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圖卷世界將會再次封閉,進行世界演變。

    從圖卷世界,演變爲乾坤界,並不是一觸而就的事,有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。

    正常來講,一座世界的誕生,需要千萬年的時間,甚至,上億年的時間。

    在接天神木的主導下,乾坤界的誕生,倒也不需要那麼漫長的時間。接天神木的力量,可以讓那種進程加快萬倍,十萬倍。

    圖卷世界封閉之前,小黑從裡面走出來,將兩張聖級鎮血符交給張若塵,道:“本皇已經拼盡全力,可是聖級鎮血符實在太複雜,也就只能煉製出兩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可是給了它兩千滴神血,最終,居然只是煉製出兩張聖級鎮血符。由此可見,一張聖級鎮血符的價值是何等高昂。

    一些聖者的全部身家加起來,恐怕都不夠用來煉製一枚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兩張聖級鎮血符小心翼翼的收入進空間戒指,生怕損壞,隨後,纔是看向小黑,問道:“乾坤界的演變過程,大概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至少也得幾個月,甚至有可能需要數年時間。”小黑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麼久嗎?”張若塵的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“久?乾坤界的演變過程,已經是打破了世界誕生的自然規則。你知道青龍墟界一共演變了多久,才形成一個穩定的世界?至少也有幾百萬年。崑崙界的誕生過程,更是漫長得無法計算。”小黑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早知道需要那麼長的時間,就應該讓接天神木提前去煉化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。”

    “提前煉化?萬一你沒有將肉身修煉到聖境怎麼辦?沒有聖級的肉身,也就承載不起乾坤界,乾坤界一旦誕生出來,也就會暴露在宇宙之中,成爲各個大小世界掠奪和瓜分的對象,最終走向毀滅。”小黑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自己倒是很有信心,並沒有覺得自己無法修煉到肉身成聖。

    不過,聽了小黑的話,他還是露出慎重的神情,問道:“宇宙到底有多麼浩瀚,有沒有與崑崙界一樣強大的世界?萬一崑崙界暴露在宇宙之中,會不會也成爲別的世界掠奪和瓜分的對象?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呢?”

    即便是自稱無所不知的小黑,遇到這樣的問題,也是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乾坤神木圖完全封閉,無法再打開空間之門進入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並沒有離開圖卷世界,依舊待在裡面,根據小黑所說,乾坤界的演變過程,充滿了機遇,而且,也是天地規則成形的時刻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正是想要趁此機會,參悟天地規則,將自身的修爲,提升到更高的境界。

    小黑說道:“等到乾坤界完全穩定下來的時候,血月鬼王的修爲恐怕是會達到一個相當驚人的高度。”

    失去血月鬼王這一尊堪比通天境聖者的大幫手,的確是讓張若塵感覺到有些措手不及,很多想要去做的事,也都只能暫時擱置。

    不過,他現在的修爲,與血月鬼王還有不小的差距,倒是無法強制命令她做事。

    況且張若塵也不是一個喜歡藉助外力的人,一直都認爲,只有自身的力量強大,纔是真正的強大。

    “趁着這段時間,我也要將修爲全力提升上去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跨入聖境後,張若塵接觸到的人已經有些不同,全部都是站在修煉界頂端的霸主,每一個走出去都是讓大地都要顫動的人物。

    與他們打交道,必須要有更加強大的實力才行。

    小黑嘆了一聲,道:“張若塵,《乾坤神木圖》就要崩碎,在此之前,本皇要去找回肉身,你必須要幫我才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可是知道,小黑說的話,絕大多數都是在吹牛,其實,它也就只是《乾坤神木圖》的器靈而已,與青龍帝印中的龍魂一樣,並沒有屠天殺地的恐怖實力。

    一旦《乾坤神木圖》崩碎,小黑也就失去宿主,如同變成孤魂野鬼,甚至有可能會隨着圖卷的崩碎而死亡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很嚴肅,沒有說風涼話,問道:“找回肉身?這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小黑又開始一本正經的胡扯,道:“當年,本皇號稱屠天殺地之皇,威名傳天下,強大的修爲可以鎮壓一個時代,任何傳奇人物在本皇的面前全部都是小渣渣。”

    “因爲修爲強大無匹,做下了很多驚天動地的大事,讓須彌那個老禿驢看不順眼,心生嫉妒,覺得本皇搶了他的風頭。於是,他使用了相當卑鄙的手段,打得本皇的肉身和聖魂分離。”

    “本皇的肉身被他封印在一處遠古遺蹟裡面,本皇的聖魂則是被封印在《乾坤神木圖》裡面。你說氣不氣?”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下巴,不太相信小黑的話,道:“已經過去十萬年時間,你的肉身恐怕已經腐朽了吧?要不然,我給你尋找一件厲害的聖器,繼續承載你的聖魂?”

    “不,本皇要尋回肉身,重新睥睨天下,殺得崑崙界諸聖鬼哭狼嚎。”

    小黑的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勢,兩隻爪子蹬地,立了起來,前面兩隻爪子背在身後,傲然的道:“當年,本皇已經修煉到金剛不壞、肉身不朽的無上境界,即便十萬年過去,肉身肯定依舊完好無缺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是那樣,無論如何我也會陪你走一趟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本皇不會讓你白跑一趟,在那處封印本皇的遠古遺蹟裡面,還有一件了不得的至寶,那是一件真正的至寶。”小黑神秘兮兮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至寶?”

    張若塵隨口一問,倒也沒有將它的話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小黑的眼珠子不停轉動,向四周瞟了瞟,壓低聲音,道:“還記得本皇曾經跟你提過的崑崙界十大神器之一神龍日月混沌塔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臟快速跳動了一下,盯向小黑的兩顆圓溜溜的貓眼睛,一人一貓的臉幾乎貼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此事當真?”張若塵低聲道。

    小黑早就提過神龍日月混沌塔,而且,也花費了很大的力氣,培養掌控這件神器的五種體質的修士。

    這隻貓,相當精明,若不是真的知道神龍日月混沌塔在什麼地方,怎麼會做這麼無聊的事?

    要知道,在崑崙界,十大神器早就已經消失無蹤,成爲了神話傳說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真的能夠將一件神器找出來,掌握在手中,足以震懾天下。

    “本皇對天發誓,此事千真萬確。”

    小黑伸出三根爪子,無比嚴肅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那處遠古遺蹟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小黑有些遲疑,此事關係到一件神器,不敢貿然告訴張若塵,於是,笑了笑,道:“咋們現在就去那處遠古遺蹟嗎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至少也要先解決完血神教的事,我們才能趕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不急,到時候,本皇親自帶你過去。那處遠古遺蹟,可是相當了不得,說不一定,你早就聽過關於它的傳說。”

    小黑故意這麼說,卻沒有透露遠古遺蹟的具體位置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繼續追問,而是在認真思考,接下來該如何對付教主夫人和黃天部族的夏王爺。

    只要將他們二人除掉,那麼,血神教的危機也就解除。別的不死血族潛伏者,全部都是上不了檯面的小角色。

    “憑藉血神教自身的力量,肯定無法對付教主夫人。五位聖長老加起來,也未必是教主夫人的對手。更何況,五位聖長老裡面,說不一定也有人是聽命於教主夫人。”

    必須要藉助外面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腦海中浮現出幾個人選,比如,孔蘭攸、凌飛羽、洛虛……,最終,卻又一一否定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出面邀請,他們肯定都會願意來幫忙。

    只不過,遠水救不了近火,等到他們趕到,血神教說不定都已經發生了大變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聖書才女給他的血印聖旨,託在手掌心,自言自語的道:“不如藉助朝廷和儒道的力量?”

    在中域,毫無疑問朝廷和儒道的力量最爲強大,超越別的各大教派和宗門。

    只要拿出聖書才女的血印聖旨,也就如同聖書才女親臨,以她在儒道和朝廷中的身份地位,能夠調動的能量絕對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Www тт kǎn c○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就擔心一點。

    引來朝廷和儒道的勢力,固然是有機會滅掉夏王爺和教主夫人,可是,萬一朝廷和儒道趁此機會也滅掉血神教。怎麼辦?

    血神教乃是天台州數一數二的邪道勢力,雖然,不像明堂那樣公然與朝廷作對,可是,兩者也是有着諸多矛盾和摩擦。

    有機會滅掉血神教,朝廷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?

    “可以先借用朝廷和儒道的力量,滅掉黃天部族的那位夏王爺。至於教主夫人這邊,倒是可以先緩一緩。”張若塵做出這樣的決定。

    隨後,他使用傳訊光符,一連傳出兩道訊息,分別傳給元周長老和黃煙塵。

    血神教剩下的五位聖長老裡面,元周長老還是可以信任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在第一時間,將教主夫人是不死血族潛伏者的消息,告訴了他,希望他能夠有所防備,提前佈置一些手段,應對突發情況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