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對於教主之位,張若塵並沒有推拒,而是坦然的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血神教是一座具有悠久傳承的古教,底蘊深厚,只要成爲教主,可以得到大量普通聖者得不到的修煉資源。

    比如,神血。

    血神教中,有一具神屍。

    傳說中,那是創教祖師,血神的屍骸。

    一具神屍,堪稱一座龐大的寶庫,蘊含海量的神血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神屍的身上任何東西都是寶物,裹屍的布,一塊神骨,一根髮絲……皆是聖者也要眼饞的重寶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最看重的還是神血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夠得到大量神血,就能煉製出足夠多的鎮血符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高層動亂已經結束,不死血族的潛伏者和爲不死血族辦事的人族修士,幾乎被清理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當然,大批聖者的隕落,卻導致血神教元氣大傷,中下層修士的小規模動亂也是持續不斷。想要完全穩定下來,恐怕還得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。

    元周長老提出廣邀天下諸聖,舉行冊封大典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否決了這一提議,認爲血神教應該繼續封山,進行內部整頓,努力提升自身的實力。

    等到血神教完全穩定下來,變得更加強大,再舉行冊封大典也不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黑市總壇的大戰,已經傳了出去,不僅震驚天台州,整個崑崙界的修士都是一片譁然。

    朝廷和黑市聯手,滅掉黃天部族二十多位聖者,其中,更是包括,不死神殿的金袍長老穆千先生和黃天部族的皇女。

    有傳言,時空傳人張若塵參與了這一戰,使用青天弓和白日箭射殺黃天皇女。

    天台州的各大勢力,全部都進入嚴防戒備的狀態,生怕這場大動亂,波及到他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一連隕落二十多位聖者,即便是黃天部族估計也有一些吃不消,他們在中域佈置的潛伏者應該已經滅了一大半。”

    黃天部族在中域最主要的佈置,就是圍繞血神教進行,想要以血神教爲根基,禍亂天台州。

    如今,他們在血神教的勢力,全部都被滅掉,在中域,也就再難翻起什麼大浪。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在分析當前的局勢,其中包括遠在中央皇城的聖書才女,還有兵部、武市錢莊、黑市、明堂、拜月魔教的智者。

    他們在推算接下來的局勢變化,以便提前做出應對之策。

    “剿滅黃天部族的潛伏者,張若塵的危機,應該已經解除了吧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站在天下棋臺的旁邊,望着一粒粒棋子在棋局之中消失,一雙靈動的美眸,露出一道迷人的淺笑。

    ⊕TтkΛ n ⊕c ○

    崑崙界的所有聖境生靈,全部都是天下棋局之中的一枚棋子。

    死去一位聖境生靈,天下棋局中的棋子,也就會少一枚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棋臺上,代表血神教所在的區域,隱隱間,傳出一道爆碎聲。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麼事?血神教的動亂,莫非還沒有結束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眸一凝,調動精神力,再次沉浸入天地棋臺,想要探查剛纔是哪一位聖者隕落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竟是又有一大片棋子爆碎,至少有二十位聖者隕落。

    天地棋臺上的劇烈變化,驚動了儒道的諸位大儒,紛紛趕到連珠府,詢問聖書才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聖書才女也是相當不解,按照她掌握的情報,血神教的內亂應該已經結束了纔對,怎麼又爆發如此激烈的大戰?

    如此大量的聖者隕落,只是想一想,也能猜到血神教的大戰是何等慘烈。

    “畫聖就在血神教,應該可以鎮壓一切動亂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,楚老頭的修爲的確很深厚,在聖者境界,可以橫掃一切。可是,棋臺上顯示,有聖王級別的人物誕生。一位聖王誕生,絕對是一件非同小可的大事件!”

    “若是,那位新生聖王是友,那麼血神教的動亂應該可以平息下來。若是,那位新生聖王是敵,那麼血神教的動亂也就只是一個開端,接下來天台州三十六府都將進入戰亂和動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地棋局只能呈現出一個大概的局勢,在場的衆人,根本不知道血神教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件,只能繼續等待,希望有消息儘快傳回來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也很緊張,輕輕抿着紅脣,就連呼吸都停止下來。

    她在擔憂血神教的局勢,擔憂楚思遠,當然,也在爲張若塵感到擔憂。畢竟,張若塵處在漩渦的中心,稍有不慎,就會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傳訊光符,從天外飛來,衝入進連珠府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眸一亮,衣袖捲動了一下,形成一股渦旋的氣勁,將傳訊光符收入進手中,查閱光符上面的內容。

    儒道的諸位大儒圍過去,他們心中猜測,傳訊光符上面的內容,應該是來自血神教的消息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看完傳訊光符上面的內容,一雙黑白分明的星眸,再次輕輕眨巴一下,彷彿整個人都輕鬆許多,笑道:“是天台州州牧越叔子傳來的消息,血神教的確有發生大動亂,不過,已經暫時穩定下來。”

    隨後,聖書才女將傳訊光符,交給諸位大儒。

    看完光符上面的內容,在場的大儒,全部都露出思索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跨入聖王境界的蓋世人物,竟然是血神教的教主夫人邱怡池。她怎麼會在爲不死血族辦事?”

    “短短數百年而已,邱怡池已經培養出大批聖者,而且,還暗中掌控了青龍墟界。她的手段真不是一般的厲害,以前我們居然忽略了她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也感覺到不可思議,道:“邱怡池應該不屬於十大部族的任何一個部族,也從來沒有與不死神殿有過接觸。那麼,她到底是在爲誰辦事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掌握有崑崙界最龐大的情報系統,任何事都瞞不過她。

    若是,邱怡池和不死血族真有接觸,就算再如何隱秘,也不可能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。

    琴宗的宗主梅先生,站在天地棋臺的旁邊,一直都沒有說話,而是盯着棋臺上代表血神教的那片區域。

    隨後,他的手指,向棋臺上一指,道:“你們看這是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和諸位大儒,全部都將目光投射過去,盯在梅先生的指尖位置。

    “無盡深淵。”一位大儒說道。

    “宗主是什麼意思?”有人不解的問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眸,涌出懾人的精芒,十分吃驚,道:“梅先生莫非是認爲,邱怡池之所以爲不死血族辦事,很有可能是與無盡深淵有關?”

    梅先生一臉嚴肅,點了點頭,道:“你當初去上官世家求見闕聖王,闕聖王不是給了你一張紙條,指引你前往無盡深淵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可是那張紙條,未必就是闕聖王親手書寫,很有可能是不死血族早就佈置好的一個局。”聖書才女說道。

    “最開始,老夫也是這麼認爲。可是,邱怡池的出現,卻讓老夫改變了這個想法。或許,那張紙條,真的就是闕聖王親手書寫。他之所以指引你去無盡深淵,很有可能是想告訴你別的一些什麼東西,無盡深淵很有可能藏着一個驚天大秘密。”梅先生說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若是無盡深淵真的藏有一個驚天大秘密,可是闕聖王爲何不直接明說?”

    梅先生道:“萬一闕聖王是不敢明說呢?”

    一位大儒有些不信,說道:“闕聖王在八百年前就已經達到聖王境界,如今的修爲更是深不可測,天下間,除了女皇以外,還有什麼力量,可以封他的口?”

    梅先生道:“八百年來,闕聖王一直都深居簡出,很少出現在衆人的視線中。最近百年,他更是完全消失,猶如已經隕落。他這樣的表現,何嘗不是在躲避着什麼?說不一定,真的有一股堪比女皇的力量壓制着他,使得他連話都不敢說。”

    “堪比女皇的力量?”

    在場的諸位儒道大儒,沒有一人能夠保持平靜,心境受到巨大的衝擊。

    梅先生已經說得如此明顯,他們又都不是愚蠢之輩,心中早就有所猜測,只不過,不敢說出來而已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梅先生懷疑,八百年前的血後並沒有死,就在無盡深淵?邱怡池是在爲血後辦事?”

    旁邊的一位大儒,立即否定這一猜測,道:“當年的血後,比九帝都要強大,可謂是絕世無雙的霸主。若是真的活着,早就已經威臨天下,怎麼可能龜縮在無盡深淵?”

    “沒錯,血後是一個鋒芒畢露的皇者,當年差一點滅掉人族,真要活着,不可能隱忍不出。”

    衆人都不願意相信這一猜測,因爲,若是血後真的還活着,在女皇失蹤的情況下,人族中,根本沒有誰能夠擋得住她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個猜測而已,大家也不要太緊張。”

    梅先生微微一笑,隨後,又道:“當前我們最應該做的事,應該是請動一位大人物,前去擒拿邱怡池。只要擒住邱怡池,自然也就清楚其中的真相。請誰去合適呢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提議,道:“邱怡池只是剛剛達到聖王境界,只要請動凌霄天王出手,足以將她拿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繼續求推薦票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