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一夜,整個血神教都不能平靜,堪稱是翻天覆地,時不時就有恐怖絕倫的聖者氣息涌出來,傳遍天地間,嚇得教中的年輕弟子全部都跪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又有兩位聖者在追趕和廝殺,今夜,到底是發生了何等可怕的變故,大動亂已經降臨了嗎?”

    一位天極境的年輕天驕,擡頭眺望上空,只見,一片白色雲彩和一道水桶那麼粗壯的閃電,一前一後,橫空飛過,震得天地靈氣發出噼裡啪啦的爆響,一直傳到天邊。

    相當驚人的一幕。

    地上的修士,能夠看見兩位聖者分別站在雲中和閃電裡面,爆發出驚天大戰,那是聖境生靈在廝殺,餘波傳到地面,形成凌厲的颶風。

    “先前是月追日,現在有是電追雲,到底是哪些聖者在大戰?”

    “明天早上,肯定是有驚天動地的大事傳出,足以震動九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神教的弟子全部都惶恐不安,被嚇得不輕,不僅僅只是長老閣發生的“月追日”和“電追雲”。在此之前,另外幾個地方,也有聖者在追逐和戰鬥。

    衆人生出了一種錯覺,整個血神教都打得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聖境人物,至今都還處於懵逼的狀態,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還以爲有外敵入侵,啓動了護教大陣,紛紛向幾處戰場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距離血神教不遠的一些勢力和城池,也都得到消息,紛紛關閉山門,開啓防禦大陣,生怕遭受波及。

    張若塵操控精神力,化身爲一道迅猛的閃電,與黑衣修士一邊追逐一邊大戰。

    其實,以張若塵的實力,對付一個五十階的精神力聖者,並不是一件太難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他先前被地元法王打成重傷,戰力大降,只能使用精神力,短時間內,竟然沒有將黑衣修士拿下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動,周圍數百里的天空,都有雷電浮現出來,站在雲層上方望去,能夠看見一大片雷電光柱。

    黑衣修士的實力也是強大厲害,手中的翡翠法杖,乃是一件精神力聖器,可以提升法術的威力。

    察覺到張若塵再次追上來,黑衣修士旋轉了一下,豁然轉身,捏着翡翠法杖,向衝擊過來的雷電一指,嘴裡念道:“千里冰城。”

    在一瞬間,黑衣修士猶如化爲世界的中心,天空飄落下紛紛揚揚的雪花。緊接着,在他的頭頂,漫天飛雪之中,一座龐大無比的冰雪銀城顯化出來,一股磅礴懾人的氣勢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相當厲害的精神力法術,比一些武道聖術的攻擊力都要強橫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千里冰城與張若塵顯化出來的雷電撞擊在一起,相互抵消,相互衝撞,形成一道道混亂的氣勁。

    城池不斷破碎,化爲一塊塊小山大小的冰晶,向地面墜落下去。

    雖然破開了冰城,張若塵卻也受了一些衝擊,體內的傷勢變得更加嚴重。

    藉此機會,黑衣修士逃到百里外,傳出一道精神力,道:“時空傳人也不過如此,名不副實,看來外界是將你傳得太誇張了一些。等到本聖將精神力強度修煉到五十一階,必定回來斬你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黑衣修士以爲他已經逃到百里外,到了一個相當安全的位置,也就不再懼怕張若塵,故意說出剛纔話,想要激怒張若塵繼續去追趕他。

    黑衣修士已經傳訊給元歸長老,只要他再將張若塵拖住片刻,等到元歸長老趕到,張若塵就如甕中之鱉,只能任憑他們宰割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就憑你這樣的實力,也敢聲稱吊打太古遺種,橫掃九大界子,完完全全就是一個笑話。”

    黑衣修士一邊急速飛行,一邊挑釁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一個性格急躁的人,心緒沉穩,自然能夠看穿黑衣修士的真實目的。

    其實,以他現在的傷勢,完全可以轉身離開,不再追殺上去,可是他卻沒有這麼做。

    放一位不死血族聖者逃走,無疑是放虎歸山,不僅張若塵僞裝成顧臨風的事會暴露,而且,不死血族一旦知道張若塵在血神教現身,恐怕立即就會派遣出大批強者攻打血神教,到時候,血神教恐怕會覆滅。

    絕對不能泄漏消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一縮,也不管傷勢會不會加重,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在一瞬間,穿透虛空,跨越一百多裡的距離,出現在了黑衣修士的前方。

    精神力成聖後,張若塵對空間的控制力加強,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即便跨越了一百多裡,似乎也沒有達到極限。

    當然,強行動用空間大挪移,張若塵的五臟六腑都是一陣劇痛,體內的血管拉斷了數根,只能依靠精神力強行支撐。

    黑衣修士嚇了一跳,沒有料到張若塵竟然出現到了他的前方,此刻,想要收出身法,已經來不及。

    “冰天雪地十重山。”

    黑衣修士調動全身精神力,完全注入進翡翠法杖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在他和張若塵之間的位置,一座千丈高的雪山憑空顯化出來,飛在半空,形成一股強大的勢,向張若塵壓迫過去。

    緊接着,第二座雪山,第三座雪山……

    一連十座雪山,接連不斷出現,一層疊着一層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黑衣修士的眼神陰冷,渾身全是白色寒霜,兩隻手同時捏着翡翠法杖,從肩部到手指全部都凍結成晶瑩剔透的寒冰。

    “就憑這一招冰天雪地十重山,在下境聖者之中,恐怕很少有人能夠與他爭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知使用精神力與他交手會相當吃虧,於是,取出沉淵古劍,緊咬牙齒,準備動用武道的力量,速戰速決,再找地方養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中的三千道銘紋,全部都激活,緩緩將劍擡了起來,一股浩浩蕩蕩的千紋毀滅勁涌動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嘴裡一邊吐血,張若塵一邊將沉淵古劍揮斬出去。

    十重雪山,全部都崩碎。

    黑衣修士的嘴裡發出慘叫,數十道劍氣從他身上穿透而過,肉身變成了篩子,全身都是拳頭大小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黑衣修士墜落下雲端,摔到數千米下方的地面,摔成了一灘爛泥。

    精神力聖者的肉身太弱,生命力無法和武道聖者相提並論,黑衣修士已經死去,只剩一顆血紅色的聖心從血泥中飛了起來,想要遁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隔着一片虛空,向前一抓,把血紅色的聖心收入進手掌心。

    聖心的表面,浮現出一縷縷寒氣,想要凝聚出一具聖相分身,可惜張若塵早有準備,一掌拍了下去,打得聖相分身崩碎而開。

    黑衣修士的聖魂相當強大,藏在聖心裡面,怨毒的道:“張若塵,我族的強者正在趕來,你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與他廢話,取出如意寶瓶,把聖心放入進去。

    一位精神力聖者的聖心和聖魂都是無價之寶,張若塵自然是捨不得毀掉,打算帶回去,賞賜給明宗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咦!果然有高手趕過來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,籠罩住全身,漸漸的,他的身體越來越淡,最後完全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片刻後,不遠處的林中,涌起一團白霧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位穿戴極其華麗的美麗女子,從白霧中走了出來,身材凹凸有致,****圓潤,玉腰如蛇,充滿了極致的誘惑性。

    她赤着一雙玉足,雙腿筆直而又雪白,標準的鵝蛋臉,雙眸充滿了靈氣。

    如此一個女子,簡直驚爲天人,足以讓一位得道聖僧爲她犯戒,即便是一個屠夫,恐怕也會爲她放下屠刀。

    “是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藏在暗處,盯向那個女子,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女,正是青龍王朝的魔冉王妃,她竟然出現在血神教的領地中。

    仔細想想,張若塵也就釋然,因爲,魔冉王妃曾經說過,她在血神教修煉了數十年,算得上是血神教的一員。

    青龍墟界都已經毀滅,魔冉王妃回到血神教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,她是拜何人爲師?

    魔冉王妃的一雙玲瓏剔透的玉足,踩着一縷縷清風,來到黑衣修士的屍體旁邊,一雙黛眉微微皺起,自言自語的道:“終究還是來遲了一步,到底是誰殺了他?”

    魔冉王妃又在四周查探了一番,沒有找到兇手,也沒有找到兇手留下的痕跡,於是,施展出身法,重新化爲一縷白煙,飛向天邊。

    “她是黑衣修士請來對付我的幫手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疑惑的神情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青龍王朝的殘餘勢力,很有可能也跟着魔冉王妃來到血神教。那是一股相當龐大的力量,甚至有可能影響戰局,張若塵必須要去將此事查探清楚。

    張若塵跟在魔冉王妃的後方,一直進入絕古雪山,來到一座十分隱秘的山谷。

    山谷中,竟然沒有下雪,反而綠意盎然,繁花似錦,與外面的世界完全不同,很像是一座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的身姿搖曳,從半空飛落下去,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,消失在山谷中一片殷紅色的桃林裡面,花瓣紛紛揚揚的飄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山谷口,一塊覆蓋着冰雪的石碑上面,刻有三個文字——莫憂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