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血神教主派遣幽字天宮鎮守無盡深淵,不就是爲了鎮壓血獸,以免它們逃出絕古雪山,闖入進血神教的領地。爲什麼血神教教主卻站在一頭血獸背上,竟然能夠駕馭血獸?”

    張若塵即感覺到困惑,也有一些懷疑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張若塵就十分好奇,無盡深淵的血獸,到底是從什麼地方跑出來?

    按照幽字天宮中諸位旗王的說法:當年,血後和明帝一戰,最終血後敗亡。血後的鮮血,灑在無盡深淵的第一梯度,一些蠻獸吸收了那股強橫的血氣,所以,才變成嗜血的兇獸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卻又有些懷疑,此事很有可能與血神教教主有關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穿着寬大的黑袍,站在翼龍血獸的背上。即便無盡深淵的天地規則,壓制了他的修爲,血神教教主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卻依舊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。

    眼前這人,可是整個崑崙界,最頂尖的霸主之一。誰能不敬畏?

    “嗷!”?

    翼龍血獸揚起脖頸,再次發出一聲長嘯。

    嘯聲震得空氣爆響,使得張若塵和黃煙塵頭痛欲裂,耳膜都像是要裂開一樣。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的目光,盯向地面上的傳送陣,眼中閃過一道異色,似乎也沒有料到,第一梯度居然藏有一座陣法。

    “空間傳送陣嗎?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雖然沒有研究過時間和空間,但,畢竟是一教之主,自身的閱歷和掌握的知識,不是常人可以比擬,因此,將空間傳送陣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大致猜測到是怎麼回事,向張若塵和黃煙塵望過去,眼中多了幾分銳利的光芒,道:“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是從什麼地方傳送過來?”

    只是平平淡淡的兩句話,卻給張如塵和黃煙塵造成巨大的壓迫力,猶如是有一座大山壓在他們的身上,不僅讓他們無法呼吸,同時,也在威懾他們的意志和聖魂。

    換做別的半聖,恐怕早就已經崩潰。

    面對血神教教主這樣的人物,沒有人能夠不懼,只不過,張若塵將心中的畏懼壓制下去,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,不要慌亂。

    他的思維在急速運轉,苦思對策,思考脫身的辦法。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的修爲,就算沒有達到聖王境界,在聖者境界也是最頂尖的存在。

    即便請出血月鬼王,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,反而會暴露乾坤神木圖,讓自己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現在,想要脫身,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站起身來,與血神教教主對視,道:“你又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略微有些詫異,區區一位九階半聖,居然能夠在他的威壓之下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不過,一位九階半聖就算再強,在他的面前,也如螻蟻一般,只需一根手指就能按死。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之所以還沒有殺死張若塵,只不過是因爲心中還有一些疑惑,需要張若塵替他解答。

    “你沒有資格向我提問,老實回答我的問題,或許,我會給你一個痛快一些的死法。”血神教教主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是,我不告訴你呢?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輕笑一聲,似在笑張若塵太幼稚,道:“既然你不說,那麼我就只能強行奪取你的記憶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不再多言,黑色長袖中,一隻白淨的手掌探了出來,向前一伸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個血氣漩渦,在掌心凝結出來,形成急速旋轉的勁氣,向張若塵纏繞過去。

    不對。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的力量,並沒有張若塵想象中那麼強大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麼情況?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時間多想,全身力量調動了起來,匯聚向雙臂。

    全身一百三十二處竅穴同時浮現出來,雙臂響起龍吟象吼的聲音,散發出奪目的光芒,雙掌向前一推,與血氣漩渦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倒滑十數丈的距離,在地面踩出三個深深的腳印,總算穩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竟然將血神教教主的攻擊抵擋住,沒有受傷,張若塵感覺到意外。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也有一些詫異,道:“倒是一個厲害的小輩,居然將肉身修煉到如此地步,已經有機會肉身成聖。”

    既然能夠擋住血神教教主的攻擊,張若塵自然也就多了幾分底氣,道:“你現在的身體,應該不是真身,只是一道聖魂分身。”

    哪怕只是血神教教主的一道聖魂分身,也不是張若塵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只不過,無盡深淵的天地規則和崑崙界有些不一樣,能夠將修士的修爲,壓制到數十分之一,甚至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在這裏,只要修士的肉身力量足夠強大,就能戰勝修爲境界比自己高很多的對手。

    因此,血神教教主的一道聖魂分身,不可能鎮壓得住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眼力不錯,居然能夠看出我是一具聖魂分身。”血神教教主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僅看出你是一具聖魂分身,而且,還推算出你本尊的修爲,已經達到聖王境界,絕對是崑崙界的一位蓋世雄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你莫非已經認出我是誰?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的身上,有一股濃烈的殺意涌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前輩何必那麼緊張,其實,我們還是可以談一談。你的心中有疑問,我的心中也有疑問,爲何不能友善一些,向對方解答心中的疑問?”

    “就憑你,也有資格向我提問?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感覺到好笑,堂堂一座古教的教主,即便是聖者在他面前也要戰戰兢兢,今天卻鎮不住一位半聖。

    “小輩,你太高估了自己,即便我只是一具聖魂分身,拿下你,也是輕輕鬆鬆的事,甚至都不用親自出手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不想繼續與張若塵廢話,對着身下的翼龍血獸說道:“拿下他,記得留下活口。”

    翼龍血獸的一雙血紅色眼球,散發出嗜血、冰冷、殘忍的光芒,伸出一隻二十多米長的鋒利爪子,向張若塵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它的身上血腥氣很重,顯然是已經吞食了很多生靈。

    翼龍,屬於七階中等蠻獸,擁有堪比上境聖者的戰力。

    如今它化爲血獸,吞食了大量血氣,戰力更進一步。

    再加上,它的肉身強大,在無盡深淵佔據很大的優勢,即便是上境聖者,恐怕也擋不住它的一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鉅變,施展出空間挪移,躲過翼龍血獸的這一擊,貼着一面石壁,站在數十丈高的位置,全神貫注的戒備。

    “空間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察覺到空間發生細微的波動,輕咦了一聲,道:“你就是那位時空傳人嗎?本教主已經找你很久,沒想到,你居然主動送上門來。哏哏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認定能夠將張若塵永遠留下,因此,也就不再隱瞞身份,自稱是“本教主”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血神教教主已經鬆懈,於是,想要趁此機會,從他的嘴裏套問出一些祕密。

    張若塵裝着不知道他的身份,顯得頗爲疑惑,道:“教主?你是哪一教的教主?這裏又是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頗爲謹慎,沒有回答張若塵,道:“問那麼多幹什麼?既然你是張若塵,那麼滔天劍應該是掌握在你的手中,交出來吧!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常年身居高位,即便是聖者見到他也要恭恭敬敬行禮,雖然做事十分老辣,卻根本不會將一位半聖放在眼裏,無形之中,暴露了他的動機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爲了滔天劍,有點意思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衆所周知,張若塵得到了很多寶物,其中,包括聖源靈液、世界之靈、界子印、佛帝舍利。它們的價值,還在滔天劍之上。

    爲何血神教教主首先索要的東西卻是滔天劍?

    只有一種解釋,在血神教教主的眼中,滔天劍的價值比別的東西都要重要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是不死血族?”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意識到說漏了嘴,不再與張若塵廢話,再次向翼龍血獸下出一道命令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知不是翼龍血獸的對手,取出乾坤神木圖,將血月鬼王請了出來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沒有雨張若塵講條件,現身之後,果斷向翼龍血獸出手。

    一隻纖柔的玉手,凝結成一隻大手印,印在翼龍血獸的腹部,打得翼龍血獸那龐大的身軀連連向後倒退,差一點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翼龍血獸長嘯一聲,離地飛了起來,揮動巨大的雙翼,向血月鬼王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區區一隻翼龍,竟有如此強大的力量,擋住我的一擊,還能發動反攻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感覺到不可思議,雙眸中閃過一道精芒,眉心的血月印記,散發出緋紅的光芒,飛出一道光柱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血紅色的光柱,擊穿翼龍血獸的左翼,留下一個血窟窿。

    緊接着,血月鬼王化爲一道鬼影,飛到翼龍血獸的頭頂上方,晶瑩雪白的手掌向下一按,冰寒刺骨的氣浪,從掌心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翼龍血獸的頭顱,響起一聲碎響,頭蓋骨破碎而開,裂開一道十多米長的血紋,從頭頂一直延伸到雙眼。

    翼龍血獸慘嚎了一聲,身軀猛烈搖晃,同時,使用尾巴抽打頭頂的血月鬼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