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對莫憂谷的大戰,拉開帷幕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的諸聖,施展出身法,在一瞬間分散而開,出現到莫憂谷的四面八方,佔據最爲有利的位置。

    夜幕降臨,一輪皎潔的明月,出現在天穹。

    絕古雪山變得更加寒冷,冷冽的颶風從天穹凝聚出來,倒涌向地面,發出巨獸咆哮一般的呼嘯聲。

    莫憂谷中,數十里寬的桃林,發出沙沙的聲音。桃花的花瓣,猶如紅色的雨,飛在一座座硃紅色的樓臺之間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坐在桃林中,長袍如同鮮紅的蒲扇一樣散落在地上,看着眼前的花雨,神態悠然,鳳眸中,散發出瑩瑩的光點。

    甄音和梵音站在她的身後,傲然而立,勾勒出兩具婀娜凹凸的完美身材。

    桃花美,人,更美。

    驀地,甄音感受到了來自谷外的殺氣,心中猛然一驚,一雙眼瞳散發出璀璨的聖芒,向天外望去。

    甄音的臉色猛然一變,向前跨出一步,道:“師尊……”

    教主夫人顯然是早就知曉到谷外的局勢,甄音纔剛剛開口,便是說道:“慌什麼?我一直在這裡等着他們,既然他們主動攻了上來,也就一個也別想活着回去。”

    想到師尊的強大修爲,甄音重新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莫憂谷中,別的聖境人物也都察覺到危機降臨,衝了出來,出現到教主夫人的身後,開始嚴陣以待。

    莫憂谷的谷外,血神教的五位聖長老,元星長老、元周長老、元典長老、元壺長老、元泉長老,全部都穿着一身寬大的血袍,站在白茫茫的原野之中。

    在他們五人的中心,立着一隻紫色的古鼎,高達三丈,鑄煉有四足和雙耳,鼎上覆蓋有龍鱗圖案。

    正是萬紋聖器,驚蟄龍紋鼎。

    “起。”

    元星長老低吼一聲,率先調動聖氣,打入進古鼎。

    緊接着,另外四位聖長老,也都打出一根聖氣柱,注入進驚蟄龍紋鼎,一道道銘紋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驚蟄龍紋鼎離地飛了起來,變得比一座山嶽還要龐大,懸浮在天穹,散發出越來越強烈的紫色霞光。

    頃刻間,方圓千里的天空,全部都被紫氣覆蓋,有着一根根雷電在紫氣中穿梭,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。

    萬紋聖器的威力自然是恐怖絕倫,只是散發出來的氣息,也讓在場的諸聖感覺到無比壓抑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成千上萬道雷電,從紫色雲氣中先一步飛出來,如同雨瀑一般落下,與莫憂谷上空的守護大陣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緊接着,驚蟄龍紋鼎攜帶一片紫色的雲氣,向莫憂谷飛過去,急速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。

    這一片天地猛烈顫動一下,方圓萬里全部都發生雪崩現象。距離莫憂谷較近的一些雪山,直接倒塌,化爲了平地。

    驚蟄龍紋鼎爆發出來的力量,實在太恐怖,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抵擋。

    即便是血神教的諸聖,也都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最終,莫憂谷的防禦大陣被攻破,籠罩山谷的幻象也在一瞬間消散,顯露出山谷的真正面貌。

    谷中,沒有桃樹、桃花、亭臺樓閣,只有一具具白骨搭建出來的建築,還有血紅色的湖泊和溪水。

    以前的唯美景象,全部都是幻術凝成的假象。

    即便是莫憂谷中的修士,也都嚇了一大跳,沒有想到一直居住和修煉的地方,竟是如此血腥恐怖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倒是顯得很淡然,盯向懸浮在天穹的驚蟄龍紋鼎,嘴裡發出悅耳的聲音,道:“神子,你最終還是背叛了我,你可知道將會有什麼樣的下場?”

    那聲音,一直傳到數百里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揚聲道:“本神子從來都沒有效忠於你,怎麼能算是背叛?再說,你爲不死血族辦事,就是在與整個人類爲敵,人人得而誅之。”

    教主夫人站起身來,立在血紅色的湖泊旁邊,身材修長,肌膚雪白得猶如靈玉,一雙靈動的眼眸中露出冷銳的光華,道:“好一句人人得而誅之,可是,就憑你們這些人還遠遠不是我的對手。血神教的諸聖都聽着,若是現在收手還來得及,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就算你的修爲再高深,也不可能擋得住驚蟄龍紋鼎。”元星長老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教主夫人露出一道譏誚的神色,又道:“元泉長老,你還不動手嗎?”

    元泉長老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嫗,在五大聖長老之中,一直都十分低調,幾乎從來沒有開口說話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刻,元泉長老的雙瞳,卻是變成了暗紅色。

    她以最快的速度出手,出其不意的攻向另外四位聖長老,在一瞬間,四位聖長老全部都拋飛出去,遭受了重創。

    元泉長老沒有停手,繼續展開攻擊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元泉長老的五指變長一倍,長出鋒利的爪子,擊穿元典長老的身體,從胸口的位置穿透了過去。

    元典長老的嘴裡吐出聖血,瞪大一雙眼睛,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爲什麼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有爲什麼,與夫人爲敵,本就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元泉長老的老臉變得十分扭曲,從元典長老的體內抓出一枚聖源,滿手全是緋紅的聖血,滴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隨後,她一掌拍了出去,啪的一聲,元典長老的聖軀軟癱在地上,化爲一堆血肉。

    剩下的三位聖長老,元星長老、元周長老、元壺長老看到這一幕,全部都怒不可揭,重新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    元泉長老冷冽的盯了三位聖長老一眼,掌控住驚蟄龍紋鼎,向他們三人打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們二人快退。”

    元壺長老大吼一聲,隨後,竟是主動衝出去,激發出一種通神法,渾身聖血燃燒了起來,爆發出十倍修爲,與驚蟄龍紋鼎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元壺長老擋住了驚蟄龍紋鼎的這一擊,可是,他的聖軀卻變得更加破碎,身上的傷勢更加嚴重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逃遁到了遠處,向後方望去,只見,元壺長老舉起驚蟄龍紋鼎,化爲一片紫色的電雲,向莫憂谷的方向衝過去。

    此刻的元壺長老,完全就是在以命相搏,不僅僅只是想要給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爭取到退走的時間,更想逆轉戰局,滅掉教主夫人。

    元泉長老看到鋪天蓋地壓過來的紫色雷電,也是有些膽寒,不敢與正在拼命的元壺長老硬碰硬,立即施展出身法,化爲一道流光,向左側躲避。

    “哪裡逃,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元壺長老打出驚蟄龍紋鼎,碾殺過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元泉長老沒能躲開,被驚蟄龍紋鼎打得橫飛起來,身上出現密密麻麻的血痕,猶如蛛網一樣。

    緊接着,元壺長老又打出第二擊。

    驚蟄龍紋鼎再次擊在元泉長老的身上,直接將他打得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,已經有兩位聖長老隕落。

    戰局變化得實在太快,在場的諸聖,全部都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元壺長老十分清楚自己傷得很重,又強行施展出通神法,傷勢已經不可能再痊癒,即便今天能夠僥倖不死,也就最多還有數年的壽命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趁着他還處在巔峰的狀態,最後拼一次。

    “戰。”

    元壺長老的頭髮全部都倒立起來,雙手抓住驚蟄龍紋鼎,爆發出臨死的最後一擊。

    這一擊,耗盡元壺長老的所有聖氣,與驚蟄龍紋鼎的力量疊加在一起,向教主夫人轟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要殺死教主夫人,剩下的敵人,也就不足爲懼。

    施展出通神法的元壺長老,本就爆發出十倍於自身修爲的力量,再加上臨死的全力以赴,打出的攻擊力也就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元壺長老有十足的信心,滅掉教主夫人。

    驚蟄龍紋鼎落下的時候,莫憂谷中,所有修士全部都趴在地上,渾身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即便是甄音和梵音這樣的聖者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教主夫人,依舊站在血水湖畔,微微擡起眼皮,一隻瑩白的玉手緩緩伸了出去,化爲一隻長達數十里的大手印。

    元壺長老臨死的全力一擊,擊在大手印的掌心,竟然只是激盪出一圈圈漣漪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元壺長老十分不甘心,淒厲的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終究是耗盡了所有力量,火焰中,元壺長老的身體逐漸化爲灰燼,只剩一枚晶瑩剔透的聖源,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所有的恐怖勁氣,全部都消散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緩緩的收回手掌,驚蟄龍紋鼎則是變得只有拳頭大小,顯得精緻小巧,懸浮在她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“早就說過,你們還遠遠不是我的對手,卻偏偏不信。”教主夫人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諸聖,全部都已經驚呆,屏住呼吸,大氣都不敢出一下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元壺長老在聖者之中也是無比強大的人物,臨死的最後一擊,卻被教主夫人輕描淡寫的化解。誰還能保持平靜?

    如今,教主夫人又得到驚蟄龍紋鼎,可謂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誰還能與她一戰?

    “臣服,還是死,你們是時候做出一個選擇。”教主夫人的眼神睥睨,盯向圍在莫憂谷四方的血神教諸聖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