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每一位聖者都會修煉一種通神法,與一種逃生秘術,以確保能夠長存在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施展出通神法,可以在付出巨大代價的情況下,爆發出十倍戰力。

    即便廖騰此刻只剩下一顆頭顱,施展出通神法,卻依舊爆發出堪比全盛時期數倍的力量。這個時候,即便是一位資深的中境聖者,面對他,恐怕也要暫避鋒芒。

    青墨飛了出來,指尖彈出一縷青色火焰,將飛向廖騰頭顱的數十道血氣,燒得飛灰湮滅。

    “無量聖火……潛龍殿中,竟然還有如此強者。”

    廖騰驚得差一點魂飛魄散,意識到不妙,不再去鎮殺張若塵,駕馭頭顱,動用出逃生秘術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然而,他和青墨的境界差距太大,根本逃不掉。

    一根青色藤影飛了出去,將他捲了回來,轟的一聲,熊熊燃燒着的頭顱墜落在潛龍殿的後花園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頭顱上面的火焰,將大地燒成了焦土。

    “你們休想擒住本聖,現在,我們就同歸於盡。”

    廖騰不願受辱,厲吼一聲,催動氣海中的聖源,準備自爆聖源和氣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一點,沉淵古劍發出一聲刺耳的劍鳴,破空飛向地面,轟隆一聲,先一步擊穿廖騰的頭顱,打散他的聖魂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插在地面,鮮血淋淋,依舊在不停顫動,散發出一道道黑色劍芒。

    張若塵如同一片樹葉一般,飄落到地面,盯着已經被震碎成兩半的頭顱,輕聲一嘆:“本來還想從他的嘴裡,逼問出一些關於不死血族的信息,卻將大家都置於了險境。太危險了,看來以後,不能輕易去嘗試擒拿一位聖者。”

    青墨撅着小嘴,道:“其實,廖騰的聖源裡面保存有絕大部分記憶,只要你將它煉化,不僅能夠掠奪他的聖道感悟,也能探知道很多秘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,並且,從血紅色泥土中,將廖騰的聖源找了出來。

    青墨所說的話,張若塵又何嘗不知?

    只不過,藉助別人的聖源,修煉到聖境,終究不如修煉出一枚屬於自己的聖源。只有修煉出屬於自己的聖源,聖道纔會達到最完美的程度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真的想要煉化聖源,早就已經將佛帝舍利子煉化,豈不是比煉化廖騰的聖源更好千倍、萬倍?

    食聖花的聲音,在張若塵的體內響起,“張若塵,將廖騰的聖源交給我做養分,我可以一舉衝擊到聖境。並且,我可以將廖騰知道的一些秘密,毫無保留的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“見到聖源,你倒是十分積極。剛纔我與廖騰交手的時候,你怎麼沒有積極請戰?”

    張若塵暫時還沒有打算讓食聖花突破到聖境,託着聖源,向姬水望了過去,原本緊繃的臉舒展而開,露出一道笑容:“姬師叔,既然你已經知道我的真實身份,那麼現在,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條路,替我辦事,我將廖騰的聖源交給你,並且全力助你達到聖境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條路……”

    沒等張若塵說完,姬水已經做出決定:“我選第一條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一詫,倒是有些意外,沒想到姬水竟然如此爽快的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姬水輕輕咬着脣齒,又補了一句,道:“你的第二條路,應該就是死路。其實,我根本就沒有選擇,對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姬師叔這麼美麗的女子,我怎麼可能忍心辣手摧花?其實,第二條路,我僅僅只是打算抹去師叔的一些記憶而已。”

    若是顧臨風說出這樣的話,姬水根本就不會相信,會感覺到厭惡,覺得顧臨風是在調戲她。

    不知爲何,當她知道顧臨風就是張若塵之後,竟然對張若塵的話深信不疑,不僅沒有感覺到厭惡,反而還覺得他很有風度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幫助下,姬水並沒有花費太長時間,就將廖騰的聖源煉化,修爲境界直接突破到九階半聖。

    吸收了廖騰的部分記憶,姬水瞭解到一個驚天大秘密,晶瑩如玉的臉蛋,在一瞬間,變得蒼白如紙。

    “真是無法想象,血神教中,竟然潛伏有如此衆多的不死血族,他們一旦發難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姬水將自己瞭解到的秘密,講述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本來,姬水以爲張若塵肯定會與她一樣震驚得無以復加,然而,張若塵卻表現得極其淡定,猶如早就知道了此事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皺眉,道:“如此說來,亂字天宮的宮主雨華城,地元法王孔易,可以肯定就是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姬水講出了一些不死血族潛伏者的名字,其中最重要的信息,莫過於確定了亂字天宮宮主和地元法王的身份。

    這兩人在血神教絕對是頂級大佬,各自掌握有極其龐大勢力,任何一個被挖出來,也會引發大地震。

    不僅會震動血神教,更會震動整個天台州。

    當然,廖騰知道的潛伏者數量並不多,半聖以上的不死血族強者,大概也就只有二十多人,遠遠少於張若塵整理出來的那份名單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不死血族是何等小心謹慎,即便是聖境人物也無法知道他們的全部秘密。

    姬水的臉色很難看,無論怎麼說,血神教畢竟是她從小長到大的地方,多少都有一些感情。

    如今,血神教內憂外患,隨時都可能會傾覆,成爲不死血族對付人族的工具,她怎麼可能不憂心?

    姬水又道:“根據廖騰的記憶,可以推測,不死血族的潛伏者中,還有一位比地元法王和亂字天宮宮主更加厲害的人物。只不過,那個人一直站在幕後,即便是廖騰也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比地元法王和亂字天宮宮主還要厲害的人物?”張若塵露出思索的神情。

    血神教中,比他們二人還要厲害的人物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那個一直藏身在幕後的人物,指的是血神教教主?還是另有所指?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輕輕搖頭,沒有再去猜測,而是看向姬水,道:“現在你應該明白,請你來幫我,到底是要對付什麼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若是神子能夠早些說出實情,就算沒有聖源,姬水也肯定要拼盡全力除掉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”姬水道。

    其實,姬水的心中,還有很多疑惑想要,詢問張若塵。比如,張若塵爲何會變化成顧臨風的模樣進入血神教?張若塵是如何知道血神教中有大批不死血族的潛伏者?

    只不過,她壓制住心中的好奇,並沒有問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把先前整理出來的名單取出來,放到姬水的面前,道:“將名單上面的所有修士,全部都記下來,他們每一個都有可能是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姬水接過名單,快速翻閱,越看越心驚,整個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一樣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對血神教的滲透,竟然已經達到如此地步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聖境之下的潛伏者,全部交給你和趙世奇來責清理,希望你們能夠相互配合,不要放過任何一個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“神子殿下放心,屬下一定不會讓你失望,半個月內,名單上的不死血族半聖全部都會在這個世界上消失。”趙世奇陰沉的說道。

    姬水問道:“廖騰的屍體如何處置,要不要將他的真實身份公佈出去?”

    其實,廖騰的屍體,也就只剩下裂成兩半的頭顱。

    廖騰的真實身份,肯定是要公佈出去,只有利用整個血神教的力量,才能將他掌握的不死血族勢力全部清除。

    關鍵在於,要如何公佈廖騰的真實身份,才最巧妙?

    就在這時,姬水收到一則傳音,臉色微微的一凝,道:“海冥法王遭到刺殺,受了重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姬水離開了潛龍殿,急速向仙冥海趕過去,想要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居然有人能夠刺傷海冥法王,那麼,此人必定也是一位一等一的聖境巨擘。

    仙冥海是一座長達千里的湖泊,也是海冥法王的修煉之地。

    曾經,碧波千里的仙冥海,竟然完全乾枯,所有湖水都被蒸乾,所有島嶼全部都崩塌,到處都是巨大的裂縫。這一片大地,都像是被打碎。

    無法想象,不久之前,此地到底是經歷了何等恐怖的大戰。

    姬水向仙冥海的中心區域趕了過去,與海冥法王的二弟子會合,前去了解情況。

    張若塵遊走在仙冥海的邊緣,觀察戰鬥留下的痕跡和氣息,想要推測出先前與海冥法王交手的聖者強者到底是誰?

    戰鬥並沒有過去多久,依舊有一些聖道氣息沒有消散,可以查探出線索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姬水飛了回來,將先前發生的事,詳細告訴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海冥法王受了很重的傷勢,已經進入絕古雪山深處的一處密地養傷,短時間之內,恐怕無法返回血神教。”姬水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輕輕揉着下巴,道:“刺殺海冥法王的聖境強者,應該是亂字天宮的宮主雨華城。不死血族真是寫得一盤好棋,派遣雨華城刺殺海冥法王,又利用廖騰來對付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笑了笑,道:“我知道該如何公佈廖騰的真實身份。就說廖騰是被受了重傷的海冥法王擊斃,擊斃廖騰之後,海冥法王才進入絕古雪山養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暫時還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,因此,只能讓海冥法王來背這個鍋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不死血族的絕大部分精力,將會放到對付海冥法王的身上。張若塵倒是可以在暗處,將不死血族的潛伏者逐一清除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