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青龍王朝最頂級的強者,不是前往外城征戰,就是去了聖山的山頂守護祭台,反倒是這座金碧輝煌的王宮的防守變得相當薄弱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等人的修為,沒有驚動王宮中的土著修士,神不知鬼不覺就闖入進去。

    作為王宮,自然是有很多珍貴的寶物。對於普通武者而言,隨便一件拿出去,也是價值連城,足夠一輩子衣食無憂。

    那些寶物,半聖級別的人物,卻根本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孫大地和大司空向內宮的方向衝去,早就失去蹤影,似乎是真的想去抓幾位王妃和公主。

    「阿彌陀佛!師叔,我去將大師兄攔截回來,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他犯錯。」二司空雙手合十,寶相莊嚴,眼中帶有一抹擔憂的神色。

    「去吧!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二司空離開之後,張若塵擒住一位修鍊出四條龍影的武將,問出青龍王朝國庫的位置,隨後,他和慕容月急速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青龍王朝的聖境人物,離開青龍墟界的時候,肯定會將所有寶物全部都帶走。

    但是,最近一段時間,青龍墟界誕生了大量天材地寶,必定還儲存在青龍王朝的國庫,不可能已經送出青龍墟界。

    青龍王朝的國庫,建在聖山中,與王宮只有一牆之隔。

    國庫的外圍區域,佈置有十分厲害的防禦陣法,一層連着一層,即便是聖境人物也休想將陣法攻破。

    慕容月跟在張若塵的身旁,盯向遠處的國庫石門,問道:「宗主,屬下先去試一試外圍的防禦陣法到底有多強?」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慕容月的手腕,將她拖了回去,道:「沒必要強攻,我有辦法。」

    搖身一晃,張若塵的體型和容貌,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變化成一個皮膚有些蠟黃的中年男子,肩寬體闊,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威嚴的氣勢。

    他的容貌,變得與青空武聖一模一樣,就連氣質和眼神也相差無幾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臂一展,一縷縷聖氣,從體內湧出來,凝結成八條巨大的龍影,散發出磅礴的龍氣。

    隨後,他大步流星的向國庫石門方向行了過去。

    看守國庫的軍士,全部都跪在地上行禮,道:「拜見青空武聖大人。」

    「還不立即打開陣法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裏,發出一道沉厚的聲音。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大人不是去外城與域外邪魔征戰,怎麼會來到國庫?」一位六龍武王表示疑惑,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氣度非凡,一股強橫的氣息從體內湧出去,震懾他們,道:「本聖做事,需要向你們解釋嗎?」

    八龍武聖,乃是青龍王朝的守護者,也是地位最為崇高的存在,在現在這樣的非常時期,更是具有最高決策權,因此,沒有人敢違逆他們的意志。

    看守國庫的軍士,不敢得罪青空武聖,立即將防禦大陣打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進入陣法,停下腳步,向四方打量了一番,隨後,悄聲無息的將空間領域釋放出去。

    「嗡。」

    空間猛烈的震蕩了一下,震得那些軍士七竅流血,全部都軟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力量控制得極好,只是將他們震暈,沒有奪走他們的性命。

    那位六龍武王沒有暈倒,以深厚的修為,抵擋住空間力量的攻擊,依舊保持着站立的姿勢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到底是誰……」

    他指著張若塵,露出驚恐的神色,連連向後倒退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「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以最快的速度衝過去,一掌擊在他的頭頂。強大的掌力,伴隨着一道道閃電湧出去,鑽入進那位六龍武王的體內。

    那位六龍武王雙眼一黑,嘭的一聲,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「也不知青龍王朝的國庫,到底存放了多少天材地寶?」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道笑意,取出沉淵古劍,揮劍斬了出去,將石門破開,成功闖入進國庫的內部。

    青龍王朝的國庫,從地面一直延伸到百丈深的地底,內部空間相當廣闊,可以想像,這裏曾經必定是放置有無數寶物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國庫裏面卻空蕩蕩的,什麼也沒有,早就已經被搬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苦笑的神色,自言自語的道:「看來,還是來遲了一步……」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生出一股警覺,感覺到危險,以最快的速度施展出空間挪移,跨越數十丈的距離,達到國庫的邊緣位置,背部貼在冰冷的鐵壁上面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就在他剛才站立的位置,傳出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響,隱隱間,可以看見八條龍影顯現出來,很快又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國庫的內部,乃是完全密閉的空間。

    此刻,國庫中,有着排山倒海的力量在猛烈翻滾,很像是一層層波浪一樣,將四面鐵壁撞擊得嗡嗡直響,久久無法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「居然還有一位八龍武聖藏身在國庫裏面,倒是有點意思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既是有些吃驚,也有些喜悅。

    既然有一位八龍武聖坐鎮,也就說明,國庫中依舊還有重寶,並沒有被搬空。

    等到國庫中的力量波動變得平穩下來,終於顯現出一道高瘦的人影。

    此人,名叫王師道,為青龍王朝王族的一位武聖,看上去十分蒼老,滿頭銀絲,頭頂束著青銅發冠,但是卻沒有一點老態龍鐘的樣子,反而精神抖擻。

    王師道單手背在身後,雙目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,冷厲的道:「你根本不是青空武聖,到底是什麼人?」

    「不愧是一位武聖,還是有點眼力。」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王師道冷哼一聲:「你身上的八條龍影,並不是青龍墟界的本源龍氣,反而帶有崑崙界的力量氣息。以本聖的修為,要將你識破,並不是一件難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搖晃了一下,全身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,很快就又變成原來的模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落在王師道的背部,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。

    只見,王師道的背上,背着一根金色的袋子。

    袋子的材質相當特殊,很像是金色的綢緞織成,又像是有金色的液態水覆蓋在綢緞上面,竟然在緩緩的流動。

    「居然有細微的空間波動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可以確定,那根金色袋子,必定是一件空間寶物。

    青龍王朝不僅出現一座空間傳送陣,竟然又冒出一件空間寶物,使得張若塵充滿好奇,立即問道:「你的那根金色袋子是從何處得來?」

    王師道的神情一緊,露出防範的神色,道:「這是青龍王朝的鎮國之寶,金光藏袋,豈是你這個域外邪魔可以染指?」

    「八極崩。」

    王師道的雙手畫出一個圓圈,在圓圈的中心,八條黑色的龍影顯現出來,化為八道閃電,向張若塵飛過去。

    八龍武聖的確相當強大,張若塵卻無所畏懼,將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的調動起來,隨即,雙掌同時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龍象神爐。」

    隨着張若塵將掌印打出,一片赤金色的火焰,從背部湧出來,頃刻之間就將國庫填滿。

    國庫所在的空間,變成一座熊熊燃燒的銅爐,半聖級別的修士闖入進去,堅持不了一個呼吸的時間,就會被燒死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兩股力量碰撞在一起,形成一圈強大的力量波動,向四方湧出去。

    國庫的四面鐵壁都刻錄有陣法銘紋,抵擋住了這股力量,要不然,大半個聖山都已經垮塌。

    兩人繼續交鋒,一連對碰了數十擊。

    他們施展的招式,全部都是最剛猛的力量,拳掌相交,以力打力,就是在比拼誰的力量更強。

    半晌后,兩人分開。

    王師道渾身冒熱汗,大口喘氣,兩隻拳頭的皮膚碎裂而開,溢出緋紅的鮮血,十分震驚的盯着對面那個域外男子,道:「怎麼可能……你才九階半聖的境界而已,怎麼可能擋得住本聖的力量?」

    王師道已經有三百多歲,修為的確相當深厚,施展出來的武技也達到化境,可是卻老了,血氣在衰退,肉身的爆發力和持久力都在下降。

    數十擊之後,就露出疲憊的神態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依舊精力飽滿,筆直的站在王師道的對面,道:「以你的年齡,能夠擋住我這麼多擊,已經相當了不起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王師道並沒有感覺到榮耀,反而覺得張若塵是在羞辱他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九階半聖而已,竟然敢如此對一位八龍武聖說話,王師道自然是相當惱怒,大吼一聲:「小子,你休要猖狂,本聖現在就滅了你。」

    「降魔印法。」

    王師道的身體鼓脹起來,雙手結出一個奇異的印訣。

    在他的腳下,出現一個直徑十丈的黑色圓形光印,有着八條龍影盤踞在光印裏面,發出震耳的龍吟聲。

    王師道身上的力量波動變得越來越強大,給張若塵造成了一定的壓力。

    「你的印法,降不了魔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依舊相當從容,沒有後退,反而大步向前行去,五指捏成掌印,沉喝一聲:「七竅血冥掌。」

    一尊擁有十二翼的血紅**影,在張若塵的身後緩緩站立起來,身軀高大,面目猙獰,渾身散發出驚人的煞氣。

    那是冥王的虛影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打了出去,凝結成一道巨大的手掌印。

    血紅**影也跟着一掌打出,與王師道結成的降魔印法碰撞在一起,在一瞬間,就將降魔印法擊碎。

    「噗!」

    王師道口吐鮮血倒飛出去,重重的撞擊在鐵壁上面,猶如一張紙片,緩緩從鐵壁上面滑落下來,只留下一條血紅色的痕印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掌印,走了過去,來到王師道的身旁。

    王師道的聖軀,變得破破爛爛,頭顱碎了一大半,後腦勺完全塌陷下去,聖血源源不斷從體內湧出來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的生命氣息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殺死了一位武聖,張若塵即沒有感覺到愧疚,也沒有感覺到興奮,顯得各位平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王師道身上的金光藏袋取了下來,托在手中,露出好奇的神色:「好不容易又見到一件空間寶物,也不知裏面裝着什麼?這根金光藏袋又有什麼特殊的力量呢?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