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白日箭被鎮壓在十字盾牌的下方,不停顫動,發出“錚錚”的聲音,竟然無法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十字盾牌是使用白色巨石鑄造出來,一橫一豎,形成一個七丈高的十字架,立在地面。

    十字盾牌上面,有着一塊塊暗紅色的血斑,也不知曾經沾染過何等強大的生靈的鮮血,至今依舊沒有磨滅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在血斑上面。

    頓時,他的眼前,出現一片廣闊而浩蕩的血海。血海中,形成一個個旋渦,像是要將他的聖魂和精神都拉扯進去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驀然,張若塵的渾身一震,氣海中,一團忽明忽暗的火焰,釋放出燦爛的光華,從瞳孔中涌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吐出一口氣,隨後,將目光移開,不再去看十字盾牌,道:“好厲害的戰兵,恐怕是從極其久遠的時代傳承下來。”

    十字盾牌上面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既是神聖,而又詭異。

    天空中,齊天部族的太子,齊生,從血紅色的光門裡面飛出來,腳下踩着一片血雲。

    血雲相當廣闊,一層疊着一層,遮住了這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齊天太子站在血雲上方,在地面向上望去,只能看見一個龐大的影子,長有六翼,很像是一尊真身降臨。

    雲中,傳出齊天太子的聲音:“不久前,遇到了一位厲害的對手,戰了兩天三夜,所以來遲了一步。時空傳人,讓你久等了!”

    齊天太子在《半聖外榜》排名第一,戰力絕對在魔天太子之上,也不知到底是什麼生靈,才能與他持續戰鬥兩天三夜?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盯着三對大翼投映出的六個陰影,露出凝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在沒有成聖之前,背上的肉翼數量並不會增長,出生時是多少對,現在也是多少對。

    進入聖境,隨着修爲逐漸加深,體內血氣越來越旺盛,才能衝破肉身的桎梏,長出更多的血翼。

    絕大多數不死血族,聖境之前,也就一對肉翼。只有體質強大到變態的程度,纔會擁有兩對肉翼。

    傳說之中,僅僅只有冥王,出生的時候擁有三對肉翼。

    至於八百年前的血後和血魔,張若塵很少看到關於他們的記載,因此,並不知道他們在成聖前擁有多少對血翼。

    齊天太子竟然長有三對肉翼,看到這一幕,張若塵還是感覺到相當吃驚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倒也無所畏懼,就算齊天太子能夠比擬年輕時候的冥王又如何?

    時空傳人不懼任何對手。

    “要戰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,將手中的沉淵古劍一揮,頓時,一座劍氣領域凝聚出來。?在劍氣領域的中心,一根劍柱直衝雲霄,將血雲衝開,連接着大地和天空。

    青天部族的一些半聖,趕來這一片地域,齊刷刷的跪在地上,道:“求齊天太子斬殺張若塵,爲我們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報仇。”

    “求齊天太子斬殺張若塵,爲我們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報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齊天太子沒有爲之所動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“我和你必有一戰,但是,卻不是現在。世界之靈很快就要出世,相信你也不想再浪費力氣與我戰鬥。我們一旦開戰,只會便宜另外幾人。對吧?”

    在青龍墟界,張若塵與齊天太子的確是已經站在巔峰,但是,卻並非無敵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張若塵知道的強者,至少也有兩人,可以與他們爭鋒。

    一個是《半聖榜》第一的秋雨。

    另一個是重活第二世的天命大帝,也就是曾經的屍皇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魔天太子、立地和尚、雪無夜、吞天魔龍,也都是一等一的強者,實力也就只比超一線強者弱了半籌。

    而且,還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一些厲害的底牌,一旦動用出一些非凡的手段,即便是超一線強者也未必能夠穩贏他們。

    現在已經是最關鍵的時刻,萬一張若塵和齊天太子戰得兩敗俱傷,的確是便宜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齊天太子也是一個相當沉得住氣的人物,即便親妹妹死在張若塵的劍下,卻還能保持理智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才最是可怕。

    最終,齊天太子、魔天太子帶着不死血族的修士,離開了這一片大地。

    片刻後,轟隆的一聲,十字盾牌從地面飛去,爆發出翻天覆地的力量波動,飛入雲中,落到齊天太子的背上。

    十字盾牌也不知重達多少萬斤,當他壓在齊天太子身上的時候,即便是以他的修爲,身體也都向下一沉。

    魔天太子、黃天皇女、淨天太子,還有不死血族另外兩個部族的太子,全部趕了過來,與齊天太子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此次,不死血族十大部族有七個部族的繼承人,趕來青龍墟界。

    另外三個部族的繼承人的年齡比他們要大一些,早就已經達到聖境,自然也就失去進入青龍墟界的機會。

    黃天皇女問道:“以齊生大哥的修爲,加上我們的輔助,完全有機會將張若塵殺死。齊生大哥爲何不出手呢?”

    黃天皇女被張若塵射了一箭,受了很重的傷,因此,也就相當怨恨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不殺張若塵後患無窮。”魔天太子神情嚴肅的道。

    魔天太子也很好奇,齊天太子爲何會選擇避而不戰,以他的實力,加上滅神十字盾,應該比張若塵還要強大一些纔對。

    “你們以爲我不想殺他?”

    齊天太子搖了搖頭,頓了頓,才又道:“在青龍墟界,沒有人殺得了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淨天太子說道:“沒錯,在青龍墟界,張若塵佔盡了天時地利,可以將空間手段運用自如。”

    齊天太子說道:“不僅僅只是佔據天時地利,張若塵自身的戰力也很強大。其實……我和他已經交鋒過一次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衆人,全部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已經交鋒了一次?

    齊天太子向他們解釋,道:“先前,我打出滅神十字盾鎮住白日箭的時候,就將滅神十字盾的力量引動出來,想要出其不意的將他重創。只可惜,張若塵的修爲和意志力都相當強大,將那股力量摧毀,沒能傷到他。”

    聽到齊天太子的話,在場的幾位太子和皇女,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他們可是十分清楚滅神十字盾的來歷,有着無比悠久的歷史,曾經有一位神靈都被釘死在上面。

    十字盾上的神血,至今都沒有磨滅。

    “通過此次交鋒,我也大致摸清了他的實力強弱。我就算全力以赴出手,想要擊敗他,也要等到三百招以後,那還是在他不使用時間和空間的情況下。若是他使用出時間和空間力量,勝負之數,還真不好說。”齊天太子說道。

    黃天皇女的臉色有些蒼白,道:“張若塵竟然已經強大到如此程度,讓他繼續成長下去,豈不是要變成第二個須彌聖僧?”

    淨天太子嘆了一聲:“張若塵纔剛剛突破到九階半聖,境界還不穩固,而且,又經歷連番大戰,必定消耗了大量聖氣,此次是殺他的最佳時機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。”

    齊天太子又道:“根據我的猜測,張若塵在武道四境,應該是達到了四次無上極境,打下了堅實的基礎,要不然,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戰鬥力。若是如此,他的氣海也就比常人要廣闊得多,即便是經歷了連番大戰,聖氣也不會枯竭。”

    “四次無上極境,豈不是與齊生大哥一樣?”黃天皇女瞪大一雙眼眸,心中更是吃驚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齊生的成就,都讓他們只能仰望,讓他們絕望,根本無法想象居然還有人能夠與齊生一樣的可怕。

    齊天太子的確是達到了四次無上極境。

    人族修士必須要去墟界戰場,通過斬殺土著修士,積累軍功,祭祀諸神,才能引來諸神共鳴,從而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

    但是,崑崙界的一些神秘古族,卻掌握有別的古老的祭祀方式,也能引來諸神共鳴,無須前往墟界戰場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幾位太子和皇女,心情都沉甸甸的,感覺到有些壓抑。

    齊天太子說道:“除了張若塵自身實力很強之外,其實,還有另一個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原因?”

    魔天太子神情一動,道:“難道是與你遇到的那位厲害的對手有關?”

    齊天太子點了點頭,道:“那是一個人類,實力不在我之下,我與他戰了兩天三夜,不僅沒能將他擊敗,反而我自己還受了一些傷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對武技的運用,簡直已經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,無法用言語形容,反正是遠遠超過我。若不是他的境界的的確確沒有達到聖境,我都有些懷疑,那是一位壓制了境界的人族大帝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個人類,齊天太子就感覺到心有餘悸。

    不過,對方的體質並不算強大,遠不如他和張若塵,而且狀態也有一些問題。再加上,齊天太子掌握有滅神十字盾,有着諸多優勢,才與那人打成平手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人族冒出了一個如此可怕的存在,才讓齊天太子投鼠忌器,不敢全力以赴與張若塵交手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與那人聯手,齊天太子肯定擋不住。

    然而,齊天太子並不知道,他遇到的那個人類,乃是重活第二世的天命大帝,與張若塵有着不大不小恩怨,幾乎是不太可能會聯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