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神教,嬰主峯。

    嬰主峯,磅礴大氣,雲霞蒸騰,藏青色的峯巒如同是一根神槍立在崇山峻嶺之間,直指蒼穹,異常的險峭。

    又有古老的陣法紋印刻在崖壁上面,形成一根根閃電,非血神教的核心人物,根本登不上峯頂。

    此刻,嬰主峯頂,歸元神宮之中,血神教半數以上的高層人物,全部都聚集在這裏。

    他們的身上散發出璀璨聖光,個個都是威名赫赫的人物,其中一些修士的身後,更是攜帶有詭異莫測的異象和聖相虛影。

    若是一個低境界武者來到此地,恐怕早就已經跪地叩拜,以爲來到了聖界仙宮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四**王齊聚,十字天宮的宮主也有七人坐在席間,長老閣的六位聖長老全部到場。

    自從血神鐗的力量被引動,無盡深淵的祕密就徹底暴露出來,血神教的高層,幾乎全部都知道無盡深淵的下面還有三個梯度。

    此事,在教中引起不小的震動。

    更讓血神教修士不安的是,教主大人和鎮教聖器血神鐗同時失蹤,猶如大地震一般,鬧得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七大古教之中,最近幾百年,血神教本來就已經式微,不僅人才凋零,而且又缺乏頂尖強者坐鎮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亂世,別的勢力很有可能會趁此機會對付血神教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局勢,誰都不知道將會走向何方?

    長老閣六位聖長老之一,元星長老,坐在中心區域的位置上面,率先發言:“最近,教中爆發了數次明爭暗鬥,造成不小的死傷,甚至已經有準聖隕落。教主才失蹤幾天而已,整個血神教就要分裂了嗎?”

    元星長老的聲音,在歸元神宮中迴盪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都屏住呼吸,連大氣也不敢出一下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在教中的輩分極高,修爲也是深不可測,一直都是神龍不見神尾。

    如今,他卻親自現身主持長老會議,由此可見,血神教的確是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。

    四**王之一的地元法王站起身來,臉上露出沉冷的神色,道:“如今天台州的局勢很不穩定,隨時都可能會爆發動亂。教主下落不明,鎮教聖器失蹤,血神教必定會被盯上,成爲各方勢力想要瓜分的對象。”

    “本教不可以羣龍無首,本法王認爲,應該儘快選出新的教主。如若不然,血神教將會有滅頂之災。”

    乾字天宮的宮主說道:“教主只是暫時失蹤,隨時都可能會歸來。我們沒必要那麼着急挑選新任教主,反而應該查一查當日教主到底遇到了什麼強敵,爲何會被迫啓動血神鐗的力量?會不會與無盡深淵有關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神教的高層爭論不休,有的激進派,主張立即挑選新任教主。

    另外一些,卻是保守派,他們認爲,教主才失蹤了幾天而已,沒必要那麼着急挑選新任教主。他們主張,先鞏固血神教防禦力量,抵禦隨時可能來犯的外敵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坐在座位上面,閉着雙眼,一直都沒有發言,猶如是睡着了一樣。

    驀地,他的手中,出現一枚傳訊光符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終於睜開眼睛,看到光符上面的內容,嘴角不禁露出一道玩味的笑意:“這個小子竟然活着回來了!”

    除了海冥法王,歸元神宮中,另外幾人也收到傳訊光符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三首蛟王發出一聲長嘯,載着張若塵,來到嬰主峯下,音波一圈圈滌盪出去,震得天地靈氣發出噼裏啪啦的爆響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況?”

    歸元神宮中的血神教半聖和聖者,全部都分出精神力,向嘯聲傳來的方向探查過去。

    當然,那些提前收到消息的修士,卻顯得很淡定,早就已經想好如何應對接下來的變故。

    如此敏感的時期,血神教的神子****,絕不是一件小事,猶如一顆石子投入湖中,也不知會生出多大的波瀾?

    “顧臨風?”

    “神子殿下,他……居然沒有死在青龍墟界……”?……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全部都面面相覷,感覺到意外。

    說起來,顧臨風也就只是一個年輕小輩,在聖者的眼中與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孩子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身份,卻頗爲特殊——血神教神子。

    也就是教主的繼承人。

    教主失蹤,最有資格繼承新任教主位置的人,並不是什麼長老,什麼法王,什麼宮主,而是神子。

    歸元神宮中的氣氛,變得有些詭異。

    張若塵穿着一身華麗的血袍,從三首蛟王的背上飛躍下去,顯得格外飄逸,隨後,單手背在身後,大步流星向歸元神宮中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掃視四方,將所有修士的神情,全部都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上官仙妍坐在靠近中心的位置,晶瑩流光的嬌軀被九層聖光包裹,顯得格外聖潔美麗,很像是九天神女一樣。

    此刻,她那一雙靈動的眼眸中,卻閃過一道異色。

    海靈印、姬水等等,不久之前前往青龍墟界的半聖,也都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個月前,青龍墟界就已經毀滅,一直都沒有顧臨風的消息,所有人都以爲他已經被殺死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過去了這麼久,他居然又回來了?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上官仙妍旁邊的一個位置,向她看了一眼,微微一笑,然後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還沒有坐穩,立即有人向他發難。

    “神子殿下終於捨得****了?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陰陽怪氣的說了一聲,對張若塵很是不滿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顯得相當淡定,笑道:“辦完了該辦的事,自然是要回來。法王有什麼指教嗎?”

    “回來得好。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冷哼一聲:“刑法長老,立即將他拿下,關入鐵獄地牢。”

    刑法長老鴻原聖者,乃是地元法王的大弟子,自然是爲地元法王馬首是瞻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來,體內涌出一道道聖氣,那些聖氣扭纏在一起,很像是數百根暗紅色鎖鏈,發出嘩啦啦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處變不驚,依舊穩穩坐在位置上面,端起一杯靈泉,抿了一口,笑道:“地元法王好大的威風,一教的神子,說拿下就拿下,你比教主的權力都要大。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一甩衣袖,氣勢凌人的向張若塵瞪了過去,道:“顧臨風,在青龍墟界,你殺害同門弟子魏龍星,已經觸犯教規,理應遭受萬蛇噬心的極刑。法王大人只是下令將你關入鐵獄地牢,已經是對你法外開恩。”

    “魏龍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自言自語的道:“若是本神子沒有記錯,魏龍星應該是地元法王的關門弟子吧?”

    魏龍星的資質極高,地元法王對他寄予了厚望。

    魏龍星也的確沒有讓地元法王失望,不到百歲,修爲就達到準聖,本來是很有機會成爲神子,卻被張若塵給擠了下去,當時,地元法王就看顧臨風很不爽。

    誰料到,在青龍墟界,顧臨風竟然將魏龍星給殺死。

    地元法王怎麼會不怒?

    地元法王只是冷哼一聲,懶得與張若塵多說,道:“還不將他拿下?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一肅,站起身來,坦然道:“本神子的確殺了魏龍星,但,那是因爲他意圖謀害我。這個理由夠充分了吧?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道:“謀害你?誰能證明魏龍星意圖謀害你?你有證據嗎?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散發出來的聖威,宛如一片波濤洶涌的紅色海洋。張若塵則像是一隻處在風頭浪尖的小船,隨時都會被浪濤撕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到血神教之前,已經想到,肯定有人會拿魏龍星的死來對付他,因此,顯得相當從容鎮定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上官仙妍盯過去,道:“在青龍墟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聖女殿下應該很清楚吧?”

    當初,上官仙妍、魏龍星、海靈印等人,聯合上官世家和蔡家,一心想要排擠張若塵,甚至想要除掉他。

    後來上官仙妍意識到張若塵不是一個好惹的人物,纔想要重新修復關係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依舊對上官仙妍抱有敵意,想要藉此機會,看一看她到底是什麼態度?

    若是,她能實話實說,張若塵倒是可以放她一馬,不再追究以前的事。

    萬一她也想借此機會,將張若塵打壓到萬劫不復的境地,那麼今後,張若塵也不會對她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沒有料到,顧臨風居然將這麼敏感的一件事,轉移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若是,她說魏龍星的確有謀害顧臨風,那麼肯定會得罪地元法王。

    反之,則會得罪顧臨風。

    在青龍墟界,上官仙妍可是見識過顧臨風的厲害,殺死了數只獸王,親自將魏龍星打死,絕對是一個手段狠辣的人物。

    只要這一次顧臨風不死,等他騰出手來,多半會像殺死魏龍星一樣對付她。

    鴻原聖者看向上官仙妍,道:“聖女殿下,請問你知道魏龍星謀害過神子殿下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冷芒,手掌輕輕拍了拍上官仙妍的香肩,道:“聖女,你一定說實話,不能冤枉一個好人。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輕輕咬着貝齒,明明她都已經達到八階半聖,修爲大進,但是,坐在顧臨風的身旁卻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,嬌軀情不自禁顫抖了一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