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除了她,張若塵想不出第二個更好的人選。

    關鍵在於,到底該讓誰將《血族密卷》送到中央帝城,交到聖書才女的手中?

    此事關係重大,不能有半點閃失。

    長老會議結束,張若塵就獨自離開,騎着三首蛟王,返回神子的修煉府邸——潛龍殿。

    潛龍殿距離嬰主峰並不遠,位於血神教的核心區域,建在六座靈山之間,修建得極其富麗堂皇,道路上鋪着玉石,靈山中栽種着各種靈藥,有超過千位侍女和藥童在打理這裡的事物。

    潛龍殿的後花園,張若塵坐在一條瀑布的下方,身前是一張石桌,擺放有一本畫冊。

    他手持一支青銅材質的筆,正在描繪一幅又一幅畫像。

    畫冊上的人,全部都有可能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張若塵並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和身份,卻將他們的容貌一一記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後,站着兩排年輕秀麗侍女,都是如詩如畫的美人,穿着一塵不染的白衣。想要進入潛龍殿做侍女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必須經過千挑萬選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侍女,甚至是依附於血神教的大家族的天之驕女,有着相當尊貴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瀑布下方,天地靈氣發生細微的波動,緊接着,一團黑色霧氣在半空顯現出來,凝聚成一個枯瘦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站在張若塵身後的十二個侍女,全部都拔出戰劍,衝到張若塵的前方,向那個枯瘦的人影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們的攻擊手段,還沒有落在枯瘦人影的身上,就被化解於無形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手中的青銅筆放下,道:“全部都退下去。”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聲音,所有侍女收起戰劍,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那個枯瘦人影並不是別人,而是趙世奇。

    趙世奇從半空飛落下來,躬身向張若塵行禮,笑道:“恭喜神子殿下,即將接任教主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就談接任教主,還太早了一些。你先過來,幫我確認一些人的名字和身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畫冊扔給了趙世奇,讓他進行標註。

    趙世奇在血神教待了接近兩百年,半聖境界以上的強者,沒有一個他不認識。

    很快,趙世奇就將畫冊上的人物名字和背景,全部都標註上去。其中,聖境大人物的數量居然不少於十位,半聖的數量更是接近百位。

    趙世奇相當吃驚,問道:“他們全部都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?”

    張若塵翻閱着畫冊,一邊查看,一邊說道:“現在他們還只是懷疑的對象,到底是不是不死血族,必須要經過試探,才能確認。”

    他們竟然真的有可能是不死血族,趙世奇心中猛的一顫,被嚇得不輕,道:“若是畫冊上有一半修士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一旦揭穿他們的身份,血神教必定會發生大動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瞥了趙世奇一眼,道:“這些僅僅只是其中一部分,還有一些隱藏得很深,或許我都沒有將他們識別出來。”

    趙世奇心中的震動極大,直到現在才意識到,血神教竟然如此危險,已經逐漸被不死血族掌控。

    趙世奇取出一份卷宗,遞給張若塵,道:“神子讓老夫去調查幽字天宮的宮主和兩位副宮主,已經有了結果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撐開卷宗,仔細觀閱,漸漸的,雙眉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卷宗上面,看不出任何異樣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且,今天在歸元神宮,張若塵也觀察了幽字天宮宮主和兩位副宮主,並沒有發現任何端倪。

    “難道他們根本就不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?怎麼會這樣?”張若塵百思不得其解,總覺得這裡面大有文章。

    既然血神教教主與不死血族進行合作,那麼,鎮守無盡深淵的幽字天宮怎麼可能與不死血族無關?

    既然想不出原因,只能暫時先不對付幽字天宮。

    щшш_ttκǎ n_C O

    張若塵和趙世奇的談話,被一層精神力籠罩。

    潛龍殿中的侍女,只能看見,一片黑暗的雲霧將他們二人包裹,根本聽不見他們的對話,也看不清趙世奇的身影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位年齡稍長的侍女,從外面快步走了進來,在黑色雲霧的外面單膝跪下,道:“神子殿下,坤字天宮的孫大地從青龍墟界歸來,正在殿外求見。”

    “終於趕回來了,讓他進來吧!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片刻後,孫大地、大司空、二司空、白黎公主、青墨從外面走了進來,除了孫大地以外,另外幾人全部都帶着黑色的斗笠,使用精神力將全身包裹,以防被人認出。

    遠遠的,就聽到孫大地的笑聲:“老大,你還真是會享受,這潛龍殿裡面全是美女,簡直就是溫柔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他們望了過去,眼睛微微一眯,問道:“慕容月呢?”

    孫大地大大咧咧的說道:“她?她已經回東域,據說是要回去奪下黑市一品堂少主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本來還準備讓她出手,幫我做一些事。”張若塵略微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暗殺手段極其高明,若是她能來到血神教,足以幫助張若塵將潛伏在教中的不死血族半聖全部清除,省去張若塵一大半的精力。

    “做什麼事?我的實力還在她之上,要不讓我去?”

    孫大地顯得很積極,感覺到手癢,自從渡過第二次準聖劫,還沒有痛痛快快的戰過幾次。

    “你?這件事你做不好,自己努力修煉,爭取儘快突破到聖境。天下已經大亂,不成聖,終究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。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孫大地的戰力,的確比慕容月更加強大,但,在殺人這件事上面,卻與慕容月差得很遠。讓他去對付不死血族的半聖,只會打草驚蛇。

    大司空嘻嘻的一笑,“師叔,你看我能不能幫你做好那件事?我和老二,已經渡過第三次準聖劫,即將成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有另一件更加重要的事,需要你和二司空幫我去辦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站了出來,神情嚴肅,問道:“師叔安排的事,我們一定辦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有一個朋友在中央帝城,你們二人幫我跑一趟,將一件禮物送過去,親手交到她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有些不滿,道:“師叔,你不是玩我們吧?這也算重要的事,隨便找個人也能將禮物送過去,何必讓我們兩大高手親自跑一趟?你的那個朋友,到底是男的,還是女的?”

    “女的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暗暗傳音,告訴了他們,那個朋友就是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師叔放心,我們一定將你送給她的禮物,親手交到她的手中。”二司空說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的神情變得古怪了起來,豎起大拇指,道:“師叔不愧是風流人物,貧僧佩服得五體投地。”

    青墨站在旁邊,輕輕咬着小嘴,氣鼓鼓的盯着張若塵,覺得張若塵是在沾花惹草,在外面肯定有情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《血族密卷》重新抄錄了一遍,將抄錄本交到二司空的手中。當然,抄錄本上面,並沒有四張鎮血符的符印。

    孫大地帶着大司空和二司空走出潛龍殿,向山外行去,要將他們送出血神教。

    “《血族密卷》一旦公佈出來,血神教中的不死血族肯定會立即發難,在此之前,我必須先將他們的勢力清楚一大半。留給我的時間,已經不多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受到一雙眼睛正在盯着他,於是轉過身,向青墨看了一眼,笑道:“青墨,你怎麼了?傷勢痊癒了嗎?”

    青墨哼了一聲,直接質問張若塵,道:“你讓兩個和尚去中央帝城,到底是去找哪個小妖精?”

    “小妖精?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忍俊不禁,若是,聖書才女知道有人叫她“小妖精”,不知道將會是什麼表情?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?你還專門派遣兩個和尚去給那個小妖精送禮物,對她真不是一般的好。我現在就要去告訴郡主,你在中央帝城養了一個小情人。”青墨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跟她解釋,畢竟他和聖書才女的交情見不得光,越少人知道越好,一旦傳出去,對聖書才女會相當不利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家郡主正在閉關,準備渡第三次準聖劫。你想要打小報告,恐怕暫時是沒有機會。你的修爲達到什麼境界?”

    “你問這個幹什麼?”

    青墨很不高興,看張若塵各種不順眼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現在正是用人之際,我需要幾個拿得出的手聖境強者,幫我對付一批比較厲害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憑什麼要替你做事?”青墨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你是煙塵郡主的侍女,煙塵郡主又是我的妻子,那麼你自然也是我的侍女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即便我要你給我侍寢,也是合情合理的事。”

    雖然青墨已經跨入聖境,絕對是一個大高手,但是,她卻又的的確確是黃煙塵的侍女,心智與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沒有什麼區別,所以,張若塵纔打算嚇一嚇她。

    青墨的確是被嚇住,情不自禁向後退了三步,手掌心涌出一團青色火焰,有些結巴的道:“我……我告訴你,我纔不會陪你……這個……這個花心大蘿蔔睡覺……堅決不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被嚇了一跳,要知道,青墨手中的火焰可是無量聖火,萬一她真的將火焰打出來,整個潛龍殿恐怕都要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說道:“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,你別那麼緊張。你這樣的小丫頭,本神子纔沒有什麼興趣,潛龍殿中的侍女,隨便挑一個出來,身材都比你強好幾倍。”

    青墨的臉都被氣歪,不停磨牙齒,很想將無量聖火打過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