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融合了第四世的記憶和聖道感悟之後,張若塵又立即開始融合第五世。

    在《七生七死圖》中歷練,也是一種修行,經歷得越多,領悟到的東西自然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道感悟在不斷增加,對聖道規則的理解也在不斷變得清晰,這種狀態相當玄妙,讓人感覺到沉醉。

    也不知過去多久,張若塵終於將第五世的記憶和聖道感悟完全吸收,並且達到融會貫通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狀態,應該已經能夠引來第二次準聖劫的劫雲。”

    第二次準聖劫,稱爲“**劫”,一共要承受七十二道劫雷,疊加起來,比第一次準聖劫要兇猛數倍,危險性大增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旦渡劫,張若塵肯定無法保持無形無相三十六變的完美狀態,很有可能會露出破綻,萬一讓那位修爲深不可測的教主夫人發現了真實身份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貿然渡劫,而且將修爲暫時壓制住,至少也要等到離開莫憂谷再渡劫。

    一連融合兩世的記憶和聖道感悟,張若塵終於將“劍六”完全悟透,達到大圓滿的境界。

    完成這一步,張若塵距離劍聖的境界,也就不遠。

    接下來就是着手參悟劍七,只要將劍七的十重境界悟透,張若塵很快就能成爲一位真正的劍聖。

    整個崑崙界,每一位劍聖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,受到天下劍道修士的敬仰。

    一位劍聖,若是開宗立派,立即就能吸引大批資質優秀的修士趕去拜師,那等名聲,那等榮耀,不是一般的聖者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現階段最迫切想要做的事,是提升修爲境界。

    只有將武道修煉到聖境,纔是運用一切武技的基礎。

    融合兩世記憶之後,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,又有很大提升,距離五十一階也就只有一步之遙。

    精神力強度達到五十階之後,提升的難度將會越來越大,每一階都像是一個大境界一樣,需要花費大量時間,纔有機會突破。

    數天之前,張若塵纔將精神力修煉到五十階,現在,竟然已經達到五十階的巔峯,即將突破到五十一階。

    這樣的提升速度,足以讓整個天下的精神力聖者都爲之嫉恨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將精神力釋放出去的時候,無意間,發現了魔冉王妃的身影,正向他的修煉居所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魔冉王妃也是厲害人物,因此,與她相處,張若塵一直都很小心謹慎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龐大的精神力,猶如潮水一般流淌回去,進入張若塵的聖心,藏匿了起來。

    片刻後,魔冉王妃手持一根玉簫,推門走了進來,含笑道:“神子殿下的傷勢,似乎已經痊癒?”

    “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目光盯在她的身上,問道:“現在,你可以帶我去見教主夫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既然神子的傷勢已經痊癒,自然應該去見一見師尊。”

    魔冉王妃的嬌軀微微一扭,靠到張若塵的身旁,伸出一雙纖柔的玉手順勢挽住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她的身體,猶如沒有骨頭一般,輕盈、柔軟、溫熱,即便隔着一層層衣袍,也讓人感覺到無比旖旎。

    兩人的姿態相當親密,從桃林中走過,引來一道道異樣的眼神。

    同時,張若塵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殺氣與敵意,心中有些好奇,“在莫憂谷中,竟然有人想要殺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轉過頭,而是使用精神力進行探查。

    那股殺氣,是從一個略顯老態的中年男子身上傳出,此人的身材微胖,而那眼神卻銳利得猶如毒蛇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修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暗暗吃驚,以他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竟然無法探查出對方的修爲境界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此人的修爲,肯定超越上境聖者,至少也達到聖者的第四個境界“玄黃境”,甚至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物,在血神教,足以和十字天宮的宮主相提並論,在整個修煉界也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他的殺氣是針對我,可是,我以前並沒有見過他,根本就無冤無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,向身旁的魔冉王妃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難道與她有關?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的心中一動,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,嘴角情不自禁露出一道笑意:“難道是那位青龍帝君?”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決定試一試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故意伸出一隻手,竟然主動攔住魔冉王妃的纖腰。

    果然,那股殺氣,變得更加強烈。

    桃林中,吹起冰冷的風勁,吹得花瓣漫天飛舞。

    藏在暗中的那人,並沒有出手,很快殺氣就消散於無形。

    “看來真的是青龍帝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一嘆,平白無故又多了一個敵人,而且,還是一個相當厲害的大敵。

    老實說,張若塵的心中還有有些愧疚,畢竟魔冉王妃是青龍帝君的妃子,現在卻被他摟在懷裏。

    只是想想,也能猜到青龍帝君的內心,肯定是相當崩潰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會天真的認爲青龍帝君不敢殺他,估計在青龍帝君的背後,還有一個更加厲害的人物在給他施加壓力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。

    “那位教主夫人還真是不簡單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和魔冉王妃趕去拜見教主夫人的時候,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之一黃天部族的兩位大人物,到達天台州。

    其實,潛伏在血神教的不死血族,絕大多數都是黃天部族的族人。

    黃天部族早在數百年前,已經開始在血神教佈局,想要以最小的代價將血神教拿下,控制這一座古教。

    如今,時機已經成熟,正是他們掌控血神教,攻伐中域的時候。

    此刻,邪惡之都的一座府邸中,站着一個個身穿鐵甲的軍士。那些軍士的瞳孔全部都是血紅色,渾身散發出一股嗜血之氣,讓人感覺到肅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元歸長老將牆壁都撞碎,從一間房屋裏面飛了出來,摔落在堅硬的石板上面,嘴裏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在他的臉上,有一道紅腫的印記,顯然是被人抽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元歸長老可是六大聖長老之一,身份地位何等尊貴,自身的修爲也是高深莫測,誰敢如此打他?

    “混賬東西,黃天部族在血神教佈置了數百年,花費多少人力和物力,纔有今天的局面。你倒好,短短几天時間,就讓黃天部族的心血損失了一大半。你竟然還有臉來見本王?”

    夏王爺從房屋裏面走了出來,身穿金絲蟒袍,顯得精神抖擻,渾身上下的皮膚都發出金燦燦的光華,舉手投足之間都帶有強勁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緊接着,黃天皇女也走了出來,站在夏王爺的身旁,以一種漠視的眼神盯着元歸長老。

    元歸長老從地上爬了起來,跪在地上,沒有一絲聖者的威嚴氣度,哀求道:“王爺饒命!皇女饒命!就算屬下沒有功勞,也有苦勞。而且,雖然黃天部族的損失慘重,可是,我們依舊還有機會掌控血神教。那一個機會,只有屬下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黃天皇女的眼神一動,向元歸長老走了過去,道:“黃天部族潛伏在血神教的聖者和半聖,絕大多數都被清除。還有機會,還有什麼機會?”

    “除了黃天部族,還有另一支神祕的不死血族勢力,也潛伏在血神教。只不過,屬下還不清除,他們具體是來自哪一個部族?”

    元歸長老繼續說道:“只要我們兩家聯手,掌控血神教,其實並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另一個部族,也派遣出大批人馬,潛伏在血神教?”

    黃天皇女皺起眉頭,仔細思考,隨後,拍了拍元歸長老的肩膀,道:“起來吧!仔細講一講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元歸長老如蒙大赦一般長長吐出一口氣,道:“屬下懷疑,血神教的那位教主夫人,很有可能是某一個部族,安插在血神教的潛伏者。屬下也是一次偶然的機會,發現這個祕密,並且與她聯繫過一次,達成了一些祕密的協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教主夫人是什麼容貌?修爲有多高?”夏王爺問道。

    他想要通過元歸長老的表述,推測出教主夫人在不死血族之中的身份。

    元歸長老搖了搖頭,道:“屬下根本看不清她的臉,也看不清她的修爲。看向她的那種感覺,就像是在看大海和星空一樣,深不可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今天卡文卡得厲害,寫得超級慢,明天整理一下思路,爭取寫得順暢一點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