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卻並不怎麼相信。

    畢竟,符籙太破爛,真的和廢紙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也只是抱着嘗試的心態,張若塵纔將聖氣灌注進去,沒有想到,符籙竟然真的發生了變化。

    符籙上面的紅色光點,變得越來越密集,並且,還在急速向外擴散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知道使用這張符籙的方法,腦海中卻浮現出一道古怪的意識,很像是有人在指引他,教他如何使用符籙。

    張若塵驚奇的發現,那道古怪的意識,竟是從符籙裡面傳出來。

    符籙,猶如具有生命一般,與張若塵的意識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結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咬破手指,在符籙上,劃出一道血紅色的線痕。

    隨後,他將符籙貼在胸口,“嘩啦”的一聲,符籙竟然直接沉浸進皮膚。胸口的位置,只剩下一個符文印記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血紅色光點,從張若塵的胸口涌了出來,將站在他身後的越叔子也都掀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越叔子穩住腳步,相當詫異的盯着張若塵:“好強大的力量……那股力量到底來自於誰?”

    越叔子可以肯定,剛纔那股力量,絕對不屬於張若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空中,楚思遠的半個身體都塌陷,只是憑藉強大的精神力,還在努力支撐,要不然,早就已經倒下。

    不過,他也已經是強弩之末,面對教主夫人,根本沒有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向他走了過去,背上的四對血翼輕輕扇動,渾身上下散發出妖冶、邪魅、霸道的氣質,天地之間的一切,包括空氣和光線都在向外流動,不敢靠近她。

    “乖乖待在畫宗,至少可以保住一條性命,何必要摻和血神教的事?”教主夫人居高臨下的說道。

    達到聖王境界,教主夫人的生命層次,已經變得不一樣,即便是看向楚思遠,也如同是在看一隻螻蟻,沒有任何情感波動。

    只有同級別的人物,纔有資格正面對話。

    很顯然,如今的楚思遠,已經沒有與她正面對話的資格。

    楚思遠的臉上,沒有一絲淒涼之色,反而大笑一聲,一臉正氣的道:“你只不過是比老夫先一步突破而已,沒有什麼了不得。成王敗寇,本就是自古定律。今日,老夫死在你的手中,他日,儒道的聖賢也必定會取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知道自己今天已經活不成,倒也是十分剛烈,原本都被打得坍塌的身體,再次挺得筆直,昂首挺胸的瞪向教主夫人。

    就算要死,也要站着死,死得要有尊嚴。

    已經逃到遠處的血神教諸聖,回頭看了一眼,全部都暗歎一聲,心中不得不佩服楚思遠。同時,他們也在感概,威名傳天下的畫聖,今日也要隕落。

    原本,此事就是血神教和不死血族的戰鬥,與楚思遠沒有任何關係,可是他卻能夠出手相助,幫忙對付教主夫人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這一點,已經超過很多自私自利的聖者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具硬骨頭。”

    教主夫人的眸中,終於涌出殺氣,光潔如玉的右手,向前一伸,數百道閃電全部都匯聚過去,化爲一條閃電洪流。

    眼看楚思遠就要被鎮殺,驀地,在教主夫人的背後,響起一聲驚天動地的長嘯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顯然也是有所感應,轉過頭看了一眼,頓時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只見,地面上,一尊血紅色的巨大人影,緩緩站了起來,雙腳踩着大地,頭顱卻和雲層一樣高。

    那個巨大人影,乃是由密集的血紅色光點匯聚而成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諸聖,也感知到強大的力量氣息,全部都停了下來,望着那尊頂天立地的血紅色巨人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那是太上長老的紅日聖相,難道是太上長老回來了?”

    “太上長老終於出手了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修士全部都露出欣喜的神情,因爲,一旦太上長老出手,任何問題都能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太上長老已經有“第十帝”的稱號,即便受了暗傷,依舊可以笑傲天下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也被驚住,不得不轉動手臂,將打向楚思遠閃電洪流,反手打向攻伐過來的血紅色巨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血紅色巨人的內部,一掌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巨人,也按照張若塵出掌的方式,伸出一隻大手掌,向前一按,不僅將閃電洪流打得支離破碎,更是將教主夫人拍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教主夫人顯得頗爲狼狽,墜落在地上,踩得大地裂出十數道紋路。

    楚思遠瞪大一雙蒼老的眼睛,驚異莫名,因爲,他看得很清楚,站在血紅色巨人內部的,並不是什麼第十帝,而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這個小子,是從哪裡借來如此可怕的力量?”

    楚思遠的心中很不服氣,寧願被教主夫人一掌拍死,也不願意被張若塵救,更不想看到張若塵如此強勢的模樣。

    真是豈有此理。

    堂堂畫宗的宗主,竟然需要一個曾經訓斥過的小輩來救?

    真的好丟臉。

    不知情的修士,肯定會傳:畫宗宗主被一個女人打得毫無還手之力,最終,卻是血神教神子出手將他救下,要不然威名赫赫的畫聖已經被打死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楚思遠就很想吐血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也看清站在血紅色巨人內部身影,輕咦一聲,道:“燕離人離開之前,居然將聖相符傳給了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血紅色巨人的內部飛出來,站在巨人的肩膀位置,伸出一隻手臂,五指彎曲,臨空一抓。

    身軀龐大的巨人,轟然一聲崩塌,化爲億萬粒光點,全部都匯聚到張若塵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鎮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吼一聲,五指向下一按,漫天光雨從掌心灑落下去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擡頭望去,天地間的景象,全部都消失不見,只能看見,整個天空都壓下來,每一粒光點都像是一顆星辰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這一擊,真的是天塌地陷,方圓數百里之內的山嶽,全部都被碾壓成平地。

    教主夫人的身體被打得極度破碎,鮮血淋淋,根本看不出人形,猶如一團血肉一樣。

    她遭受嚴重的創傷,駕馭一片血雲,急速向天邊飛去,傳回一道冰冷的聲音:“顧臨風,等到本王養好傷勢,必定再次登上血神教,將你摧骨揚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追殺上去,因爲,聖相符的力量,正在快速減退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不清楚聖王的生命力到底有多麼強大,冒然追上去,說不定會被教主夫人翻盤。

    片刻後,聖相符的力量徹底消散,張若塵又恢復原來的修爲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胸口,符文印記已經消失,可是,卻能隱隱感知到聖相符並沒有消失,依舊還在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越叔子畢竟是一州之主,見過大風大浪,很快就恢復平靜,看出張若塵心中的疑惑,說道:“聖相符可以使用數次,只不過,需要重新將聖氣灌注進入,並且達到飽和的狀態,才能再一次發揮出它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是這樣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氣海中的聖氣調動出來,搬運向胸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聖氣源源不斷流入過去,卻瞬間就消失不見,那裡就像是有一個無底洞,根本無法將它填充到飽和的狀態。

    “使用聖氣讓聖相符重新達到飽和狀態,肯定是一個長期的過程,恐怕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只是想一想,張若塵也就釋然。

    使用聖相符,可是能夠爆發出聖王級別的攻擊力,需要的聖氣絕對是海量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聖相符絕對是一件至寶,即便是聖者都會搶破頭去爭奪。

    一旦掌握一張聖相符,即便站在聖者境界巔峰的真聖和至聖,也不敢輕易得罪張若塵。萬一張若塵使用出聖相符,他們根本就擋不住。

    楚思遠從半空飛落下來,一瘸一拐,虛弱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越叔子走了過去,攙扶住他,

    走到張若塵面前的時候,楚思遠卻又挺直脊樑,冷哼一聲,道:“小子,掌握的力量越強,掌握的勢力越是龐大,身上的責任也就越大。今後要走正道,若是敢走邪門歪道,老夫……咳咳……親自鎮壓你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或許是因爲說話的力氣用得太大,楚思遠嘴裡咳出鮮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十分不解,明明救了楚老頭,楚老頭卻沒有一絲要感激他的意思,反而還很不高興的樣子。

    真的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楚思遠和越叔子離開了血神教,要趕回去療傷。

    楚思遠傷得極重,若不是及時療養,很有可能會留下終生難愈的暗疾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諸聖重新返回,將張若塵圍在中心。

    隨後,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對視了一眼,以他們二人爲首,諸聖全部都躬身向張若塵行禮,齊聲道:“拜見教主。”

    聖者,無需向任何人下跪,能夠讓他們躬身行禮,已經是一種相當了不得的事。

    太上長老將聖相符傳給顧臨風,很顯然,就是指明要他接任血神教教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太上長老,在諸聖的眼中,絕對是無比神聖的存在,他老人家做出的決定,諸聖自然是要遵從。

    再加上,顧臨風自身的卓絕天資和無窮潛力,於是,血神教的諸聖也就認同了他,奉他爲新任教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繼續求推薦票,希望大家給小魚動力,明天爭取繼續寫三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