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臨淵,你還要繼續錯下去嗎?」

    天空一片黑暗,唯有妖異的紅色雲彩飄在那裡,時而聚合,時而散開。

    空氣中,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血腥氣。

    血神教教主蚩臨淵,從血雲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的身高大約兩米,看上去大概三十來歲的模樣,穿著一身暗紅色的玄衣,頭戴青銅古冠,渾身上下都散發出威嚴之氣,一看就知是一位蓋世雄主。

    蚩臨淵的目光,落在灰衣老者身上,瞳孔深處閃過一道意外的神色,道:「師伯,所有一切,你都已經知曉?」

    灰衣老者的身材很乾瘦,與一個普普通通的老者沒有什麼兩樣,嘆了一聲:「你當師伯這幾百年,真的就沒有關心教中之事?你越陷越深了,現在退回去,還不晚。」

    蚩臨淵道:「其實,我這麼做,也是為了血神教的未來。天下已亂,殺戮將至,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,只有提前做出選擇,將來才能在亂世之中活下來。師伯,你不應該阻止我的。」

    灰衣老者搖頭,道:「與不死血族合作,無疑是與虎謀皮,最終,將會讓血神教走向萬劫不復。」

    蚩臨淵道:「師伯或許還不知道,我已經通過祭祀的方式,與血神進行溝通,看到了一些未來的畫面。只有與不死血族合作,才能保住血神教,可以讓教統一直傳承下去,不至於愧對歷代祖師。」

    灰衣老者道:「血神早就已經逝去,即便還有一些殘魂遊離在九天之外,又能剩下多少神通?況且,你看到的畫面,未必就是真實的畫面。不死血族的那幾位血帝,任何一人只要使出一些手段,都能影響你的意志和判斷。聖道之路,逆天而行。為何要相信未來,而不相信自己?」

    灰衣老者的語氣雖然很平淡,但是,說出來的話卻是擲地有聲,顯得傲氣凌雲。

    不信血神,不信未來,只信自己。

    小黑給張若塵傳音,低聲道:「這個老頭很不簡單,已經擺脫心中的信仰,就算是神,恐怕也影響不了他的意志。」

    血神教,本就是以血神為信仰建立起來的教派,如今,灰衣老者卻在質疑血神,猶如是斬斷了心中的信仰,那種意志已經強大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在勸蚩臨淵,希望他能夠迷途知返,不要繼續錯下去。

    蚩臨淵露出遲疑的神色,隨後,長嘆了一聲,「師伯說得沒錯,我……的確迷失了自我。現在改過,還來得及嗎?」

    「只要能夠認清正確的路,任何時候改過都來得及。」灰衣老者那蠟黃的老臉上,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都以為,蚩臨淵真的已經認清錯誤,將要改邪歸正的時候。

    走到灰衣老者對面的蚩臨淵,卻突然發起進攻,浩浩蕩蕩的聖威再次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「轟隆隆。」

    蚩臨淵的雙手開合,長發飛揚,體內響起雷鳴一般的聲音,以閃電般的速度,將血神教的鎮教聖器血神鐧打了出去,擊向灰衣老者的眉心。

    很顯然,蚩臨淵並不認為自己做的是一件錯事,剛才說出那些話,僅僅只是想要讓灰衣老者放鬆警惕。

    「師伯,你的思想太陳舊了,只會阻礙血神教的發展。」

    蚩臨淵體內湧出來的聖氣,強橫到了極點,每一縷聖氣都凝結成不同的神獸虛影,很像是打出了萬獸之力。

    血神鐧,是血神鑄煉的戰兵,一直都是血神教的鎮教聖器,一擊打出,萬千銘紋同時浮現出來,給人一種天塌地陷的感覺。

    「嘩啦!」

    灰衣老者腳下的地面,還有周圍的石壁和山體,全部都被血神鐧的力量勁氣震出裂縫,並且還在向下沉陷。

    面對蚩臨淵的全力一擊,灰衣老者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,只是嘆息了一聲,隨後,一隻枯瘦的手掌拍了出去,化為一隻無邊無際的大手印,想要與血神鐧對擊。

    小黑嚇了一跳,尾巴都立起來,道:「竟然敢使用手掌與血神鐧對碰,那老頭不要命了?」

    張若塵聽說過血神鐧的威名,乃是血神教立教的根本之一,有鬼神莫測的威力。

    曾經血神教經歷過數次大劫,都是動用血神鐧,才將強敵殺退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竟然敢使用手掌卻迎擊血神鐧,會不會太託大?即便是張若塵,也為他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血神鐧還沒有劈下去,張若塵腳下的大地已經全部垮塌,方圓數十里,看不到任何山石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這裡是無盡深淵的第一梯度,天地規則能夠壓制修士的修為,蚩臨淵手持血神鐧卻依舊能夠造成如此驚人的毀滅力。

    在地面,一片崇山峻岭,恐怕都要被推平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打出的大手印,被血神鐧打得一寸寸崩碎,根本無法抵擋。

    「師伯,你真當本教主還是當年那個年輕修士?手持血神鐧,天地間,有幾人能夠擋得住我?」

    蚩臨淵渾身散發出暗紅色的邪光,從黑暗中衝出,揮動血神鐧,向灰衣老者的頭頂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身上的布衣猶如鐵皮一般,頭上的白髮如同鋼針一樣,嘴裡念出一個字:「奪。」

    下一刻,原來握在蚩臨淵手中的血神鐧,不知如何,卻出現在灰衣老者的手中。

    「噗嗤!」

    蚩臨淵橫飛了出去,腹部被打出一個碗口大的血窟窿,緋紅的聖血,從體內湧出,化為血氣,使得第一梯度變成一座血霧瀰漫的秘境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蚩臨淵撞擊在遠處的一座黑山上面,將堅硬如鐵的山體撞得對穿。

    「太快了,根本看不清那位太上長老是如何出手,竟然能夠在一瞬間奪走血神鐧,並且重創蚩臨淵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屏住呼吸,盯向灰衣老者,只覺得他就像鬼神一樣,讓人感覺到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小黑說道:「差距太大了,那個老傢伙的修為相當可怕,沒想到血神教竟然還藏有一位這樣的強者。」

    灰衣老者將血神鐧捏在手中,搖了搖頭,道:「你以為師伯真的已經老了嗎?」

    黑暗中,響起一聲冷哼。

    緊接著,嘩嘩的破風聲傳了過來,能夠清醒看到一隻只龐然大物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只見,成千上萬隻血獸,化為一片血雲,源源不斷向灰衣老者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些血獸,每一隻都很強大,其中一些更是達到聖境。它們的面目猙獰,雙眼冒血光,發出此起彼伏的吼聲。

    「你竟然在無盡深淵培養出了如此多的血獸,到底是要幹什麼?」灰衣老者沉聲道。

    黑暗中,響起蚩臨淵的冷笑聲:「師伯,你不是很強嗎?就算你再強,無盡深淵的血獸,也能將你吞食成白骨。」

    「看來必須讓你見識血神鐧的真正威力,你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。」

    灰衣老者將血神鐧舉了起來,頓時,一股天旋地轉的力量勁氣,向四方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「咻!」

    一根血柱,從血神鐧的頂部衝天而起,一直穿透無盡深淵的黑暗,飛到天外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連綿不知多少萬里的絕古雪山完全都被血氣覆蓋,血神教的諸聖全部都被驚醒,感受到無盡深淵傳出的恐怖氣息。

    「教主啟動了血神鐧,無盡深淵莫非是發生大動亂?」

    「血神鐧不會輕易啟動,血神教肯定是遭遇了大敵,希望教主能夠鎮壓敵人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候,無盡深淵一直都不太平,發生了很多起血案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弟子,全部都以為是血神教教主激活了血神鐧,正在對付強敵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從崆成島的一座殿宇裡面騰飛起來,站在萬丈高空,眺望無盡深淵的方向,眼中帶有一抹驚異的神色:「三百年,已經三百年過去,血神鐧再一次被引動,無盡深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心中十分好奇,卻又不敢靠近無盡深淵。

    因為,血神鐧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太可怕,即便是以海冥法王的修為靠近過去,也有隕落的危險。

    等到血神鐧的光芒逐漸暗淡下去,身在無盡深淵第一梯度的張若塵,才恢復視覺。

    只見,地面上,全是血獸的屍體,密密麻麻的鋪成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空氣中,依舊還有一道道混亂的力量波動在穿梭,久久沒有消散。

    「第一梯度的血獸全部都被鎮殺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看著地上一具具龐大的血獸屍體,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血獸的數量極多,而且,每一隻都很強大,但是在血神鐧的面前卻脆弱得如同螻蟻。

    血神鐧根本沒有劈下去,只是散發出來的力量勁氣,就將它們全部震死,包括一些聖獸。

    小黑被嚇得不輕,四隻腿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好奇,道:「你那麼害怕幹什麼?你不是自稱屠天殺地之皇,具有不死之身,即便是須彌聖僧也滅不了你?」

    小黑強忍住心中的懼意,不屑的說道:「本皇當然有不死之身,這樣的小場面不知見過多少次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根本不相信小黑的話。

    這隻貓遇到真正的頂尖強者,總是會露出懼色,很顯然,「屠天殺地之皇」的稱號,多半是在自吹自擂,歷史上,根本沒有關於它的記載。

    至於「不死之身」,估計也是在吹牛,根據張若塵的推測,頂尖強者出手應該可以將它殺死。

    「噠噠。」

    腳步聲響起,灰衣老者提著血神鐧返回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