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金光藏袋輕得幾乎沒有重量,捏在手中,猶如是在撫摸少女的肌膚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氣注入進金光藏袋,隨即,刺目的金芒綻放出來。在那袋子的表面,猶如是有水紋在流動,出現了一個尺長的口子。

    分出一道精神力,探入進去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大笑出聲,欣喜若狂,真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。

    金光藏袋的內空間,相當廣闊,遠遠超過張若塵煉製的空間戒指,裡面存放有大量天材地寶,包括聖石、聖玉、聖藥……等等,應有盡有,數目相當巨大,一時之間很難數清。

    青龍王朝的整個國庫,應該全部都裝在裡面。

    得到如此一大筆天材地寶,即便是一座古教的教主看到,估計也會與張若塵一樣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仔細一想,張若塵很快就明白過來,暗道:“那位八龍武聖,應該是一直鎮守在國庫裡面,直到王都的護城大陣被攻破,他才緊急將國庫中的天材地寶全部都收入進金光藏袋。那個時候,我剛好闖入進國庫,所以才遇到了他。”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這一次還是收穫巨大,先不提那些天材地寶,金光藏袋本身就是一件至寶。

    根據張若塵的探查,金光藏袋除了能夠儲物,還具有很強大的防禦力和攻擊力。

    這樣的空間寶物,以張若塵現在的水平,根本就無法煉製出來。

    將金光藏袋收起,張若塵走出國庫,與慕容月會合。

    慕容月見張若塵走出國庫的防禦陣法,連忙迎上去,問道:“宗主,有沒有收穫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掩飾心中的喜悅,會心一笑,“收穫巨大。”

    能夠讓宗主那樣的人物,說出“收穫巨大”幾個字,那麼此次的收穫,恐怕真的是有些嚇人。

    慕容月道:“崑崙界的強者,已經攻到內城,應該很快就會到達聖山的山下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快?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天眼,向山外望去,果然看見不死血族幾位太子的身影,距離聖山已經越了越近。

    他們站在一片血雲之中,衝在最前方,直接橫推過去,向前碾壓。

    無論是城中的陣法,還是八龍武聖級別的強者,根本擋不住他們的腳步。

    齊天太子手持滅神十字架,猶如一尊死神,先是劈殺了一位八龍武聖,又將另一位八龍武聖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青龍王朝的軍士,全部都被嚇得望風而逃。

    山頂的方向,九彩色的光霧噴薄得越來越猛烈,強勁的衝擊力,震得聖山的山體都裂出了一道紋路。

    裂紋越來越巨大,寬度很快就超過一丈,繼續分裂下去,聖山的山體很可能會一分爲二。

    “聖源靈泉很快就要出世,大決戰即將來臨,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孫大地怎麼還沒有回來,不會出世了吧?”慕容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頭,向王宮的方向望去,道:“回來了!”

    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孫大地衝出王宮,趕了回來,與張若塵和慕容月匯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們還帶回來一個極其美麗的女子。

    爲了那個女子,大司空和孫大地正在激烈的爭執,兩人爭得面紅耳赤,若不是二司空攔着他們,說不一定兩人已經戰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是貧僧先將她發現,她應該跟隨貧僧一起學習佛法,成爲佛門弟子。”大司空的嗓門很大,每吐出一個字都像是雷鳴一般。

    孫大地道:“你就裝吧!一個和尚要收一個美女做弟子,誰信?再說,那位青龍王朝的公主,是我先將她擒住,應該歸我纔對。”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,貧僧只是想要單純的收個弟子,怎麼就引來這麼多的誤解?”大司空義正言辭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單純的收個弟子?我明明看見你都已經流口水,第一次認識你的時候,就知道你這個和尚不是善類。”孫大地冷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怎麼都沒想到,大司空和孫大地竟然會因爲一個女子,發生這麼大的爭執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盯在那個女子身上的時候,頓時恍然大悟,有些能夠理解他們的行爲。

    那位女子相當年輕,身上穿戴着極其華麗的衣飾,身材堪稱完美,高聳的酥峰,纖細的柳腰,雪白的玉.腿,渾身上下每一處都充滿誘惑性,與神聖不可侵犯的高貴之美。

    別說是大司空和孫大地,即便是意志力相當堅定的張若塵,也都有眼前一亮,感覺到驚豔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過去,鼻尖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,越是細看,越是覺的她美得不可方物,讓人感覺到窒息。

    標準的鵝蛋臉,臉上的肌膚也如蛋清一般潔白、柔嫩,黑白分明的雙眸,帶着一抹楚楚可憐的神情,恐怕就算是鐵石心腸的男人也會被她融化。

    初看如青澀的少女,再看像是性感誘人的少.婦,看第三次的時候又像是一個天真無邪的蘿莉……

    每看一次都不一樣,她身上的氣質在不斷變換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本能的感覺到,此女不是一般人,心中暗暗警惕。

    然而,無論張若塵使用什麼手段探查她,卻都無法從她身上探查到聖氣波動,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柔弱女子。

    少女顯得相當恐懼,似一隻鵪鶉一般輕輕顫抖,道:“我是……青龍……青龍王朝的七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大司空和孫大地本來都已經快要打起來,看見張若塵在逼問七公主,他們立即衝了過來,露出擔憂的神色。

    孫大地急忙說道:“老大,我已經與七公主談好,將要帶她離開這座即將毀滅的世界,你千萬不要殺了她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也擔心張若塵再次辣手摧花,畢竟,張若塵是對任何級別的美女都能下狠手,於是說道:“師叔,七公主的根骨極佳,我已經準備收她爲弟子,帶她回崑崙界修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沉冷,仔細打量這位七公主,心中有種隱隱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在哪裡將她找到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孫大地和大司空異口同聲的道:“內宮最中心的那座大殿。”

    老實說,張若塵是真的有些想要出手,一掌將這位七公主擊斃。因爲,他心中的那股不安,不可能無緣無故冒出來,肯定是有原因。

    只不過,孫大地和大司空已經被她迷得神魂顛倒,有些失去理智,若是張若塵這個時候出手殺她,孫大地和大司空就算不與他拼命,恐怕也要記恨他一輩子。

    萬一她真的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公主呢?

    殺死一個普通人,無疑是濫殺無辜,違背了張若塵一直堅守的信念,將會讓他的心境出現一道裂痕,不利於今後的聖道修煉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件麻煩事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七公主的眼波流轉,睫毛顫動,顯然是看出張若塵的身份還在大司空和孫大地之上,於是,跪在了張若塵的身前,眸中流淌出眼淚,哀求道:“其實我並不是心甘情願想要與他們去崑崙界,是他們強行將我帶來這裡,求大人一定要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和孫大地都是一臉尷尬。

    大司空說道:“阿彌陀佛!施主,貧僧是真心誠意想要收你爲徒,將一生所學全部傳給你。佛門……並不是不收女弟子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道:“公主殿下,我也是真心誠意想要救你離開青龍墟界,逃離這個即將毀滅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都別爭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寒光,向大司空和孫大地瞪過去,道:“今後,七公主就跟在我的身邊,你們二人就不要再有別的歪心思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和孫大地都相當着急,覺得張若塵也看上了七公主,想要將她霸佔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會也看上七公主了吧?”孫大地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,七公主天姿國色,美若天仙,只要是一個男子都會動心,我看上她難道很奇怪嗎?”張若塵反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大司空和孫大地都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他們再怎麼爭,也不可能爭得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現在,他們也只能期盼煙塵郡主早些出現,或許,也只有她,才能從張若塵的手中,將七公主“救”回來。

    那位青龍王朝七公主的眼中,閃過了一道詭異的笑意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的眼睛盯着地面,根本沒有人看到那道笑意。唯獨只有張若塵有所察覺,只感覺心中的那種不安又增強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只要她有異動,直接將她擊斃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青龍王朝的七公主站起身來,施施然的向張若塵行禮,柔聲道:“多謝大人相救,陌染不勝感激。”

    “陌染”二字,應該是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公主無須多禮,都是他們兩個粗人嚇到了你,今後,你就跟在本宗主的身邊,本宗主保證沒人敢動你一根手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近距離盯着陌染公主的雙眼,伸手抓住她的手腕,將她扶了起來。

    陌染公主的雙手雪白如玉,柔若無骨,每一根手指都充滿無盡的美感,捏在手中格外舒服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張若塵將一縷聖氣打出來,涌入進陌染公主的手心,在她體內流轉了一圈。

    依舊沒有任何發現。

    經過這一次探查,讓張若塵心中的疑惑又加深一分,“難道真的是我多慮了?”

    大司空和孫大地看得咬牙切齒,雙眼通紅,急得抓狂,張若塵在他們心中的形象大跌,與一個絕世***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慕容月也對張若塵有意見,卻沒有說出來,只是提醒了一句,“宗主,不死血族和蠻獸各族的一線強者,已經闖入進聖山,攻到半山腰。我們再不跟上去,恐怕他們會將所有好位置全部佔領,對我們接下來爭奪聖源靈泉和世界之靈會相當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讓他們在前面開路,倒是省了我們一些力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手,輕輕的拍了拍陌染公主的手腕,示意她不要害怕,隨後,纔是帶着衆人,向聖山的山頂進發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