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最開始,張若塵決定收服食聖花的時候,其實已經預料到它很不安分,一直想要將他吞食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不僅僅只是將它當成一種戰鬥的助力,也是想要使用它來逼迫自己,迫使自己不得不加快速度進步,抵擋來自它的威脅。

    經歷天劫和地劫的洗禮,食聖花的虛身徹底破碎,就連它的真身也都極度萎縮,藏在張若塵的脊樑骨中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“食聖花的戰力,還是相當強大,能夠起到不小的輔助作用。”

    wωw●TTKΛN●¢ ○

    張若塵經過深思熟慮,最終還是決定喚醒食聖花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於是,他伸出一雙白淨的手掌,懸浮在魔冉王妃的屍體上方,釋放出精神力。手指向下一抓,魔冉王妃的聖魂自動分離了出來。

    她的聖魂,很像是一團拳頭大小的光球,散發出氤氳的光芒,懸浮在張若塵的雙手之間。隱隱間,可以看見,光球的中心站着一道淡淡的靚麗影子,與魔冉王妃長得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,將魔冉王妃的聖魂,融入進食聖花的真身,將會發生什麼奇妙的事?估計,食聖花對我的敵意,將會變得更加強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一勾,露出微笑,並沒有將那種威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一吸,魔冉王妃的聖魂,化爲一道流光,飛入進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他調動聖氣將聖魂包裹起來,在體內搬運,將聖魂打入進脊樑骨,與食聖花的真身進行磨合。

    魔冉王妃的聖魂相當強大,遠超食聖花的虛身。

    可是,兩者並不同源,具有排異性,很難真正融合在一體。

    “看來還是使用出一些手段才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雙臂,兩隻手掌的掌心,浮現出一縷縷紫色的雷電,印在了胸口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雷電的力量,傳遍張若塵的全身,其中,七成以上全部都向脊樑骨中涌過去,刺激食聖花的真身和魔冉王妃的聖魂,使得它們加快速度融合。

    隨着兩者緩緩融合,漸漸的,張若塵的背心,一根根黑色的藤蔓生長出來,長出嫩綠的葉片,釋放出淡淡的聖氣。

    藤蔓越來越長,越來越粗壯,一直從地面生長到雲層上方,散發出來強橫力量氣息。

    等到魔冉王妃的聖魂和食聖花的真身徹底融合的時候,食聖花再次恢復到巔峯狀態,散發出無比磅礴的聖氣。

    藤蔓輕輕的搖晃了一下,周圍的天地靈氣劇烈震盪,形成一圈圈能量漣漪向外蔓延。

    一道很像魔冉王妃的聲音,從食聖花中傳出,帶有一股強烈的恨意,“張若塵,你竟然敢將我的聖魂煉入進食聖花,那麼,本聖現在就先吞食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水缸那麼粗的藤蔓上,長出一根根尖銳的倒刺,如同利劍一般,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些倒刺,是由聖道規則凝聚出來,帶有一股冰寒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地,嘴裏輕輕的一哼,隨即心念一動,體內的聖氣自動轉化爲赤紅色的火焰,涌向脊樑骨的位置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真身,就是與張若塵脊樑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遭受火焰的攻擊,食聖花顫動了起來,發出慘叫聲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火焰從張若塵的背部涌出來,順着藤蔓一直向上燃燒,將食聖花剛剛生長出來的葉片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主人,我知道錯了,知道錯了,求你收起火焰。”食聖花哀求道。

    那聲音,依舊與魔冉王妃很相似,柔柔糯糯,聽在張若塵的耳中,頓時生出一種怪怪的感覺。

    其實,跨入聖境的食聖花,具有的戰力,也是相當強大。

    可惜它已經認張若塵爲主,張若塵隨便使用出一點手段,就能讓它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ωωω ¸тtkan ¸¢O

    除非,食聖花的修爲遠遠超過張若塵,纔有可能脫離張若塵的控制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不可能讓那樣的事發生,肯定會將食聖花的實力,控制在他能夠掌控的範圍之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收起火焰,傳出一道精神力,與食聖花進行溝通,警告道:“無論你是食聖花,還是魔冉王妃,最好都老實一些。再有下一次,我一定滅了你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食聖花,既有一部分是自身的意識,也有一部分是魔冉王妃的意識,兩者正在磨合。

    等到完全磨合,也就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食聖花見識過張若塵的厲害,不想再次遭到懲罰,連聲說道:“主人放心,就算給我一百個膽子,我也不敢再有異心。”

    食聖花的性格,的確是發生了一些改變。以前,它的態度可是相當強硬,絕對不會如此討好張若塵。

    現在,它倒像是已經接受張若塵這個主人,準備心甘情願幫他辦事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因爲融合了魔冉王妃的聖魂?還是因爲我將肉身和精神力修煉到聖境,讓它不得不選擇臣服?或許,兩者都有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,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他從魔冉王妃的屍體裏面,挖出一枚血紅色的聖源,交給了食聖花,道:“你纔剛剛跨入聖境,先將這枚聖源吸收,鞏固境界。”

    食聖花從張若塵的體內衝了出來,伸出密密麻麻的根鬚,紮根在魔冉王妃的屍體上面,將屍體和聖源同時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食聖花纔剛剛跨入聖境而已,還很不穩定,所以,需要大量養分,鞏固境界。

    而且,吸收了魔冉王妃的聖源、血液、聖氣,也能讓食聖花的真身和魔冉王妃的聖魂更加契合,有着無窮的好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地底將青龍帝印重新挖出來,託在手掌心,進行研究。

    “居然刻錄有八千七百四十七道銘紋,絕對能夠排入進《千紋聖器榜》前一百位,倒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。”張若塵讚歎道。

    在一座墟界,也能鑄煉出一件如此強大的千紋聖器,實在是相當不容易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對青龍帝印沒有太大的興趣,不如使用沉淵古劍將它煉化,用來提升沉淵古劍的品級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,揮劍向青龍帝印一劈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青龍帝印散發出奪目的青色光芒,顯化出一條巨大的青龍虛影,飛了出去,避開了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咦一聲。

    青龍帝印的器靈,乃是一條古老的龍魂,具有很高的智慧,自然不會任憑沉淵古劍宰割。

    “人類,你要幹什麼?你到底知不知道,當初青龍王朝爲了鑄煉青龍帝印,消耗了大概半個王朝的資源。你竟然想要將我毀掉?”青龍帝印的器靈口吐人言,對張若塵對話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我只需一劍在手,便可橫掃世間的一切。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發出一聲劍鳴,脫出長長的流光,向青龍帝印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兩件千紋聖器竟然自動鬥了起來,發生激烈碰撞,很像是兩位聖者在戰鬥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材質的確遠超青龍帝印,可是品級卻差了很多,根本無法將青龍帝印鎮壓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加入進戰鬥,控制沉淵古劍,鎮住青龍帝印,開始一點一點的熔鍊。

    “煉化了青龍帝印,沉淵古劍中的銘紋數量,應該可以達到五千道吧?”張若塵自言自語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人類……你到底知不知道一件……刻有八千道銘紋的千紋聖器的價值……你竟然要將我煉化……”

    青龍帝印的器靈感覺自己遇到了一個白癡,換做另外一位聖者得到它,肯定已經欣喜若狂,怎麼可能會煉化它?

    青龍帝印在猛烈顫動,它的內部,低亢的龍吟聲不斷傳出來。

    青龍帝印的器靈很不甘心遭受沉淵古劍的煉化,只可惜,失去主人的掌控,再厲害的聖器發出來的威力也是相當有限。

    在悽慘的龍吟聲中,這一枚青龍帝印徹底融化,化爲青色液滴,與沉淵古劍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白淨的右手,抓住沉淵古劍的劍柄,舉了起來,閉上雙目去感應。

    劍體中,一共有五千一百三十二道銘紋,以一種極其玄妙的方式排列,很像是由頂尖煉器大宗師親自刻錄上去的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動用聖氣,只是隨意的揮劍橫掃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劍鋒的前方,成千上萬道劍氣自動凝結出來,化爲一片數十米高的劍氣牆,向遠處推移出去,發出刺耳的呼嘯聲。

    “每增加一千道銘紋,沉淵古劍的威力都會跨越一大步。即便,劍體中只有五千多道銘紋,似乎也並不比青龍帝印弱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沉淵古劍還是相當滿意,僅僅只是它的鋒利,已經遠遠超過別的千紋聖器,甚至能夠斬斷別的千紋聖器。

    食聖花將魔冉王妃的聖源、聖液、聖氣完全吸收,在藤蔓的頂部,長出一個小小的青色花骨朵。

    “要開第二次花了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精神力傳入張若塵的腦海,道:“稟告主人,只要我能夠吸收足夠多的養分,一年之內,就能讓聖花徹底綻放,達到最鼎盛的狀態。到那時,我的修爲,也將超越通天境,足以和真聖一較高下,可以幫主人辦更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養分,得看你聽不聽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簡單的回了一句,隨後,傳出一道精神力,進入圖卷世界,與接天神木進行交流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肉身成聖,隨時可以承載乾坤界。”

    沒過多久,接天神木傳出訊息,告訴張若塵,它即將開始煉化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圖卷世界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    最後,《乾坤神木圖》將會破碎,圖卷世界將會演變成一座更加廣闊、穩定的世界——乾坤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