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甄音和梵音的攙扶下,張若塵再次來到莫憂谷。

    谷中,遍植桃樹,桃花如同粉色水晶一般美麗得有些不真實,散發出誘人的芳香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僅僅只是呼吸了一口,體內的陽剛之氣就在躁動,猶如化爲火焰在小腹位置燃燒。

    “花香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爲了不引起甄音和梵音的懷疑,張若塵依舊在呼吸,將空氣吸入腹中,立即使用聖氣將花香包裹起來,進行煉化。

    甄音和梵音就在張若塵的身旁,一人託着他的一隻手臂,能夠清晰感受到張若塵身上的溫度變得越來越高,就連呼吸也都變得急促。

    她們二人的心中暗笑,覺得顧臨風已經受到花粉的影響,如此一來,接下來對付他,也就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桃林中的花香,不是一般的藥物,名叫“七情香”。

    聞到這種香味,修士的七情六俗將會被無限放大,迷失心智,喪失思考能力,從而會將所有秘密全部都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即便是絕大多數聖者,也都無法煉化七情香的藥力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一個草包,夫人略施小計就讓他原形畢露。”

    甄音和梵音的心中如此想着,根本就瞧不起張若塵,就算天資高、戰力強又如何,待會還不是會變成一個廢物。

    她們二人將張若塵帶到一座樓閣上面,讓他先坐下休息,隨後,同時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天,還沒有亮。

    樓中的青銅燈臺上面鑲嵌着一枚光屬性聖石,散發出瑩瑩的白光,有着一縷縷聖氣,從聖石裡面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七情香的確很難煉化,即便是《九天明帝經》也只能暫時將它壓制,短時間內,無法轉移到體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莫憂谷的深處,有一座聖氣瀰漫的洞府。

    洞府中,聚集有數十位修士,除了教主夫人、甄音、梵音,還有青龍王朝的殘餘勢力,包括修爲已經達到通天境的青龍帝君,也都恭恭敬敬的站在那裡,身上看不到任何帝皇之氣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站在一座懸空石臺上面,身上穿着鮮紅色的長袍,一直在地面拖了兩丈遠。

    她的容顏,並不蒼老,反而極其美麗,氣質典雅,肌膚細膩,大概也就二十七八歲的模樣,頭上梳着古典的髮髻,髮絲間插着四根水晶琉璃一般的鳳釵。

    雖是一位絕頂美人,卻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王者之氣,很像是一位女王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伸出一根柔長的手指,向虛空一點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以指尖爲中心,一圈漣漪涌了出去,形成一個三丈長的圓形鏡面。

    鏡面上,出現了一間房間與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,漸漸變得清晰,正是坐在椅子上面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甄音和梵音站在教主夫人的身後,盯向鏡面,觀察張若塵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甄音的聲音較爲輕柔,道:“他應該已經察覺到不妙,正在全力以赴煉化七情香。此子,還是有一些能耐,並不完全是一個白癡。”

    梵音冷哼一聲,頗爲不屑,道:“通天境的聖境人物,將七情香吸入體內,也無法煉化。就憑他的意志力,能夠堅持一刻鐘就相當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們又觀察了一陣,只見,顧臨風的狀態越來越不對勁,眼神變得迷離,臉上流露出似哭似笑的神情,那是七情香已經發作的跡象。

    梵音露出一道鄙夷的神色,道:“師尊,弟子認爲,根本不用試探他,無論他是顧臨風,還是張若塵,一劍殺了便是,何必還要這麼麻煩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麼?”

    教主夫人的聲音頗爲冰冷,嚇得梵音噤若寒蟬,嬌軀微微顫抖,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緊接着,教主夫人又道:“青龍墟界一戰,百年之後天下的格局,我已經能夠推測出一個大概。其中,站在最頂端的一線人傑,必定會成爲頂天立地一般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無論是顧臨風,還是張若塵,都是一線人傑,將來註定不凡。若是能夠掌控一人,比掌握一座血神教更有價值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了!”梵音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的雙目註釋鏡面上的張若塵,道:“時間已經差不多,讓魔音去試一試他。”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依舊保持着較爲清醒的狀態,不過,體內的陽剛之氣實在太霸道,很難控制,讓他感覺到相當頭疼。

    驀地,房間中,有悅耳動聽的簫聲響起。

    四周的光線變得夢幻了起來,一連十二道婀娜多姿的美女,出現在張若塵的眼前。

    她們身上只是穿着少量的衣服,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,飽滿的酥峰,纖細的玉腰,圓潤的臀部,每一條曲線都充滿誘.惑性。

    十二位性感的美女都在翩翩起舞,肢體柔軟,香風逸散,說不出的勾魂誘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來,向她們盯了過去,臉上露出邪異的笑容,隨後,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,向她們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驀地,一位穿着白色衣衫的絕色女子,從十二位性感美女的後面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一塵不染,手持一根玉簫,吹着縹緲動聽的樂曲。她的容貌美得驚心動魄,而且純潔無暇,與十二位性感美女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“魔冉王妃。”張若塵將她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並不知道魔冉王妃,就是教主夫人的四弟子,魔音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魔冉王妃的容貌和氣質的確是無與倫比,超越梵音和甄音,意志再如何堅定的男子見到她,也很難有抵抗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直接捨棄十二位性感美女,向魔冉王妃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的雙眸如同星辰一般美麗,看到撲過來的張若塵,眼角微微的一擡,露出一道嫵媚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神子殿下,你這是要做什麼?”

    魔冉王妃停止吹簫,嬌軀猶如玉蛇一般,從張若塵的手臂縫隙之中“滑”了過去,嘴裡發出銀鈴般的誘人笑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大笑一聲:“我要做什麼,你說我要做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撲了過去,雙臂向前一抱。

    這一次,魔冉王妃沒有躲避,竟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挺着豐滿的酥峰,任憑張若塵將她抱住。

    胸前的一對柔軟,直接壓在張若塵的胸膛上面。

    “好討厭啊!神子殿下,你怎麼可以這個樣子?”

    魔冉王妃擡起頭來,一雙波光粼粼的美眸,楚楚可憐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兩人的臉,離得很近。

    就在魔冉王妃說話的時候,張若塵都能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溫熱氣息吹打在臉上,讓他感覺到十分酥麻。

    真的是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妖女,即便是以張若塵的精神意志,也有一些受不了!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從魔冉王妃的背部,一直向下,最後落到**的位置,使勁捏了一把,邪笑一聲:“你覺得本神子爲何會這樣子?要不,本神子先將你外面這一層衣服脫下,我們再慢慢談?”

    不等魔冉王妃反抗,刺啦一聲,張若塵已經將她的長裙撕下了一大塊,露出兩條雪白筆直的玉.腿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洞府中,青龍帝君的臉色一變,臉上的青筋全部都冒了起來,顯得格外猙獰。

    “可恨啊……師尊,我要去斬了他。”

    青龍帝君看到張若塵竟然將魔冉王妃摟在懷中,肆意的揉捏,而魔冉王妃身上的衣服也是越來越少,幾乎就要脫得乾乾淨淨,氣得牙齒都要咬碎,火焰都要從頭頂涌出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教主夫人呵斥了一聲,道:“再等一等,相信魔音很快就能試探出他的真正身份。”

    青龍帝君停下腳步,不敢違逆教主夫人的意志。

    青龍帝君,乃是教主夫人的大弟子,深知教主夫人的修爲十分強大,而且手段狠辣,任何人敢違抗她的命令,下場都是相當悽慘。

    鏡面上,張若塵進一步得寸進尺,竟是將魔冉王妃抱了起來,嘭的一聲,將她扔到牀榻上面,隨後,壓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魔冉王妃躺在牀榻上面,嬌喘吁吁,按住張若塵的手掌,媚眼如絲的道:“神子殿下,你到底是什麼人?人家怎麼覺得,你很像那位時空傳人?”

    “什麼時空傳人,本神子現在的眼中只有你,哪裡還有別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推開魔冉王妃的雙手,向前一抓,扯下了最後一層胸衣,目光向下看去,隨後,眼神凝固在了那裡。

    洞府中的修士,雖然看不到魔冉王妃的嬌軀,可是,看到張若塵將一件月白色的胸衣抓在手中搖晃,也都全部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他們的目光,情不自禁都向青龍帝君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青龍帝君已經處在暴怒的極限,整個人都要爆炸,若不是懼怕教主夫人,早就已經衝了過去,將張若塵碎屍萬段。

    然而,鏡面上,顧臨風變得一動不動,竟然沒有進一步的動作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見顧臨風居然停了下來,露出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側身倒了下去,直接摔到牀榻下面,七竅流血,頗爲悽慘的模樣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將外衣重新穿在身上,走到張若塵的身前,查探他的情況,心中暗道:“他身上的傷勢太重,再加上受到七情香的衝擊,竟然暈厥了過去。也好,反正已經試探出他的真實身份,算是完成了師尊的任務。不過……我的處子之身,竟然被他給看光、摸遍,便宜都被佔盡,要不要找他負責呢?呵呵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