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越是危險的地方,也就越是充滿機遇,若是,我不親自進去闖一闖,怎麼知道會不會遇到比起死回生葯更加珍貴的寶物?」封寒的精氣神飽滿,蒼白的臉上,掛著笑意。

    封寒的意志,十分堅定,別的不死血族的半聖,也不好繼續阻攔,只得聽從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「咦!」

    驀地,封寒感受到一股無比強大的劍氣,從黑暗中,升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向劍氣傳來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一道黑色的劍氣光柱,以極快的速度,向他急速飛來。光柱的頂端,乃是一柄黑色的古劍,在古劍的後方,有著數十道劍形劍氣,排列成梭形,向前直衝。

    「大膽。」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陣營之中,傳出一聲低吼。

    異城半聖向前跨出一步,離地飛起,站在三丈高的位置,伸出一雙長滿皺紋的乾枯手掌,向前一推。

    一根根緋紅的血絲,從掌心飛出來,凝聚成一道高達百丈的血色光幕。

    只不過,黑色古劍爆發出來的力量,卻是相當強橫,啵的一聲,擊穿了光幕,繼續向前飛去。

    「好強的穿透力。」異城半聖略微有些驚異。

    隨即,不死血族的陣營裡面,又有三位半聖,連續不斷的出手,才將那柄殺氣騰騰的黑色古劍卷飛回去。

    黑色古劍飛入黑暗,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封寒盯著那柄黑色古劍,腦海中,立即浮現出古劍主人的身影,隨即,嘴角勾出一個弧度,彷彿自言自語的道:「他居然也來了陰間,真是天助我也。」

    黑暗中,自然還隱藏著不少人類修士,他們來自各大勢力,全部都沒有現身。

    「到底是什麼人,竟然敢主動攻擊不死血族的六皇子,難道不知道不死血族正是氣勢恢宏的時候,已經開始攻打崑崙界。」

    葉紅淚穿著一身紅色的薄紗,站在一座墳墓的下方,眺望鬼神谷的方向,嘴角露出一道迷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葉紅淚,便是曾經的紅欲星使,帝一死後,她與橙月星使慕容月,成為最有資格爭奪黑市一品堂少主位置的人物。

    而且,她得到九幽劍聖、幻聖和葉家的鼎力支持,隱隱之間,已經佔據了不小的上風。

    此次葉紅淚冒著巨大的危險,來到陰間,尋找起死回生葯,其實也是想要將起死回生葯進獻給黑市一品堂的一位老祖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得到那位老祖的支持,她就可以徹底擊垮慕容月,成為東域黑市一品堂新一代的少主。

    葉紅淚的身後,一位穿著紫衣的年輕男子,大概二十七八歲的樣子,顯得劍眉鷹目,渾身上下散發出超然的氣質,道:「不死血族六皇子的身邊,有著十多位半聖級別的強者,與他作對,的確不是明智的行為。」

    此人,乃是葉紅淚挑選出來的新一代七煞星使之一,紫鏡星使。

    紫鏡星使曾經也是一個萬中無一的天才,修鍊六十年,達到半聖境界,如今已然成為東域黑市的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藍鱗星使笑了笑,道:「也不知是誰,如此大膽,竟敢與不死血族作對。若是沒有強大的實力,恐怕是要隕落在這裡。」

    葉紅淚一雙媚俏的眼眸,向黑暗中望了過去,生出幾分好奇的神色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暗中,一隻巨大的紅色兔子,不緩不急的走了出來,每邁出一步,地面就會猛然晃動一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吞象兔的頭頂,身形十分挺拔,眼神冷如堅冰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猶如沒有重量一般,懸浮在他的頭頂上方,形成一個直徑七丈的劍氣領域,猶如一個光球,將他守護在領域的中心。

    吞象兔一直走到封寒的對面,大概一百丈的位置,才停了下來,鼓著一雙魔眼,盯著對面的諸位半聖,竟是沒有絲毫懼色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的身影,封寒露出笑容,道:「六師弟,真沒想到,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面。當我看到你的那柄劍,便猜到一定是你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知道我在附近,你應該在第一時間逃走,才是最正確的做法。難道不知道,我要殺你嗎?」張若塵冰冷的道。

    封寒的臉色不變,但是,與他一起進入陰間的諸位半聖,卻無法容忍對方對六皇子不敬,全部都露出敵視的眼神。

    「大言不慚。」

    異城半聖調動風火規則,背部展開一對七米長的血翼,撐破龍皮軟甲,向外快速的伸展出去。

    一根根聖道規則,匯聚到雙翼,與聖氣融為一體。隨即,雙翼猛然的一扇,掀起了一股巨大的風暴,向張若塵翻滾過去。

    風火大道,在三千大道之中,排名第一千八百六十七位,也是異城半聖主修的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風暴中,火龍和風刃相互穿梭,發出刺耳的呼嘯聲。

    因為武技,融入了風火規則,使得武技的威力,發生質變,將這一片天地打得不停震蕩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無表情的站在吞象兔的背上,沉淵古劍發出一聲劍鳴,自動飛出去,向前揮出了一間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一道劍氣,飛了出去,擊穿風暴,出現在異城半聖的身前。

    異城半聖再一次感受到對方的強大劍道修為,連忙向後倒退,與此同時,他的手掌向胸口一拍,將身上的護身寶物接連不斷的激活,形成七道防禦層。

    一連串爆響,七道防禦層在一瞬間就被斬破。

    最後時刻,異城半聖的胸腔,浮現出一面銀色的盾牌,才是勉強將劍氣抵擋住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異城半聖還是遭受重創,倒飛出去,全身皮膚崩碎,鮮血不停從鎧甲中流淌出來。

    「好厲害的一劍,異城半聖修鍊兩百多年,將風火大道參悟到了極高的境界,竟然擋不住他一劍。」

    「劍修的攻擊力,如此可怕嗎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封寒向遭受重創的異城半聖盯了一眼,眼中閃過一道詫異的神色,再次向張若塵望過去,道:「才沒多久不見,師弟的修為,竟然已經進步了這麼多,實在是出乎師兄的預料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,淡淡的道:「為了殺你,我自然會更加努力。」

    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,從封寒的左側走了出來,目光盯著張若塵,聲音低沉的道:「六皇子,老夫去收拾他。」

    此人,叫做順天半聖,乃是不死血族陣營之中的最強者,有著四百四十歲的高齡。

    即便,不死血族的壽命,比同境界的人類修士更加悠久,順天半聖也已經熬到極限,只剩下一、兩年的壽元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會來到陰間,尋找起死回生葯,為自己延續壽命。

    順天半聖的身旁,站著一頭十分凶厲的空冥獸。

    空冥獸猶如是能感受到主人的怒火,露出鋒利的獠牙,一雙金色的眼瞳,向對面的張若塵瞪了過去,發出嘶吼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也注意到封寒身旁的老者,就在那個老者的目光,盯在他身上的時候,立即讓他生出一種身體被定住的感覺。

    換一句話說,只要那位老者攻擊張若塵,他根本就無法躲開。

    封寒輕輕的搖了搖手掌,笑道:「對付區區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何須順天前輩出手。再說,我們師兄弟的恩怨,自然該由本王子親自來解決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乃是時空傳人,他的身上,肯定有著很多了不起的寶物,比如滔天劍、佛帝舍利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若是讓順天半聖出手,等他擊殺了張若塵,那些寶物,豈不是就會收入他自己的腰包?

    封寒可不會認為,一個即將快要老死的不死血族的半聖霸主,真的會對他這個皇子多麼恭敬。

    得到寶物,順天半聖肯定會私吞。

    「他是一個魚龍境的修士?」

    順天半聖也是頗為詫異,再次向張若塵盯過去。

    先前,他倒是沒有注意,此刻,仔細的一看,對面的那個年輕人,似乎的確沒有修鍊出聖魂。

    黑暗中,響起一大片倒吸涼氣的聲音。誰都沒有料到,站在吞象兔背上的年輕男子,竟然是一個魚龍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魚龍境的修士,能夠一劍擊潰一位不死血族的半聖?

    要知道,那位半聖已經調動聖道規則,魚龍境的修士,即便是攻擊力第一的劍修,也不可能擊潰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「如此強大的戰力,必定是年輕一代的王者,為何界子宴上卻沒有見過他?」

    葉紅淚的一雙美眸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一張晶瑩剔透的紅唇,微微張開,道:「竟然是他……怎麼可能……」

    「莫非,少主認識此人?」紫鏡星使問道。

    「當然認識,此人曾經乃是我們黑市一品堂的大敵,斬殺過兩位星使。天下人都以為他已經死去,誰能料到,他居然還活著?」

    葉紅淚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,既有震撼,也有好奇,還有一些期待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她的身後,七位星使全部都反應過來,猜出張若塵的身份。

    「莫非……他是那位已經死去的時空傳人?」藍鱗星使的雙目瞪大,下巴都要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葉紅淚輕輕點了點頭,雪白的臉蛋上面,露出嫵媚多情的神態,道:「真是越來越有意思,若是這個消息傳回崑崙界,恐怕是要引起巨大的震動。」

    「少主,若是我們將他的人頭,帶回黑市一品堂,必定能夠讓你的聲望超過慕容月,甚至超過曾經的帝一。畢竟,帝一活著的時候,也沒有斗過張若塵。」紫鏡星使低聲的道。

    「不急。」

    葉紅淚笑道:「先讓他與不死血族斗一斗,我很好奇,他現在的實力,到底強大到何等程度?」

    葉紅淚對張若塵還是有極其深刻的印象,這位絕世奇才,曾經讓帝一也是栽了好幾次跟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