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尷尬,實在是非常尷尬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能一邊壓制體內的陽剛之氣,一邊裝着旁若無人的模樣,化爲一道光梭,穿過地層裂縫,徑直向地面飛去。

    反倒是黃煙塵顯得從容淡然,將有些散亂的長髮重新系好,隨後,纔是輕飄飄的瞥了青墨一眼。

    “郡主……郡主殿下,對不起,青墨並不是故意闖入進來……”

    青墨感覺到很恐懼,跪在了地上,埋着小腦袋,就連說話的時候嘴脣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“你感覺到很不可思議,對吧?”

    黃煙塵走了過去,來到青墨的身前,使得青墨更加恐懼,整個人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出奇的是,黃煙塵並沒有責怪她,只是用着一雙迷離的眼睛,盯着頭頂上方的位置,道:“其實,誰都希望有一段年輕的歲月,可以肆無忌憚的去愛一次,不需要顧慮太多,只需要似火一般的情感。”

    “經歷過,所以,可以無悔。但是,沒有經歷過,等到歲月流逝,青春不在,心中卻只會剩下無盡的遺憾。”

    “心中有遺憾,大道就有缺。成神之路,分外艱辛。三災九劫,情劫最難渡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黃煙塵也是化爲一道流光,向着地面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到地面,小黑、孫大地、大司空立即圍過去,詢問他爲何遲遲沒有回到地面,是不是在地底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遠古遺寶。

    大司空的鼻子使勁的嗅,神眼有些狐疑,道:“師叔,你的身上怎麼會有一股香味,那香味有些熟悉……對了,與煙塵郡主身上香味一模一樣。”?聽到這話,在場所有人的眼神,全部都變得有些玩味。

    小黑的眼珠子滴溜溜轉動,仔細打量張若塵,猜到了一些東西,笑道:“張若塵,你體內的陽剛之氣已經沸騰,若是得不到釋放,很有可能會肉身自燃,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走了出來,頗爲擔心張若塵真的出現意外,於是,說道:“我已經修煉成極陰體,可以動用極陰之氣,幫助宗主化解體內的陽剛之氣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嘿嘿的一笑,擠眉弄眼,調侃道:“使用陰陽調和的方法,豈不是更加直接?”

    慕容月自然是明白孫大地的意思,顯得很坦然,道:“只要宗主需要,做爲屬下,可以爲他做任何事。”?孫大地長大了嘴巴,羨慕得唾液都要流出來,立即向張若塵使眼色,似乎是比張若塵還有着急。

    小黑暗暗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龍象般若掌的威力的確大得驚人,堪稱是崑崙界最厲害的幾種武技之一,比萬佛道另外十七種最頂尖武技還要強大一籌。但是,它的屬性,卻是至剛至陽,每提升一重,體內的陽氣就會增長十倍,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萬佛道的佛修,常年打座誦經,心如明鏡,不會出現太多的雜念,再加上進入聖境,他們可以修煉出金身,所以才能承受住千倍、萬倍的陽剛之氣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佛修中,依舊有很多天才因爲修煉龍象般若掌走火入魔,有的死去,有的化爲邪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小黑很嚴肅,道:“我的意思就是,你最好還是不要太過自信,必須要未雨綢繆,提前爲自己準備一隻鼎爐,並不是一件壞事,關鍵時刻說不到一定會派上用途。”

    隨後,小黑的眼神,嚮慕容月瞥了一眼,道:“那個丫頭具有極陰體,絕對是鼎爐的最佳選擇。若是,你真的到了走火入魔的邊緣,她的體質,足以中和你體內的陽剛之氣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小黑的提議並沒有什麼錯,爲自己提前準備一隻鼎爐,可以確保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卻沒有那樣的想法,在他看來,人就是人,不是什麼鼎爐,也是自己練功的玩物。?就算慕容月真心願意,他也不會那麼做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到了無法壓制的底部,張若塵會選擇放棄修煉龍象般若掌,散去體內的陽剛之氣,只當從來沒有修煉過這種功法。

    小黑看見黃煙塵和青墨從地底飛出來,也就立即閉上嘴巴,不再多說。

    王都的方向,的確是涌出九彩色的光霧,極其絢爛奪目,散發出清新撲鼻的異香。

    即便是站在數百里之外,張若塵等人的頭頂上方,也都飄着九種顏色的雲彩。

    黃煙塵走到張若塵的身旁,道:“王都中,即將有九品聖源靈泉出世。九品聖源靈泉涌出來,意味着世界之靈很快也會出世。”

    當初,贏沙城外,只是一座七品聖源靈泉出世,就帶出大量聖源靈液。

    九品聖源靈泉出世,自然就更加了不得。

    只有在一座上等墟界即將枯竭的時刻,整個墟界的本源之氣和精華物質匯聚在一起,九品聖源靈泉纔會誕生出來。

    同時,隨着九品聖源靈泉涌出,這座上等墟界也會徹底毀滅。

    “聖源靈液也是頂尖級別的寶物,不僅可以用來煉製聖元丹,而且也是一些聖丹的主藥。既然九品聖源靈泉出世,我們絕不能錯過這一次機會。”小黑化爲一道黑光,先一步向王都的方向衝去。

    九彩色的光霧,將整個王都完全籠罩,猶如化爲一座仙城。

    來自崑崙界和別的上等墟界的一些強者,幾乎全部都聚集到王都城外。

    青龍墟界即將毀滅,在這個時候,還留下來的生靈,全部都是在打九品聖源靈泉和世界之靈的主意。

    因此,他們數量並不多,但是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強者,至少也都是九階半聖的修爲。

    血神教、上官世家、蔡家的頂尖強者,全部聚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說道:“九品聖源靈泉出世的時候,我們只要能夠奪下一朵聖花,就立即離開青龍墟界。至於世界之靈,不是我們的實力可以染指,還是不要打它的主意爲好。”

    蔡家的領軍人物和上官世家的領軍人物,也都贊同上官仙妍的決定。

    自從見識到立地和尚、吞天魔龍、張若塵等人的強大戰力,他們早就已經生出退意。

    他們三大中古傳承組成的聯盟,的確相當強大,但是,卻沒有一線強者坐鎮。

    即便是資質最高的海靈印和蔡經綸,距離一線強者,也都還差了一點點。

    沒有一線強者,在青龍墟界,也就沒有話語權。

    若不是還想奪取一些聖源靈液,說不一定,他們都已經返回崑崙界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一片血紅色的雲彩,從天邊飛來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雲彩中,站着一大羣不死血族的強者,背上長有肉翼,至少都是準聖級別的修爲,其中一些更是跨入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五位太子和一位皇女,猶如六尊聖神一般,凌空而立,每一個身上都散發出恐怖的氣息。

    五位一線強者,加上一位超一線強者,如此強大的陣容,足以橫掃一切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、蔡經綸等人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,立即帶着三大中古傳承的修士向後退了一些距離。

    雖然,三大中古傳承也有一些厲害的底牌手段,足以擋住一兩位一線強者。但是,不死血族的強者全部碾壓過去,恐怕在一瞬間,就能將他們全部斬殺。

    雙方的實力,猶如螢火和皓月的差距一樣巨大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吞天魔龍、朱雀仙子、鯤族皇子,與另外六隻跨入一線強者序列的太古遺種,帶着一羣獸王,來到王都的城外。

    緊接着,立地和尚、雪無夜、池萬歲、蓋天嬌、歲寒……等等,人族的界子集體現身,與不死血族和蠻獸各族,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。

    人族修士紛紛向幾位界子的方向匯聚過去,終於鬆了一口氣,猶如找到保護傘了一般,不用再擔心遭到不死血族和蠻獸各族的屠殺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今天,只有一線強者纔是真正的主力。

    哪一方的一線強者越多,在爭奪九品聖源靈泉和世界之靈的時候,也就更佔優勢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的嘴裡吐出龍氣,大吼一聲:“齊生,進攻王都之前,先將人族修士滅掉如何?”

    本來,三大族類的實力,還是比較平均,誰都不可能奈何得了另一方。

    但是,不死血族和蠻獸各族走得很近,互成掎角之勢,似乎是達成了某種協議,想要將人族修士先一步驅逐出去。

    就算無法滅掉人族修士,也要將他們趕出青龍墟界,使得他們無法加入進最後的爭奪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數百隻獸王同時發出震耳的厲吼聲,有着一股洪荒之氣涌出來,震得王都的城牆似乎都在顫動。

    蠻獸各族的一線強者取出祖器,向人族的陣營圍了過去,準備動手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太子和皇女,各自取出千紋聖器,或者一些古老的聖物,一步步逼近人族修士。

    除了幾位界子以外,別的人族修士,全部都嚇得臉色蒼白,情不自禁的顫抖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和蠻獸各族聯手之後,一線強者的數量,比人類多了一倍,完全可以二打一。

    這還怎麼戰?

    很多人族修士都後悔不已,早知道就不該貪心,早一些返回崑崙界,又怎麼遭遇這樣的大劫難?

    “還沒有攻破王都,就要戰起來了嗎?既然如此,我也來湊個熱鬧。”

    遠處的地平線上,衝出了一根根光柱,爆發出強大的力量波動,竟然又有一線強者向王都急速飛來。

    而且,不止一位一線強者。

    每一根光柱的頂端,都是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片刻後,其中一根光柱率先飛到王都的上方,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轟的一聲,張若塵的身影落到地面,將大地踩出密密麻麻的裂紋。那些裂紋,一直延伸到蠻獸各族的獸王腳下,將它們驚得連連後退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