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真的與魔冉王妃發生什麼,而是以養傷爲藉口,暫時閉關修煉。

    太陽初升,血神教迎來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一則則震動天下的消息,傳了出來,並且以迅雷之勢傳至天台州的各大勢力,甚至於傳到整個中域。

    “血神教四**王之一的地元法王隕落,被一尊鬼王鎮殺。”

    “同一聖者和玉蘿聖者被神秘強者打得神形俱滅,血神教又大批地位崇高的半聖遭到刺殺,死傷慘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血神教發生了大變故,每一則消息傳出去都如同大地震一般,讓臨近的宗派、家族感覺到憂心忡忡,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中午時分,血神教的長老閣傳出法令,通告天下:“昨夜,被斬殺的聖者和半聖,皆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六大聖長老之一的元歸長老與亂字天宮宮主雨華城,屬於不死血族高層,已經逃走。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長老閣還公佈出一份名單,傳到血神教的各個分舵和各個依附勢力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血神教傳出第二道法令,“即日起,血神教將要封山三個月,並且開啓血神古陣,任何生靈靠近血神教領地將會一律格殺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的動盪,造成了巨大的後續影響。

    就在當天,血神教的各個分舵和各個依附勢力就發生了動亂,天台州最爲強大的幾個勢力全都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這一次的動亂,並不是由不死血族發起,而是血神教高層的主動出擊。再加上,不死血族的聖者和半聖已經死傷一大半,因此,血神教的損失並不是太嚴重,至少沒有傷到根基。

    中央皇城。

    女皇離開後,中央皇城的天地靈氣,急劇下降,對這一座天下第一城,造成了不小的影響。

    不過,第一中央帝國的根基深厚,體制完善,女皇離開後,皇城並沒有發生大的動盪,朝廷各部、皇城大內、各級官員,依舊有條不紊的運轉着。

    只不過,皇城的行政中樞,從女皇的紫微宮,轉移到太宰王師奇的連珠府。

    王師奇,爲文帝的大弟子。

    文帝隱居之後,王師奇便是儒道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即便是儒道的聖者,見到王師奇,也都要恭恭敬敬的稱呼一聲“聖師”。

    做爲太宰,王師奇是文官之首。

    論權勢,他也絕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僅次於女皇一人,即便兵部、神工部、天刑部……,等等,六部的尚書,也要矮他一頭。

    當前,正是王師奇在掌控第一中央帝國,調度天下的人力和物力,抵禦外敵,維持各大勢力的平穩。

    王師奇的連珠府,乃是由九座府邸組成,佈置有九座古老的聖陣,猶如九星連珠一般的排列。

    此刻,連珠府的第九府,儒道最頂尖的大人物聚集在一起,圍在一座棋臺的四方。

    除了王師奇,儒道四宗的宗主全部都在,別的大儒、聖儒更是多達數十位,每一個都有相當驚人的身份,堪稱泰山北斗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任何一個走出去,整個天下都要震一震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穿着一身月白色的儒衣,女扮男裝,氣質淡雅,明眸皓齒,與周圍那些白鬚白髮的老儒站在一起,倒是顯得格外引人矚目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一雙星眸,注視着殿宇中心的棋臺,精神力從雙目涌出,沉浸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九尺長的棋臺,變得越來越巨大,向四面八方延伸,演化成一座山勢連綿的龐大世界,很像是一幅天地圖卷展開。

    修士的精神力越是強大,在他的眼中,棋臺演化出來的世界也就越是龐大,越是細緻,每一座山川,每一條河流,每一座城池,每一個人,全部都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換一句話說,修士修爲越高,看到的世界也就不一樣。

    這就是傳說中的天地棋局!

    一直以來,崑崙界都流傳着“天地棋局”的傳說,但是,能夠接觸到天地棋局的修士卻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棋局的北部,代表第一中央帝國的北域,那裡血氣瀰漫,殺氣沖天。

    棋臺上,億萬顆棋子排列在一起,有的棋子光芒璀璨,猶如宇宙之中的恆星,釋放出爆炸性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那樣的棋子,代表的是聖者。

    另外一些棋子,數量最多,光芒卻十分暗淡,密密麻麻難以數清,如同塵埃一般。

    它們代表的是普通人類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兩條黛眉微微一蹙,沉凝道:“北域戰場進一步惡化,短短六天而已,連丟八十四關,不死血族的進攻步伐越來越兇猛,恐怕要不了多久第六道防線就要被攻破,到那時,整個夜北府數百萬裡的疆土,都將成爲不死血族的肆掠之地。”

    棋臺的北部,有一大片都被血氣覆蓋,並且還在繼續蠶食,向中域推移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來勢洶洶,只是看着棋臺,都能感受到那股撲面而來的煞氣。第一中央帝國的軍隊,還有各大人族宗門和家族組織的聯軍,竟然無法抵擋,正在節節潰敗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北域肯定已經殺得天翻地覆,每一座城池被攻破都會有成千上萬人類,變成不死血族的食物。

    若是整個北域淪陷,那麼,北域的億萬人類也就變成了兩腳羊,成爲不死血族養的牲口,想殺就殺,想吃就吃。

    在場,儒道的頂尖人物,全部都繃緊了一張臉,連大氣都不敢出,感覺到深深的擔憂。

    “若是女皇沒有離開,不死血族哪有這麼大的膽子,那幾位血帝肯定全部都被嚇得聞風喪膽。”一位聖儒說道。

    畫宗宗主楚思遠吹鬍子瞪眼,顯得頗爲激進,道:“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?幹看着有什麼意思,本宗主認爲,我們現在就該全部殺過去,與不死血族決一死戰。以儒道如今的底蘊,加上朝廷的大軍,還怕他們不成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儒道之中,估計也有不少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他們一旦展開刺殺行動,恐怕戰爭還沒有開始,儒道已經死傷過半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冷靜下來,知道聖術才女說的都是實情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已經在幕後謀劃了八百年,在各大勢力都安插了潛伏者,隨時都能製造出動盪,讓強大的儒道也都感覺到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要知道,儒道大多都是身體脆弱的精神力修士,無法與武道高手相提並論,一旦遭到刺殺,很難有活命的機會。

    琴宗宗主梅先生道:“牽一髮動全身,若是我們都趕去了北域,誰能保證中域的穩定?中域一亂,人族也就失去根基,整個天下都將處於風雨飄搖之中。此事,必須要慎重,還需要從長計議。”

    一位面容蒼老的大儒說道:“要不啓動儒祖聖書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站在一羣數百歲的老儒之中,沒有任何壓力,顯得格外平靜,說道:“儒祖聖書的確是威力無窮,運用得好,足以反制不死血族的幾位血帝。可是,萬一不死血族的潛伏者掌握了儒祖聖書,對於人類而言,無疑是一場災難。”

    隨後,她的一雙明眸,掃視在場的諸位儒聖,含笑道:“在我們這羣人之中,很可能也有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”

    衆人面面相覷,感覺到相當頭疼,若是不將不死血族的潛伏者揪出來,提前清理掉,那麼,做任何事都會束手束腳。

    儒道的頂尖人物,全部都走出第九府,繼續商議應對眼下危機的策略。

    楚思遠的脾氣很倔,堅持想要帶領整個儒道的學生前往北域,與不死血族開戰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“戰死又如何?至少還有氣節在,足以流芳百世。若是,所有人都像你們這麼束手束腳,還能做成什麼大事?”楚思遠說道。

    在場的聖儒,全部都瞭解楚思遠的脾氣,倒也沒有人與他爭辯。

    因爲,就算再怎麼爭辯,也沒有什麼用。

    太宰王師奇道:“我們並不是不戰,而是要想辦法將損失降到最低,必須考慮周全,切記不能因爲一時衝動,毀了整個棋局。我們代表的不是我們自己,而是整個第一中央帝國,整個崑崙界。我們做出的任何一個錯誤決定,也會導致千千萬萬的人類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想那麼多幹什麼,還不如多殺幾個不死血族的聖者更直接。”楚思遠很想說出這一句,可是,最終還是忍了下來,免得又遭到這羣老傢伙的口誅筆伐。

    儒道的諸位大人物,全部都陷入沉默,繼續思考應對的策略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位穿着白色鎧甲的軍士,走了過去,單膝跪在地上,道:“才女大人,有兩個僧人找到連珠府外,說是你的一位朋友,給你帶來了一件了不得的禮物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冷冷的一笑,吹鬍子瞪眼,道:“了不得的禮物,能有多麼了不得?我看就是某家的紈絝弟子,想要親近納蘭丫頭,送來了一兩件討歡心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帝國正是危難之際,這些小輩不知道前往戰場殺敵,卻將精力用在這上面,真的是有些驕奢淫逸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現在商討的是天下大事,沒必要理會他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美名傳天下,又才華橫溢,貴爲九天玄女之一,自然是有數不清的追求者。

    在場的儒聖,全部都視聖書才女爲儒道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,從小看着她長大,因此,在他們的眼中,也就只有《英雄賦》上的幾人才配得上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追求者,與一羣蒼蠅沒有什麼區別,沒必要理會,直接趕走就是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玉指掐動了兩下,很快就推算出結果,嘴角露出一抹微笑,做出了一個讓在場數十位老古董都大吃一驚的決定。

    “抱歉,各位前輩,丹青必須要先去見那兩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向在場的諸位儒聖施施然的行禮,隨後,在他們異樣的目光下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況?難道誰家的天驕,竟然得到了我們心高氣傲的納蘭丫頭的青睞?”楚思遠有些發愣,感覺到不可思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