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與一位法王作對,後果可是相當嚴重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海冥法王沒有一絲好感,若是可以,倒是想要利用這次機會,借不死血族的手,將海冥法王除掉。

    第二天,海冥法王遭遇刺殺的消息,傳遍血神教,造成驚濤駭浪一般的震動。

    消息傳至外界,被別的勢力知曉。

    “血神教真的是多事之秋,先是教主失蹤,緊接着一位法王被囚禁,一位法王被刺成重傷,還有一位聖者隕落。如此下去,不久之後,血神教必定會發生大動亂。”

    “血神教一亂,整個天台州都要變天,我們必須要提前準備,以免到時候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台州最強大的幾個勢力,太極道、上官世家、蔡家、凌霄天王府……,全部都意識到血神教的動盪正在擴散,很快就會波及到他們,紛紛準備應對措施。

    血神教。

    親自策劃昨夜刺殺行動的元歸長老和亂字天宮宮主,自然是很有成就感,昨夜一役,雖然沒能將海冥法王殺死,卻使得他失去了爭奪教主的機會。

    再加上廖騰很有可能已經殺死顧臨風,那麼,競爭教主位置的人,便又少了一個。

    元歸長老站在一座峰巒的崖邊,望着血神教中的一座座殿宇樓臺,含笑道:“昨夜一戰,雖然有些遺憾,沒能除掉海冥法王,不過總的來說還是十分完美。”

    亂字天宮宮主略微有些擔心,道:“廖騰去了這麼久,也沒有回來,本宮主倒是有些擔心潛龍殿那邊發生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一位中境聖者,對付一位一劫準聖,還能發生意外?”

    元歸長老對廖騰很有信心,只認爲廖騰是因爲別的一些事耽擱,所以,纔沒有及時趕回來。

    元歸長老返回長老閣,沉思了片刻,蒼老的臉上露出一道陰沉沉的笑容,傳出一道法令:“無論是誰,敢刺殺血神教的法王,血神教必定傾盡舉教之力,將其誅殺。”

    亂字天宮宮主站在一座宏偉的殿宇中,向外界喊話,“封鎖血神教的一切出口,開啓護教大陣,務必要抓住兇手,將其摧骨揚灰。”

    元歸長老和亂字天宮宮主的喊話,立即得到整個血神教的支持,所有教衆全部都行動起來。他們認爲是外來者刺傷海冥法王,想要將其擒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潛龍殿中,聽到亂字天宮宮主的喊話,嘴角微微上揚,自言自語的道:“居然表現得如此正氣凜然,讓人不佩服都不行。就是不知,姬水將廖騰的屍體,帶到長老閣的時候,這位宮主大人會是什麼表情?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進入圖卷世界,不再理會外界的事,開始衝擊頭部剩下的十二處竅穴,爭取儘快肉身成聖。

    正午時分。

    姬水和海冥法王的二弟子藍寬,走在筆直的階梯上面,一步步登上峰頂的長老閣。

    除了元歸長老以外,還有兩位聖長老“元星長老”和“元周長老”,十數位內門長老,一起坐鎮在長老閣。

    他們正在討論海冥法王遭到刺殺這件事,氣氛相當沉重,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危機。

    就連法王級別的人物都遭到刺殺,繼續演變下去,恐怕他們也難以倖免。

    元歸長老冷哼一聲:“肯定是不死血族在報復我們。”

    一位內門長老認同元歸長老的推測,道:“昨天,神子殿下擊殺了鴻原聖者,並且揭穿他的真實面目,血神教藉此機會順藤摸瓜剿滅了一大批不死血族潛伏者,不死血族不報復纔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元歸長老的心中冷笑,臉上卻露出義正言辭的神情,道:“開戰吧!我們血神教必須要向不死血族開戰,讓他們付出更加慘痛的代價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要開戰,也必須要先選出教主的位置。神子殿下還沒有達到聖境,根本無法成爲新的教主,我們不如在四**王和十位宮主之中,選出一位新的教主?”有人如此提議。

    長老閣中,再次爭論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位外門長老走了進來,道:“海冥法王的二弟子藍寬和十弟子姬水在外面求見,聲稱有極其重要的信息彙報。”

    “讓他們進來。”元星長老說道。

    元歸長老的雙眉一凝,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,暗道:“難道雨華城刺殺海冥法王的時候,留下了什麼重要的痕跡?”

    藍寬和姬水走入進長老閣,躬身向三位聖長老行禮。

    元歸長老有些迫不及待,立即問道:“藍寬,你們二人到底是有什麼重要的信息,是不是與海冥法王遇刺有關?”

    藍寬躬身向元歸長老一拜,道:“此事我也不是很清楚,師妹才知道整個過程。”

    所有長老的目光,全部都向姬水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姬水倒是沒有被諸位長老的氣勢嚇住,不緩不急的說道:“昨夜,不僅有聖境強者刺殺師尊,也有聖境強者闖入潛龍殿,刺殺神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元星長老的身上,涌出驚人的寒氣,強勁的力量波動,把長老閣所在的山嶽都籠罩了進去。

    山峰在搖晃,殿宇也在震動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元星長老可是相當看好顧臨風,覺得他是血神教的一線希望。

    若是顧臨風被刺身亡,那麼,血神教的未來,還有希望嗎?

    長老閣中,一片譁然,所有長老全部都感覺震驚和憤怒。

    元歸長老以爲顧臨風已經死去,雖然臉上也帶有憤怒的神奇,心中卻帶還是頗爲欣喜,覺得廖騰辦事值得稱讚,沒有讓他失望。

    “殺死了顧臨風倒是一件不小的功勞,必須要嘉獎他才行。”元歸長老暗道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問道:“神子現在還活着沒有?”

    姬水輕輕的一嘆,同時,按照張若塵的吩咐觀察諸位長老的神情,緩緩的說道:“神子殿下傷得極重,已經閉關養傷。”

    沒死?

    即便是以元歸長老的心境,也都情不自禁露出一絲不解的神情。

    怎麼可能沒有死?

    元歸長老的微妙神情,被姬水敏銳的捕捉到。

    姬水又道:“昨夜,師尊遭到刺殺,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,本來都已經進入絕古雪山養傷。可是,卻突然想到昨晚的刺殺太過古怪,推測出有人可能會對神子殿下不利。於是,他老人家強行壓制住傷勢,去而復返,及時趕到潛龍殿,救下了遭到刺殺的神子。並且,還將不死血族的刺客擊殺。”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的刺客被殺死了?屍體呢?”元歸長老問道。

    姬水將廖騰的頭顱取了出來,小心翼翼的呈送了上去,放到三位聖長老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亂字天宮的副宮主,廖騰,他……他竟然也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”

    長老閣中,所有長老全部都心緒難平,感覺到背心發涼,眼前這一幕,顛覆了他們以前的認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廖騰可是一個性格豁達的人,交遊廣闊,與在場很多人都是朋友。誰能想到他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?

    元歸長老的眼神陰沉到了極點,心中恨意滔天。

    一連兩位聖者隕落,不死血族可謂是損失慘重。

    本來以爲昨晚的行動堪稱完美,卻沒想到,竟是一敗塗地,既沒殺死海冥法王,也沒殺死顧臨風。

    “廖騰既然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整個亂字天宮恐怕都有問題。必須趁着消息還沒有傳出去,立即展開大清理,不能讓任何一個潛伏者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廖騰是亂字天宮宮主雨華城一手提拔起來,恐怕雨華城也有很大的嫌疑,必須將他關押起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天的清理,還沒結束,今天,更大的清理行動再次展開,直指亂字天宮。

    元歸長老在第一時間,向亂字天宮宮主傳音,道:“廖騰被殺死,你的身份已經暴露,趕緊離開血神教。你最好進入絕古雪山,無論如何,也要將海冥法王那個老匹夫除掉。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已經被囚禁,若是,亂字天宮宮主再被囚禁,不死血族在血神教的勢力也就損失了一半。

    亂字天宮宮主收到傳音,也是懵了一下,隨後,立即離開血神教,衝入進白雪皚皚的絕古雪山。

    姬水回來後,張若塵就暫時停下修煉,聽她的彙報。

    “亂字天宮的宮主竟然先一步逃走,如此說來,長老閣中,必定有不死血族的潛伏者通風報信。而且,那人的修爲必定極高,很可能是當時在場的三位聖長老之一。”張若塵如此推測。

    姬水問道: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一般的內門長老向外界傳音,根本瞞不過三位聖長老的感知。”

    姬水猶豫了一下,最終,還是將今天在長老閣的一些發現說了出來,其中就包括,歸元長老聽到顧臨風沒有死的時候的神情變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託着下巴,略帶笑意:“這個歸元長老的嫌疑很大,你去查一查他。”

    姬水化爲十二道血氣,消失在空氣之中。隨後,一位侍女從外面走了進來,單膝跪在張若塵的身前,道:“元周聖長老和聖女殿下來了潛龍殿,探望神子殿下的傷勢。不知神子殿下見還是不見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