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火龍長達兩百多米,雖是火焰凝聚而成,卻有明顯的龍角、龍鱗、龍爪,很像是一條真正的神龍在飛騰。

    晨易聖者手持法杖,站在火龍的內部,穿過金色的雲霧,逃遁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界子印,那到底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?”

    一位五十二階的精神力聖者,居然在一瞬間就被震死。

    腦海中,回想起晨曦聖者被鎮殺的那一幕,晨易聖者感到十分驚駭,渾身情不自禁顫慄了一下。

    火焰巨龍疾速飛行,很快就衝到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晨易聖者略微鬆了一口氣,以他的修爲,站在百里外,無論界子印的力量有多麼強大,他也有信心躲閃過去。

    驀地,晨易聖者驚異的發現,界子印凝成的金色雲氣,竟是已經覆蓋到他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一條青色的天河,呈現出來,橫過天穹,足有數百里長。青色的氣勁在天河中涌動,並且向下垂落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晨易聖者大驚失色,雙手將法杖舉了起來。一層層火焰光圈,從雙足涌出,經過腿部、腰部、胸口、雙臂,最後,三十六層火焰全部都匯聚到法杖。

    “焚天術。”

    晨易聖者低吼一聲,施展出他修煉出的最強殺術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法杖上方,響起一聲爆響。

    一圈赤紅色的火焰,以法杖爲中心,發出哧哧的聲音,向四面八方涌出去。

    頃刻間,整個天地都被火焰籠罩,如同化爲一座銅爐世界,方圓數百里的草木在一瞬間全部都化爲劫灰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黃煙塵全力以赴控制界子印,界子印變得更加巨大,很像是化爲一座玉質的城池,懸浮在雲中。

    界子印猛烈震動了一下,緊接着,那條青色天河中的氣勁變得更加洶涌滂湃,穿透火焰,擊在晨易聖者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們怎麼可能這麼強……本聖……不甘……”

    晨易聖者的嘴裡,發出慘叫聲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肉身和法杖同時爆碎,化爲了粉塵。

    又一尊精神力聖者隕落。

    青色天河快速收縮,飛回界子印,化爲一根青色的光絲。

    黃煙塵將界子印收了回去,變得只有玉碗大小,懸浮在她那瑩白而柔長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界子印的力量,讓張若塵也感覺到有些驚異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武道上,黃煙塵只是剛剛突破到下境聖者,張若塵也只是二劫準聖。可是,他們二人憑藉界子印的力量,卻輕輕鬆鬆鎮殺了兩位五十二階的精神力聖者。

    並且,兩位精神力聖者想要逃,也都沒有逃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黃煙塵手中的界子印,只見,界子印中,竟是一共有八根青色光絲。

    剛纔,他們只是激活其中一根光絲,就顯化出一條青色天河,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能。

    同時激活八根青色光絲,又將是什麼樣的景象?

    當然,以他們二人的修爲,激活其中一根青色光絲,都是相當吃力,很難控制住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想要同時激活八根青色光絲,談何容易?

    張若塵也取出一枚界子印,託在掌心。

    這是魔教神子歐陽桓的界子印!

    界子印中,也有八根青色光絲。

    奪取了界子印,張若塵一直都沒有好好研究。此刻,他分出一道精神力,注入進去。

    界子印的內部,是一座無邊無際的世界空間,根本無法探索到盡頭。

    在世界空間中,懸浮着八條滾滾流淌的青色天河,攜帶有無比強橫的帝皇之力。張若塵的精神力纔剛剛靠近過去,青色天河逸散出來的力量,瞬間就將他的精神力吞滅。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重新睜開雙目,自言自語的道:“一枚界子印,莫非就是一個雛形的世界?不過,這個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“空無一物。”黃煙塵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黃煙塵望了過去,露出詢問的眼神。

    黃煙塵說道:“你猜得沒錯,界子印就是一個雛形世界。當然,現階段它還空無一物,只有界子的修爲達到聖境,才能不斷向裡面注入聖道規則,使得雛形世界逐漸完善,最終,演變成一座真正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難怪九枚界子印被稱爲池瑤煉製出來的最強戰兵,原來是煉出了九個雛形世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凝思,隨後,再次問道:“界子印中的八根青色光絲,又是什麼?”

    黃煙塵抿了抿嘴脣,道:“那是……女皇的八根髮絲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一縮,道:“我能夠感受到,八根青色光絲猶如八條天河一樣,擁有毀天滅地的恐怖力量。怎麼可能只是八根髮絲?”

    黃煙塵到:“事實上,就是八根髮絲而已。女皇的修爲恐怕已經接近神靈,甚至有可能與當年的千骨女帝一樣,雖然不是神,卻已經擁有斬殺神靈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只是女皇的一根髮絲,也蘊含無窮無盡的聖道規則和磅礴的帝皇之力,斬殺聖者猶如碾殺螞蟻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先前,我們只是激發出一根髮絲的部分力量而已,真要是將它的本體喚出來,晨易聖者和晨曦聖者早就已經化爲灰燼。”

    一根髮絲而已,卻如同一條天河一般,至少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還遠遠抵擋不住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黃煙塵又道:“聖書才女曾經推測,女皇的一根頭髮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,聖王也都擋不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屏住呼吸,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。

    差距太大了!

    即便,他現在已經肉身成聖,可是與池瑤依舊相差十萬八千里。也不知還要修煉多久,才能達到她那樣的高度,與她直面相對?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看手中的界子印,隨後,將它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界子印真正厲害的地方,並不是因爲裡面有女皇的八根髮絲。而是,源於它自身。

    等到界子的修爲強大到一定程度,也就不用再借用八根髮絲蘊含的力量。

    試想一下,將一座雛形世界打出去,可以爆發出多麼可怕的毀滅力?

    更何況,隨着界子不斷將聖道規則注入進去,界子印的力量,還會變得越來越強大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即將擁有乾坤界,倒是沒有必要又去修煉界子印,那樣只會耗費大量時間,反而耽誤了修煉。

    無論乾坤界和界子印多麼強大,最終,自身的修爲,纔是最重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另一頭,食聖花吸收黃天皇女的血氣和精氣,藤蔓頂部的花蕾,又增大了一小圈。地面上,黃天皇女的屍體,已經變成一堆褐色的泥土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染血的黃土,張若塵也是輕輕一嘆。

    無論多麼美貌絕倫,多麼天才驚豔,只要犯一個小小的錯誤,那麼,下一刻,很有可能就會變成一具枯骨,甚至屍骨無存。

    對他而言,也是一個警示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如意寶瓶,將晨易聖者、晨曦聖者、天絡聖者的血氣,全部都收入進瓶中,保存了起來。

    精神力聖者的血氣,雖然不如武道聖者,可是,依舊蘊含非凡的能量,可以培養食聖花。

    “可惜三位精神力聖者的聖心全部都已經崩碎,那纔是他們身上最具價值的寶物。”黃煙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態要樂觀很多,微微一笑:“這一戰,能夠斬殺黃天皇女和三位精神力聖者,已經是大獲全勝。消息傳回北域,那位黃天血帝,恐怕是會對我們恨之入骨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點了點頭,擡起頭來,眺望遠處的天空。

    只見,充斥在那片天空的火焰和雷電漸漸消散,穆千先生渾身淌血,墜落到地上,砸得大地都沉陷下去。

    “戰鬥結束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黃煙塵施展出身法,快速趕過去。

    戰場的中心區域,依舊有雷火在涌動,一般的修士靠近過去,瞬間便會死亡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黃煙塵穿過雷火,找到穆千先生的屍骸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的身後,響起一聲冷哼,楚思遠閒庭信步的走了出來,臉上帶着不屑的神色,道:“不死神殿的金袍長老也不過如此,本宗主只是使用了一些簡單手段,他就已經承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無論楚思遠多麼嘚瑟,至少,他的實力的確是相當恐怖,讓張若塵也不得不重新認識他。

    “或許可以讓他去對付教主夫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才是一位真正深不可測的人物,讓張若塵感覺到十分忌憚。這樣一尊人物,藏身在血神教,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威脅,必須要儘快除掉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站了出來,向楚思遠走過去,躬身行禮,道:“多謝前輩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輕飄飄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問道:“上一次救你,那是因爲洛虛。這一次救你,那是因爲納蘭丫頭。說吧!你與她到底是什麼關係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就知道楚思遠來到天台州,肯定與聖書才女有關。

    “有那麼一點交情吧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一點交情?

    楚思遠怎麼可能相信,正要反駁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打斷他要說出的話,道:“其實,血神教中,還有一位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實力更在穆千先生之上。那人,說不一定,比前輩你還要強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聽到前一句,楚思遠的雙目微微瞪大,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聽到後一句,楚思遠露出了不服氣的神色。區區一個不是血族的潛伏者,怎麼可能比畫宗的宗主還強大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