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六座靈山聳立在潛龍殿的六個方位,猶如六根擎天之柱,直插雲霄,顯得磅礴大氣。

    夜色下,一件黑色的寶衣,平整的展開,懸浮在六座靈山之間,散發出一縷縷黑色的烏光,直垂而下,將整個潛龍殿都籠罩了進去。

    血神教中,別的修士,根本察覺不到潛龍殿中的變故。

    “神子殿下,此人乃是亂字天宮的副宮主廖騰,不久前,他的修爲已經突破中境聖者的境界,比鴻原聖者不知厲害多少倍。”

    趙世奇傳出一道精神力,將對方的底細告訴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廖騰的五感敏銳,察覺到精神力波動,向趙世奇的藏身之處瞥了一眼,嘴裡發出一聲冷哼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趙世奇從一座塔樓的頂部顯現出來,七孔流血,順着琉璃瓦勾,嘭的一聲摔落到了地上,傷得極重,無法再從地上爬起來。

    剛纔,廖騰冷哼的那一聲,帶有聖勁,根本不是趙世奇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在中境聖者的面前,沒有跨入聖境的生靈,的確如同螻蟻一樣。廖騰隨便說出一個字,吐出一口氣,就能將準聖級別的生靈鎮殺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例外。

    比如張若塵,他從始至終都平穩的坐在石凳上面,顯得波瀾不驚。

    廖騰也是暗暗有些吃驚,道:“區區一個一劫準聖,竟然可以將本聖的聖威化解於無形,難怪能夠殺死鴻原聖者,的確是有點本事。不過,在本聖的面前,你依舊與剛剛學會走路的孩童沒有什麼區別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面帶笑意,手指把玩着石桌上的一隻夜光杯,顯得毫不在意的模樣。

    青墨站在暗處,詢問張若塵要不要出手,將廖騰拿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告訴她,暫時不要出手,他要親自試一試廖騰的實力。

    廖騰才跨入中境聖者的境界不久,張若塵也剛剛渡過第一次準聖劫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想知道,以他現在的實力,能不能與中境聖者一戰?

    廖騰目光鎖定在聖源上面,心中猜測,顧臨風的身上必定還有更多珍貴的寶物,只要將其擊殺,他的財富將會暴增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廖騰的兩根手指向虛空中一捻,顯得極其優雅,使用聖氣凝聚成一片血紅色的樹葉,向下方的顧臨風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樹葉急速旋轉,化爲一道光束,形成一連串爆響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五指發力,啪的一聲,夜光杯破碎,變成十多塊碎片,如同流星雨一樣,向上飛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塊碎片,與血色樹葉碰撞在一起,兩者同時湮滅。

    別的碎片,依舊飛了上去,擊向廖騰。

    廖騰的嘴裡發出一聲輕咦,本以爲,一片樹葉足以殺死顧臨風,現在看來還是有些低估了他。

    廖騰的右掌展開,向下一拍,將夜光杯的碎片全部擊碎。

    手掌印,變得越來越巨大,化爲數百米長,向下印去,每一根掌紋都可以清晰看見,彷彿是要將整個潛龍殿都拍成平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地飛起,擡起左臂向上一按,一條血紅色的龍影,從臂膀裡面涌現了出來,發出龍吟聲。

    兩道掌力碰撞在一起,短暫的僵持了一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從左臂傳來,很像是天地都壓在身上,迫使他不斷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廖騰冷哼一聲:“竟然想要與本聖對掌,是在找死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聖氣,注入進七殺拳套,激發出千紋毀滅勁,同時又將肉身的力量激發出來,全身一百三十二處竅穴同時綻放出明亮的光華,交織成一幅神秘的星圖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掌力大增,猛然爆發,撕碎數百米長的大手印,反向廖騰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廖騰雖然感覺到詫異,但是,出手的速度卻不慢,真身向前衝了過去,與張若塵硬碰了一掌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動用了千紋毀滅勁,也沒有擋住,飛了出去,撞在一座靈山的石壁上面。

    靈山的地質結構相當穩固,遠超一般的山嶽,因此,承受如此程度的撞擊,僅僅只是垮塌了一小片,並沒有倒塌。

    “再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受傷,從山體中急速衝出,一連打出數十道手印,向廖騰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兩道人影快速碰撞,發出一連串巨響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沒能擋住廖騰的攻擊,從半空急速墜落了下去,踩在地面,將玉石鋪成的院落踩碎,半個身體都陷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院落中,全是裂痕,即便是地面的防禦陣法也都破碎。

    雖然,顧臨風落敗,卻還是讓姬水心驚不已,“這個小子也太強橫了吧!才渡過第一次準聖劫而已,竟然就能與中境聖者交手。”

    當然,就算再厲害又能如何,終究還是與中境聖者有巨大的差距,今夜必死。

    廖騰飛落下來,站在離地數丈高的位置,宛如一尊聖神一般,俯看下方的幾人,有些意味深長的道:“難怪鴻原聖者都死在你的手中,原來你已經將肉身修煉到如此程度。即便本聖要殺你,也要費一些力氣才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聖氣包裹全身,飛了起來,落到地面,彈了彈衣袖上的塵土,道:“纔剛剛突破的中境聖者,竟然也這麼強大,看來不動用真正的實力,還真的無法抗衡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說什麼?你還沒有用出全力?”

    廖騰根本不相信顧臨風還有更加強大的手段,只認爲他是在虛張聲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快速在空間戒子上面一劃,沉淵古劍立即出現在了他的手中。在一瞬間,整個人的氣質爲之一變,變得無比銳利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劍光一閃,一道聖術級別的劍招,揮斬了過去,速度快得就想閃電一樣,從廖騰的頸邊掃過,斬落下一縷頭髮。

    廖騰有些心驚,沒有料到顧臨風竟然還是一個劍道高手,剛纔,若是反應慢了半拍,說不一定會受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出真一雷火劍法,聖氣和天地靈氣自動凝聚成雷電,與劍招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廖騰並沒有認出沉淵古劍,卻能夠感受到那柄劍相當危險,因此,不敢使用手掌去觸碰,只能不斷閃避。

    一連躲避數十劍,廖騰感覺到憋屈,做爲中境聖者竟然要躲避一位準聖的攻擊,成何體統?

    “血劫指。”

    廖騰伸出一根中指,浮現出金屬流光,擊在沉淵古劍的側面,震得張若塵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緊接着,廖騰將體內的聖氣完全運轉起來,凝結出一片浩浩蕩蕩的血雲,震得六座靈山都在顫動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廖騰的力量節節攀升,達到一個驚人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,你能逼本聖動用出全力,即便下了黃泉,也足以自傲。”

    廖騰的雙臂旋轉,使得血雲猛烈翻騰,兩股聖勁扭纏在一起,化爲一杆半虛半實的長槍,擊向張若塵的心口。

    中境聖者的全力一擊,絕對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輕敵,也動用出全力,先是激活十聖血鎧,將全身都包裹起來,在身體的十個方位,凝成十尊聖影。

    同時,張若塵將聖氣源源不斷注入沉淵古劍,激發出三千道銘紋,磅礴的劍氣,將六座靈山都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劍揮斬下去,有開天闢地的恐怖威力,撕碎了半虛半實的長槍,落在廖騰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廖騰沒能擋住這一劍,右肩至腹部,出現一道三尺長的恐怖血口,一排肋骨都被切斷,差一點就被分成兩半。

    廖騰的嘴裡發出慘叫,急速飛向地面,取出一瓶聖血,灌入進嘴裡。

    喝下聖血,胸口的劍傷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顧臨風,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廖騰的心中無比憤怒,從未吃過這麼大的虧,差一點隕落,現在想想都有些後怕。

    姬水也被驚得不輕,顧臨風剛纔那一劍可怕到了極點,似能分開天和地。幸好潛龍殿有一股神秘力量在守護,擋住了劍氣,纔沒有損毀。

    “等等,那柄劍……”

    姬水認出顧臨風手中的那柄劍,實在太熟悉,讓她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卓爾不羣的俊美身影。

    不久前,在青龍墟界的贏沙城,姬水和人族修士都已經戰到脫力,以爲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那個男子的出現,以一人之力,改變了整個戰局,救下一城的人族精英,與十多隻獸王交鋒,簡直就像戰神一般。那時,即便是姬水的那顆冰冷的心,也都快速跳動了起來,生出一絲傾慕和崇拜。

    只不過,姬水卻十分清楚,那個男子堪稱少年大帝,註定成爲人族的傳奇,根本不是她可以接觸得到。

    說到底,姬水也是一個女子,遇到時空傳人張若塵那樣的絕代人傑,怎麼可能不生出傾慕之心?

    時空傳人張若塵的劍,怎麼會出現在顧臨風的手中?

    姬水越看越感覺到古怪,因爲,此刻的顧臨風與當初那位讓她崇拜不已的男子實在太像,不是長得像,而是身上的那種氣質,銳利、驕傲、超脫凡塵,如同絕代劍聖一樣。

    “難道……不太可能吧!”

    姬水的心中浮現出一個大膽的猜測,卻又有一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接下來的一個月,小魚要去魯迅文學院學習一個月,更新會盡量跟上,但是,肯定會不穩定。還是提前通知一聲,大家晚上還是早點睡,不要等得太晚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