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武道聖者中,能夠將精神力強度修煉到五十階以上的人物,可謂是鳳毛麟角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武道境界與地元法王的確是有天上地下一般的差距,可是,精神力卻比他要強大很多,足以瞞天過海。

    張若塵悄聲無息的嵌入進子君殿,來到九龍鎖天陣的外面。

    只見,地元法王盤坐在陣法中心,脖頸、雙臂、雙腳、腰腹全部都被一條龍形鎖鏈纏住,若是一般的聖者,恐怕動都無法動一下。

    地元法王卻相當厲害,在他的體內,有着一道道強橫的聖氣涌出來,使得整個子君殿都變得白霧迷茫。

    隱隱間,可以看見,十二尊人形虛影站在聖氣白霧中,立在地元法王的十二個方位。

    很像十二尊守護神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法王級別的人物,哪怕已經被困住,依舊能夠顯化出十二道聖氣分身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十二尊人形虛影,雖然只是由聖氣和聖道規則凝結成的分身,可是,依舊無比強大,遠超一般的中境聖者,讓張若塵感覺到相當棘手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一切,還難不到他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殺死地元法王,十二尊聖氣分身自然也會跟着消失。

    張若塵小心控制身上的殺氣,身體猶如緊繃的戰弓,使用出空間挪移,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下一個剎那,張若塵闖入進九龍鎖天陣,出現在了地元法王的頭頂上面,手指向下一劃,打出一道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地元法王的五感相當明銳,就在張若塵動用出空間挪移的時候,頃刻間,睜開雙目,射出萬丈光芒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扯動九條龍形鎖鏈,向右橫移出去,想要避開斬落下來的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地元法王的神經反應速度極度驚人,修爲低於他的修士,根本不可能偷襲得了他。即便,張若塵已經在極近的位置發起攻擊,卻依舊還是被他避開了要害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空間裂縫從地元法王的左臂斬了下去,將一條手臂和一根龍形鎖鏈斬斷。

    雖然斬下一臂,卻沒能將地元法王重創。

    以地元法王的修爲,即便只剩下獨臂,也能在彈指之間,殺死張若塵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是有備而來,自然是有後續招式。

    一擊沒能將地元法王殺死,立即打出第二擊。

    他的五指略微一屈,向前一抓,一連撕開五道空間裂縫,同時擊向地元法王。

    一般的武技和聖器攻擊,地元法王完全能夠擋下。

    可是,空間裂縫這樣的手段,根本無法硬接,即便是他,也只能躲避。

    先前空間裂縫斬斷了地元法王身上的一根龍形鎖鏈,現在,依舊還有八根,地元法王能夠閃避的空間極其狹小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一連避開三道空間裂縫,最終,還是有兩道空間裂縫,斬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其中一道,斬在他的腰部,撕裂下一大塊血肉,差一點就被攔腰斬斷。其中一些臟器,也都被空間裂縫吞噬。

    第二道空間裂縫,斬斷了地元法王的右臂,同時又將另一根龍形鎖鏈斬斷。

    此刻,地元法王相當悽慘,雙臂都已經失去,很像是一根吊在那裡的人棍,大量聖血從體內涌出來,將地面染紅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誰能想象,高高在上的一尊法王,居然被人傷得如此慘重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沒有將地元法王殺死,想要打出第三擊。

    第三擊沒有前面兩擊那麼連貫,也就讓地元法王爭取到喘氣的機會,大吼一聲:“小輩,你是在找死嗎?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猛的一腳踩在地面,轟隆一聲,整個子君殿都在劇烈搖晃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,猶如是有萬丈高的水浪向他涌了過來,正要使用空間挪移進行躲閃,卻遲了一步,胸口猶如遭受鐵山的撞擊,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撞擊在子君殿的牆壁上面,陣法銘紋浮現出來,形成一股反彈的力量,震得他又向九龍鎖天陣中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看着飛來的張若塵,嘴裡發出一聲厲吼,吐出的音波,凝結成千軍萬馬的形態。那些軍士,身穿鐵甲,手持戰劍,向張若塵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位法王吐出的音波,根本不是張若塵抵擋得住。

    眼看張若塵就要與音波凝成的軍隊碰撞在一起,下一刻,他的身形,竟然消失不見,使用空間挪移,跨越到子君殿的外面,逃過了一劫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裡大口吐血,傷得極其嚴重,換成另外一位下境聖者,早就已經死去。

    驀地,十二道聖氣分身,從子君殿中衝出來,想要圍殺張若塵。

    很顯然,地元法王已經猜出他的身份,不想放他離開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,交給你了!”

    沒有任何猶豫,張若塵取出乾坤神木圖,手掌猛然向前一拍,打開了一道空間之門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團黑色的鬼氣,從空間之門裡面涌出來,隨後,向子君殿中衝去。

    鬼氣衝過去,十二道聖氣分身瞬間就崩碎,化爲一縷縷聖氣。

    鬼氣衝入進子君殿,化爲一道纖細的魅影,果斷向地元法王出手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子君殿中,爆發出大戰。

    若不是子君殿中的防禦陣法相當厲害,恐怕早就已經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地元法王就算與海冥法王一樣,跨入了通天境,可是,畢竟已經失去雙臂,又被龍形鎖鏈禁錮,根本不可能是血月鬼王的對手,應該很快就會被擊殺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所謂“通天境”,其實,也是聖者的一個境界。

    聖者,一共分爲八個境界:下境聖者、中境聖者、上境聖者、玄黃境、徹地境、通天境、真境、至境。

    聖者的前三個境界,下境、中境、上境,都是基礎境界,也是絕大多數聖者通過努力都能達到的境界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三個境界,玄黃境、徹地境、通天境,與武道初期天地玄黃四個境界相互呼應,只有悟透兩者之間的聯繫,才能突破,從而返璞歸真。

    至於最後兩個境界,真境和至境,能夠達到的聖者也就少之又少,前者稱爲“真聖”,後者稱爲“至聖”。

    真聖和至聖,與聖王一樣,都是遨遊在天地之間的人物,神龍不見尾,即便是聖者,也很難見到他們。

    跨入通天境的聖者,已經是相當可怕的存在,吹出一口氣,也能重創下境聖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纔能夠活下來,除了肉身強大以外,還真有一些運氣成分在裡面。

    “不好,九龍鎖天陣的力量,正在減弱,有人在關閉陣法。”

    精神力成聖之後,張若塵的感知何等靈敏,自然是察覺到九龍鎖天陣的變化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衝入進子君殿旁邊的一座陣塔,只見,一位臉上戴有金色厲鬼面具的黑衣修士,已經將九龍鎖天陣關閉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子君殿四分五裂,轟然倒塌。

    一輪熊熊燃燒着的烈日,從廢墟里面飛了起來,直衝向高空,向天邊逃去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領地,一輪烈日懸在天穹,使得黑夜變成白晝。

    其實,那並不是真正的烈日,而是地元法王的半截身體。

    地元法王胸口以下的身軀,完全被打碎,即便還剩下小半截身軀,也都破破爛爛,隨時都會崩碎一樣。

    “哪裡逃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穿着一身雪白的長衣,青絲如瀑,寒目似電,化爲一輪血紅色的月亮,向前方的烈日追殺上去。

    相當奇異的景象,一日一月同時呈現在天空,並且在追蹤,爆發出恐怖的大戰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血月鬼王還是很有信心,就算不爲別的,只爲地元法王的聖魂,血月鬼王也肯定會拼盡全力將他拿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鎖定在黑衣修士的身上,雙手結成掌印,同時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既然對方出手關閉九龍鎖天陣,也就肯定是地元法王的同伴,必須要除掉。

    黑衣修士從衣袖中,取出一根一尺長的翡翠法杖,向張若塵一指,頓時,一隻冰晶蠻獸凝聚出來,向張若塵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一位精神力聖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黑衣修士使用的是一種高深的精神力攻擊手段,超出普通法術的範疇,絕對是精神力聖者無疑。

    難怪張若塵先前沒有發現他藏在暗處,原來,他的精神力不在張若塵之下。

    當然,此人的精神力並不是太強,應該還沒有達到五十一階,只是比張若塵要略微強大一點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冰晶蠻獸擊碎,取出沉淵古劍,大步向前衝去。

    “時空傳人,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先前,黑衣修士看見張若塵使用乾坤神木圖,喚出了一尊鬼王,因此,將他的身份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黑衣修士轉身就逃,向陣塔頂部衝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認出是我,還想往哪裡逃?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劍一斬,一道渾厚的劍氣涌出去,將十三層高的青銅陣塔都斬斷成兩截,轟然倒塌。

    黑衣修士從陣塔的一個窗戶口跳了出去,墜落下萬丈深淵,並沒有墜落到地面,就駕馭精神力,凝聚出一片聖雲,急速飛向遠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,纔剛剛向前跨出一步,五臟六腑就無比疼痛,就像是有臟器被撕裂了一樣。

    “絕對不能讓他逃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動用精神力,體內響起一聲驚天動地的雷鳴,身體化爲一道閃電,向前追了上去,爆發出來的速度,比黑衣修士竟然還要快一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最近兩天更新太慢,心中有愧啊!今天凌晨三點就爬起來寫,終於寫了兩章,先去睡會,再起來碼字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