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音波中,響起唰唰的聲音,竟是凝結出上千柄白色劍影,化爲一條劍河,急速旋轉,與青色光柱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兩股力量相互抵消,形成勢均力敵的景象。

    方寸聖杖是一件了不起的精神力聖器,歲寒手中的古琴也是儒道的一件至寶。

    在器皿上面,沒有人佔據優勢,他們主要還是在比拼精神力強度,與各自對精神力的運用。

    “印皓月,鎮九霄。”

    歲寒的十指在琴絃上面快速飛舞,旋即,一股陰柔的力量涌了出來,猶如是有千根絲,萬根縷,交織在音波和劍氣之間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凌厲的寒風,從龍頂山的山腳下蔓延出去,發出嗚嗚的聲音。

    寒風吹過,將大地表面的泥層掀起來,使得石塊、樹木、花草全部都化爲齏粉。

    所謂《落雁秋風》,蘊含無盡殺機。

    “給我起。”

    淨天太子向前跨出一步,金靴將地面踩得微微沉陷,精神力從足底涌出去,進入地底。

    地面開始搖晃,堅硬的岩石向上冒起,猶如雨後春筍一般,很快憑空誕生出一座數百米高的石山。

    淨天太子將方寸聖杖揮了出去,掀起一片青色光華,將石山籠罩,下一刻,巨大的石山飛了出去,撞擊向歲寒。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

    音波和劍氣將山丘撞擊得不斷破碎,出現十數道裂痕,最後,轟的一聲,徹底爆碎。

    淨天太子從山丘的後方飛出,施展出一招十級攻擊類法術,手中的方寸聖杖,化爲一根擎天之柱,向下一劈。

    歲寒的神情一肅,伸手在琴絃上面一抓,將七根琴絃扯了下來,向淨天太子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七根琴絃散發出銀色的光華,猶如七柄千丈長的絲劍,將擎天之柱纏繞了起來。

    七根琴絃的另一頭,依舊連接在古琴上面。

    歲寒將古琴轉動了一下,雙手一推,嘭的一聲,將古琴打入進龍頂山的山體,琴身沉入進崖壁裏面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伸出雙手,使用浩然正氣凝聚出兩隻巨大的手,繼續在琴絃上面彈奏。

    歲寒和淨天太子交手的時候,山頂的張若塵也準備出手。

    如今的局勢,看似人族略佔上風,實際上,都是界子級別的人物出手,才營造出這樣的局面。

    其實,在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上面,蠻獸各族和不死血族的強者數量遠遠超過人族,真要爆發種族大戰,人族必定會死傷無數。

    必須要再斬一兩位一線強者,才能將那些六階蠻獸和不死血族的半聖徹底鎮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取出來,在一瞬間,進入人劍合一的境界。

    受到張若塵的劍道氣息的影響,龍頂山中,劍道規則變得越來越濃密,成千上萬道劍氣自動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戰。”

    魔天太子吼了一聲,提起黑色巨劍,大步向前。

    在他的體內,不僅有八條血靈脈,更有一百四十個光點浮現出來,身體裏面猶如是裝着一片璀璨的星空。

    聖化一百四十竅,無限接近於肉身成聖。

    魔天太子手中的黑色巨劍也不是凡品,名叫帝殺魔劍,爲魔天部族的一件古聖器。

    魔天部族的傳奇人物,血魔,在沒有修煉到聖王境界之前,就是使用它作爲佩劍。

    帝殺魔劍,在血魔的手中,曾經對抗過血後,斬殺過無數人族聖者,是一件戾氣極重的魔刃。

    如今的魔天太子,並不比年輕時候的血魔弱小,由他掌控帝殺魔劍,又能爆發出何等強大的威力?

    沒有任何華麗的招式,帝殺魔劍和沉淵古劍碰撞在一起,不僅是劍與劍的碰撞,也是兩人力量的角逐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擊交鋒,兩人同時後退。

    龍頂山中,有一股神祕力量,在守護這一片山嶺,卻還是承受不住張若塵和魔天太子的力量對撞。

    在他們兩人之間的區域,山體裂開,形成一道數丈寬的縫隙,就連食聖花的根鬚也被劍氣斬斷了數根。

    魔天太子的力量,不弱於張若塵。

    但是,在劍道上面的造詣,他卻與張若塵有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再戰。”魔天太子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一百零八處竅穴全部都亮了起來,散發出奪目的聖光,雙臂涌出青龍和青象的虛影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第二次交鋒,張若塵施展出一種聖術級別的劍法,從帝殺魔劍的邊緣劃過,劈在魔天太子的胸口,與一面護心鏡碰撞在一起,火花飛濺出去。

    即便,護心鏡將沉淵古劍擋住,魔天太子卻還是遭受到一股巨力的衝擊,向後倒退,心臟都像是要碎裂了一般。

    終於佔據上風,張若塵自然是要乘勝追擊,以最快的速度,激發出千紋毀滅勁,施展出真一雷火劍法中的一招劍招。

    “譁!”?劍光中,有着雷電和火焰交織在一起,沉淵古劍爆發出蘊含十重山嶽一般強大的力量,向下一斬。

    魔天太子的臉色微微一變,此刻想要激發出千紋毀滅勁,抵擋張若塵的劍招,顯然是已經來不及,只能橫劍向上抵擋。?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強大的毀滅勁氣,將魔天太子打得沉入地底。

    同時,千紋毀滅勁的餘波,落在龍頂山,使得山體垮塌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垮塌的山體,還有山下那些因爲一線強者大戰而破碎的大地,露出凝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龍頂山周圍的空間結構相當穩固,接近崑崙界的空間結構,不可能如此輕易就被打碎。

    只能說明一個問題,青龍墟界已經進一步枯竭,空間結構變得更加脆弱,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徹底毀滅。

    世界之靈就要出世了嗎?

    龍頂山四周的大戰實在太猛烈,山峯不知垮塌了多少座,地面上也不知出現了多少道地裂,還有一些地方涌出赤紅色的岩漿。

    這一片天地,似乎都要坍塌。

    “食聖花,帶着衆人,立即離開這裏,”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精神力,傳音給食聖花。

    食聖花也察覺到青龍墟界正在快速枯竭,大地的結構變得越來越不穩定,繼續爆發一線強者級別的大戰,多半會出現不可預測的兇險。

    因此,聽到張若塵的傳音,食聖花的一條條銀色根鬚從山體中抽離出來,捲起慕容月、孫大地、大司空、二司空、白黎公主等人,將根鬚當成數十條長足,急速衝出龍頂山所在的山林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衝進地底去追殺魔天太子,也沒有逃離龍頂山,而是,向焰心公主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若是你敢殺我,我皇兄趕來,必定將你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先前,焰心公主被食聖花的根鬚攔截下來,沒能逃走,依舊還在龍頂山中。

    她那婀娜的嬌軀,出現了很多傷口,雪白的肌膚被鮮血染紅,狼狽不堪,根本看不出曾經的誘人風情。

    若不是黃天皇女將食聖花的絕大部分力量牽制住,焰心公主恐怕早就被殺死,變成了食聖花的養分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多餘的話,張若塵揮劍就是一斬。

    即便沒有動用千紋毀滅勁,張若塵的這一劍,也是石破天驚,不是焰心公主抵擋得住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黃天皇女的冷喝聲,化爲九道窈窕的幻影,向張若塵和焰心公主所在的方位急速趕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從焰心公主的頸部斜斬下去,將她的身體劈成了兩截,大量鮮血流淌出來。

    這一劍,張若塵不僅斬斷焰心公主的肉身,也滅了她的聖魂。

    黃銅皇女最終還是遲了一步,沒能將焰心公主救下來。

    “竟然……真的將焰心公主斬殺?”

    很多人族修士都倒吸一口寒氣,面面相覷,對張若塵的映像又加深了一分。

    焰心公祖可是《半聖外榜》第一齊天太子齊生的親妹妹,張若塵卻毫不猶豫就將她斬殺,絕對稱得上是膽大包天。

    從此之後,他與齊生,甚至於齊天部族,也都成爲了死敵。

    有人說道:“張若塵將青天部族的強者幾乎殺得乾乾淨淨,就連青天太子都被活生生打死,消息傳回崑崙界,也不知青天血帝會怒到何等程度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是滔天劍的持劍人,爲鎮獄古族的守護者之一,與青天部族本來就有血海深仇。這一次,應該是在報仇。”

    “一連殺死兩位絕色美人,張若塵真是一點都不知道什麼叫憐香惜玉。”血神教的聖女上官仙妍輕輕咬着紅脣,暗暗告誡自己,今後,千萬不要去招惹張若塵。

    即便,你再怎麼美貌,身材再如何完美,一旦惹怒張若塵,也只會是死路一條,根本不會有活路。

    與雪無夜比起來,張若塵完全就是冷血動物,讓人感覺到不寒而慄。

    此刻,黃天皇女也感覺到心中發寒,焰心公主就死在她的面前,滾燙的鮮血,濺在了她的脖頸和臉頰,留下一個個鮮豔的紅點,猶如花瓣一樣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殺死青天太子的時候,黃天皇女就知道張若塵相當強大,不是她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但是,卻沒有具體的概念,根本不知道張若塵到底強到什麼程度?

    真正來到張若塵的身旁,黃天皇女才意識到自己和張若塵的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就給她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,使得她無法呼吸,全身血液都像是凝固,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猶如是一座巍峨的太古神山一樣,腳踩深淵,頭頂日月,壓迫得黃天皇女只有連連後退,才能化解張若塵施加在她身上的強大壓迫力。

    “快退。”

    魔天太子化爲一道黑色的光柱,嘭的一聲,從地底衝出來,落到黃天皇女的身旁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,掛着一根血絲。

    很顯然,張若塵先前那一劍,已經將他擊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