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慕容月的身上散發著一股驚人的陰寒力量,站在張若塵的身後,眺望不死血族退走的方向,道:「不死血族的那些太子和皇女,竟然會選擇退走,我還以為要繼續戰鬥。」

    不僅慕容月,黃煙塵、青墨、小黑、孫大地、大司空、二司空、白黎公主也都一字排開,站在張若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散發出明亮的聖光,有著令人心驚膽顫的力量波動湧出來。

    除了小黑,其餘人都煉化了聖丹,修為有不同程度的提升。此刻,他們有著無窮的戰意,很想與不死血族的太子和皇女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孫大地渡過了第二次准聖劫,扛著鐵棍,叫囂道:「我也好想與不死血族的太子戰一場,只可惜,等我渡過第二次准聖劫,他們都已經逃走,真是讓人失望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「你們應該慶幸才對,明宗真的與不死血族開戰,肯定會有人戰死。」

    「齊天部族的太子齊生實力相當可怕,堪稱是不死血族萬年難得一出的鬼才,除了我以外,恐怕也就只有大司空和二司空聯手,才能與他對抗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眾人都收起笑容,皆是一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大司空和二司空聯手,能夠與吞天魔龍戰得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如今,二僧服下了聖丹,雖然還沒將聖丹完全煉化,修為卻已經有很大的提升,快要達到二劫准聖的巔峰。

    齊天太子的實力是有那麼強大,竟然可以應對如今的大司空和二司空?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齊天太子天生六翼,又掌握著滅神十字盾,如同冥王在世,大司空和二司空沒有渡過第三次准聖劫之前,與他交手,多半會敗。」

    這下子,就連天不怕地不怕的孫大地,也都安靜下來,不敢再叫囂。

    慕容月十分好奇,問道:「既然齊天太子的實力如此恐怖,為何會選擇退走?」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道:「既有外在原因,也有內在原因。我和齊天太子都有很多顧慮,在現在這個敏感的時間段,一旦決戰,對誰都沒有好處。」

    「你的顧慮是《半聖榜》第一的秋雨?」黃煙塵道。

    「不僅僅是他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天命大帝的身影,眼中閃過一道忌憚的神色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天命大帝也是人類,與張若塵應該屬於同一陣營。

    實際上,在陰間的時候,張若塵逼得陰玄紀放棄了肉身,使得天命大帝失去一具最佳的身軀。

    如今天命大帝開始活第二世,卻只能使用一具並不完美的身軀,實力大打折扣,怎麼可能不記恨張若塵?

    青龍墟界的各方勢力,其實都在相互牽制,處於一種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「青天部族的這位血聖怎麼處置?」

    小黑咧嘴一笑,將佐天血聖帶了上來。

    在龍頂山的時候,小黑將佐天血聖打成重傷,又使用一種秘術將他體內的聖源封印,以免他爆發出聖境修為與眾人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「還不立即給宗主跪下?」慕容月呵斥了一聲。

    「宗主?什麼宗主?」

    佐天血聖的身上有著一股傲氣,眼睛一瞥,露出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做為聖境生靈,可以傲視天下眾生,即便淪為階下囚,也不可能給一位半聖下跪。

    慕容月拔出聖劍,向佐天血聖的雙腿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哧。」

    佐天血聖的兩根腳筋被斬斷,腿彎的位置流淌出聖血,雙腿在不停顫抖。

    「在你面前的人,乃是明宗宗主。豈是你說不跪,就能不跪?」

    慕容月將劍收回,一掌擊在佐天血聖的頭頂,將他鎮壓得跪在地上,雙腿沉入進泥土裡面。

    「什麼明宗……根本就沒聽過。」

    佐天血聖一張老臉變得十分猙獰,咬緊了牙齒,雙手撐地,想要重新站起身。

    做為一尊聖者,卻被一群小輩鎮壓得跪在地上,佐天血聖自然相當憋屈,心中發誓,只要能夠回到崑崙界,解開體內的封印,必定要將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吸成趕屍。

    「只是一個下境聖者而已,沒有什麼價值。食聖花,交給你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隨口說出一句,判了一位聖者的死刑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他根本就沒有正眼去看佐天血聖,而是在思考別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背部,長出一根根纖細的銀色根須,隨後,食聖花的藤蔓顯現了出來,紮根在佐天血聖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居然可以吸收一尊活著的聖者,真是太美妙,說不一定,我能夠藉此讓果實成熟。張若塵,你這個人還是挺靠譜,難怪能夠得到接天神木的認可。」

    食聖花相當興奮,忍不住誇了張若塵一句。

    佐天血聖卻相當凄慘,被食聖花的根須刺穿肉身,身體逐漸變得乾癟,嘴裡發出尖銳的哀嚎聲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他都將人類當成食物,十分享受將人類體內鮮血吸乾的那種美妙感覺。

    現在,他終於嘗到被別的生靈,吸干精氣和血液的滋味,簡直就是痛不欲生,每一刻都是折磨。

    佐天血聖的慘叫聲,響徹這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生靈,全部都恨得咬牙切齒,覺得張若塵是在羞辱整個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人族修士卻都感覺到暢快,對張若塵佩服得五體投地。

    因為,張若塵做了他們想做,也做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「看似溫潤如玉,其實,張若塵也有霸道的一面,此次來到青龍墟界,我算是重新認識了他。」

    「將一尊聖者當成花肥,真不知他還能做出多麼瘋狂的事。」

    「不死血族也不知要吸收多少人類的鮮血,才能達到聖境,佐天血聖本就是死有餘辜,張若塵這麼做真是大快人心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隨著不斷吸收佐天血聖的精氣和血氣,食聖花藤蔓頂部的果實,變得越來越大,散發出來的光芒也越來越明亮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著食聖花的果實,只見,果實上,出現一道道銀色的紋路,很像是一輪奇異的銀月,掛在天穹。

    「這一枚果實,應該很不凡,也不知將它吃下會有什麼功效?」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藤蔓,猛烈的搖晃了一下,傳出一道精神力警告張若塵:「這是我結出的第一枚果實,你最好不要打它的主意。」?張若塵面帶笑容,依舊對銀色果實很感興趣,若不是果實還沒有成熟,說不定已經將它採摘下來。

    食聖花又道:「第一枚果實是我的虛身,屬於另一個我。你若是吃了它,我會跟你拚命。」

    食聖花說得很嚴肅,不像是故意欺騙張若塵。

    「虛身?」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疑惑的神色,道:「你說的是什麼意思?一株花還能擁有虛身?還能擁有第二具身軀?那麼,你現在的身體又是什麼?」

    食聖花擔心張若塵真的吃了它的虛身,於是,解釋道:「我現在的身體,叫做真身。結出的第一枚果實,乃是虛幻之體,類似於人類的聖魂,所以叫虛身。」

    「今後,長出第二枚果實,第三枚果實……,還能擁有別的身軀,比如,肉身、法身、十萬化身。」

    「當然,真身、虛身、肉身、法身、十萬化身,既能融為一體,也能分開修鍊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,目光再次盯向藤蔓頂部的銀色果實,含笑道:「那枚果實,就是你的虛身?我怎麼感覺裡面蘊含有相當強大的力量波動,將它服下,應該可以將我的聖魂提升到相當可怕的高度吧?」

    食聖花被氣得不輕,再次發怒,做出要和張若塵拚命的態勢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剛才的話,完全就是一句玩笑,並沒有打算要去吃食聖花的虛身。

    張若塵反而還比較期待食聖花能夠第二次開花,長出一具肉身,也不知它的肉身到底是男,還是女?

    食聖花將佐天血聖的血氣和勁氣全部吸收,修為又增長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只可惜,它的果實沒有成熟,還是差了一點點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將你的那枚聖源交給我,我要將果實凝練成熟,修鍊出虛身。」

    食聖花向張若塵傳出一道精神力,顯得很迫切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是有一枚聖源,但是,卻並不打算現在就拿出來交給食聖花。

    如今的食聖花,已經相當強大。

    若是讓它修鍊成虛身,使得虛身和真身融為一體,肯定會實力大增。萬一到時候反噬張若塵怎麼辦?

    張若塵必須要防備它,說道:「那枚聖源遲早會交給你,但卻不是現在。現在,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。」?食聖花想要的反抗,卻被張若塵強行收回體內,鎮壓了下來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帶著眾人,向著曾經龍頂山的位置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片地域的破碎空間,已經自動癒合,重新恢復完整。

    然而,龍頂山卻徹底從地面上消失,只留下一條條巨大的地裂,一座座斷裂的山峰,還有噴涌著的岩漿。

    「宗主,我們來到這裡做什麼?」慕容月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條地裂的邊緣位置,道:「龍頂山中,有著一股神秘的力量,使得周圍的空間結構遠比別的地方穩固。這世上,沒有無緣無故的事,此地肯定是有它的神奇之處。那股神秘力量,到底來自哪裡呢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地裂的下方。

    隨後,他將沉淵古劍取出來,施展出御劍術,跳下地裂,破開堅硬的岩石,向地底深處衝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