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步法沉穩,身上涌出寒氣,逐漸靠近上官仙妍。

    “神子。”

    突然,六位聖長老之一的元周長老,站起身來,喚了張若塵一聲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乃是上官世家的一位老祖,原名上官周,無論是在血神教,還是上官世家,都是具有極高的威望。

    很顯然,元周長老也有些擔心張若塵會出手擊殺上官仙妍,所以,才親自出面叫住了他。無論怎麼說,上官仙妍終究是上官世家的奇才,元周長老不可能坐視不管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終於鬆了一口氣,既然元周長老出面,那麼,顧臨風多半是無法出手殺她,直到這個時候,她才察覺到貼身的衣物都已經溼透,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含笑問道:“聖長老都什麼指教?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穿着一身青衣,一派仙風道骨的模樣,道:“神子找出潛伏在教中的不死血族聖者,立了大功,本長老認爲理應嘉獎。”

    他這是在主動示好嗎?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一想,立即否定這個想法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只是一個準聖而已,背景和靠山都不是很硬,元周長老身爲聖長老,又是上官世家的大人物,怎麼可能主動向他示好?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珠子一轉,道:“在大家的眼中,本神子現在還有罪在身,談什麼嘉獎?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和顏悅色的一笑:“做爲神子,本就掌握有聖境之下的生殺大權,魏龍星的死無論到底有什麼隱情,其實神子都沒有做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元周長老是一個明白事理的人。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緊接着又道:“教主失蹤之後,血神教羣龍無首,整個崑崙界又是一片混亂,大動盪已經來臨。血神教不能一日無主,我們需要有一個人站出來,接替教主的位置,帶領億萬教衆渡過眼前的難關。”

    “神子的才智過人,天資超凡絕頂,年紀輕輕已經能夠誅殺聖境強者,放眼天下,也是一等一的人傑。本長老認爲應該立即舉行冊封大典,廣邀天下諸聖,見證神子成爲血神教的新任教主。”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層浪,整個歸元神宮,再次一片沸騰,引起熱議。

    一座古教冊封教主,這是舉世矚目的大事,整個崑崙界都要爲之震動。

    若是別的修士提議,衆人或許還不會放在心上,可是,提出此事的人卻是六大聖長老之一的元周長老,代表的意義就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包括幾位法王和宮主,全部都有些動容,露出異樣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有些詫異,沒有料到元周長老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可是很清楚,現在的血神教,有不少大人物都盯着教主的位置。若是,他答應下來,很有可能等不到冊封大典的時候,已經被暗殺。

    殺人,不一定要棒殺,也不可以捧殺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真的想要扶持我登上教主的位置,還是打算藉此除掉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猜不透元周長老的真實用意,仔細斟酌後,道:“修爲達到教主那樣的境界,閉關一次,或許也要數年時間。教主才失蹤了幾天而已,隨時可能會歸來,我們沒必要那麼着急冊封新任教主。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剛剛開口,想要繼續說些什麼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再說,自古以來,神子只有達到聖境,纔有資格接任教主的位置。我現在才渡過第一次準聖劫而已,能不能渡過另外兩次準聖劫,還是一個未知數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坐在座位上面,冷冷的一笑,心中暗道:“這個小子倒是還有些自知之明,沒有狂到無可救藥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有些無奈,向元星長老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輕輕搖了搖頭,隨即,站起身來,道:“既然神子不願接替教主之位,那麼就再等一等。不過,我們也不能等得太久,當今天下的局勢變化莫測,各域都爆發出了慘烈的大戰,已經有古老傳承的宗門覆滅,血神教也是危機四伏,教主的位置不能一直空缺。”

    “本長老認爲,等到神子成聖之時,教主沒有歸來,就必須舉行冊封大典,冊封神子爲血神教的下一任教主。大家沒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和元星長老同時發話,也就代表了長老閣的意志,即便有人覬覦教主的位置,現在也不好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再說,顧臨風必須要達到聖境,才能成爲教主,又不是現在就登上教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沒有意見。”海冥法王率先說道。

    隨後,血神教的聖者和半聖,全部都發話,表示尊重長老閣的決定,沒有任何修士提出異議。

    長老會議繼續召開,提到了最近發生的一系列大事件:

    蠻荒秘境有太古遺種修煉到大聖境界,當時,東邊的天空全是紫色霞光,一直蔓延到中域的天台州,幾乎所有人族聖者皆有感應。

    隨後,那隻太古遺種,發動萬族大戰,想要一統蠻荒秘境的各大獸族。

    如今,蠻荒秘境已經殺得血流成河,一座又一座古山被染成紅色。

    “太古遺種修成大聖?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吃驚,此事所代表的意義,絕對是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要知道,如今的天地規則,與太古時期有很大的不同,中古時期之後,幾乎就沒有太古遺種能夠達到大聖境界。

    明帝曾經對張若塵說過,太古遺種一旦達到大聖境界,就能將太古血脈完全激活,從而成爲崑崙界最強大的生靈,甚至,有機會成神。

    對於人族而言,一旦有太古遺種達到大聖境界,也就意味着一場浩劫即將來臨。

    那隻太古遺種現在還在蠻荒秘境征戰,沒有闖入第一中央帝國的疆土,可是,一旦它統一了蠻獸各族,下一步必定是要對付人族。

    緊接着,會議上,又談到另一件大事,與池瑤女皇有關。

    “自從女皇離開了中央帝城,就再也沒有現身,原本那些被嚇得逃到海外的獸皇和血帝,紛紛返回崑崙界。有人認爲,女皇的修爲太過強大,已經被天道鎮殺。”

    “東域的亡靈鬼煞越來越猖獗,在墜神山嶺建立了一座鬼城,號稱酆都。據說,以酆都爲中心,方圓數十萬裡,已經沒有活物,所有城鎮都消失,只剩下一座座鬼巢。”

    “兵部、東域聖王府、武市錢莊派遣出聯軍,一連三次攻打酆都,也沒有打下來,反而死傷無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隨後,衆人談到南域,談到北域。

    死禪教捲土重來,攻下南域一個具有中古傳承的一流宗門,建立教壇,傳播教義,廣收門徒,並且正面與朝廷叫板,已經打下九府之地,佔據數百個郡。

    死禪老祖更是自封“聖法佛祖”,冊封十八羅漢和七十二菩薩,要與萬佛道爭正統之名,要與第一中央帝國爭天下歸屬。

    當然,最大的動亂,卻是來至北域。

    據說,不死血族已經將北域一大半的疆土攻打下來,數以億萬的人類變成不死血族的血食和階下囚。

    朝廷的大軍,有一大半都集結在北域,與不死血族打得天昏地暗,山河破碎。

    據說,北域的一些重要城池和靈山聖地,殺得一寸山河一寸血,每天都有聖者隕落,普通軍士的屍體更是堆積成山,一車一車的運回中域。

    雖然,中域九州是第一中央帝國的腹地,也是人族勢力最爲鞏固的地方,但是,卻並不安寧。

    酆都鬼城、死禪教、不死血族都派遣出大批強者,潛入中域,製造破壞和動亂,想要擾亂朝廷的後方。

    而且,中域的各個門閥和世家,本來就野心勃勃,想要在亂世分一杯羹,於是與死禪教和不死血族都有一些聯繫,已經在暗處排兵佈陣。

    原本最爲安定的中域,眼看也要發生大動亂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想到,崑崙界的局勢,竟然已經惡化到如此程度,更有人族勢力居然和不死血族合作,難道不知那是在自取滅亡?

    “池瑤一人,竟有那麼龐大的威勢,可以穩定崑崙界?”張若塵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池瑤坐鎮中央帝城的時候,天下太平,武道大興,一片盛世局面,人族在崑崙界的地位節節攀升,成爲萬族之首。

    池瑤纔剛剛失蹤,整個崑崙界便變成了亂世,不知多少人類死去,不知多少人類流離失所,不知多少人類淪爲階下囚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北域的戰局真的那麼慘烈,就連朝廷都擋不住?”

    第一中央王朝何等強盛,僅僅只是一個兵部,就能鎮壓各大墟界和州府,沒理由因爲女皇失蹤,就擋不住不死血族的攻伐。

    一位剛從北域趕回來的半聖,嘆了一聲,說道:“朝廷集結了兵部、大地神殿、儒道的力量,組成了史無前例的討伐大軍,卻是還節節潰敗,根本擋不住不死血族。我回來的時候,看見一支車隊,運的全是死屍,一路上都唱着悲歌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有不死血族的聖者,潛伏在討伐大軍之中,導致討伐大軍的軍心不穩,在關鍵時候,總是會出現內亂,所以纔給不死血族可趁之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凝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按理說,作爲聖明中央帝國的太子,他應該高興纔對。但是,張若塵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,反而相當憂慮。

    “看來得儘快將《血族密卷》公佈出去,怎麼公佈,交給誰公佈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亮,想到了一個人,或許將《血族密卷》交給她,才最爲合適,也最讓他放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連續幾天凌晨三四點睡覺,感覺身體有點坑不住,今天實在寫不動了,狀態奇差,就一章吧!

    爭取調整一下,看明天中午能不能更一章出來。

    實在抱歉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