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顧臨風下手實在太果斷,地元法王根本就來不及施救。估計鴻原聖者在死之前,也不沒有想到顧臨風的膽子會那麼大,竟然真的會殺他。

    地元法王氣得顫抖,兩股冰寒的氣流,從他鼻孔裏面涌出來,讓在場的修士全部都打了一個寒顫。

    “神子,殺死教中的聖者,你可知道這是什麼罪責?”地元法王的聲音中卻帶有無盡的殺意,卻儘量壓制住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落下來,來到歸元神宮的外面,站在鴻原聖者的屍體旁邊,無所畏懼的道:“什麼罪責?”

    “死罪。”地元法王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張若塵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,問出一句:“那又如何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做法讓很多修士都感覺到不滿,即便是一些與他沒有過節的半聖和聖者,也覺得他做得太過分。

    鴻原聖者只是想要將他擒下,關入鐵獄地牢。

    而他卻直接將鴻原聖者擊殺。

    那可是一位聖者,整個血神教纔多少聖者?需要花費多少資源,才能培養出了一位聖者?怎麼能說殺就殺?

    每一位聖者都是站在修煉界最頂端的巨擘,能夠威懾別的勢力。

    即便是教主,想要殺一位聖者,也必須要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才行。

    “性格太暴虐了,若是讓他登上教主之位,血神教將永無寧日。”一位聖境長老說道。

    六位聖長老之一的元歸長老,露出怒容,道:“殺死一位聖者,絕對是重罪,現在我們長老閣應該給出一個態度,摘下顧臨風的神子頭冠,廢掉他的一身修爲,如何?”

    元歸長老向元星長老望過去,詢問他的意見。

    六位聖長老只要一致通過,還是能夠罷免神子。

    現在就看元星長老是什麼態度,畢竟,在長老閣中,元星長老的威望最高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輕輕的一嘆,眼神複雜,難以做出抉擇。

    其實,他還是頗爲看好顧臨風,因爲他在顧臨風的身上看到了一絲希望。他認爲顧臨風成長起來後,有機會帶領血神教走出困境,甚至讓血神教變得更加輝煌。

    那是血神教現在唯一的一線希望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看來,顧臨風的性格有缺陷,太過暴虐,不太適合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難道最後那一線希望也沒有了?

    就在元星長老猶豫不決的時候,顧臨風卻是大笑一聲,道:“元歸長老這麼急着想廢掉本神子,莫非是有更好的神子人選?”?元歸長老道:“血神教容不下一個殘殺同門的神子,你這樣的人,一旦成長起來,只會給血神教帶來災難。”?

    “殘殺同門?這個罪名,我可不敢背。”張若塵搖頭一笑。

    “事實就擺在面前,你還敢狡辯。”地元法王吼出了一聲,已經不想再和張若塵廢話,準備親自出手,將他鎮壓。

    在場的半聖,很多都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,同時惹怒一位法王和一位聖長老,今天,顧臨風哪還有活路??張若塵從容的道:“我沒有看到事實在哪裏,我只看到,你們根本沒有看清事實。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蹲下身來,將鴻原聖者的衣袍扯開,手指在屍體的背部摸索。

    “他在幹什麼,想要毀屍滅跡嗎?”

    “你蠢啊!現在毀屍滅跡有意義嗎?神子殿下難道是發現了什麼祕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衆人都露出好奇的神色,盯向鴻原聖者的屍體,很想知道顧臨風到底是在幹什麼?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一指擊在屍體的脊樑骨上面,隨即,屍體猛烈痙攣了一下。

    嘩的一聲,屍體的背部,一對巨大的血翼破皮而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來,盯向歸元神宮中的諸位修士,笑道:“大家現在看清事實了吧?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整個血神教的高層全部都像是經受五雷轟頂一般,一片譁然,沒有人可以保持冷靜,包括聖長老、法王、宮主級別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……鴻原聖者竟然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”

    “天吶!怎麼可能,鴻原聖者乃是血神教的刑法長老,怎麼會是不死血族?

    “掌管刑法,卻是不死血族。那麼,每年冤死在他手中的血神教弟子得有多少?那些死去的弟子,恐怕全部都被他吸乾了鮮血。”

    所有修士,全部都感覺到後怕。

    同時,他們又無比憤怒,暗暗思考之後,覺得這些年很多血神教弟子都冤死在刑法堂,多半是被變成了鴻原聖者的血食。

    “幸好神子殿下將他糾察了出來,要不然,血神教還會遭受更大的損失。”

    在這一刻,風向發生變化,原本那些保持中立的修士,全部都對張若塵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教中,沒有人發現鴻原聖者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顧臨風卻將他識別了出來,並且除掉,難道還不能說明顧臨風的能力?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似刀,道:“地元法王,你是不是應該給大家一個解釋?”

    被一個準聖質問,地元法王感覺到相當惱怒。不過,他也看出顧臨風這個小子很難對付,必須小心應對,絕不能陰溝裏翻船。

    地元法王壓制住心中的情緒,沉聲道:“鴻原聖者雖然是老夫的弟子,但是老夫並不知情,也被他矇在鼓裏。怎麼?你難道懷疑老夫也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?”

    “並不是沒有這種可能。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海冥法王終於睜開了眼睛,笑了一聲:“臨風這孩子的確有些無禮,可是他說的話卻並不是沒有道理。據本法王所知,鴻原聖者能夠成爲刑法長老,全靠地元法王的扶持。地元法王怎麼擺脫得了嫌疑?”

    “海冥法王那個老匹夫真會挑選時機,竟然在這個時候向我發難。”地元法王的眼睛一縮,意識到不妙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也知道,海冥法王是想趁此機會對付地元法王,就算無法將他置於死地,也要讓他失去爭奪教主的機會。

    那就再加一把火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地元法王的修爲高深莫測,又與鴻原聖者朝夕相處,沒有理由看不出鴻原聖者是不死血族吧?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沉吼了一聲,道:“整個血神教,除了你,誰看出鴻原聖者是不死血族?說起來,本法王倒是想要問一問,以你的修爲,怎麼能夠看出鴻原聖者的身份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是學習了《血族密卷》上面的一些祕法,可是,還沒有達到看一眼就能將不死血族聖者識別出來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是通過先前的交鋒,看出鴻原聖者身上的一些細微破綻,才做出判斷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相信在場的不死血族潛伏者,應該都很想知道地元法王問出的問題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,觀察在場每一個修士的神情,凡是神情異樣的修士,全部都記了下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不緩不急的說道:“本神子的確是掌握了一種祕法,可以識別出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還請神子殿下將那種祕法公佈出來,今後,我們遇到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也能夠有所防範。”地元法王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那種祕法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拖長了語氣,觀察衆人的神情,半晌後,才說道:“一定要用心去觀察。”

    “用心去觀察?”

    這算什麼祕法?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全部都覺得顧臨風是在戲弄他們,根本沒有說實話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在血神教的勢力很龐大,若是,張若塵真的將《血族密卷》公佈出來,恐怕立即就會爆發大戰。

    到時候,即便血神教能夠將不死血族清除,也會元氣大傷。

    況且,張若塵還不太清楚,血神教的不死血族到底有多麼龐大的勢力,萬一不死血族反將血神教給滅了呢?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冒那麼大的險,只得使用溫水煮青蛙的手段,一步一步慢慢將不死血族的勢力減除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終於再次發言,道:“無論怎麼說,此事地元法王的確是脫不了干係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希望地元法王能夠到長老閣小住幾日。法王,沒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自然是知道,所謂的“小住幾日”,就是變相的關押,不允許他再接觸外界。

    以現在的局勢,地元法王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,只能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“可惡的顧臨風,老夫遲早將你碎屍萬段。”地元法王緊捏雙拳,心中恨意滔天。

    一旦被關進長老閣,他也就失去爭奪教主位置的資格。

    緊接着,元星長老又下出一道命令,派遣十位高手,趕去抓捕與鴻原聖者有過接觸的修士,一個也不能放過。

    鴻原聖者的暴露,形成的連鎖反應,對血神教而言,絕對是一場不小的地震。由此也能看出,一位聖者的能量有多麼巨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把鴻原聖者體內的聖源挖了出來,同時又將火骨魔鏈收起,纏在右手的手腕上面。

    隨後,他看向地上的聖屍,眼睛一亮,嘀咕了一句:“倒是可以用來做煉製鎮血符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,按在鴻原聖者的屍身上面,釋放出火焰,將聖屍煉成了一具骨架。

    張若塵提着這具無頭聖骨,大步走入進歸元神宮,“大家別愣着,要開長老會議就繼續,想要繼續制裁本神子也可以繼續。”

    看着顧臨風提着一具無頭聖骨走入會場,上官仙妍那瑩白的額頭上,冒出細密的汗珠,總覺得顧臨風是在警告她,或者,已經準備要殺她。

    隨着,顧臨風越走越近,上官仙妍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上,一雙玉手拽得緊緊的,感覺整個人都要崩潰。

    連她都不知道,自己怎麼會如此懼怕顧臨風。

    或許,顧臨風強勢擊殺魏龍星和鴻原聖者,還是對她造成了不小的影響,在她心中留下了心狠手辣的深刻印象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