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食聖花完全就是自己作死,竟然想要在張若塵最虛弱的時候反叛,將自己的主人吸食,換做任何一個人,也無法忍受這樣的事。

    即便不滅了它,也要給它一個深刻的教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理會食聖花的求救,而是默默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搬運體內的聖氣,在體內做周天循環。

    渡過第二次準聖劫,張若塵的體內,涌出一股龐大的生命之力,使得破碎的肉身快速恢復。

    經脈、血管、聖脈中的雷電,也都融入進血肉,成爲張若塵身體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岩漿底部,張若塵的肉身就完全恢復,而且,比以前更加強大,每一寸皮膚都有聖光在流動,每一滴血液都蘊含爆炸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渡過第二次準聖劫,肉身得到進一步強化。趁此機會,一舉衝開最後一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發狠,隨即雙手一捏,調動全身血氣,注入進十條血靈脈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十條血靈脈,猶如化爲十條洶涌滂湃的大河,發出震天動地的聲音,直向頭部的神庭竅穴衝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都在顫動,能夠清晰看到,十根血紅色的脈絡,按照十種玄奧的路線,一直匯聚到頭部。

    只要衝開最後一竅,就能肉身成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魔冉王妃站在數百里外,看着天空的劫雲逐漸消散,竟是也長長的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這一片大地,完全變成了焦土,曾經層巒疊嶂的原始叢林變得面目全非,很多地方都燃燒着火焰,涌起濃煙。

    “七十二道劫雷全部都落下,難道顧臨風渡過了第二次準聖劫?”魔冉王妃自言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,要知道,剛纔的雷劫實在太強橫,即便是她也很難擋住,誰能料到,顧臨風卻一直撐到了最後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帶着疑惑的心情,邁出腳步,向那片焦土的中心區域行去。

    然而,她纔剛剛前行數十里,天空中,浮現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華,凝聚出成一片金色的雲彩。

    金色的雲彩,很像是由一條條河流匯聚而成,在天空中,不斷變化形態,顯得格外瑰麗。

    就是這樣一朵雲彩,卻讓魔冉王妃感覺到無比危險,似乎比先前的劫雲還要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況?難道又凝聚出了劫雲,金色的劫雲?”

    魔冉王妃化爲一道殘影,急速後退,再次退出那片區域,心中有些驚疑不定,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不僅僅,天空凝聚出金色的劫雲。

    方圓千里的大地,也在輕輕震動。

    深藏在地底的大地脈絡,竟然都改變了方向,向劫雲的中心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根紅色的血氣光柱,從遠處沖天而起,一直衝入進金色劫雲裡面。

    頓時,金色劫雲開始猛烈翻滾,下一刻,一道金色的瀑布,從雲中落下,急速墜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大地震動得更加厲害,濃密的黑煙,沖天而起,讓天空都變得無比昏暗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自然不知道,就在剛纔,張若塵衝開了頭頂的最後一竅,打通全身一百四十四處竅穴,只要能夠經受住劫雷的考驗,就能肉身成聖。

    肉身成聖的修士,不需要渡三次準聖劫,可是,卻需要同時渡天劫和地劫。

    天劫,指的就是,天空中的金色劫雲。

    地劫,指的是,大地脈絡凝聚出來的地勢衝擊。那種衝擊,可以讓岩石融化,可以撕裂大地板塊,可以製造出上萬倍的重力壓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就是在承受天劫和地劫的雙重攻擊,體內響起噼裡啪啦的聲音,就連骨頭似乎也要碎裂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堅持,一定要堅持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天劫和地劫雖然是想要滅了他,可是,這樣的過程,又是對肉身的一種淬鍊。

    只有承受住這樣的痛楚,才能真正肉身成聖。

    聖化一百四十三竅的肉身修士,與肉身成聖的聖者,那種差距完全就是一個地下,一個天上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做爲聖者,知識面自然是相當寬廣,很快就猜出是怎麼回事,“渡天劫,引地劫。難道顧臨風就要肉身成聖?”

    要知道,肉身成聖的修士在同境界,完全就是無敵的代名詞,比劍聖都要厲害半籌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那幾位太子,皆是天縱奇才,更有先天優勢,可是在修煉肉身的時候,也遇到了巨大的困難。

    顧臨風竟然如此容易,就將肉身修煉到聖境?

    天劫和地劫一連持續了大概一個時辰,隨後,緩緩的退散。

    天空再次變得晴朗,大地也恢復了平靜。

    “終於結束了!”

    魔冉王妃很想知道結果,展開身法,急速向天劫和地劫最中心的位置衝了過去。只見,中心區域竟然完全變成了一片岩漿湖泊,山體和樹木早就已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使用聖氣包裹全身,懸空站在岩漿湖泊的上方,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在第二次準聖劫、天劫、地劫的衝擊之下,竟然製造出如此可怕的毀滅力,讓聖者都感覺到驚駭。

    “沒有任何生命波動,顧臨風應該是沒有渡過最後的天劫和地劫。”

    魔冉王妃微微鬆了一口氣,萬一顧臨風真的渡過雙劫,達到肉身成聖,那麼,恐怕就算是她,也未必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不過,仔細想想也很正常,自古以來,不知有多少天驕死在劫雷之下,其中一些比顧臨風還要更加優秀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仔細思考,最終還是決定先傳訊給教主夫人。

    畢竟,顧臨風的死,並不是一件小事,已經打亂教主夫人的規劃和佈置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驀地,魔冉王妃身下的岩漿湖泊,出現了一個漩渦,變得越來越大,有着十分強大的能量波動,從漩渦中心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從漩渦底部飛出來,直向魔冉王妃衝撞過去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流,向她撲面而來,本能的伸出雙臂,向前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肉身極其強橫,與魔冉王妃撞擊在一起,直接將她撞得飛出去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只感覺渾身骨頭都要散開一樣,調動渾身上下的聖氣,化解那股衝撞之力。

    她的雙足,在岩漿湖泊的表面,一連踩出十數步,終於停了下來,胸口在起伏,感覺到憤怒,道:“顧臨風,你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殺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說得很直接,再次衝了上去。

    因爲,他們二人本來就離得很近,以張若塵現在的速度,自然是頃刻間就到達魔冉王妃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都冒出金色聖光,沒有調動聖器,只是憑藉肉身力量,一掌又一掌打出。

    手掌涌出的氣勁,給人一種排山倒海的威勢,打得魔冉王妃這個上境聖者也都只能後退,無法抵擋。

    當初在青龍墟界,魔冉王妃和張若塵就已經結下仇怨,既然現在肉身成聖,有機會殺她,張若塵怎麼可能放她離開?

    再說,魔冉王妃居然是在爲不死血族辦事,本就該死。

    一連碰撞六十三擊,魔冉王妃最終還是沒能承受住張若塵的掌力,嘴裡吐出一口聖血,急速拋飛了出去,頭上的髮髻崩斷,長髮散落下來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的心中又驚又怒,怎麼也沒有想到,顧臨風竟然變得如此強大,更加沒有想到的是,顧臨風竟然敢對她下這麼重的狠手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,你的膽子也太大,你到底要做什麼?”魔冉王妃擦乾嘴角的血痕,冷聲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雙手,感受肉身成聖之後的強大力量,手掌輕輕的一動,空氣也好發出噼啪的爆響。

    “做什麼?我剛纔不是已經說過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繼續與魔冉王妃廢話,調動聖氣注入進腰部的血紅色腰帶,頓時,腰帶化爲十聖血鎧籠罩他的全身。

    “七竅血冥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掌心的七處竅穴完全打開,一大片血雲凝聚出來,緊接着,這一片天地之間的靈氣都變得沸騰。

    冥王的虛影,在張若塵的背後顯化出來,很像是一尊魔神一樣。

    肉身成聖之後,再次施展出七竅血冥掌,掌法的威力自然是達到恐怖絕倫的程度,即便還沒有打出,已經給魔冉王妃一種巨大的壓迫感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可以確信一點,顧臨風是真的要殺她。

    讓她不解的是,這到底是爲什麼?

    就算顧臨風不想投靠不死血族,也沒必要殺她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個貪圖美色的男人嗎?怎麼可能忍心對她這樣的女人痛下殺手?

    只有一種可能,顧臨風一直都在僞裝,此人,並不貪圖美色,也不狂妄自大,反而一直都在示敵以弱和韜光養晦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魔冉王妃再也不敢小瞧顧臨風,取出一枚四方形的青銅印,託在雙手之間,調動渾身聖氣,打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那枚青銅印,乃是青龍王朝的至寶之一,印章的表面,刻有一條栩栩如生的青龍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青銅印的內部,響起一聲聲龍吟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的手臂一揮,青銅印飛了起來,變得越來越巨大,高達四百多米,長寬也是四百多米,散發出浩浩蕩蕩的青色霧氣。霧中,一條龐大的龍影顯化出來,將巨大的青銅印緊緊纏繞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