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元周長老居然親自來了潛龍殿,難道是來看我是不是真的受了重傷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是對上官仙妍沒有好感,可是,做爲一位神子,還沒有將一位聖長老拒於門外的道理。

    以元周長老的修爲,張若塵就算裝出受傷的樣子,也不可能瞞得過他的一雙聖眼。

    既然瞞不過,那就不瞞。

    “倒是可以藉此機會,試一試這位元周長老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吩咐侍女去請元周長老和上官仙妍,而他,則是坐在瀑布下方,從空間戒指裡面,取出一株萬年聖藥,擺放在石桌上面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腳步聲響起,在侍女的帶領下,元周長老走了進來,穿着一襲青衣,白鬚白髮,給人一種鶴髮童顏的感覺。

    看到顧臨風好端端的坐在那裡,元周長老倒是顯得波瀾不驚,笑道:“神子殿下的身體狀態似乎很不錯,並不像受傷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雙手抱拳,向元周長老微微躬身行禮,笑道:“爲了掩人耳目,請恕臨風沒有到外面迎接長老。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問道:“掩人耳目?爲什麼要掩人耳目?”

    其實,元周長老更想知道,顧臨風爲何要對外宣告受了重傷?潛龍殿中必定是隱藏了不少秘密,這個顧臨風絕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“此事關係重大,我們坐下慢慢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做出一個請的手勢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就站在元周長老得身後,可是,從始至終,張若塵都沒有看過她一眼,也沒有讓她坐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倒是一點都不客氣,坐在了張若塵的對面。

    很快,他的目光,落到石桌上的萬年聖藥上面,嘴裡發出一聲輕咦:“這是一株生長了至少一萬七千年的風引子,極其罕見聖藥,神子殿下是如何得到?”

    風引子,生長在風中,沒有根鬚,隨風而飄,隨風生長,極其容易死亡,因此也就相當罕見。

    一株風引子,能夠成長一萬七千年,簡直就是一個奇蹟。

    張若塵可是得到了青龍王朝的國庫,自然是得到了不少聖藥,其中就有這株風引子。

    “在青龍墟界得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繼續多說,將風引子捧在雙手之間,掌心涌出兩團火焰。很快,一株風引子,就被淬鍊成一滴滴晶瑩璀璨的聖藥液,裝了滿滿的一壺。

    整個院落,藥香瀰漫。

    潛龍殿中的那些侍女,哪怕只是吸了一口聖藥的藥氣,也都得到巨大的收穫,其中有一些,更是藉此突破了一個境界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

    張若塵端起裝有聖藥液的玉壺,先給元周長老斟滿一杯,又給自己倒滿,將杯子舉了起來,道:“據說,服用風引子,可以自動參悟出風道規則,並且還能讓修士的速度提升一大截。也不知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盯着杯中的聖藥液,嘴角溢出唾沫。

    聖藥何等珍貴,即便是以元周長老的修爲和身份,也都不敢將聖藥煉成聖藥液來喝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的確是種了十數株聖藥,可是,全部都當成寶貝一樣守着,怎麼可能這麼糟蹋?

    “老夫就不客氣了!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端起杯子,一飲而盡,隨後,渾身散發出奪目的聖芒,在身後顯化出一對巨大的風翼。

    張若塵喝下聖藥液,渾身一百三十五個竅穴全部都打開,形成一百三十五個光點,每一個光點皆是凝結成一個小小的漩渦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第一百三十六處竅穴打開,並且,快速發生聖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距離肉身成聖,又近了一步,只差八處竅穴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雙眸一凝,倒吸了一口涼氣,心中暗道,原來顧臨風已經無限接近肉身成聖,難怪那麼強大。

    此刻,上官仙妍相當後悔,早知道,昨天在長老會議上面,就不應該耍心機,憑白給自己樹了一位大敵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煉化了風引子的藥力,開始談正事,道:“老夫此次前來潛龍殿,主要是因爲兩件事。第一件事,便是希望能夠化解神子與仙妍之間的恩怨。”

    “仙妍這個孩子,畢竟還是太年輕,做錯了一些事,希望神子能夠饒過她這一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一凝,道:“元周長老應該很清楚,昨天那樣的情況是何等危險。聖女明明知道魏龍星曾經派人殺我,卻偏偏裝着不知道,差一點就害死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的確是仙妍做得不對,老夫親自向神子道歉。另外,老夫還準備了一件禮物,希望神子能夠收下。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微微示意,隨後,上官仙妍將一隻兩尺長的玄鐵盒子呈了過來,向張若塵遞過去,柔聲道:“神子殿下,此次的確是我做錯了事,希望你能夠收下禮物,原諒我的錯誤。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和上官仙妍都將姿態放得很低,反倒是讓張若塵有些無法適應,猜不出他們到底是要幹什麼?

    張若塵不動聲色,向玄鐵盒子看了一眼,目光穿透玄鐵層,看到盒子中的器皿。

    那是一件形態如同匕首一般的千紋聖器,看得出比七殺拳套的品級還要高一些,絕對價值不菲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一件千紋聖器而已,十件八件我都拿得出來,不缺你們的這一件。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,覺得顧臨風的口氣太大,當千紋聖器是大白菜嗎?

    不過,仔細想想,這個小子能夠把聖藥煉成聖藥液隨便飲用,也就釋然。

    估計他的手中,真的掌握有一大筆修煉資源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這麼做,完全就是想要試探元周長老。

    若是,元周長老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在察覺到他聖化了一百三十六處竅穴,又擁有大批修煉資源的情況下,肯定會立即出手殺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與血月鬼王進行了溝通,她隨時都可以出戰,倒也不懼元周長老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道:“既然如此,神子殿下提一個條件,只要不是太過分,老夫都可以答應下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臨風很好奇一個問題,以元周長老的身份,還有上官世家的強硬背景,何必要向我這一個沒有靠山沒有實力的小輩妥協?直接將我殺死,不是更加直截了當?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略微一怔,沒想到顧臨風將話這得這麼直白,輕輕搖了搖頭,笑道:“就知道瞞不過你這個小子,實話告訴你,長老閣一致做出決定,扶持你做血神教的下一任教主。元星長老相當看好你,覺得你是血神教最後的一線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,你必定是要成爲血神教的下一任教主,老夫自然要盡力化解你和仙妍的恩怨。畢竟,你成爲教主之日,就是仙妍嫁給你的時候。上官世家與血神教新任教主聯姻,總要好過兩家相互敵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沒有料到,元周長老竟然是這樣的想法。

    神子成爲新任教主,的確是要迎娶聖女爲道侶,一起管理血神教。

    迎娶上官仙妍?

    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!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其實,我也不希望與元周長老和上官世家爲敵,能夠化解兩家的矛盾,自然是最好不過。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略微一喜,道:“神子接受了仙妍的道歉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元周長老都已經親自出面爲她說情,我怎麼都得給你老人家一個面子。不過,我也有一個條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上官仙妍手中的玄鐵盒子接了過去,盯着她的雙眸,道:“我要你在潛龍殿,給我端茶倒水,做一個下等侍女。你可願意?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眸中露出一道冷意,覺得顧臨風完全就是在羞辱她。

    堂堂一座古教的聖女,一箇中古世家的天之驕女,受到無數修士的敬仰和傾慕,怎麼可能給他做下等侍女?

    “犯了錯,的確應該受到懲罰,就這麼決定了!”

    沒有詢問上官仙妍同不同意,元周長老先一步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如此,還不立即將桌上的酒具收下去,清洗乾淨。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心中有一千個不甘心,最終,還是忍下了這口氣,沒敢違逆張若塵和元周長老的意志,輕輕點了點頭,柔聲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只要能夠熬到顧臨風接任教主之位,那麼,她立即就能稱爲教主夫人,誰還敢將她當成一個下等侍女?

    就算現在受一些委屈,也都完全值得。

    其實,上官仙妍的容貌絕對是紅顏禍水的級別,優雅而又嫵媚,肌膚晶瑩得猶如仙玉一般,若是能夠聽話一些,張若塵倒是可以饒她一命,收來做一個侍女,至少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元周長老,你來潛龍殿的第二件事,又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第二件事,便是老夫打算長住潛龍殿,直到神子修煉到聖境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長老閣的決定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元周長老長住潛龍殿,完全就是要保護他的安全,以免他再次遭到刺殺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輕輕敲擊石桌,經過仔細思考,最終,還是決定將自己知道的一些關於不死血族的事講出來。

    其實,元周長老長住潛龍殿,遲早都會知道那些秘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也給你老人家講一件正事吧!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心中一動,問道:“與你先前提到的掩人耳目有關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取出一份名單,扔在石桌上面:“上面記錄的血神教成員,十之**都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元周長老有沒有興趣看一看?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略微有些詫異,翻開名單一看,下一刻,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。名單上,僅僅只是聖者的數量,居然就達到十四位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