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個天資卓絕的女人,本有機會成爲一教之主,爲何卻選擇放棄,並且隱居到一座與世隔絕的山谷?

    只有兩種可能:

    第一,她是真的不想做教主,不想被教中的瑣事拖累,只想靜心修煉聖道。

    但是,種種跡象表面,她並不是這樣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麼就是第二種情況,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不想被人發現。

    一個人,一旦成爲教主,也就被推到風頭浪尖,成爲整個崑崙界的修士都關注的大人物,身上的秘密很容易就會暴露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位教主夫人的身上,到底是有什麼秘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做出決定,等到傷勢痊癒,一定要再去探一探莫憂谷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的神情肅然,道:“你到底發現了什麼?難道教主夫人也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隨後,將先前遇到的事,全部都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聽完後,衆人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“青龍墟界的實際掌控者,竟然與教主夫人有關。教主夫人在暗中,到底是發展了多麼龐大的勢力?”上官仙妍相當震驚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陷入沉默,血神教的危機,似乎比他們想象之中更有嚴重。

    黃煙塵顯得很平靜,問道:“經歷今夜一戰,不死血族肯定已經意識到有一股藏在暗處的力量在針對他們。他們不可能坐以待斃,肯定會採取行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地元法王隕落,元歸長老受了重傷,亂字天宮宮主逃走,再加上,已經死去的鴻原聖者、廖騰、同一聖者,還有死在你手中的玉蘿聖者。不死血族潛伏在血神教的勢力,已經被摧毀了一大半。以他們現在實力,就算想要製造破壞,也無法造成太大的動盪。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的眼神冰冷,道:“現在就是乘勝追擊的時候,必須以雷厲風行的手段,將他們殺得乾乾淨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名單上面的那些不死血族強者,又不是傻子,肯定已經嗅到危險的氣息,藏到了暗處,怎麼可能還等着我們去剿滅他們?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冷哼一聲:“你也太小看血神教的實力,這裡是一片古老的神土,不是他們想逃就能逃,想藏就能藏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血神教還有一些底蘊沒有顯露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如此暗想着,於是,又說了一句:“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,也就只能繼續打下去。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離開沒多久,兩位穿着血紅色衣衫的女子,來到潛龍殿。

    兩個女子的身材高挑,氣質冷豔,容貌也都是萬里挑一,看上去大概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,可是她們的修爲卻高得驚人,竟然都已經跨入聖境。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第五弟子,甄音,拜見神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第六弟子,梵音,拜見神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兩位聖境人物駕臨,張若塵自然不可能將她們拒於門外,只得請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座椅上面,手中捏着一根白色絲巾,捂嘴咳嗽,裝出十分虛弱的模樣,道:“兩位師姐駕臨潛龍殿,不知是因爲何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成爲神子之後,也就算是血神教教主的半個弟子,稱呼教主夫人的弟子爲師姐,倒也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甄音的眉心有一粒硃砂,一雙水光盈盈的丹鳳眼,仔細觀察着張若塵,道:“今夜,血神教爆發了數次聖者級別的大戰,教主夫人擔心神子殿下的安危,特地派遣我們二人過來保護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我殺死同一聖者的時候,很有可能留下了聖道氣息,那位教主夫人已經懷疑到了我的身上。說是來保護我,實際上是來查探我的虛實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梵音有着一頭烏黑的長髮,一直垂到臀部,身上帶有一股妖異的氣息,道:“神子殿下似乎真的傷得很重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咳嗽,咳出鮮血,將白色絲巾染紅,有氣無力的道:“前兩日,本神子遭到不死血族聖者的刺殺,傷得相當嚴重,即便服下枯木丹,傷勢的恢復速度還是很慢,至今依舊無法與人交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是有重傷在身,只不過,還沒有到無法與人交手的地步。

    所以,剛纔的話,一半是裝的,一半是真的。

    現階段,無論是張若塵,還是血神教,還不敢和教主夫人撕破臉皮。

    首先,誰都不知道,教主夫人的修爲,到底高到了何等地步?

    其次,教主夫人又掌握了多麼龐大的勢力?

    這兩點若是都沒有弄清楚,一旦開戰,肯定會相當被動。

    當然教主夫人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在暗處清剿不死血族潛伏者,也有一些被動,不敢貿然出手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傳訊光符,飛入進梵音的手中。

    梵音打開光符,看了光符上面的文字,又擡起頭來盯向張若塵,道:“夫人說,神子殿下有絕世無雙的資質,堪稱是血神教崛起的希望,絕對不能有任何意外。所以,她讓我們二人,請殿下去莫憂谷短住。”

    “短住?夫人有心了,不過,本神子還是習慣住在潛龍殿,不敢打擾夫人的清修。”張若塵面不改色的說道。

    莫憂谷乃是教主夫人的地盤,張若塵一旦住進去,想要出來,必定是難如登天,很有可能還會死在裡面。

    梵音道:“夫人都已經下了聖令,我們二人若是不將神子殿下請回去,肯定會遭受重責。”

    目前爲止,教主夫人最多也就確定同一聖者是被張若塵殺死,對顧臨風,還處在懷疑的階段,並不確定顧臨風就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繼續拒絕,反而顯得不正常,很有可能會遭到教主夫人最凌厲的滅殺。

    血神教中,除了太上長老和教主,誰能擋得住她?

    剎那間,張若塵的腦海中思緒百轉,最終,還是決定冒一次險,笑了笑道:“好吧!正好本神子也該去拜見教主夫人一次,兩位師姐,請前面帶路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撐着身體,剛剛站起身來,卻又跌了回去,嘆了一聲:“實在太虛弱,連站都站不起來。”

    甄音和梵音對視了一眼,化爲兩股香風,來到張若塵的左右兩側,攙扶着他,化爲一團聖光,飛出潛龍殿。

    黃煙塵從一座隱匿陣法裡面走了出來,出現在殿宇之中,望向大門的方向,冷哼了一聲:“裝得真像。”

    趙世奇站在黃煙塵的身後,顯得恭恭敬敬,道:“莫憂谷是虎狼之地,我們現在怎麼辦?要不要立即通知元周長老,將神子殿下救回來?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眼神深邃,道:“那位教主夫人,豈是元周長老對付得了?放心吧!張若塵既然敢去,也就肯定有脫身的把握,就怕他陷入進溫柔鄉里面自己不想走。”

    甄音、梵音、魔冉王妃,全部都是一等一的美人,而且,還都是聖境人物,她們身上的氣質不是一般的美女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此刻,甄音和梵音一左一右攙扶着張若塵,三人的肌膚相互接觸,張若塵的雙手時不時就會觸碰到她們的腰部。

    與兩位聖境美女如此近距離的接觸,換成另一個人,恐怕早就已經欲.火焚身,無法忍受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十分清楚她們是危險人物,因此保持着一種警惕的狀態。

    不過,他的雙手,卻主動伸了出去,分別在甄音和梵音的大腿上面輕輕捏了把,十分圓潤,很有彈性,帶有一股溫熱。

    甄音和梵音都像是觸電了一般,微微顫抖了一下,隨後,同時向張若塵瞪了過去。

    兩尊聖者,高高在上的人物,卻被人隨意撫摸和揉捏,甄音和梵音內心相當抓狂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顯得無所畏懼,只是對着她們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甄音和梵音自然是查過顧臨風的資料,知道此人相當好色,卻沒想到,他的膽子也這麼大,竟然敢對她們動手動腳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她們二人在壓制怒火,沒有爆發出來,也就進一步肯定,教主夫人只是有些懷疑他的身份而已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還有什麼可懼?

    那就肆無忌憚的做一次顧臨風,張若塵相信教主夫人對一個她可以掌握的絕世天才,肯定會相當感興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一勾,向甄音盯了過去,笑道:“甄音師姐的美貌猶如九天仙子,堪稱血神教的第一美人。”

    甄音直接無視他,眸中閃過一道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都已經是將死之人,竟然還敢勾搭她?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甄音師姐想不想做未來的教主夫人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甄音的眼神變得更加冷峭,覺得顧臨風就是一個狂妄自大的白癡。他不會真的以爲教主之位已經唾手可得?

    見甄音沉默不語,張若塵轉過頭,望向梵音,笑道:“梵音師姐想不想做未來的教主夫人?”

    梵音師姐也與甄音有相同的感覺,覺得顧臨風太自以爲是,真以爲他是神子,就能讓所有女子都投懷送抱?

    顧臨風的天賦體質,或許能夠比得上時空傳人張若塵,但是,別的方面卻和張若塵差了十萬八千里。

    對付他這樣的人,與對付一個草包沒有什麼區別,隨便使用一些手段,就能將他拿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