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最近的一段時間,血神教下令封山,進行內部的大清理,十字天宮、長老閣,還有四**王的修煉秘府,全部都清查出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

    整個血神教殺得天翻地覆,血流成河,很多宮殿、靈山、洞府都被打得破碎。

    不過,這樣的混亂,並沒有持續多久,已經漸漸穩定下來,正在快速恢復秩序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元周長老和元星長老的強大修爲,最近幾日也都累得夠嗆,感覺到疲憊。他們隨時都繃緊神經,生怕出現什麼無法控制的意外事件。

    此刻,兩位聖長老終於稍微鬆了一口氣,坐在長老閣的一座亭子裡面歇息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嘆了一聲:“幸好神子提前清理了大批不死血族的高層,要不然,這一次血神教還不知會發生多麼巨大的動亂,數十萬年的傳承,說不定會斷掉。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與顧臨風有過接觸,還是十分肯定他的能力,點了點頭,道:“無論怎麼說,地元法王已經斃命,元歸和雨華城也被逐出血神教,隨着接下來的進一步清理,血神教必定會重新煥發出生機,變得越來越強盛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傳訊光符,從天外飛來,出現在亭子的上空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最近每天都會收到大量傳訊光符,倒也沒有覺得奇怪,於是,伸手向上一抓,隔着數十丈的距離,將光符收入到手中。

    看完傳訊光符上面內容,元周長老的眼睛越瞪越大,一股凌厲的勁氣,自動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察覺到不對勁,問道:“又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將傳訊光符遞過去,交到元星長老的手中。

    看到光符上面的文字,元星長老屏住呼吸,眼神變得越來越沉凝。

    半晌後,兩人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盯着對方的眼睛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先說了一句:“你怎麼看?”

    元周長老站起身來,在亭中來回踱步,道:“顧臨風這個小子,每一次說出來的消息,都是嚇死人不償命。若不是,血神教的確查出了大批不死血族潛伏者,老夫還真不會相信他傳來的這一則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萬一教主夫人真的是在爲不死血族辦事呢?”元星長老說道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漸漸冷靜下來,肅然的道:“顧臨風那個小子做事一直都是滴水不漏,很少犯錯。既然,他敢將消息傳給我,那麼此事多半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元星長老也是點了點頭,道:“當年,我們所有弟子之中,教主夫人的天資最高,修煉速度也最快。最近三百年,她一直隱居在莫憂谷,也不知修爲已經提升到何等恐怖的程度?”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兩位聖長老才意識到一個嚴峻的問題,血神教的危機並沒有解除,真正的大佬,竟然還隱藏在幕後。

    以教主夫人的心智和修爲,一旦發難,誰能擋得住?

    “要不啓動血神祭臺,摧毀莫憂谷?”元周長老說道。

    除了鎮教神器血神鐗,血神教還有另一件極具攻擊力的至寶,那就是由億萬白骨堆積起來的“血神祭臺”。

    血神祭臺中,有着血神教歷代祖師的屍骨和聖魂,具有無比強大的威能,一旦啓動,也就代表血神教生死存亡的時刻已經到來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藥力搖頭搖,道:“啓動一次血神祭臺,不僅要付出巨大的代價,而且,一年之後,才能再次啓動。萬一這一年,血神教又發生更大的變故了呢?能夠不啓動血神祭臺,還是儘量不要啓動。”

    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又經過一陣商量,最終還是決定,由元周長老親自看守鎮教防禦大陣。只要小心一些,憑藉鎮教防禦大陣的威力,足以鎮壓教主夫人。

    “只要教主夫人現身,無需與她多言,直接動用陣法對付她。”

    元星長老說完這一句之後,立即離開長老閣,前去徹查關於教主夫人的一切。無論怎麼說,他還是有些不相信顧臨風傳來的消息,必須要去尋找證據,確定教主夫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黃煙塵收到張若塵的傳訊光符,立即帶上青墨,離開了潛龍殿,很快就與他會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青墨看了一眼,輕輕點了點頭,心中暗道:“既然元周長老能夠將青墨救出來,那麼也就說明,這個老頭的確是值得信奈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已經瞭解了具體情況,雪白精緻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,道:“真是沒有看出來,你居然能夠對魔冉王妃那樣的美人下狠手,你就一點都不心疼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道:“別吃醋了,我們現在必須立即去辦正事。幫我做一件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麼事?”黃煙塵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聖書才女的血印聖旨,遞到黃煙塵的手中,道:“你拿着這一卷聖旨,去見天台州的州牧,把黃天部族夏王爺的藏身之地告訴他。即便你不下命令,我相信,他也應該知道該怎麼做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感應到血印聖旨傳出的聖道氣息,眼眸中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,道:“聖書才女的聖旨?而且,還是使用聖血書寫的血印聖旨。看來你和那位名滿天下的才女,有着不淺的交情?據說,見到血印聖旨,如見真身駕臨。”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並不想讓黃煙塵知道他與聖書才女的交情,可是現在沒辦法,只能讓黃煙塵去做這件事。

    既然暴露了出來,那麼也就順其自然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今後,我再告訴你到底是如何與她結識的,可以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。”黃煙塵倒是顯得很平靜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又吩咐了黃煙塵一些事,隨後,他們就分成了兩波,分別向兩個不同的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黃煙塵和青墨趕去了天台州的州城,雲中城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小黑,則是去了天台州的黑市總壇。那位夏王爺與黃天部族的強者,正是待在那裡。

    天台州的黑市總壇,聚集有來自天南地北的邪道修士,可謂是魚龍混雜,號稱“邪惡之都”。

    黃天部族的修士,正是看中了這一點,所以,來到天台州,纔會藏身在黑市總壇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小黑先一步趕過去,自然是想提前探查清楚黃天部族到底派遣了多少強者過來,最好是能夠將他們一網打盡。

    “元歸長老和亂字天宮宮主雨華城,應該也逃到了天台州黑市總壇,很有可能已經與黃天部族的人馬匯聚在一起。”小黑說道。

    黃天部族高手如雲,元歸長老和亂字天宮宮主都是一等一的狠角色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還遠遠無法與他們抗衡,現在前往天台州黑市總壇,無疑是相當危險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沒有別的選擇。

    “黑市與不死血族也是敵對的關係,我們可以將消息傳給黑市的高層,藉助黑市的力量,對付他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這麼幹嗎?萬一打草驚蛇了怎麼辦?”小黑有些擔憂。

    “在黑市總壇,畢竟還是黑市的勢力最爲龐大,若是,他們能夠出手對付黃天部族的修士,我們將會輕鬆得多。無論如何,我們也要試一試。當然,我們還得先去找一個合適的人選出來,幫我們把消息傳到黑市的諸位邪道聖者的耳中。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在青龍墟界,爲了人類的尊嚴,黑市的修士和朝廷的修士都聯合在一起,對抗不死血族和蠻獸各族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有理由相信,黑市的邪道聖者絕大多數還是支持對付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小黑急速趕路,只是花費小半天的時間,便是已經能夠在地平線上看到一座龐大黑色城池的輪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改變自己的容貌,只是使用精神力籠罩住全身。如此一來,精神力比他弱小的修士,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和身形。

    就這麼大搖大擺,張若塵走入進黑市總壇。

    “第七大道,星雲府。”

    離開莫憂谷之前,教主夫人告訴了張若塵這個地名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已經來到第七大道,準備以顧臨風的身份,先去會一會那位夏王爺。也不知他是何等厲害的人物?

    既然黃天血帝派遣他來接管血神教,此人也就一定不是一個小角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星雲府的大門前,還沒有自報姓名,大門竟然自動打開,三道人影,從裡面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三人分別是,元歸長老和亂字天宮宮主雨華城,站在他們二人之間的是一位極其美貌的年輕女子。此女的身上,透着一股高貴的氣質,走起路來也是相當優雅,正是曾經在青龍墟界與張若塵交過手的黃天皇女。

    黃天皇女顯然是已經知道,顧臨風代表的是教主夫人,於是,嫣然一笑:“神子殿下,我們已經等候多時,裡面請!”

    顧臨風殺死了黃天部族的潛伏者鴻原聖者,與黃天部族的確是有些恩怨。可是,他現在已經投靠了教主夫人,在爲不死血族辦事,黃天皇女自然也就沒有提那件事。

    拿下血神教,在她看來,纔是真正的大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