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條數十丈寬的大河飛了起來,扭纏在一起,化爲一杆冰晶長槍,釋放出逼人的寒氣。

    那股滂湃的力量,震得天地顫動。

    大河對岸,身穿血袍的男子,冷哼一聲:“竟敢使用手掌抵擋這一擊,真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冰晶長槍的槍尖,無比鋒銳,似能穿透世間的一切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與冰晶長槍發生碰撞,立即響起轟鳴聲。

    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,從掌心傳來,震得張若塵向後倒退,一連退到十數裡之外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大吼一聲,全身一百四十四竅全部都打開,散發出洪荒莽獸一般的龐大氣息,五指發力,向前一推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冰晶長槍的槍尖位置浮現出裂痕,並且蔓延出去,到最後,直接破碎而開,猶如一場冰雹雨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血袍男子已經走到黃天皇女的身旁,取出一枚褐紅色的丹藥,給她服下。

    黃天皇女吞服下丹藥,便是盤坐在地上,身上外圍浮現出一個紅色的光繭。

    她正在藉助丹藥的力量,全力以赴化解白日箭的力量。

    血袍男子向張若塵看了過去,眼中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,道:“一個人類,能夠將肉身修煉到聖境,倒是十分罕見。”

    在崑崙界,蠻獸和不死血族具有先天優勢,肉身十分強大。相對來說,他們修煉到肉身成聖,比人類要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想要肉身成聖,對蠻獸和不死血族來說,也是千難萬難的事。

    一個人類,能夠達到肉身成聖,自然是一件讓人十分吃驚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流星走了過去,道:“一個不死血族,能夠將精神力修煉到你這樣的程度,也是十分罕見。”

    通過剛纔的交鋒,張若塵已經大致猜出血袍男子的精神力強度,應該已經接近五十二階,即便是上境聖者,也未必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“不過,本聖看得出,你纔剛剛達到肉身成聖不久,對肉身力量的運用還停留在十分淺薄的層次。”

    血袍男子的觀察力相當敏銳,自認爲已經看透張若塵,隨即,又是微微一笑:“本聖,名叫天絡。今日,既然遇上,便來會一會你這個肉身成聖的人類。”

    精神力聖者具有詭異莫測的能力,更何況,天絡聖者還是精神力天才,對精神力的運用已經達到精妙絕倫的地步,自然不會懼怕一個剛剛肉身成聖的人類。

    天絡聖者控制手中的法杖,猛然向下一壓,插入進地底一大截。

    隨即,以他雙腳爲中心,一連浮現出九道圓形的溝壑。

    緋紅的鮮血,從泥土中溢出來,填充滿溝壑。九條溝壑,很像是化爲九條環形血河。

    最小的血河,直徑只有三丈。

    最大的血河,直徑足有三十里。

    九條環形血河,一層套着一層,浮現出九層血氣光牆,直衝向天際。

    天絡聖者施展的精神力法術,名叫“九河禁龍術”,既有十分厲害的攻擊力,也有格外強大的防禦力。

    與一位肉身成聖的武者交手,天絡聖者絲毫都不敢大意,因爲,對方一旦靠近了他,那麼,他也就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張若塵被籠罩進九河禁龍術的範圍之內,只感覺,天地規則變得無比混亂,腳下的地面很像是變成一片沼澤,使得他寸步難行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,就算施展出空間挪移,恐怕也無法靠近天絡聖者。

    距離此地不遠的地方,一座山谷中,兩位與天絡聖者穿着一模一樣血袍的不死血族修士,眺望天邊,似乎能夠望穿虛空。

    一人的眉心,印着白色五角星;

    另一人的眉心,印着黑色五角星。

    眉心印有黑色五角星的不死血族修士,名叫晨易,乃是穆千先生的大弟子。

    晨易顯得從容淡定,道:“九河禁龍術是《萬法寶典》上面記載的秘術,一旦陷入進去,就算他是時空傳人,也得束手就擒。”

    “天道本就是是相生相剋,即便是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也不可能無敵,總有一些手段,可以制約它們。”眉心印有白色五角星的不死血族修士說道。

    她是穆千先生的二弟子,名叫晨曦。

    晨易道:“接下來就看張若塵能夠在九河禁龍術中堅持多久,希望不要太弱。”

    晨曦點了點頭,道:“只有他越是強大,他的血液的價值纔會越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空間領域,覆蓋住九河禁龍術所在的區域,漸漸的,終於可以站穩腳步,辨別出方位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他的左側,一尊身高三丈的血鎧巨人,從血河中飛了起來,手持一柄闊劍,斜斬向張若塵的頸部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側身,避閃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血鎧巨人劈出的闊劍,擊在地面,形成一個巨大的劍坑。

    劍風,刮在張若塵的臉上,傳出一股刺疼感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精神力法術,竟然不是幻影,真的是一個堪比下境的聖者血鎧巨人。”張若塵有些吃驚。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沉淵古劍,橫劍一掃,直接將血鎧巨人斬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隨即,血鎧巨人的身軀爆裂而開,化爲兩團血霧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一揮,打出一道空間裂縫,撕裂開一層血氣光牆,向九層血河的中心闖了過去。

    血河中,不斷有強大的生靈衝出來,阻擋張若塵的步伐。

    堪比聖者的血鎧巨人,數百米高的血紅色骷髏,長有四翼的騰蛇……越是靠近中心區域,從血河中衝出來的生靈,也就越是強大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闖入進第八條血河,天絡聖者的額頭上已經冒出汗珠,感受到不小的壓力。

    “時空傳人的手段果然非同一般,竟然連九河禁龍術也壓制不住他嗎?”

    驀地,天絡聖者感受一股巨大的危機,體內的血液都快停止流動。

    只見,原本還在第八條血河外側的張若塵,竟然使用出人劍合一的手段,化爲一道劍芒,一連穿透兩層血氣光牆,出現在天絡聖者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劍六。”

    天絡聖者的心臟猛烈一跳,雙手抓住法杖,大吼一聲:“合。”

    九條環形血河,快速收攏,匯聚在法杖的上方,形成一面盾牌,向前抵擋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尖,擊在血色盾牌的中心,立即向下沉陷,似乎是要穿透盾牌,擊在天絡聖者的眉心。

    天絡聖者咬緊牙齒,雙目緊盯前方,看着漆黑的劍尖,不斷靠近過來,雙腿都開始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時空傳人。”

    晨易和晨曦二人察覺到天絡聖者的危機,知道時空傳人太過強大,天絡聖者很有可能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於是,他們二人分別駕馭風、火的力量,急速趕向戰場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察覺到又有聖境高手趕過來,暗道,“不能再和天絡聖者僵持下去,等到那兩位不死血族聖者趕到,對我會相當不利。”

    就在天絡聖者都有些抵擋不住的時候,張若塵卻是收回了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頓時,天絡聖者感覺到渾身壓力一鬆,以爲張若塵後繼無力,便是想要趁此機會發起反攻。

    “時空傳人不過如此,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天絡聖者身上的血袍飛揚了起來,體內的精神力向外涌動,全部都注入進盾印,猛然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倒退,同時,雙眼眯成一道縫,眼神銳利得似利劍一樣。

    “子劍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劃出一道絕美的弧度,與時間印記融爲一體,使得四周的時間,略微停頓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是這一剎那,沉淵古劍從側面穿過盾印,嗤的一聲,刺穿天絡聖者的心臟。

    天絡聖者的嘴裡發出一道悶聲,瞪大了雙目,眼中帶有難以置信的神色,低頭向心口看了一眼,“怎麼……怎麼可能……這是什麼劍術……”

    對於精神力修士而言,心臟比腦袋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一旦聖心被破掉,那麼,倖幸苦苦修煉出來的精神力,也就廢掉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急速趕過來的晨易聖者和晨曦聖者,也是略微頓了一下,隨即,嘴裡發出怒吼聲,各自打出一種法術,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餘光,向身後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劍光一閃,一連劈出數十劍。

    天絡聖者的身體,猶如被切碎的豆腐一般,變成數十塊碎屍。

    一位強大的精神力聖者,便是如此隕落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探出一隻手掌,穿透血繭,抓住盤坐在地的黃天皇女,將她當成盾牌,向前一擋,吼出一聲:“還不住手。”

    晨易聖者和晨曦聖者不得不收起精神力,控制住已經打出去的法術,生怕傷到黃天皇女。

    晨易聖者和晨曦聖者的精神力強度,還在天絡聖者之上,給張若塵造成了不小的壓迫感,不得不擒住黃天皇女,以她爲人質,使得兩位不死血族聖者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晨易聖者冷哼一聲:“張若塵,你以爲抓住皇女殿下,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?你太天真了吧?”

    “如此說來,你們是有手段,可以在我殺了黃天皇女之前,先將我殺死?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的實力,還沒有達到那一步。但是,以師尊大人的精神力強度,你在他的面前,就連手指頭也休想動一下。”

    晨易聖者和晨曦聖者向左右兩個方位退去,隨後,躬身向空無一物的虛空行禮,道:“恭迎師尊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