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誰撕掉的?”

    到底是護龍閣的閣主,還是灰衣老者?還有誰接觸過這本書冊?到底想要隱瞞什麼?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緊鎖,卻始終思考不出其中原因,最終,只能將此事擱置下來,暫時不再去想。

    張若塵開始學習《血族密卷》上面的一些知識,主要是想要掌握識別不死血族的方法,與一些對付不死血族的手段。

    鎮血符。

    對付不死血族的其中一種手段,就是使用鎮血符。

    只要將鎮血符貼在他們的身上,就能鎮住他們體內的血氣,從而讓他們失去戰鬥力。

    《血族密卷》的其中一頁紙張上面,一共畫有四道符印,只要參照符印的紋路,就能將鎮血符刻畫出來。

    四道符印各不相同,一道比一道複雜,一道比一道玄奧。

    “使用鎮血符,倒是一種最簡單直接的手段。若是,能夠刻畫出大量的鎮血符,對付不死血族又豈是難事?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又輕輕的搖了搖頭,自言自語的道:“就算要將《血族密卷》公佈出去,也不能將四道符印公佈出去。一旦不死血族知道了四道符印的刻錄方法,肯定會研究出反制符印的手段。四道符印的刻錄方法,只能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將精神力完全調動起來,研究第一道符印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沒有專門學習過刻畫和煉製符籙,但是,他的精神力足夠強大,很多東西一學就會。

    精神力越是強大,學習的速度也就越快。

    煉製鎮血符的材料相當特殊,必須使用聖骨製作符紙,使用神血做爲墨汁,才能發揮出最強威力。

    無論是聖骨,還是神血,皆是無比珍貴的寶物。

    特別是神血,每一滴都價值連城,使用神血煉製符籙,簡直不能再奢侈。

    一張鎮血符的材料,已經足夠讓一個聖者門閥望而卻步,想要大批量煉製,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聖骨能夠用來煉製鎮血符,就該將那些土著武聖的屍體,全部都收入進圖卷世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長嘆了一聲,感覺到遺憾和可惜。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就算動用空間傳送陣返回去,估計也是白跑一趟。

    想要在浩蕩的星空之中,找到那顆殺死了數位土著武聖的星球,與大海撈針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圖卷世界,還是找到了一些聖骨,確切的說,乃是聖王骨。

    那些聖王骨,是從青火玄武的屍體上面剝離下來。

    聖王骨和玄武外殼,乃是青火玄武最後還剩下的一些有價值的東西。

    小黑曾經使用了一部分聖王骨煉製別的東西,因此,剩下的聖王骨已經不多。

    青火玄武的聖王骨相當堅硬,即便張若塵使用沉淵古劍,也花費了不小的力氣,才切割成頭髮絲那麼纖薄的骨質符紙。

    神血蘊含的能量極其強橫,因此,必須小心翼翼的刻畫,稍微有所疏忽,神血就會毀掉骨質符紙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支使用接天神木的木材煉製的銘筆,沾着神血,小小翼翼在骨質符紙上面刻畫。

    就在刻畫了一半的時候,張若塵不小心刻錯了一筆,頓時,神血的能量浸入骨質符紙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骨質符紙燃燒了起來,頃刻間,化爲了灰燼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心疼,毀掉的不僅是一張符紙,同時,也損失了兩滴神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第二張骨質符紙,再接再厲,繼續刻畫。

    失敗。

    失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連失敗了七次,終於,在第八次的時候,張若塵將第一張鎮血符刻畫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,長長吐出一口氣,既有一些喜悅,也有一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耗費了十五滴神血,才刻畫成功一張鎮血符,這樣的花費也太巨大,讓人心疼啊!”

    張若塵面帶苦笑,不過,看到手中的鎮血符,心中還是有一些成就感。

    其實,刻畫一張鎮血符,只需要三滴神血,關鍵是成功率太低,所以才消耗了大量神血。

    每失敗一張,張若塵的心都在滴血。

    “只要刻畫成功一張,成功率應該會提升不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一連取出十張骨質符紙,整整齊齊的拍在一起,接連不斷的刻畫。

    最終,十張符紙,成功了三張。

    三成的成功率還是太低,張若塵並不滿足,於是,繼續練習,繼續刻畫。

    也不知花費了多久,張若塵手中的鎮血符數量已經達到三十張,成功率也提升到五成。

    幾乎每刻畫兩張,就能成功一張。

    刻畫符紋,只是第一步。

    還想要進行第二步,只用火焰,或者別的秘術,將符籙保存起來。使用的時候,修士只需要將聖氣注入其中,符籙就能發揮出應有的威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三十張鎮血符全部煉製了一遍,放入進空間戒指,接下來,開始研究《血族密卷》上的第二張符印。

    第二張符印的符紋數量,是第一張符印的數倍,更加複雜,更加繁瑣,僅僅只是盯着它觀看都讓張若塵感覺到頭昏腦漲。

    “第二張符籙肯定是用來對付不死血族之中的聖者,以我現在的符道造詣,根本就刻畫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第二張符籙的要求更高,必須使用聖王骨製作符紙,刻畫一張鎮血符,至少也要花費數十滴神血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刻畫第一張鎮血符,已經花費了兩百多滴神血。

    若是練習刻畫第二張鎮血符,即便他掌握有不少神血,估計也要耗費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張若塵找上了小黑,讓它研究四張鎮獄符的符印。

    小黑在符道上面的造詣,比張若塵高明得多,或許可以將第二張鎮血符刻錄出來。

    小黑經過一番仔細研究,道:“四張符印,分別是四個級別。第一張鎮血符,可以用來對付不死血族的半聖。第二張鎮血符,可以用來對付不死血族的聖者。第三張鎮血符,可以用來對付不死血族的聖王。第四張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的雙眼之中,冒出奪目的精芒,道:“第四張鎮血符,很有可能能夠鎮壓住不死血族的血帝。我去,只要能夠大批量煉製四種鎮血符,對付不死血族,還不跟玩一樣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好氣的道:“哪有什麼容易?即便是最簡單的半聖級鎮血符咒,也不是一般的符師能夠煉製出來。更何況是聖級鎮血符?聖王級鎮血符?至於大聖級鎮血符,當今天下,估計沒有人能夠煉製出來。”

    想要煉製出大聖級鎮血符,必須要使用神骨製作符紙,花費的神血也是海量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點,必須是精神力達到大聖級別的符師,纔有可能刻畫成功。

    整個崑崙界,精神力大聖都不一定有,更何況是將精神力修煉到那種程度的符師?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到底能不能將聖級鎮血符刻畫出來?”

    既然是要回血神教對付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那麼,自然是要掌握聖級鎮血符,才最爲保險。

    “你能給本皇提供多少神血?”小黑問道。

    在陰間,張若塵的確是得到了一池神血,但是,他修煉肉身消耗了一小半,衝擊肉身成聖的時候,肯定還要花費一大筆。

    現在,他還能夠支配的神血,其實已經不多。

    “兩千滴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點了點頭,道:“本皇試一試吧!能不能成功,還真不好說。”

    小黑在陣法、煉器、煉丹、馭獸方面都有極其高深的造詣,唯獨對符道的研究要薄弱一些。

    因此,它也不敢誇下海口一定能將聖級鎮血符煉製出來。

    一連研究了三天,小黑才行動起來,開始刻畫。經過十多次嘗試,它全部都以失敗告終,浪費了接近三百滴神血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行不行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神血和聖王骨不斷消耗,感覺到相當心疼。

    “聖級鎮血符比半聖級鎮血符不知難了多少倍,哪有那麼容易能夠刻畫出來?”

    小黑抱起《血族密卷》,繼續研究。

    一邊研究,一邊練習,很快一千滴神血就消耗了出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滴神血都能賣出天價,才幾天過去,小黑就消耗了一千滴神血,即便是一箇中古世紀估計都撐不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揉了揉太陽穴,已經快要吐血,不敢繼續看下去,擔心會被氣死。

    與小黑分開,張若塵將趙世奇召見了過來。

    趙世奇的精神力強度,已經達到四十九階的巔峰,距離精神力成聖也就只差一步,算得上是明宗的高層。

    趙世奇向張若塵行禮,詢問道:“宗主,你有什麼事要吩咐屬下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還要繼續在圖卷世界待一段時間,你先回血神教,幫我打探教中的局勢。另外,幫我查一查幽字天宮的宮主和兩位副宮主的底細,越詳細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領命。”

    趙世奇退下去,離開了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幽字天宮,是血神教十字天宮之首,只聽命於血神教教主,負責鎮守無盡深淵。

    如此重要的任務,血神教教主怎麼可能安排給一個外人?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懷疑,幽字天宮的高層之中,很有可能就有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