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實力的確相當強大,達到超一線強者的程度,但是,卻沒有人相信他能夠抗衡整個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魔天太子、凈天太子、黃天皇女,皆是一線強者,戰力不在青天太子之下,三人聯手,足以和超一線強者對抗。

    插在山腳下的法杖,散發出來的光芒,原來越強烈,將大地撕裂得越來越破碎。

    「那是凈天部族的一件古聖器,名叫方寸聖杖,據說,由精神力聖者全力將它催動,可以改變地脈走勢,移山搬岳,填海造陸。」

    「凈天太子是一位精神力天驕,精神力強度無限接近五十階,又有方寸聖杖的加持,爆發出來的戰力比一般的一線強者要強大得多。」

    眾人腳下的大地在猛烈搖晃,龍頂山的山體已經下沉八百多米,從地底湧起的塵土,形成一片黑色的雲,使得這一片天地變得無比昏暗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山頂,將青天弓拉開,對準山腳下的凈天太子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你的對手是我。」

    魔天太子的身軀高達六米,全身儘是黑色的魔紋,背上是兩對暗紅色的肉翼,手持一柄七米長的黑色巨劍,向張若塵揮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黑色巨劍的劍鋒上面,流動着一道道黑色的流光,發出哧哧的聲音。

    魔天太子在《半聖外榜》排名第三,已經達到准聖境界,距離超一線強者也只是差了半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攻到近前的魔天太子瞥了一樣,五指一松,將弓弦釋放了出去,一圈圈聖氣波沿着弓弦向外四散而開。

    「嘣。」

    白日箭飛了出去,射向山下。

    凈天太子的臉色略微一變,將精神力完全調動起來,匯聚到十指,默念一聲:「凈滅十重印。」

    凈天太子施展出來的是一種十級土系防禦類法術,下一刻,天地靈氣源源不斷匯聚過來,在他的前方,凝聚出十層磨盤大小的血紅色盾牌。

    明明是由天地靈氣匯聚而成,卻與金屬打造的盾牌一模一樣,足有三尺厚,散發出金屬光芒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白日箭與血紅色盾牌碰撞在一起,在一瞬間,釋放出驚人的力量,將盾牌擊得粉碎。

    一連響起十次爆響,凈滅十重印盡數碎裂。

    白日箭從凈天太子的脖頸邊緣飛了過去,僅僅只是箭矢飛行形成的風勁,就在凈天太子的頸部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熱露露的鮮血流淌出來,將他領口的衣襟染紅。

    轟的一聲,白日箭擊在地面,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。坑洞的四周,全是蛛網一般的裂紋,給人一種觸目驚心的感覺。

    「可惜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剛才那一箭被魔天太子干擾了一下,失去準頭,要不然,即便殺了不凈天太子,也能將他重創。

    此刻,魔天太子手中的那柄七米長的巨劍,已經懸在張若塵的頭頂,使得張若塵根本無法補射第二箭。

    「給我去死。」

    魔天太子的身上有着一股滔天的魔氣,雙臂比柱子還要粗壯,充滿爆發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單手抓住青天弓的弓骨,腳步橫移,身體一轉,手臂中響起低亢的龍吟聲,將青天弓劈了出去,與黑色巨劍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一擊碰撞之後,魔天太子被抽得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向後退了三步,踩出三個深深的腳印大坑,才將那股力量化解,重新站穩腳步。

    「不愧是《半聖外榜》排名第三的人物,爆發出來的力量,居然比青天太子還要強大一截。」張若塵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魔天太子落到地面,雙手抓着劍柄,將黑色巨劍插進泥土,聲音相當粗厚,道:「青燁只是吸收太古遺種狻猊的鮮血,得到了《狻猊密宗》的殘篇,所以才能聖化一百三十二竅,擁有強大的肉身力量。」

    「但是,殘篇終究是殘篇,他能夠聖化一百三十二竅,就算還沒達到極限,距離極限也已經不遠,根本不可能修鍊到肉身成聖。就憑他的那點力量,又豈能與我相比?」

    肉身修鍊,並不是資源堆積。

    一般的修士,就算給他再多神血,他也不可能達到肉身成聖的地步。

    即便是青天太子那樣的絕代天驕,加上《狻猊密宗》這樣的神級功法,也只是艱難的修鍊成一百三十二竅。

    看似只差十二竅,就能肉身成聖。但是,那十二竅,肯定是一竅比一竅難,難度會成倍增長。

    可以說,青天太子肉身成聖的可能性是相當渺茫,除非能夠得到更加完整的《狻猊密宗》功法,才有機會成功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饒有興趣的神情,道:「如此說來,你也在修鍊肉身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魔天太子的雙腿微微分開,頓時,體內的鮮血急速流淌,發出「轟隆隆」的聲音。

    每一根血管都像是一條巨大的江河,血液的流動聲音,與湍急的水流一樣響亮。

    只有將肉身修鍊到相當驚人的層次,才能承受住如此旺盛的血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神印之眼,看見魔天太子的體內,竟然有八條血紅色的經脈。經脈的一頭連接着血液,另一頭連接着氣海。

    那是血靈脈。

    「你居然開闢出了八條血靈脈。」張若塵驚嘆的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正統的肉身修鍊,修士開闢出來的血靈脈越多,將來的成就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只要開闢出五條血靈脈,修士就很有機會達到肉身成聖的高度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血神教有一位奇人,開闢出七條血靈脈,不僅修鍊到肉身成聖,還差一點將肉身修鍊到大聖的境界,被稱為「第十帝」。

    魔天太子竟然比血神教的那位奇人,還要厲害,修鍊出八條血靈脈,難怪張若塵會露出驚訝的神情。

    「沒錯,本太子的確是開闢出八條血靈脈。」魔天太子的聲音沉混,非常自信的說道。

    開闢出八條血靈脈,就是為修鍊到肉身打下了堅實的基礎,一直以來,這都是魔天太子最為自豪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在場,但凡是了解肉身修鍊的生靈,全部都震驚得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常人想要開闢出一條血靈脈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更何況是八條?

    「魔天太子能夠進入《半聖外榜》前三,果然是一個相當恐怖的人物,在別的時代,多半能夠無敵。」

    血神教的聖女上官仙妍,長長吐出一口氣,心中難以平靜。

    她曾經去參悟過《血神圖》,想要藉此開啟修鍊肉身的大門,但是,卻一條血靈脈都沒有開闢出來,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因此,上官仙妍十分清楚,能夠開闢出八條血靈脈是何等了不起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「這個時代的天驕太多了,凡是能夠排入進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前三十的生靈,在別的時代,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強者。」萬花語嘆道。

    九大界子之中,也並不是人人都能排入進前三十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想要排入進前三十,難度是何等之大。能夠排入進前五的生靈,即便是中古時期,恐怕都是一等一的人物。

    「秋雨、齊生、張若塵、立地大師、吞天魔龍、雪無夜全部都太過優秀,掩蓋了別的生靈身上的光芒。要不然,魔天太子這樣的人物,註定會威震天下,光芒萬丈,成為無敵的代名詞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在議論紛紛,感覺到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原本,大家都覺得,《半聖榜》第一的秋雨和《半聖外榜》第一的齊生不出手,沒有人能夠是張若塵的對手。但是現在,他們卻有些動搖,以魔天太子的實力,絕對能夠與張若塵一戰。

    「能夠開闢出八條血靈脈,的確已經相當了不起,值得佩服。」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魔天太子露出一道冷峭的笑意,笑意中,不自覺的流露出一絲得意的神情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話鋒又是一轉,道:「但是,與我交手,你必敗無疑。」

    話音剛剛落下,張若塵的體內,也是發出江河奔騰一般的血流聲,十條血靈脈顯現了出來,連接着氣海和血液,猶如是十條浩蕩的天河一樣。

    魔天太子瞪大雙目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,就連捏著劍柄的雙手都在輕輕顫動。

    「十條……血靈脈。」

    即便是朱雀仙子、鯤族皇子、狴犴天王這樣的太古巨凶,也都倒吸了一口寒氣,感覺到震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太古時期,絕大多數生靈都會修鍊肉身,並且,能夠達到肉身成聖的生靈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因此,每個太古時期的種族,大多都掌握有一兩種開闢血靈脈的功法。

    做為太古遺種,它們自然清楚,能夠開闢出十條血靈脈是何等變態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「難怪敢和秋雨叫板,果然是十分雄厚的本錢。」

    朱雀仙子的睫毛輕輕顫動,身上的火焰變得越來越旺盛,有着一股強烈的殺意伴隨着火焰一起涌動出來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將張若塵得罪,也就必須要儘早將他除掉,不能讓他繼續成長下去。

    朱雀仙子展開一對絢爛的火焰羽翼,如九天之上的神女一般,從雲中飛了下來,向龍頂山上的張若塵攻殺過去。

    雪無夜化為一道劍光,飛到半空,攔住朱雀仙子的去路,顯得風度翩翩的模樣,笑道:「仙子,上一次,我們在雲邈湖的短聚,最終不歡而散。今日,我們要不要找一處風景宜人的地方,再次探討劍道規則的一些奧妙之處?」

    最終,朱雀仙子沒能加入進張若塵與魔天太子的戰鬥,與雪無夜戰了起來。

    緊接着,吞天魔龍、鯤族皇子、狴犴天王也向龍頂山衝去,想要與不死血族的兩位太子和一位皇女聯手,將張若塵這個人族大敵圍殺。

    「阿彌陀佛!」

    立地和尚念出一句佛號,隨後,顯化出佛帝金身,將吞天魔龍攔截下來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阿樂和池萬歲攻了出去,分別擋住鯤族皇子和狴犴天王。

    位於龍頂山的大戰,再次爆發,這一次的戰鬥規模更加驚人,人族、不死血族、蠻獸最頂尖的強者,幾乎全部參戰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