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要殺不死血族,何必去北域?”

    萬柯是一個極其聰慧的人,聽到張若塵的話,眉頭微微一凝,道:“師弟遇到的麻煩,莫非與不死血族有關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隨即,將他知道的東西,全部都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對於兩位師兄,張若塵還是相當信任,沒有什麼好隱瞞。

    “好啊!既然,這裏就聚集有大批不死血族強者,還等什麼,我們現在就殺過去,先斬一地頭顱。”

    朱洪濤的身上涌出殺氣,使得周圍的空氣都變得凝固。

    “不用那麼着急,再等一等,今夜,這座邪惡之都必定會發生驚天動地的大戰,到時候,我們再參與進去也不遲。”張若塵含笑道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張若塵收到黃煙塵的傳訊,她已經從雲中城返回,趕到了黑市總壇。

    “天台州的州牧,越叔子,已經知道了這裏的情況,應該會有所行動。”黃煙塵說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今晚,我們就見識見識朝廷和黑市的手段。來,喝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端起酒杯,與朱洪濤、萬柯、黃煙塵對飲,倒是顯得頗爲愜意。

    黑市總壇所在的城池,常年都被陰雲籠罩,暗無天日,像是陰間的一座鬼城。對時間不夠敏感的人,在這裏,根本沒有黑夜和白晝之分。

    星雲府中,夏王爺站在漢白玉臺階上面,眺望天空的陰雲,一雙灼灼生光的眼睛中,露出一道憂慮的神色。

    黃天皇女穿着一具金色鎧甲,顯得英氣十足,問道:“皇叔,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不對勁。”夏王爺猶如自言自語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不對勁?”黃天皇女問道。

    “說不上來,可是,本王感覺到天地之間似乎正在醞釀一場大危機,而且,危機已經越來越近。”夏王爺說道。

    修爲越是強大的生靈,自身的靈覺,也越是強大,能夠察覺到危機,預感到禍福。

    那是一種通聖的能力,往往危機來臨之前,他們就已經逃走。

    無形的危機,讓夏王爺感覺到壓抑,在以前,他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事。於是,他下出一道命令:“黃天部族的修士聽令,立即離開星雲府,這裏不能再待。”

    夏王爺帶領黃天皇女先一步向星雲府外行去,可是,他們二人才剛剛跨入大門,立即就有一股天旋地轉的力量,作用在他們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股力量,將天地規則都破壞,天空和大地猶如發生了顛倒。

    “天玄勁。”

    夏王爺的神色略微一變,背上的披風飛揚起來,嗡的一聲,渾身上下散發出比烈日還要灼目的金芒,打穿了那股天旋地轉的力量。

    隨後,夏王爺抓住黃天皇女的手臂,兩人向後倒退,重新退入進星雲府。

    黃天皇女的修爲,已經相當接近聖境,可以爆發出堪比下境聖者的戰力,可是,遭受剛纔那股天旋地轉力量的衝擊,卻還是受了創傷,臉色蒼白如紙。

    幸好夏王爺的修爲深厚,護住了她,要不然,她恐怕已經被撕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何人,竟然將天玄勁修煉到如此可怕的地步?”黃天皇女的心臟快速跳動,雙腿忍不住顫抖。

    只有修煉“天魔石刻”中《天玄魔心圖》的修士,才能修煉出天玄勁。

    能夠將天玄勁修煉到破壞天地規則,並且顛倒乾坤的地步的修士,在崑崙界,絕對是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夏王爺的雙目,盯着門外的街道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只見,昏暗的夜色中,一個矮胖的老頭,邁着不緩不急的腳步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矮胖老頭穿得相當華麗,金絲綢緞,雕龍玉帶,不過,卻只有一米五左右的身高,可謂是其貌不揚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後,跟着兩位身高兩米三左右的黑衣修士,頭上戴着連帽,長袍一直拖在地上,臉上戴着金色面具,散發出異常強橫的力量勁氣。

    黃天皇女感覺到兩股窒息的力量撲面而來,道:“好厲害的兩人,在聖境,恐怕也是一等一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天台州黑市總壇的兩尊門神,妖瞳聖者和鬼爪聖者。”夏王爺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他們,難怪讓我感到如此壓抑。”

    黃天皇女倒吸一口涼氣,對於這兩位聖境人物,她可是早就有所耳聞,絕對都是人族中的狠角色,曾經斬殺過不止一位聖境生靈。

    夏王爺冷哼了一聲,道:“真正的厲害人物卻不是他們,而是,那位大掌櫃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夏王爺的手指,也是指向走在妖瞳聖者和妖心聖者前方的矮胖老者。

    矮胖老者像是感應到了什麼,擡起頭來,露出一道和善的笑容,像是好友見面一般,道:“夏王爺光臨天台州,怎麼也不提前知會老朽一聲?這些天,老朽都沒有盡到地主之誼,真是怠慢了你。”

    夏王爺冷冷一笑,道:“大掌櫃想必已經將《天玄魔心圖》修煉到第十五層境界,真不愧是邪帝身邊的紅人。其實,本王早就想要領教一番大掌櫃的天玄勁,卻是一直找不到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機會不就在眼前嗎?”

    大掌櫃的雙手一攤,笑容可掬的說道。

    站在大掌櫃身後的妖瞳聖者,黑色的瞳孔變得越來越大,最後,完全填充了眼白,猶如是化爲兩個幽深的黑洞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兩根黑色光柱從妖瞳聖者的眼中飛出,密集的雷電圍繞光柱穿梭,蘊含有撕裂性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街道兩旁的建築,頃刻間,化爲粉塵,即便是防禦陣法銘紋也抵擋不住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遠處,一座十三層高的黑塔頂部,張若塵揹着雙手,眺望星雲府的方向,看到兩根黑色的光柱橫推過去,將所有一切全部都摧毀,也是有些動容,道:“好厲害的妖瞳聖者。”

    萬柯相當嚴肅,道:“妖瞳聖者和鬼爪聖者是天台州黑市總壇的門神,代替大掌櫃處理邪道的一切事物,即便天羅宗宗主這樣的人物見到他們,也會躬身行禮。他們的實力,自然是可怕到極點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道:“大掌櫃只是帶着兩尊門神,就敢前去星雲府,何嘗不是對自身實力極度自信?”

    星雲府中,強大的護府大陣開啓,石板、牆壁、樓臺、水池全部都衝出一道道暗紅色的光柱,在離地三十丈的高度,連接在一切,形成一個半球行的光幕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道黑色光柱,與護府大陣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府邸外圍的大地撕裂而開,並且向下沉陷,只剩下星雲府依舊聳立,散發出一道道血紅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大掌櫃看着破碎的大地,雙目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必須速戰速決,要不然,這一戰將會對黑市總壇,造成巨大的損失。

    “啓動四方寂滅大陣,將星雲府中的一切全部都毀滅。”大掌櫃的聲音傳出去,響徹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黑市總壇的七十二座陣塔,全部都啓動,釋放出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。

    陣塔的頂部,各自凝聚出一團熾熱的火雲,七十二團火雲懸在天穹,一邊燃燒,一邊擴散,將黑色的城池映成了紅色。

    “竟然啓動了四方寂滅大陣,發生了什麼事,難道朝廷大軍又來攻城?”

    “七十二座陣塔全部都開啓,肯定是有大事發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市總壇的邪道修士,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全都很慌亂。

    各大邪道勢力的宗主和門主,卻都顯得相當淡定,早就已經收到消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他們全部展開身法,向星雲府所在的方位趕過去。

    夏王爺顯然也是知道四方寂滅大陣的威力,一旦陣法完全開啓,黃天部族的修士,肯定會全軍覆沒。

    “已經沒有別的選擇,只能殺出去。”

    夏王爺的背上,長出三對銀色的大翼,每一翼都是長達二十多丈,猶如是祕銀鑄煉而成,散發出金屬光澤。

    六翼一展,夏王爺帶着黃天皇女沖天而起,似一根光柱一般,飛向天穹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聚集在星雲府中的不死血族諸聖,也都各自帶着一隊血靈衛,急速向城外衝殺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也要趕在四方寂滅大陣完全開啓之前逃出去。

    “想要走,哪有那麼容易?”

    大掌櫃盯着飛在天穹的夏王爺和黃天皇女,雙臂展開,一雙手掌的掌心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紋路,每一道手紋都像是化爲山川河流。

    “天地鬥轉。”

    在一瞬間,方圓千里的空間都輕輕顫動一下,天地猶如發生翻轉,地面變成天空,天空化爲大地。

    原本正在急速飛向天外的夏王爺和黃天皇女,陷入進一個巨大的漩渦之中,竟是有些寸步難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這一幕,雙目微微一亮,聯想到一種空間招數。

    修煉成那種空間招數,也能做到天地鬥轉,而且,那種轉換,比大掌櫃施展出來的天玄勁更加徹底。

    “可惡,又是天玄勁。”

    夏王爺有些惱怒,目光冰冷的盯向下方的大掌櫃,隨後,雙手打出一股聖勁,擊在黃天皇女的背部,注入她的身體,道:“皇女殿下,你先走,去找穆千先生,本王去會一會那位大掌櫃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在聖力的加持之下,黃天皇女的速度提升數倍,很快就衝出四方寂滅大陣,向天邊飛去。

    “還想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十三層黑色高塔的頂部,雙腿分開,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,拉成滿月,瞄準飛在天空的黃天皇女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