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作爲通天境的聖者,青龍帝君有十足的信心鎮殺顧臨風。只要給他一個機會,必定將顧臨風挫骨揚灰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輕輕點了點頭,算是答應了他。

    “多謝師尊。”

    青龍帝君的眼中閃過一道獰笑,身形如風一般衝出去,化爲一道長長的青色龍影,飛落到距離張若塵不遠的一座山丘頂部。

    在青龍帝君的身上,逸散出無比強勁的聖氣。每一縷聖氣都化爲一道龍影,猶如萬龍纏繞一般,顯露出強大無匹的氣勢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,魔音呢?”青龍帝君沉聲一吼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在青龍帝君和姚生之間的位置,面對兩位蓋世聖者,卻沒有顯露出一絲懼色,淡淡一笑:“自然是已經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青龍帝君早就有所預料,可是真正確定了此事,卻還是怒不可揭,雙手緊捏,雙臂傳出“噼啪”的爆響聲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諸聖都長長一嘆,本來,以顧臨風的絕世天資將來是有機會帶領血神教走向輝煌鼎盛,可惜今日卻要隕落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最後一抹希望,也將被抹殺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都陷入惡戰,想要衝破重圍,前去營救顧臨風。

    但是,藍採夜卻根本不給兩位聖長老機會,一連打出兩件千紋聖器,引動出兩股千紋毀滅勁,鎮壓在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兩件千紋聖器,乃是一顆水龍珠和一顆火龍珠,懸浮在天空,很像是一藍一紅兩顆星辰,散發出冰寒和炙熱的能量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都受了重傷,只能全力防禦,才能抵擋住水火龍珠散發出來的毀滅勁氣。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,放神子一條活路,老夫願意臣服於你。”

    元星長老一邊吐血,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元星長老十分清楚,只要顧臨風能夠離開,就算今日血神教被不死血族攻佔,將來,顧臨風修爲大成,也有機會反攻血神教,驅逐不死血族,讓血神教的傳承繼續發揚光大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的雙手向上託舉,抵擋水龍珠散發出來的千紋毀滅勁,整個人都在顫抖,道:“只要夫人能夠放神子離開,老夫也願意臣服。”

    教主夫人的眼神十分平靜,道:“殺了顧臨風,除掉後患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在她的眼中,顧臨風是一個巨大的威脅,既然不能收爲己用,也就必須要除掉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,今日誰都救不了你,給我去死。哈哈!”

    青龍帝君發出大笑聲,雙掌向地面猛然一擊,兩股青色的氣勁涌動出來,撕裂開大地,形成一道裂縫,向張若塵蔓延過去。

    就連大地都被分開,可想而知,那兩股氣勁是何等強橫。

    姚生輕輕搖了搖頭,面對一位通天境的聖者,即便是他也都很難有逃生的機會,更何況是顧臨風?

    想到此處,姚生立即施展出身法,向後方退去,以免被誤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躲閃,只是擡起頭來,向上空望去,嘴裡嘀咕了一聲:“楚老頭到底是在幹什麼,怎麼還不出手?難道一定要等到最後時刻,他才肯現身?”

    以楚思遠的性格,說不一定真的是在等一個萬衆矚目的機會,畢竟,在他看來,畫宗宗主是一等一的大人物,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出場?怎麼體現得出他的重要性?

    就在大地裂縫距離張若塵只有三丈距離的時候,天穹之上,一道紫色霞光顯現出來,從天而降,落到張若塵和青龍帝君之間的位置,化爲一個身穿官服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正是天台州的州牧,越叔子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,原本已經被撕裂開的大地裂縫,又重新閉合。

    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的衝擊,青龍帝君的嘴裡發出一道悶聲,雙腿站立不穩,向後倒退數十步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……他。”

    “山門關閉,守護大陣也已經開啓,越叔子是如何進入血神教?難道朝廷的大軍,已經攻入進來?”

    血神教的諸聖,全部都在議論紛紛,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血神教的諸聖認識越叔子,青龍帝君卻不認識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青龍帝君在越叔子的身上,感受到一股可怕的聖威,那是一股來自精神力的壓迫。

    越叔子沒有迴應青龍帝君,只是發出一聲輕哼,道:“你的身上具有青龍墟界的氣息,又有如此深厚的修爲境界,那麼,肯定就是那位青龍帝君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眼力倒是不錯,本聖的確就是青龍帝君。”

    青龍帝君知道越叔子十分厲害,可是,他的背後有教主夫人撐腰,根本不懼任何對手。再說,以他通天境的修爲,也足以傲視天下諸聖。

    “無論你是誰,既然是在爲不死血族辦事,也就只有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越叔子伸出一隻右手,五指結出一道印法。

    在指尖,一連串光芒四射的線條顯化出來,勾勒成一幅描繪着一具黑色骷髏的畫卷。

    黑色骷髏,從畫卷上面走了出來,伸出一隻七十多米長的骨臂,擊向青龍帝君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青龍帝君的胸腔被一根骨指擊穿,體內流淌出聖血,不過,他的修爲高深,強行掙脫了出去。

    嘩啦一聲,青龍帝君從眉心的氣海,拔出一柄半月形的青銅聖刀。

    全身聖氣都調動起來,注入進聖刀。

    青銅聖刀猶如化爲一輪青色的冷月,釋放出凌厲的刀氣,向前劈斬出去,嘭的一聲,穿透黑色骷髏,將其打得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青龍帝君再次揮斬出第二刀,擊向越叔子。

    越叔子看着越來越近的青銅聖刀,卻沒有一絲懼色,嘴裡念出兩個字:“花開。”

    在越叔子的身前,一株雪白的蓮花,憑空凝聚出來,散發出奪目的聖光,與青銅聖刀發生碰撞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青龍帝君向後倒飛,胸口的血窟窿快速擴大,向全身蔓延,幾乎將他的身體都要撕碎,部分位置露出了白骨。

    白色蓮花蘊含的能量實在太強大,打得青龍帝君失去戰鬥能力。

    沒等青龍帝君落到地上,越叔子再次出手,手指向前一點,一根光柱從指尖飛出去,擊在青龍帝君的頭顱上面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青龍帝君的半個身體都爆裂而開,只剩一具殘屍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這一片天地的修士,全部都陷入沉默,頗爲驚恐的望着越叔子。他的修爲得達到多麼恐怖的程度,才能輕描淡寫鎮殺一位通天境聖者?

    藍採夜、元星長老、元周長老的戰鬥停了下來,至於幽字天宮的副宮主左牧,則是已經被朱洪濤活生生的打成一團血泥。

    同樣是天台州的霸主,藍採夜十分清楚越叔子的厲害,雙眉微微的一擰,道:“我們血神教內部的事,你們朝廷的人摻和進來恐怕不太好吧!”

    越叔子微微一笑:“本官乃是受神子殿下的邀請,纔會來到血神教。據說,血神教中有人在爲不死血族辦事,朝廷不得不出面清理。”

    藍採夜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眼中露出一道寒光,果然是這個小子請來的幫手。

    居然能夠請動越叔子,以前倒是小瞧了他。

    藍採夜心知不是越叔子的對手,因此,向教主夫人望過去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的注意力,卻不在越叔子的身上,而是擡起螓首,一雙靈動的鳳眸,望向天空的雲彩,露出一道美輪美奐的笑容,道:“我們也算是老朋友,既然,你已經來到莫憂谷,怎麼還不顯露真身呢?”

    衆人全部都感覺到詫異,很想知道教主夫人到底是在與誰對話。

    莫非還有高手駕臨血神教?

    楚思遠腳踩一團紫色的氣勁,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,從雲中飛出,停在離地百丈的半空,俯看向下方,道:“當年風華絕代的血神教聖女,依舊年輕美貌,實在是讓老夫羨慕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當年的儒道四公子之一的畫公子,也算是英俊瀟灑,才幾百年不見,居然已經蒼老成這個樣子。”

    教主夫人輕輕搖頭,臉上帶有魅惑萬千的迷人笑容。

    楚思遠不禁心神一蕩,彷彿是被拉回到數百年前的年輕時代。此刻的教主夫人,與當初的血神教聖女,簡直就是一模一樣,一點都沒有改變。

    很快楚思遠就驚醒過來,背上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“她的精神力,竟然能夠影響到我……怎麼可能……”楚思遠暗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教主夫人主修的是武道,其次纔是精神力。楚思遠卻一直都只是修煉精神力,沒有修煉武道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,教主夫人竟然能夠使用精神力,對他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,真的是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楚思遠的眼神,變得無比慎重,道:“夫人這些年在莫憂谷潛心清修,果然是已經達到高深莫測的境界,讓老夫都有一些看不透了!”

    教主夫人嫣然一笑:“老實說,你不該來血神教,我們同輩的修士,還活着的,已經沒有幾人。死一個,也就少一個。修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我勸你還是立即離開,不要來淌這一趟渾水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挺直腰桿,道:“當年,老夫同時面對七大古教的神子,也都沒有皺一下眉頭。今日更加不可能退走,戰吧,既然已經走到絕對的對立面,總要分出一個生死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