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准聖的境界,也是屬於九階半聖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一部分又在某種意義上超越了九階半聖,無限接近於聖境。

    因此,外人即便精神力十分強大,也很難看穿對方渡過了幾次准聖劫,只能根據對方展現出來的戰力,進行大致的評估。

    要知道,白黎公主的實力,足以與弱一些的下境聖者交鋒,一直以來,張若塵都以為她已經渡過一次准聖劫,或者渡過兩次准聖劫。

    怎麼也沒有料到,她竟然只是九階半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只是九階半聖就已經如此強大,一旦渡過第一次准聖劫,也不知會強到何等地步?

    很顯然,修士的體質越強,修鍊的聖道規則越強,渡准聖劫的時候,引來的雷劫也就越是恐怖。

    孫大地並不是弱者,沒有達到准聖境界,就能與獸王短暫交鋒,在人族,絕對是一等一的天驕,體質比聖體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然而,白黎公主引來的劫雷,卻比他引來的劫雷粗壯一倍。

    這意味著什麼?

    「不愧是太古遺種,後天生靈即便再優秀,也很難與它們相比。」張若塵望著遠處一大一小兩片暗黑色的劫雲,輕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「吼!」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一前一後,發出一聲長嘯。

    二僧的身上,散發出璀璨的佛光,分別呈現出白色和黑色,將這一座山嶽所在的空間,分割成一半白晝,一半黑夜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體內,響起浩渺的梵音,引來一片圓形的劫雲。

    劫雲中,黑色的雷電和白色的雷電交織在一起,如同一幅龐大的陰陽魚圖案。

    他們竟然也要渡第一次准聖劫。

    而且,他們引來的准聖劫有些古怪,兩片劫雲竟然連接在一起,相互纏繞,密不可分,散發出來的毀滅氣息,比白黎公主引來的劫雲還要強大。

    孫大地引來的劫雲,大概只有二十里長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引來的劫雲,接近三十里長。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引來的劫雲,卻是達到四十多里,將很大一片天空遮蔽,在地面上,留下一個巨大的陰影。

    論單打獨鬥,在同境界,大司空和二司空根本不是白黎公主的對手。但是,二僧聯手,卻能爆發出十分恐怖的戰力,絕對能夠壓制白黎公主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兩位修士,即便配合得天衣無縫,也就最多能夠將戰力提升五、六成。

    能夠達到七成,就是超常發揮。

    像大司空和二司空這樣,能夠將戰力提升幾倍的組合,簡直就是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。

    「難道他們是雙胞胎?」

    慕容月有些好奇,於是,如此猜測。

    「他們二人,哪裡像雙胞胎?」張若塵笑著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小黑說道:「或許,他們兩個根本就不是人類,而是異種生靈。」

    「異種生靈?植物嗎?」慕容月露出驚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「植物也還屬於常規的生靈,不算異種。」

    小黑露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,侃侃而談,道:「所謂異種生靈,包含得極廣。比如,一枚聖丹,只要品級足夠高,有人將它點醒,它就能誕生出靈智,與人類一樣修鍊聖道,參悟聖道規則,最終修鍊出人身,成為一等一的強者。」

    「除此之外,火焰可以修鍊成人身,石頭可以修鍊出人身,風雨雷電、琴棋書畫皆可修鍊出人身。當然也未必是人身,也有可能是蠻獸一般的身軀。」

    「總之,異種生靈的分類極廣,只有你想不到的異種生靈,沒有你見不到的異種生靈。只不過,異種生靈的數量稀少,一般的修士,終其一生,也未必能見到一位異種生靈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很不解,問道:「為什麼呢?」

    張若塵說道:「能夠修鍊成人身的異種,它的本體,必定是相當珍貴的寶物。比如,一枚丹藥修鍊成人身,那麼,它的本體得珍貴到何等程度?將會有多少強者,想要將它擒住?將它吞服?將它煉化?」

    小黑點了點頭,道:「哪怕只是一塊石頭,若是能夠修鍊成人身,也就證明,它的材質非常特別,絕對是煉器的神材。所以,每一位異種生靈都會努力隱藏自己的身份,從而避免遭到獵殺。所以說,異種生靈的數量,或許不比太古遺種稀少,但是,想要見到它們卻是極難。」

    緊接著,小黑又補了一句,「《半聖外榜》就有不少異種生靈,其中有兩三個,實力相當強大,不在青天太子之下。那兩個和尚正在渡第一次准聖劫,說不一定,劫雷的力量,會將他們的本體逼出來。」

    無論大司空和二司空是不是異種生靈,張若塵也不可能加害他們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的心中還是相當好奇,二僧到底是不是異種生靈?若是異種生靈,又是什麼類型呢?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眉心的天眼,向數百裡外黑白劫雲下方的兩位僧人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第一次准聖劫,也被稱為「四九劫」,意味著,修士將會經受三十六道雷劫的考驗。

    只有渡過四九劫,才算是跨入一劫准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站在劫雲的下方,一坐一卧,呈現出兩種不同的佛像姿勢,承受雷電對肉身的洗禮。

    大司空的身體,猶如是用白玉雕琢而成,顯得晶瑩剔透,雷電劈在他的身上,沒有造成任何損傷。

    二司空的身體,卻是一團漆黑,猶如是隕鐵一樣。

    「一白一黑,卻又同本同源。他們的身上,有一股精純的先天之氣散發出來,與人類的後天血氣完全不同,必定是異種生靈無疑。」張若塵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至於大司空和二司空到底是什麼異種生靈,張若塵卻沒有看出來。

    二僧的身上,籠罩著一層迷霧,將他們的本體隱藏,即便是天眼也看不穿。

    應該是有一位絕頂強者,為了保護他們,施展出一種秘法,掩蓋住了他們的本體。

    孫大地、白黎公主、大司空、二司空都是早就已經達到九階半聖的巔峰境界,所以,吸收丹氣之後,才會衝破境界極限,引來准聖劫。

    至於黃煙塵,不久之前才突破到九階半聖的境界,現階段,修為正在穩步提升,逐漸攀升到九階半聖的巔峰。

    她想衝擊准聖境界,顯然還要再積累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孫大地率先渡過第一次准聖劫,全身焦黑,有著一根根蚯蚓一般的電紋還在他的身上流動,發出哧哧的聲音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顯得格外興奮,雙手叉腰,仰天大笑:「以我現在的修為,應該是可以排入進《半聖榜》,進入一線高手序列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飛了過去,站在離地三丈的半空,背著雙手,無情的打擊他,道:「你距離一線高手序列還差得很遠,想要排入進《半聖榜》,估計也很難。不過,應該是可以排入進《半聖外榜》的前五百位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,我已經渡過第一次准聖劫,一根鐵棍,足以將獸王打趴下。」孫大地很不服氣,覺得張若塵小看了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修鍊之路,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。你在進步,別人也在進步。你以為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各族天驕,全部都在原地踏步?」

    「你現在的進步速度,肯定是超過他們,已經將一大批強者甩在了後面。但,若是不繼續努力修鍊,他們也會追上來,重新將你擠出《半聖外榜》。」

    青龍墟界誕生出了無數天材地寶,只要得到一樣,就能讓修士的修為突飛猛進,成為頂尖即便的強者,把別的修士遠遠甩在身後。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,也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懈怠,必須拚命修鍊,才能繼續保持現在的優勢。

    若是自以為是,驕傲自滿,那麼,他很快就會被擠出一線高手序列,再次落後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張若塵才站了出來,無情的打擊孫大地,希望他能夠繼續努力修鍊,逐漸擴大自身的優勢。

    孫大地倒是顯得相當樂觀,笑道:「無論怎麼說,今後遇上獸王,也能與它們戰個天翻地覆,不至於落荒而逃。況且,我現在才剛剛達到一劫准聖的境界,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,不久之後,必定可以完虐它們。」

    四九劫,並不算危險,絕大多數半聖都能渡劫成功,只有少數一些積累不夠的半聖,才會在劫雷中隕落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、大司空、二司空,全部都成功渡過四九劫,達到准聖境界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修為大進,一雙圓溜溜的大眼向張若塵的方向瞥了一眼,隨後,將挺翹的臀部輕輕的搖了一下。

    「啪!」

    頓時,白色的尾巴形成一個彎曲的弧度,抽擊出去,尾巴變得越來越長,攻向站在百丈之外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白色尾巴上面,散發出冰冷的寒氣,使得空氣中凝聚出一片片刀刃一般的雪花,隨著尾巴一起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警覺性極高,就在白黎公主扭動翹臀的時候,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,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手持沉淵古劍,出現在白黎公主的身前,將劍尖指在她的眉心,聲音極冷,道:「你是想死嗎?」

    「人家只是想試一試到達准聖境界之後,是不是已經跨入一線高手序列。你那麼凶幹什麼?」

    白黎公主將尾巴收了回去,有些委屈的撅著兩片晶瑩的紅唇,道:「若是本公主真的全力以赴的出手,怎麼會使用這麼慢的攻擊招數?你要知道,我的速度,並不比你慢。你就只是仗著空間挪移的手段,才比我快那麼一點點。哼!」

    白黎公主想要說服張若塵,不想因為剛才的事惹來殺身之禍。

    她知道,眼前這個傢伙性格陰晴不定,對朋友十分友善,可以談笑風生,對敵人卻是狠辣無情,毫無人性,殺死的蠻獸可以堆成一座山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