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莫憂谷的谷口相當狹窄,大概只有七、八米寬,種植有兩排桃花,一直延伸至谷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悄無聲息的向谷口潛伏過去,剛剛靠近桃花,就察覺到一絲不對勁,於是,立即向後急退。

    “幻陣。”張若塵暗驚。

    若不是精神力成聖,張若塵很可能察覺不到幻陣的銘紋波動,由此可見,佈陣之人的精神力強度遠遠超過他。

    眼前的桃花,並不是桃花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,很有可能都是假象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都已經達到五十階,竟然依舊無法看穿谷中的幻象,背心不禁冒出一股涼氣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咳嗽了一聲,喉嚨微甜,緋紅的鮮血從嘴裡流淌出來。

    先前,地元法王的聖氣,侵入進了張若塵的身體內部,在經脈和血管中肆掠,使得張若塵體內的傷口無法癒合。

    傷勢進一步加重。

    “算了,等到養好傷勢,再去谷中探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,消失在空氣之中,返回潛龍殿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進入莫憂谷,穿過桃林和溪流,來到一座硃紅色的飛檐閣樓外面,微微躬身,向閣樓一拜,道:“師尊,弟子去晚了一步,同一聖者已經被人殺死。”

    閣樓中,響起一個極其動聽的女子聲音:“元歸長老遇到了一個大麻煩,所以才請我們出手相助,我們盡力就行,沒能救下來,也不是多大的事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那個女子的聲音,再次響起,問道:“你有沒有看到同一聖者是被何人殺死?”

    魔冉王妃猶豫了一下,最終,還是說了出來,道:“弟子在同一聖者被殺死的地方,發現了一絲熟悉的氣息,與時空傳人張若塵的氣息有些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時空傳人張若塵,怎麼會是他?”

    閣樓中,那個女子的聲音,變得有些異樣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道:“弟子回到血神教就仔細查過這個人的資料,此人與神子殿下,似乎有着極深的關係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越來越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一道輕柔的笑聲,從閣樓中傳出,帶有一種深層次的意味。

    回到潛龍殿,張若塵立即查看身上的傷勢,真的傷得極重,五臟六腑全部都破破爛爛,經脈和血管都斷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經脈和血管中,有一股霸道的邪氣在涌動,所過之處,衝擊得聖氣全部都散開。

    那是地元法王的聖力,相當難化解。

    “幸好聖化了一百四十三竅,肉身強度大增,要不然,我真不一定承受得住地元法王的那一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將氣海中的聖氣和玄胎中的陽剛之氣同時調動起來,按照第五重玄胎平魔天的經脈路線運行,煉化地元法王的聖力。

    想要傷勢痊癒,必須要先化解那股聖力。

    地元法王的修爲很有可能已經跨入通天境,聖力自然是相當強橫,只有請動修爲超過通天境的修士,纔有可能將那股聖力化解。

    當然,《九天明帝經》卻是非同一般的修煉功法,只要修煉到一定程度,完全可以煉化世間的一些邪道力量。

    果然,《九天明帝經》沒有讓張若塵失望,才只是運行了一個大周天,就將地元法王的聖力化解一小半。

    三個大周天後,張若塵將地元法王的聖力完全煉化,雖然傷勢沒有痊癒,可是,整個人都變得十分輕鬆,再也沒有那種難受的感覺,疼痛感也得到緩解。

    如今,他憑藉強大的肉身,渾厚的聖氣,足以支撐起傷體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最先返回潛龍殿,帶回好消息,已經將地元法王擊斃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手掌心,託着一枚血紅色的丹藥,晶瑩流光,璀璨奪目,隱隱間,可見看見丹藥的內部有一個小小的人影。

    一枚魂丹。

    使用地元法王的聖魂,煉製出來的丹藥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吞下一枚通天境聖者的聖魂煉製出來的丹藥,你的境界,又能更上一層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顯得十分淡漠,臉上沒有任何表情,將魂丹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地元法王的聖源,對你用處不大,交給我吧!”

    “別忘了,你的修爲還沒有超過本王,我們現在是平等的關係,至少現在你還沒有資格命令本王。想要聖源,拿東西來換。”血月鬼王說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如意寶瓶,手指在瓶口輕輕的一引,頓時,一顆緋紅的聖心,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感知相當敏銳,察覺到聖心中的聖魂,身形快速閃了過去,五根纖柔的手指向前一抓。

    聖心中,響起一聲聲慘烈的叫聲,黑衣修士的聖魂被強行抽離了出來。

    緊接着,血月鬼王的雙手一合,涌出兩團鬼火,很快就將黑衣修士的聖魂,煉製成了一枚聖丹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兩根玉蔥般的手指,輕輕捻着聖丹,道:“好強大的聖魂,與地元法王的聖魂不相伯仲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力聖者的聖魂,自然是相當強大,只要給他一具肉身,完全可以吞噬肉身主人的靈魂,然後,奪舍重生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即便肉身毀滅,只要聖魂和聖心還在,就能再活一世。

    當然,那樣的話,他的武道之路也就毀於一旦,今後只能做一個精神力聖者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將一枚聖源取出來,丟給了張若塵,隨後,她就進入圖卷世界,準備煉化兩顆魂丹,讓自己的修爲更進一步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元周長老、上官仙妍、黃煙塵、姬水、趙世奇,相繼回到潛龍殿。

    趙世奇向張若塵稟告,道:“昨夜一戰,又將名單上的二十一位半聖清殺,至此,我們已經滅掉不死血族一大半的勢力。並且,黃仙子出手,還斬殺了一位不死血族的聖境巨擘。”

    “做的不錯,這是賞賜給你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輕輕一揮,聖心向趙世奇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趙世奇使用雙手捧住聖心,激動得顫抖,連忙跪在地上,叩謝張若塵,道:“多謝神子殿下賞賜,老夫必定爲神子殿下肝腦塗地死而後已。”

    趙世奇的精神力強度已經達到四十九階的巔峰,距離精神力成聖也就只差最後一步。只要煉化聖心,趙世奇就有絕對的信心,成爲精神力聖者。

    一位聖者和一位半聖,無論是身份地位,還是自身的實力,都有天上地下的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趙世奇怎麼可能不激動?

    元周長老顯得心事重重,一直都處於思考的狀態,注意到趙世奇手中的聖心,眼中才又露出一道銳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同一聖者,那是同一聖者的聖心。”元周長老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血神教的高層相當陌生,並沒有聽過同一聖者這個名字,問道:“同一聖者是誰?”

    “他是元歸長老所在門閥的一位精神力聖者,按照輩分,應該算是元歸長老的孫子輩。”元周長老說道。

    元歸長老除了是血神教的聖長老,也是創建了一個屬於自己的聖者門閥,乃是依附於血神教的勢力之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你老人家遇到的那人,應該就是元歸長老吧?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嘆息了一聲,心情很複雜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與元歸長老是師兄弟,有着數百年的情誼,如今卻要成爲生死之敵,對他而言,的確是一道難以跨越過去的坎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結果如何?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再次嘆息,道:“老夫將他打成了重傷,沒能將他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沒能將他殺死,還是下不了手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現在再問這個問題,有什麼意義?”元周長老不願不談,道:“放心吧!老夫一定會親手將他擒住,帶回血神教。”

    此事關係重大,要知道,讓元歸長老那種級別的人物逃走,後果相當嚴重,很有可能會給張若塵和血神教帶來毀滅性的打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元周長老,凝視了片刻,最終還是沒有追問,道:“青墨遭受長老閣一位聖長老的追殺,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,你的令牌到底管不管用?”

    “老夫親自走一趟,一定將她帶回來。”

    因爲心中一念不忍,放走了一位大敵,元周長老顯然也是感覺到愧對衆人,想要儘量彌補過錯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想到了另一件事,問了出來,道:“元周長老知不知道絕古雪山中有一座莫憂谷?”

    “莫憂谷!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瞪大一雙蒼老的眼睛,問道:“你怎麼知道這個地方?那裡可是一處禁地,你最好還是收起你的好奇心,千萬不要闖入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更加好奇,怎麼連元周長老這樣的人物,也都對莫憂谷如此忌諱?

    “那裡是教主夫人的居住之地,任何人闖入進去,都是死路一條。”元周長老說道。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?”張若塵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,自然也就是血神教的上一任聖女。

    能夠成爲聖女,也就說明,教主夫人必定是一位天資絕頂的人物,而且,與血神教教主和四**王,處於同一時代。

    就連四**王的修爲,也都達到通天境的層次,教主夫人的修爲,說不定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又加了一句,道:“當年,教主夫人的體質和天賦,還在教主之上。本來她是有機會成爲教主,讓人不解的事,她竟然主動讓出教主之位,反而隱居到莫憂谷,從此再也沒有踏出過莫憂谷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隱居到莫憂谷,並不代表,她就沒有插手血神教的事。”張若塵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    那位教主夫人,說不一定纔是真正的厲害人物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