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鴻原聖者沉聲一吼:“顧臨風,你是在威脅聖女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聳了聳肩,顯得無所謂的樣子,淡淡的道:“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在威脅她?再說,聖女殿下的背後可是上官世家,背景深厚,本神子哪裏威脅得了她?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的眼中寒光四射,雙手捏成拳頭,若不是顧臨風的身份特殊,以他的脾氣,早就將顧臨風打得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眼睛一眯,心中暗道:“成爲神子之後,顧臨風真是越來越囂張,聖者都不放在眼裏,看來得讓他吃點苦頭才行。”

    顧臨風是海冥法王的徒孫,也是海冥法王一手將他扶持到神子的位置上面。

    現在,海冥法王感覺到他已經有些控制不住顧臨風,因此,也就沒有立即插手進去,想要藉助地元法王的手敲打顧臨風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自然知道顧臨風最大的靠山就是海冥法王,現在海冥法王完全就是一種置身事外的態度,根本沒打算替顧臨風出頭。

    難道海冥法王想要自己做教主,已經放棄了顧臨風?

    “若是海冥法王放棄了顧臨風,那麼就算我將實情說出來,恐怕顧臨風也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心思百轉,經過仔細思考,纔有條不紊的說道:“魏龍星和神子殿下的確是有一些恩怨,但是,我還真不知道魏龍星有沒有謀害神子殿下。此事關係重大,希望刑法長老能夠查清楚再做決定。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嗤笑了一聲:“顧臨風,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好說,聖女殿下根本就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,緊緊的盯着上官仙妍,沒有發怒,也沒有發狂,反而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先不說後來的事,僅僅只是在混沌萬界山的時候,魏龍星就派人去刺殺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此事,上官仙妍怎麼可能不知情?

    毫無疑問,上官仙妍在說出剛纔那些話的時候,已經選擇站到地元法王的一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目光,不屑的瞥了鴻原聖者一眼,道:“做爲神子,我需要跟你解釋那麼多嗎?殺了一個我認爲該殺的人而已,很大的事嗎?根據教規,神子掌握有生殺大權,聖境之下的教衆,可以一言治罪。”?鴻原聖者氣得抓狂,區區一個半聖竟然敢用藐視的眼神,藐視的語氣,與他對話。

    難道他不知道,面對聖者,應該有敬畏之心?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有一些覺得顧臨風很有神子的風範,值得佩服。

    更多的修士,卻覺得顧臨風完全就是在找死。

    如今的血神教,可謂是內憂外患,矛盾重重,隨時都可能會分裂。在這樣的局勢下,一個半聖境的神子,竟然敢和聖者叫板,不是找死是什麼?

    “這個傢伙不要命了嗎?”

    姬水輕輕咬着牙齒,覺得顧臨風沒有看清形勢,今天多半會遭遇不測,現在就看海冥法王會不會出手助他一臂之力?

    姬水很瞭解海冥法王,在他的眼中,只有“利益”兩個字。

    若是,海冥法王覺得幫助顧臨風付出的代價太大,很有可能會捨棄他。

    “一言治罪?本聖覺得你完全就是在濫殺無辜,性格太過暴虐,根本不適合做血神教的神子,應該廢掉。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的雙手展開,掌心涌出的聖氣,化爲數百條鎖鏈,向張若塵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

    每一根鎖鏈都像龍蛇一樣,不僅攜帶強大的毀滅力量,而且飛行的軌跡也玄妙莫測。

    很顯然,鴻原聖者將聖道規則,融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得很清楚,看似數百條鎖鏈,其實,絕大多數都是虛影,只有八條鎖鏈是實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手向前一抓,手臂形成一連串幻影,竟是將八條鎖鏈全部都抓住手中。

    鴻原聖者微微一怔,還沒有反應過來,卻見站在對面的顧臨風主動向他衝來,他的瞳孔之中,顧臨風的影子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運轉渾身勁氣,雙掌向前一推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打了出去,與鴻原聖者的雙掌印在一起,爆發出雷鳴一般的巨聲。

    鴻原聖者向後倒退,一直退到地元法王的身旁,才穩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一隻手背在身後,站在原地,冷聲道:“就憑你這點修爲,也敢對本神子不敬?”

    歸元神宮中,鴉雀無聲,所有人都被震撼住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半聖和聖者之間有一道天塹,根本不可能跨越,猶如地和天的差距。

    然而,顧臨風卻將一位聖者擊退,讓人有些無法接受。

    他們卻不知,張若塵僅僅只是使用了五成的力量,若是,使用出全力,剛纔那一掌已經將鴻原聖者擊傷。

    他現在是顧臨風的身份,不是時空傳人,必須要壓制住力量,不能表現得太逆天。

    “他的實力,竟然已經強大到了如此地步。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感覺到不小的壓力,萬一張若塵今日不死,今後她的日子會很難過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那蒼老的眼睛之中,露出一道明亮的神色,猶如是在沙粒之中看到了一粒珍珠,既有意外,也有驚喜。

    堂堂聖者,受到天下衆生的膜拜,卻被一個半聖擊退,鴻原聖者有一種顏面掃地的感覺,心中更加憤怒,道:“不愧是神子,的確是有一些本事。不過,剛纔本聖只是一時大意,真正動起手來,就你那點修爲,其實與阿貓阿狗沒有什麼區別。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的氣勢不斷攀升,血紅色的聖氣完全涌了出來,如同雲海一般。同時,在他身後,一尊數十丈高的聖相虛影站了起來,

    “出去戰吧!萬一損毀了歸元神宮,我們誰都付不起這個責任。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鴻原聖者道:“鎮壓你,只需一兩招,不會損毀歸元神宮。”

    “別把話說得太滿,免得待會下不來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外飛去,衝出嬰主峯,落到一片雲海的上方。

    鴻原聖者追了出去,身體和聖相虛影融爲一體,手臂一揮,一隻大手印向張若塵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鴻原聖者已經動了真怒,說不一定會趁此機會,將神子鎮殺。”

    “鴻原聖者在十年前就跨入聖境,修爲極其高深,就算還沒跨入中境聖者的境界,對付顧臨風也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們猜一猜,顧臨風能夠逼迫鴻原聖者施展出幾成力量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氣注入進七殺拳套,激發出一道千紋毀滅勁,一掌拍出去,拳套中心的七枚聖玉同時散發出懾人的光華,猶如七顆星辰一般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。

    鴻原聖者打出的大手印,竟然被擊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主動攻了過去,依舊激發出千紋毀滅勁,一連拍出九掌。

    “藉助千紋毀滅勁,就想與一位聖者交鋒?你太天真了!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的雙手結印,站在身後的聖相虛影,變得越來越凝視,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在裏面穿梭,將天地靈氣源源不斷調動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擎空殺。”

    聖相虛影一拳打了出去,如一座暗紅色的小山,將九道千紋毀滅勁擊碎,與張若塵的手掌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倒飛出去,手臂一陣痠痛。

    鴻原聖者的修爲的確很強,不是一般的下境聖者,堪比青龍王朝的八龍武聖,張若塵只用五成力量與他交鋒,還是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“鴻原聖者居然將擎空殺這樣的聖術都動用出來,看來顧臨風那小子的實力是真的很強大,比一些初入聖境的聖者都要厲害。”海冥法王的眼神陰晴不定,也不知在思考什麼。

    鴻原聖者不想給顧臨風喘息的機會,再次打出擎空殺,拳勁又增強了幾分,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讓方圓數百里之內的血神教弟子,全部都感覺恐懼,跪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七竅血冥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掌心的七竅完全打開,渾厚的血氣從體內涌出來,在身後,凝結成一尊巨大的冥王虛影。

    結合千紋毀滅勁,張若塵再次一掌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今,張若塵的七竅血冥掌有巨大的進步,可以爆發出四十四倍的攻擊力,遠超一般的聖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的聖相虛影根本抵擋不住這一掌,直接炸裂而開,就連鴻原聖者的真身也都倒飛出去,臉色變得十分蒼白,受了一些暗傷。

    “竟然這麼強?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感覺到不可思議,不得不承認先前的確太小看了這位神子殿下。

    同時,他也更加惱羞成怒,準備動用絕殺手段,無惜一切代價也要將顧臨風拿下。

    驀地,天空一暗。

    竟然有一片黑色的雲彩,凝聚了出來,出現在鴻原聖者和張若塵的頭頂上空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劫雲?”

    鴻原聖者早已渡過三次準聖劫,因此,很快就識別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上望去,嘴角微微一勾,道:“看來我的修爲已經達到極致境界,纔沒有用出幾分力量,竟然就引來了準聖劫。”

    既來之,則安之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十足的信心渡過第一次準聖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新的篇章,開局很難寫,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,還要各種矛盾,寫得讓人頭疼,一直寫到現在凌晨四點……好吧,說關鍵的,所以,更新遲了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