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沉淵古劍的三千道銘紋同時浮現出來,宛如三千餘根鎖鏈,連接着劍體和天地靈氣,天地之間全是劍氣在穿梭。

    面對如此強大的力量勁氣,讓廖騰感覺到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廖騰也掌握有一件千紋聖器,卻只有兩千道銘紋而已,無法與沉淵古劍相比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半空,持劍而立,道:“廖宮主,還不動用你的真正力量嗎?”

    “小輩,你休要猖狂,無論你是誰,今日也都難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廖騰冷哼一聲,在他的體內,涌出奪目的血紅色光華,有着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衝出來,交織成一尊百丈高的聖相。

    中境聖者的聖相,比下境聖者的聖相厲害了太多,不是虛影,很像是血紅色的晶體鑄成的巨大雕像,氣勢如虹,與廟宇中的神像一樣威嚴懾人。

    廖騰修煉的是掌道,交織在聖相之中的規則,主要就是掌道規則。除此之外,還有別的一些細小的規則,聖相隨便動一下,這一片天地都在跟着顫動。

    “掌印天地。”

    廖騰駕馭聖相,動用聖道規則,施展出一種掌法聖術,打出三十六倍攻擊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一凝,在一瞬間,進入人劍合一的境界,施展出劍五,化爲一道流星一樣的光芒,嘭的一聲,穿透廖騰打出的掌印天地。

    十聖血鎧、沉淵古劍,還有張若塵自身的力量,三種強大的力量,匯聚在一起,與廖騰的聖相發生大碰撞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。

    聖相的腹部位置,有一大片聖道規則被震斷,發出嘭嘭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發動第二擊,第三擊……一連攻出七劍,終於穿透聖相,揮劍斜劈,攜帶千紋毀滅勁,斬向廖騰的頸部。

    廖騰避開了要害,但是,右肩卻被削落一大塊,鮮血如注一般的噴涌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個小子也太逆天,竟然可以無休止發動千紋毀滅勁,難道就不擔心聖氣枯竭?”

    廖騰急速向上衝起,避開張若塵的第二劍。

    廖騰又將一隻瓶子取出來,想要吞飲瓶中的聖血,恢復傷勢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沒有給他機會,雙腿浮現出青鸞和火鳳的虛影,踩着兩隻神禽,急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揮斬,直取廖騰的頭顱。

    廖騰再次躲閃了過去,避開沉淵古劍的攻殺,但是,他手中的瓶子卻被擊中,爆碎而開,所有聖血全部都灑落出去。

    “可惡,你真當本聖殺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廖騰的雙目爆瞪,全身一根根青筋凸顯出來,將皮膚都撐得裂開,身體骨骼變得越來越巨大,嘴裡長出獠牙,指甲化爲利爪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一對血紅色的肉翼,從背部衝了出來,伸展而開,化爲三十餘丈長,散發着浩蕩的邪氣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姬水的心情劇烈震動,“亂字天宮的副宮主廖騰,竟然也是不死血族。血神教的不死血族潛伏者,未免也太多了吧?”

    一座古老傳承的大教,居然有兩位聖者都是不死血族,簡直就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。

    “終於露出本來面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變得嚴肅,因爲他知道,既然廖騰顯露出真身,也就不會再像先前那樣束手束腳,散發出來的氣息又強大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出劍六,以最強力量,向廖騰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雖然,他的劍六還沒有達到大圓滿的境界,卻依舊十分玄奇,有橫掃天下的威勢。

    廖騰伸出一隻手掌,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在他的掌心,有一隻銀色的鐲子,急速旋轉,形成一個漩渦,竟然將沉淵古劍抵擋住。

    緊接着,廖騰快速一掌擊了出去,打在張若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十道聖魂虛影全部都崩碎,張若塵只感覺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,撞擊在身上,眼前一黑,身體不受控制向後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即便,十聖血鎧將廖騰絕大部分力量擋住,卻還是讓張若塵受了不輕的傷勢,五臟六腑錯位,渾身骨頭都像散架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先前爲了隱藏身份,一直到束手束腳,現在,必須讓你明白,境界上面的差距,不是你憑藉幾件厲害的神兵利器就能彌補。”

    廖騰的血翼,猶如兩柄鋒利的刀刃,劃破虛空,斬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臂擡了起來,一隻手臂呈現出青龍虛影,一隻手臂呈現出青象虛影,將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龍遊九天。”

    龍吟聲響起,兩道掌印的上方,凝聚出一隻龍爪,擊向廖騰。

    廖騰的血翼與龍爪碰撞,從中心的位置將龍爪斬開,擊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張若塵橫劍一擋,抵擋住血翼的力量,頓時喉嚨一甜,嘴裡流淌出鮮血,身體急速墜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座殿宇砸碎,消失在廢墟中。

    宏偉的殿宇,土崩瓦解,就連四周的地面,也都變得破破爛爛。

    廖騰扇動着雙翼,飛到廢墟的上方,又將手中的銀色鐲子打了出去,擊向下方,想要徹底將張若塵鎮殺。

    銀色鐲子是一件千紋聖器,威力無窮,若是被擊中,別說是一個人,就算一座鐵山都要崩碎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,在廢墟下方響起。

    緊接着,銀色鐲子反彈了回去。

    廖騰暗暗一驚,顧臨風竟然還有餘力?

    他將飛回的銀色鐲子抓住,只見,鐲子上面竟然出現一道淺淺的裂痕,造成了一些損傷。

    “好鋒利的一柄劍。”

    廖騰的腦海中,靈光一閃,突然想起了一個人,與顧臨風使用的手段很像。

    那個人相當熟悉,可是,一時之間,卻又記不起來到底是誰。

    張若塵提着沉淵古劍從廢墟中走了出來,全身都被十聖血鎧包裹,看不出臉上的神情,道:“即便我傾盡全力出手,竟然也擋不住你的攻擊。廖宮主,真的只是剛剛突破到中境聖者?”

    廖騰看不出顧臨風到底傷得有多重,因此,並沒有急着出手,道:“若是換成一個資深的中境聖者,你早就已經死去,豈能堅持到現在?”

    “看來我還得努力才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廖騰道:“有這樣的覺悟是一件好事,可是,你卻已經沒有努力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廖騰再次將聖相撐起,揮動掌印,一股毀天滅地的聖勁涌了出來,想要給張若塵致命一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來,顯得波瀾不驚,指尖一劃,輕聲念道:“開!”

    天地間,出現一道漆黑的裂縫,猶如虛空之門被打開,直接將聖相斬裂,並且向廖騰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,空間都被撕裂……本聖知道了……你是張若塵……”

    廖騰終於想了起來,此刻顧臨風與時空傳人張若塵實在太相識,很有可能是同一個人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變化之術名震天下,無人可以識破,廖騰卻沒有料到,張若塵掌握的變化之術也這麼厲害。

    廖騰不敢觸碰空間裂縫,立即向右側閃避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撕碎空間的時候,已經料到廖騰會向右閃避,因此,使用出空間挪移,出現在了廖騰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“子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出十二時辰劍法之中的子劍,時間印記和劍招融爲一體,周圍天地的時間流速變得極其緩慢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橫掃了過去,斬下廖騰的頭顱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聖者的生命力的確相當恐怖,即便身首分離,竟然依舊擁有意識,兩部分身軀,向同一個方向飛去,想要重新凝結爲一體。

    “再斬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卷起三十六道劍氣,擊在廖騰的身軀上面。

    一具聖軀,頓時四分五裂,飛向數十個方向。

    廖騰的頭顱飛在天空,嘴裡發出奇異的聲音,一圈圈聖氣波動和聖道規則,蔓延了出去,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那些聖軀碎塊,全部都爆裂,化爲數十團血氣,向頭顱所在的方位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已經被斬碎這樣,難道還能重塑身軀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心驚,取出一張半聖級鎮血符,將聖氣注入符中,向廖騰的頭顱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鎮血符飛到廖騰的頭顱附近的時候,嘭的一聲,爆裂而開,化爲一團白色的能量,包裹住頭顱。

    那些白色的能量,很像是一張白網,禁錮住廖騰的頭顱,封住頭顱之中的血氣。

    “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廖騰大吼一聲,頭部的七竅,涌出強大的聖道力量,竟是將鎮血符形成的白網全部震斷,逃脫了出去。

    另一頭,數十道血氣已經飛了回來,很快就要與頭顱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,傷得這麼重,竟然還這麼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捨不得使用唯一一張聖級鎮血符,因此,又一連取出九張半聖級鎮血符,正準備打出去的時候。

    廖騰顯然也意識到危險,竟然使用出一種通神法,整個頭顱都燃燒起來,爆發出比全盛時期還有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就算本聖跌回半聖境界,也要將你鎮殺。”廖騰大吼。

    施展出通神法的廖騰,顯然已經不是張若塵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浪費九張鎮血符,重新收了起來,揮了揮手,道:“算了,青墨交給你了,我要活的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