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兵對兵,將對將。

    既然,教主夫人派出顧臨風與黃天部族接觸,黃天部族也就派出一位皇女與他商談。兩人都是年輕一代舉足輕重的人物,在各自的陣營有很高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當然,正是這個原因,張若塵沒能見到那位夏王爺,心中不免有些遺憾。

    那位夏王爺,纔是真正的厲害人物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通過一系列的接觸,張若塵對黃天部族派遣到天台州的勢力,也有了大致瞭解。

    根據黃天皇女所說,他們不僅從北域帶來了部分頂尖強者,而且還召集了一些早就潛伏在天台州的不死血族聖者,有足夠的實力配合教主夫人奪下血神教的掌控權。

    從血神教逃出來的潛伏者,絕大多數也都恢復真身,聚集在星雲府中。

    星雲府中的強者數量,的確是有些恐怖,滅一宗,毀一派,完全就是輕輕鬆鬆的事情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都十分小心謹慎,不敢露出一絲破綻。

    商談結束,張若塵立即向黃天皇女告辭,離開了星雲府。

    他來星雲府的目的已經達到,可以確定,黃天部族的大批高層人物,的確是聚集在這裡,僅僅只是見到的不死血族聖者就達到七位,那些沒有現身的不死血族聖者也不知還有多少?

    食聖花的聲音,在張若塵的腦海中響起:“好多養分,真是有些期待,將不死血族的聖者全部都吸食。如此一來,我的修爲,必定能夠增長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“會有機會的。”張若塵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黑市總壇所在的地域,邪氣匯聚,泥土中孕育有陰煞,因此,天地規則有些特殊。天空常年都被厚厚的烏雲籠罩,很難看到陽光,猶如一直存在於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街道上,懸浮有一盞盞青色的鬼燈,光線昏暗,影影綽綽。

    張若塵獨自一人走在寬闊的街道上面,正在思考問題,“朝廷和儒道就算會趕來黑市總壇對付黃天部族的修士,恐怕也無法調動軍隊,最多也就只是派遣幾位厲害的聖境強者,圍殺夏王爺。看來還是要藉助黑市的力量,纔有機會將黃天部族的修士一網打盡。”

    黑市總壇,畢竟是一處敏感的區域,朝廷真的將大批軍隊調動過來,恐怕黑市和朝廷會先開戰,根本沒辦法對付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思考如何將消息傳到黑市高層的時候,驀地,感應到了什麼,立即停下腳步,向四周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幻術。”

    街道上,有一處幻境,張若塵一不小心踏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座幻境佈置得並不高明,以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一眼就將其看穿。

    幻境中,兩對男女站在四個角落,四人的手中都捏着一塊水晶,正在全力運轉幻陣,想要憑藉幻陣的力量殺死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什麼來路?四個精神力不到四十階的幻術師,竟然想要對付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有些好笑,畢竟,他現在可是精神力聖者,也算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物,所過之處,難道不應該是衆生跪迎?

    很顯然,那四位幻術師見張若塵十分年輕,穿着打扮又像是一位富家子弟,所以,將他當成了一隻肥羊,想要殺他,奪取他身上的寶物。

    黑市總壇本就是邪道高手聚集之地,天台州三十六府的各大邪道勢力的總部,大多都設立在這裡。

    這裡根本沒有治安,只有活生生的叢林法則,每天都會發生殺戮事件,不知都多少自以爲是的世家子弟、宗門才俊想要到黑市總壇見識世面,卻都屍骨無存。

    控制幻境的四人,是黑市一個頂尖邪道勢力天羅宗的弟子。他們不僅修煉武道,也修煉精神力和幻術,在天台州也算是小有名氣的人物,號稱“天羅四邪”。

    天羅四邪的老大,名叫盧毅,修爲已經達到三階半聖的境界,在精神力和幻術上面也有頗高的造詣。

    東北角的位置,盧毅一隻手捏着迷幻水晶,控制着幻陣,吩咐站在西北角的陳書南,道:“老三,那個小子已經迷失在幻陣裡面,你去幹掉他。”

    陳書南顯得有些瘦小,臉上露出一道陰沉的笑容,提起一柄兩尺長的短劍,急速向張若塵飛掠過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個倒黴的傢伙,竟然敢獨自一人進入黑市總壇,簡直就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陳書南的手腕一轉,短劍如同一道青光,擊向張若塵的背部脊樑骨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出乎天羅四邪意料的事發生,尖銳的短劍,與張若塵的身體碰撞在一起,竟然發出清脆的金石聲。

    陳書南感覺到手指發麻,五根指骨都要斷掉了一般。

    這一劍根本不像是擊在一個人的身上,反而像是擊在銅牆鐵壁上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一嘆,雙臂一展,一股強大無匹的勁氣,從背部涌了出去,如同漣漪一般涌動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兩尺長的短劍,在一瞬間,斷成六節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陳書南的右臂爆裂而開,變成一團血霧,就連手臂的骨骼,也都化爲骨粉。他倒在地上,嘴裡發出嚎叫聲,十分悽慘的模樣,

    另外三邪也都大吃一驚,心知遇到了狠角色,立即施展出身法,分別向三個方位逃竄。

    “還想逃?給我趴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注入進聲音,向四方傳了出去。

    盧毅、王千芳、華雪纔剛剛邁出腳步,聽到張若塵的聲音,猶如遭受雷擊一樣,渾身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三邪全部都倒在地上,七孔流血,十分驚恐的盯着站在街道中央的那個年輕男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們四人全部都是半聖級別的人物,也算是有一定的身份地位,可是,在一個年輕男子的面前,卻被收拾得毫無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那麼強大的力量,讓他們連反抗的心思都不敢生出。

    “此人,必定是一位聖境巨擘,只不過修爲深厚,可以青春永駐,所以看上去才顯得十分年輕。”盧毅的心中,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下狠手,要不然,他們四人都已經死去。

    留下他們的性命,自然是想詢問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盧毅從地上爬了起來,沒有一絲半聖該有的傲氣,跪在地上,給張若塵磕頭,道:“拜見聖者前輩,剛纔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,得罪了你老人家,請你老人家看在我們天羅宗宗主的面子上,饒過我們這一次。”

    陳書南、王千芳、華雪,也都連忙爬了起來,忍着身上的傷痛,跪在張若塵的面前,祈求張若塵的原諒。

    在一位聖者面前,衆生皆是螻蟻。

    只有聖者,纔有資格以平等的姿態與聖者對話。

    “天羅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唸了一句,似乎是在什麼地方聽過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很快,張若塵記了起來。

    當初,凌飛羽的心境受到創傷,變成石美人,張若塵爲了將她帶走,與魔教的強者發生大戰。

    那一戰,有黑市的邪道聖者參與進去,想要奪取張若塵身上的寶物。天羅宗宗主堯姬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,微微一勾,露出一道異樣的笑容,道:“你們的宗主,應該是神狐半人族,名叫堯姬,對吧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原來這位聖者前輩認識宗主,天羅四邪全部都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既然,他認識宗主,怎麼都會買宗主一個人情,應該不會再與他們計較。

    “正好本聖想要去拜訪堯宗主,你們前面帶路吧!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四邪露出猶豫的神色,不敢冒然帶一位聖境巨擘回宗。萬一此人是天羅宗的敵人該怎麼辦?

    盧毅問道:“聖者造訪天羅宗是一等一的大事,要不前輩先留下名諱,等我們稟告宗主,準備好接迎儀式,前輩再登臨天羅宗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“對,對,以前輩的身份和修爲,造訪天羅宗,我們理應舉行盛大的接迎儀式。”王千芳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知道他們心中在想什麼,冷哼了一聲:“本聖與堯宗主是有過命交情的好友,你們再不帶路,休怪本聖對你們不客氣。”

    一股渾厚的聖威,從張若塵的身上逸散出來,壓迫得天羅四邪雙腿顫顫,差一點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他們才認清一個事實,站在他們面前的年輕男子,乃是一位高高在上的聖者,根本沒有條件可講。

    盧毅、王千芳、陳書南、華雪在前面帶路,張若塵則是閉着雙目,不緊不慢的跟在他們的身後。

    wωω¤ тTk Λn¤ c o

    一邊前行,一邊參悟聖道,鞏固二劫準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天羅宗的宗主,堯姬,是一位妖嬈動人的美女,長有三條雪白的狐尾,肌膚瑩白如玉,很像是一位絕色狐仙。

    “與本聖有過命交情的好友?”

    堯姬收到盧毅傳回的消息,嫵媚的臉上,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,腦海中,浮現出幾個人影。那幾人,都與她有過命的交情,就是不知道來的是哪一位?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驀地,堯姬感受到一股浩浩蕩蕩的聖威,從殿外傳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嘭”一聲巨響,大殿的銅門打開,強勁的寒風從外面吹進來,發出呼嘯的聲音,在殿中繞樑迴旋。

    下一刻,堯姬看見,大殿的中心,竟是已經站着一道年輕的人影。

    那道年輕人影,站得筆直,揹着雙手,顯得英姿勃發,渾身都被一層層霧態的血氣包裹,以她的修爲,竟然都看不清此人的真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汗!還在魯院學習,一直要學習到月底,最近實在是更新得太慢,我自己都已經哭瞎。一旦學習結束,肯定加油更新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