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你真的要回血神教?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聲音,在張若塵的身後響起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黃煙塵走到張若塵的身側,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幽香,道:“教主失蹤,血神教必定會大亂,那種野心勃勃的老輩人物,肯定都想坐到教主的位置上面。他們首先要剷除的人,就是擁有教主繼承權的神子,也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又道:“但是,我沒有選擇,必須要留下來。若是,血神教被不死血族掌控,那麼整個天台州都將大亂,乃至整個中域也會發生不小的動盪。”

    “當年,父皇帶領人族羣雄,付出了慘烈的代價,纔將不死血族驅逐到海外。如今,父皇已經不在,不死血族卻捲土重來,無論如何我也要出一份力,即便不能力纜狂瀾,也要先斬他們的幾根爪牙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輕輕抿嘴,道:“既然你做出決定,那麼,我一定會全力以赴幫你。”

    “與青墨聯繫上了嗎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黃煙塵點了點頭,道:“我收到了青墨的傳訊光符,他們已經回到崑崙界,並且正向血神教趕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拍了拍黃煙塵的香肩,笑道:“這段時間,你就在圖卷世界靜心修煉,爭取順利渡過第三次準聖劫。”?“我一定會盡快修煉到聖境,助你斬殺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絕對不能讓他們擾亂中域。”黃煙塵道。

    黃煙塵閉關後,張若塵來到接天神木的下方,盤坐在地上,將《時空秘典》取出來,翻到記錄時間劍法第三重境界“十二時辰劍法”的那一頁。

    銀色的紙張上面,刻畫有十二個小小的人影,排列成一個圓圈。

    “一天有十二個時辰,子、醜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辛、亥,每一個時辰,對應一招劍法。”

    時間劍法達到第三重境界,也就更加奇妙,必須要有強大的精神力,過人的悟性,堅韌的意志,纔有可能參悟出劍法的精妙之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分出一道精神力,作用在圖案上面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十二個小小的人影,全部都像是活過來了一樣,從紙張上面站起來,活靈活現的舞出一招招劍法。

    與血神教教主的聖魂分身交手的時候,張若塵就參悟出十二時辰劍法中的一些真諦。

    如此,再次觀閱劍譜,很快就沉浸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子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閉着雙目,如癡如醉一般,將十二時辰劍法的第一劍,施展了出來。

    漸漸的,張若塵周圍數十里之內的時間規則變得錯亂,天空昏暗,寒風凜冽,猶如是進入深夜子時。

    “醜劍。”

    劍鋒一轉,劍路變得大開大合。

    劍氣揮斬過去的地方,時間流速忽快忽慢,變化莫測。

    從遠處望過去,接天神木的樹下風雲色變,時而天昏地暗,時而光芒萬丈,成千上萬道劍芒交織在一起,即便是聖境生靈,也不敢輕易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將十二時辰劍法,一連演練了三遍,張若塵感覺已經練劍三天,體內的聖氣消耗了大半天,渾身都在冒汗珠。

    “太消耗聖氣了,每施展出一劍,都像是打出數招聖術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時間劍法太高深,張若塵現在也只是掌握了十二時辰劍法的一些皮毛,遠遠沒有將所有真諦全部悟透。

    “在七生七死圖中的第三世,我應該也修煉過十二時辰劍法。若是,現在將第三世記憶和聖道感悟融合,對十二時辰劍法的理解,肯定能夠更上一層樓。”?張若塵不再多想,立即開始行動。

    解開第三世的記憶封印,記憶和聖道感悟,如同潮水一般,向張若塵洶涌而來。

    第三世,張若塵與凌飛羽發生了很多恩怨糾葛。

    張若塵爲了體悟聖道,這一世,決定入世修行,成爲了一個帝國的第一強者,風光無限,受到無數修士的崇拜和敬仰。

    凌飛羽卻是邪道的第一殺手,以殺死張若塵爲終極目標,可惜,沒有一次成功,一次又一次敗在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兩人的恩怨,一直糾葛了百年,發生了很多事,其中一些事,讓張若塵融合記憶之後,也感覺到唏噓不已。

    “太神奇了,就像真的經歷了一生,也不知剩下的四世又經歷了什麼?”張若塵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不知爲何,在張若塵的意識中,已經將凌飛羽當成一位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她教過張若塵劍法,張若塵也做過她的師尊。

    她救過張若塵,張若塵也救過她。

    兩人一起患過難,也做過一輩子的死對頭。

    這樣的交情,是靠時間和經歷一點一點堆積起來,不可謂不深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就很想抱一罈美酒,偷偷登上魔教總檯,在那月白風清的夜色下,與她痛痛快快的喝酒,一起談論在《七生七死圖》中的三世經歷,心中有太多話想要說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禁在想,做爲高高在上的拜月魔教聖女首尊,她又是如何看待這一份交情?

    “也不知她有沒有將我當成一位至交好友?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還是沒有融合剩下的四世記憶,畢竟,一世的記憶已經足夠他消化很久。

    除非精神力成聖,張若塵纔會考慮融合第四世記憶。

    融合了第三世記憶和聖道感悟,張若塵的拳法、掌法、劍法、精神力,全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。

    無論是七竅血冥掌,還是龍象般若掌都達到更加高深的境界,爆發出來的威力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在劍法方面,已經將劍六修煉到第四層境界。當然,距離大成,還有不小的距離。

    精神力強度也有一些進步,但是,並沒有達到五十階,沒能成聖。

    “融合第三世的記憶和聖道感悟,武技方面的提升,已經沒有第一世和第二世那麼誇張。果然,到了後面幾世,武技的提升幅度會越來越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並沒有失望,至少,十二時辰劍法又有不小的進步,成爲他最爲重要的底牌之一,一旦施展出來,足以對中境聖者造成一定程度的威脅。

    而且,聖道感悟加深後,張若塵渡三次準聖劫,將會更加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“現在,我渡第一次準聖劫,也是十拿九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正準備渡劫,一舉衝擊到準聖境界。

    小黑卻有些癲狂向他衝了過來,差一點將張若塵撲倒在地,道:“成功了!成功了!本皇終於將第一張聖級鎮血符煉製成功。哈哈!”

    “成功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也露出喜色,接過小黑手中的符籙,仔細觀察,果然是聖級鎮血符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有了這一張聖級鎮血符,即便是遇到不死血族的聖境強者,也能將其鎮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級鎮血符收了起來,問道:“只煉製出來一張嗎?”

    “能夠煉製一張出來,已經很不容易,你以爲聖級鎮血符是大白菜?”小黑白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“花費了兩千滴神血,你就只煉出了一張聖級鎮血符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難接受這個事實,收起了笑容,心中一片冰涼,道:“你在符道上面的造詣,也不比我高明多少嘛!早知道,我就應該去一趟鎮獄古族,請史家的符道宗師幫我煉製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符道宗師出手,也未必比得過本皇。”?小黑的眼神一沉,說道:“既然,本皇能夠煉製出第一張鎮血符,那麼,接下來就會容易得多。要不,你再給拿兩千滴神血出來,本皇至少給你煉製出兩張聖級鎮血符。”

    一張聖級鎮血符的確太少,萬一遇到一位厲害的不死血族聖者,就未必能夠鎮得住。

    再準備兩張在身上,可以確保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等到血神教的局勢穩定下來,再去鎮獄古族也不遲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嘆了一聲,最終,還是又取出兩千滴神血,交給了小黑,讓它拿去折騰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來得及渡第一次準聖劫,便收到趙世奇的傳訊光符。

    “教主失蹤,教中大亂。今日,長老閣將要召開長老會議,選出代理教主,所有聖者和半聖都會參加會議。神子殿下,收到傳訊光符,請立即趕回血神教,以防不死血族的潛伏者成爲代理教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完傳訊光符上面的內容,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,沒有任何猶豫,騎着一隻獸王,趕回血神教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聖者和半聖齊聚的會議,正好趁此機會,使用《血族密卷》上面的秘法,看一看到底有多少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下的獸王,名叫三首蛟王,已經被小黑收服,在它的體內刻錄有馭獸銘紋。

    三首蛟王渡過了兩次準聖劫,爲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強者,身軀足有六百多米長,渾身散發出幽藍色的寒光。

    三首蛟王飛入血神教的領地,引起巨大的震動,一些血神教弟子以爲是外敵來襲,想要啓動防禦大陣。

    “先別啓動陣法,你們快看三首蛟王的背上,那是……神子殿下嗎?”

    “聖女殿下****的時候,不是聲稱神子殿下很可能已經隕落在青龍墟界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神子殿下,他回來了,腳踩蛟龍,真是太威風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顧臨風在爭奪神子之位的時候,表現出卓絕的天賦,在血神教還是很有人氣,不知有多少年輕弟子都是視他爲偶像,不知有多少年輕女子都是視他爲夢中情人,絕對是一等一的風雲人物。

    顧臨風****,下方響起一大片歡呼雀躍的聲音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修士露出驚異的神色,立即將這一則消息,刻在傳訊光符上面,將光符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久後,血神教的幾位大人物,便是收到了傳訊光符,得知顧臨風****的消息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