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上等墟界相當龐大,天圓地方,如同一座大陸一般橫在黑暗的宇宙中。

    此刻,如此一座上等墟界正在崩碎,走向毀滅,發出“轟隆隆”的聲音,釋放出來的能量自然是相當驚人,一直傳到星空裡面,將附近的小行星震得顫動。

    那是一股人力無法抗衡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齊天太子飛在半空,盯着下方的張若塵,戰意沸騰,手中的滅神十字盾釋放出毀滅性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然而,在他的四周,出現了很多空間裂痕,其中一些空間結構更是坍塌下去,化爲混沌地帶。

    “快退。”

    齊天太子壓制住心中的戰意,下出一道命令。

    隨後,不死血族的一線強者,全部都撤離青龍墟界,向浩瀚無垠的界外飛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齊天太子的修爲,也不敢再在青龍墟界待下去。

    這裡已經變成一片混沌,今後數萬年,甚至數十萬年,都會保持這樣的形態,成爲宇宙之中的一處禁區。

    秋雨露出一道猶豫不決的神色,依舊還是想要衝出去,阻止張若塵收取世界之靈,但是,當他看到吞天魔龍和天命大帝逃離青龍墟界,再也沒有猶豫,化爲一道火焰流光,衝破混混沌沌的大氣層,飛向距離青龍墟界不遠的一顆小行星。

    張若塵主動打碎天地的目的,就是要借破碎的青龍墟界,將他們逼退,爲鎮壓世界之靈爭取時間。

    身爲時空傳人的他,即便身處在混沌世界,也有一些保命的手段,不至於會死在裡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小黑、黃煙塵腳下的大地,分離了出去,化爲一座下等墟界雛形。

    因爲下等墟界還沒有完全形成,所有空間結構也相當不穩定,雷電如雨一般落下,空間時而裂開,時而聚合,充滿了危險。

    “這一塊大地,應該無法凝成下等墟界,很快就會發生第二次崩塌,必須儘快離開。”

    經過觀察,張若塵下出這樣的結論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危險,將體內聖氣源源不斷打出去,注入乾坤神木圖,與小黑一起鎮壓世界之靈。

    乾坤神木圖變得越來越巨大,圖上有着一根根翠綠的枝葉伸出來,將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包裹。

    兩者在鬥法,一道道天道規則涌出來,相互碰撞,形成一圈圈空間波紋。

    秋雨站在一塊三百多米長的小行星上面,盯着下方混沌的破碎世界,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氣息。

    那股氣息,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嗎?”

    秋雨輕輕搖了搖頭,那種威脅,似乎並不是從張若塵的身上傳出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和張若塵並不是第一次見面,雖然張若塵也很強大,讓他有一些壓力,卻沒有剛纔那種讓他靈魂都在顫慄的威脅感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身上,似乎是藏着一個不小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秋雨的眼神,變得越來銳利。

    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畢竟是太過虛弱,最終沒能夠抵擋住接天神木的攻擊,被收入進乾坤神木圖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要全力以赴鎮壓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,沒有將它徹底鎮壓之前,乾坤神木圖將會處於封閉狀態,你自己好自爲之。”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腦海。

    “將要封閉多久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沒有回答,完全退入進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以接天神木現在的狀態,想要徹底將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鎮壓住,似乎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相當虛弱,應該很快就能將它鎮壓下去,本皇也去助它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小黑化爲一道黑色流光,趕在空間之門閉合之前,衝入進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捲起,收入氣海,並沒有因爲收取了世界之靈就感到喜悅,反而有着一種危機感,對黃煙塵說道:“那些強者全部都在界外等着我們,今天,想要殺出一條活路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早知道,就該先將你們接入圖卷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我纔不願意待在圖卷世界,要戰就要一起戰,無論有多麼艱難,只要能夠齊心,總能殺出一條血路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手持聖劍,眼神很堅決,帶有一種鋼鐵無法融化的意志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黃煙塵看了過去,在她身上,彷彿看到池瑤的影子。

    黃煙塵露出一道柔和的笑容,道:“我學習了陰儀九劍,我們可以施展陰陽兩儀劍陣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陰陽兩儀劍陣,被稱爲最強兩人劍陣,爲太極道最高機密之一,絕不會外傳。

    明帝曾在兩儀宗拜師學藝,因此,纔有機會學到陰陽兩儀劍陣,並且傳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黃煙塵居然學習了陰儀九劍,倒是讓張若塵感覺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黃煙塵補了一句:“女皇曾將陰儀九劍傳給了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失神,片刻後,才又恢復自然,道:“試一試吧!”

    陰儀九劍和陽儀九劍必須要兩個感情極深的情侶一起修煉,才能領悟到其中的一些精妙之處,從而融會貫通,使劍法與劍陣融爲一體,爆發出最強威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黃煙塵從來沒有一起演練過陰陽兩儀劍陣,就算有感情,有默契,也未必能夠爆發出劍陣的真正威力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使用陰陽兩儀劍陣,反而是一種累贅,不如張若塵獨立一人迎敵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黃煙塵的一隻小手,爆發出神印鸞鳳疾速,穿梭在破碎的空間縫隙之間,很快就飛出混混沌沌的青龍墟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動用聖旨的力量,因爲,他能使用聖旨爆發出堪比聖境生靈的速度,齊天太子、吞天魔龍、秋雨等等生靈,也肯定擁有相同的寶物,根本就沒有辦法逃走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看,張若塵出來了!”

    “將他攔截,絕對不能讓他遁走。”

    “他應該已經將世界之靈收取,大家全力出手,斬殺張若塵,奪取世界之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站在隕石和小行星上的各方高手,紛紛飛了出去,前去攔截張若塵。

    此刻,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孫大地等人,站在三千里外的一顆小行星上面,將目力運轉到極致,可以模模糊糊看到張若塵和黃煙塵的身影。

    二司空的精神力強度最爲強大,可以延伸到數千裡外,傳出一道精神力,將位置告訴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黃煙塵,立即向他們所在的小行星飛過去。

    齊天太子的六隻血翼變得無比巨大,同時扇動,爆發出極其驚人的速度,正在快速靠近張若塵和黃煙塵。

    距離張若塵和黃煙塵還有百里的時候,他用力一甩,將滅神十字盾打了出去。十字盾急速旋轉,在星空中留下一道光痕,如同流星一樣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秋雨也在急速靠近,因此,張若塵沒有選擇與齊天太子硬碰硬,以免遭受數位強者的圍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出空間大挪移,從原地消失,出現到了另一個方位,不僅躲開滅神十字盾,也拉開與齊天太子的距離。

    宇宙空間相當廣闊,各方勢力的修士至少都相距一千多裡,飛在冰冷、黑暗的空間裡面,遠遠望去,他們的速度緩慢得就像蝸牛在黑色紙張上面爬行一樣。

    想要圍攻張若塵,絕對是一件很有難度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隨着時間推移,來自各個勢力的高手,也在不斷靠近張若塵,幾乎全部都飛到他的三百里之內,只要使用出千紋聖器,就能發動有效攻擊。

    “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準備突圍,選擇了一個方位,主動飛過去。

    那個方向,一共有十多位不死血族的強者,至少都是準聖境界的修爲。

    他們排列成一條弧線,兩兩相距只有百米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向他們衝來,一位頗爲蒼老的不死血族修士,發出一聲沙啞的笑聲,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這位不死血族,乃是一位血聖,名叫易古,已經修煉到下境聖者的巔峰境界,一直都是使用秘術將境界壓制在聖境之下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易古血聖的雙手一展,將體內的封印掙斷,聖境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,渾厚的聖氣在腳下凝成一片血海,大吼一聲:“終於可以施展聖境的力量,真是暢快。張若塵,你是來受死的嗎?”

    如今,衆人已經離開青龍墟界,即便易古血聖恢復到聖境修爲,也不會震碎空間。

    “斬。”

    易古血聖提起一柄千紋聖器級別的血刀,激發出血刀中的三千道銘紋,引動千紋毀滅勁,揮刀向張若塵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易古血聖乃是一尊真正的聖境生靈,不再受任何力量的約束,全力劈出一刀,爆發出來的威力,可想而知有多麼恐怖。

    已經被刀氣鎖定,想要躲也躲不開,只能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沉,將沉淵古劍中的三千道銘紋激活,全力一劍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刀劍相擊,兩股千紋毀滅勁猛烈衝撞,將其餘十多位不死血族的強者全部都震得向後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交鋒,兩人同時向後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還真是不死血族的心腹大患,才九階半聖的境界……竟然已經如此厲害。”易古血聖的手臂上面流淌出鮮血,順着手指向下滴落。

    本以爲恢復到聖境,就能輕而易舉將張若塵鎮壓,事實證明,易古血聖還是低估了超一線強者的實力。

    當然,易古血聖的這一刀,也起到很大的作用,阻擋住了張若塵的腳步,使得他陷入進包圍圈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身後的方向,齊天太子、秋雨、吞天魔龍,還有一些恢復修爲的聖境生靈,已經追了上來。

    黃煙塵再次說道:“使用陰陽兩儀劍陣吧!只有使用劍陣,才能在其他強者追上來之前,將那位古族血族聖者斬殺,遁出包圍圈,不然我們接下來將會相當被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糾正一個錯誤:今天查了一下資料,原來太空中根本“隕石“,只有掉落到地面,才被稱爲隕石。

    絕大多數比行星小的天體,都被稱爲“小行星”,即便是一塊鵝卵石大小的岩石,也被稱爲微型小行星。當然,還有一些別的天體,比如矮行星、彗星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科普一下,目前爲止觀察到的,在地球附近,一共有接近兩萬顆小行星。至於青龍墟界附近的小行星……不計其數吧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