聲,落到龍頂山,將一處山體踩得凹陷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實力相當強大,大家千萬不要輕敵,一起出手,先救下焰心公主。”

    黃天部族的皇女,手持一柄金色的長刀,向前一衝,隨即身形一分爲九,呈現出九具完全一模一樣的身軀,向焰心公主所在的位置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齊生已經收到青天太子隕落的消息,正在向這邊趕來。我們現在沒必要與張若塵生死大戰,只需要將他拖住片刻,等到齊生趕到,張若塵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淨天太子飛到龍頂山的山腳下,取出一根黑色的法杖,向地底一插。

    隨後,他伸出雙手,將體內的精神力打入進法杖頂部的一塊青色晶石裡面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一根青色的光束,從法杖的頂部衝起來,擊穿雲層,釋放出強大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地面上,以法杖爲中心,泥土和石頭逐漸變成青色,並且還在向遠處蔓延。

    下一刻,整個龍頂山都在搖晃,山腳下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,裂紋中,有青色光芒散射出來。

    那些裂紋逐漸變寬,涌起厚厚的塵土,到最後,龍頂山竟然開始向下沉陷。

    龍頂山周邊的大地結構相當穩固,每一塊普通的石頭都像是玄鐵一樣堅硬,淨天太子卻能夠擊碎大地板塊,使得龐大的山體向地底沉去。

    他的精神力,到底強大到了何等程度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