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大地的表層,曾被空間裂縫撕碎,顯得頗爲鬆軟。

    但是,越是往下,地質層變得越來越堅硬,即便使用沉淵古劍開路,張若塵的速度還是越來越緩慢。

    已經不是石層,而是類似玉質和鐵質的地層。

    到最後,張若塵徹底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在他的腳下,出現暗金色的地層,既像是某種礦物質,又像是用某種能量凝聚而成的物質。

    揮劍斬過去,劈在地層上面,發出清脆的聲音,冒出一大片火花。仔細觀察,可以看見,地層的表面,浮現出一層淡淡的金芒,竟然將沉淵古劍都彈開。

    “天下還有比沉淵古劍更加堅硬的材料?”?張若塵搖了搖頭,擡起一隻手掌,按在地層上面,將精神力釋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半晌後,他終於查明原因,並不是地層真的堅硬到沉淵古劍都劈不開,而是有人在這裡佈置了一層結界。

    佈置結界的手段相當高明,與地層融合在一起,若不是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已經接近五十階,很難發現這一點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沿着地層,繞向別的方位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都已經走出這一片區域,到達百里外,卻還是沒有找到缺口。

    龍頂山下的地層,竟然完全被結界封住,根本下不去。

    “越是如此,越是要闖入進去,真是越來越好奇結界下面到底是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出空間力量,凝聚到指尖,隨後,向前一揮,將一道空間裂縫打出去,擊向前方的地層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空間裂縫竟然將地層撕裂,打開一道二十米長、三米寬的石縫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咦了一聲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結界都能使空間發生一定程度的扭曲,越是厲害的結界周圍的空間結構也就越是扭曲。

    使用空間裂縫,其實是很難破開那些強大的結界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也只是想嘗試一下,根本沒有想到如此輕鬆,就將結界破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閃,穿過地層裂縫,闖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在他的面前,出現一座巨大的陣法,呈正規的圓形,直徑達到兩百多米,相當巨大。

    陣法是用聖石和聖玉堆積而成,散發出七彩斑斕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這是一座空間傳送陣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吃驚,居然在青龍墟界的地底,找到一座空間傳送陣。

    而且,這一座空間傳送陣,顯然是比他佈置的基礎空間傳送陣要高明得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只有時空傳人才具有佈置空間傳送陣的能力,除了張若塵以外,崑崙界的歷史上,也就只是出了兩位時空傳人。

    一個是須彌聖僧。

    另一個,就連張若塵也都不知道是誰.只知道,他只出現在過去,不會出現在現在和將來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須彌聖僧。”張若塵做出這樣的猜測。

    可是,須彌聖僧在那遙遠的過去,爲何要在龍頂山的地底佈置出一座空間傳送陣??張若塵帶着疑惑,在傳送陣的四周尋找,想要找到一些線索。

    上方,一道幽藍色的倩影,從底層裂縫之中飛了下來,落到傳送陣的中心,站在一塊三米高的聖石上方。

    “師姐,你怎麼也下來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那一道倩影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沒有回到地面,我擔心你會遇到危險,所以下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腳尖輕輕一踮,輕盈得猶如一片花瓣,從聖石上面飛落下來,問道:“這座陣法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“這是一座恐怕得有十萬年曆史的大型空間傳送陣。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黃煙塵相當吃驚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將自己剛纔的一些發現,與猜測,講述給了黃煙塵。

    接下來,兩人開始一起尋找線索。

    張若塵找到一塊金屬殘片,一半埋在土裡,一半冒在外面。

    經過一番探查,張若塵確認那是一件千紋聖器的殘片,只可惜,已經徹底廢去,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。

    黃煙塵有新的發現,立即喚道:“你來看這是什麼?”

    黃煙塵在陣法的中心位置,發現三個奇異的符號。三個符號刻在聖石的邊緣,不仔細看,很難將它們發現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近一看,將三個符號識別出來,道:“三個符號疊加在一起,就是一個空間座標,很可能代表另一座空間傳送陣的位置。只要啓動陣法,就能將我們傳送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處空間座標代表的是什麼地方?”黃煙塵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,道:“有可能是崑崙界,也有可能是宇宙別的星域的某個地方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世界之靈即將出世,張若塵真的很想立即啓動陣法,前往空間座標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一座空間傳送陣,不可能無緣無故出現在青龍墟界的地底,實在太詭異,張若塵很想弄清楚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這座空間傳送陣收起來,將來說不一定能夠派上用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乾坤神木圖,將這座空間傳送陣,連帶周圍的石層一起分割下來,收入進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,根本不可能帶走一座空間傳送陣。

    對張若塵而言,卻不是什麼難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黃煙塵沒有立即返回地面,依舊站在空曠的地底空間,一時之間,竟然陷入了沉默,兩人似乎都有心事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說道:“這裡很安靜,正好可以趁着世界之靈還沒有出世,繼續煉化聖丹的丹氣,鞏固修爲境界……師姐,你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黃煙塵伸出雙手,伸出一雙修長的玉臂,顯得格外溫柔,抱住了張若塵,將一張精緻而雪白的臉蛋,靠在張若塵的胸口,柔聲道:“塵哥,除了修煉,難道我們兩人之間就再也沒有別的話題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盯着前方,感受着胸口的溫熱,眼神有些迷離。

    黃煙塵閉上雙眸,兩排細密的睫毛微微上翹,形成美麗的弧度,低聲說道:“你是不是覺得我太過刻薄,一點都不講姐妹感情,所以纔將星靈逼走?你是不是在怪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言不發,只是伸出一隻手,放在黃煙塵的肩膀位置,輕輕將她摟着。

    黃煙塵低聲抽泣,嬌軀有些顫抖,道:“其實,我也不想那麼對她,很想繼續與她做姐妹。我知道,她見你一面不容易,肯定承受着相思之苦。但是,當我看到她親吻你的時候,真的很嫉妒,也很酸楚,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只希望她能夠離你遠一些,越遠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?張若塵輕輕點了點頭,心情相當複雜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都怪我,我不該對你說出這些話的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立即將眼角的淚珠抹去,擠出一個笑容,道:“其實,若是你真的喜歡星靈,我也可以接納她,我們依舊可以好好的相處,真的,我不會讓你爲難。我知道她爲你付出了很多,也是真心愛着你。你若是辜負了她,又何嘗不是在傷害她?”

    “或許,真正錯的人,應該是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黃煙塵的雙眸,長長的一嘆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得不承認,的確無法處理好感情的事,根本無法狠下心來去傷害一個一心對自己好的女子。

    如此優柔寡斷,也就傷害了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“這裡真的很安靜,難道……我們只是在這裡修煉嗎?”

    黃煙塵輕輕抿着紅脣,露出小女人的嬌羞神色,眉眼之間帶有一抹動人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一個冰山美人,美眸如杏,眼波漣漣,露出小女人的羞澀模樣,的確是對男人的一種巨大的刺激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間,張若塵腹中的陽剛之氣涌動出來,猶如是有一團火焰在燃燒。於是,他將黃煙塵抵在一面石壁上面,激烈的親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,順勢探進黃煙塵的衣袍,輕輕的揉着,做出一些最爲原始的行爲。

    本就是乾菜烈火,一觸即燃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王都中涌出九彩霞光,世界之靈應該很快就要出世。”

    小黑傳出一道音波,進入張若塵的耳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相當鬱悶,世界之靈早不出世,遲不出世,怎麼能夠在現在這樣的關鍵時刻出世?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與黃煙塵的欲.望都被調動了起來,肢體糾纏,情濃如火。還沒開始,難道就要結束?

    纔剛剛涌出九彩霞光而已,應該還有一段時間,世界之靈纔會出世。?張若塵懶得理會地面上的事,將黃煙塵的腰帶解了下來。頓時,衣衫向外散開,顯露出一具曲線柔美的玉體,大片雪白的肌膚露了出來,顯得半遮半掩,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“郡主殿下,你們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危險,世界之靈就要出世,你們怎麼還不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青墨化爲一道青色的幽影,穿過地層裂縫,從上方急速飛落下來,正好看見,張若塵的手掌,按在黃煙塵胸口那圓潤而又高聳着的位置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青墨尖叫了一聲,被嚇得不輕,一張青澀的小臉變得蒼白,就像是見到這世上最爲不可思議的一件事,眼睛都……看直了!

    就算青墨知道,黃煙塵與張若塵是夫妻關係,但是,兩人居然做出這樣的事,還是遠遠超出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張若塵嘆了一聲,感覺到很無奈。

    青墨都已經闖入進來,看來是真的無法繼續進行下去。張若塵儘量保持理智,收回手掌,合上黃煙塵的衣襟和長裙,重新將她的腰帶繫上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體內那股超越常人萬倍的陽剛之氣已經徹底沸騰了起來,使得欲.望不斷膨脹,甚至在影響他的理智,一時半會根本壓制不下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