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最終,兩位聖長老哭喪着臉,艱難的做出決定,答應下來,同意張若塵取走一千萬滴神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走神血,就在第二天,與黃煙塵、小黑、青墨離開了血神教。

    前往陰陽海之前,他要去一趟鎮獄古族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三大家族之一,史家,在符道上的造詣,足以排進整個崑崙界的前五。只有與史家合作,才能更加容易煉製出鎮血符。

    六大持劍人,與鎮獄古族有着極深的淵源。

    做爲滔天劍的持劍人,張若塵造訪冥王劍冢,自然是得到鎮獄古族大批高層的接迎。

    接迎的修士中,站在最前方的,正是史仁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史仁算得上是生死之交,不僅一起闖過陰間,也在冥王劍冢一起對抗過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兩人相見,並沒有表現得太過激動,只是相互對視一笑,一切情誼都在笑容之中流露出來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上一任族長,王悲烈,被青天血帝擒住煉成了血奴。鎮獄古族的新任族人,則是史仁的父親,史乾坤。

    史仁,自然就是少族長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史仁並肩史仁同行,向劍墓宮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令尊大人身上的冥王血毒化解了沒有?”

    史仁一隻手背在身後,另一隻手半握成拳,倒是顯得風度翩翩,笑道:“武尊大人親自出手,已經煉化父親體內的冥王血毒。經歷這一次磨難,父親的心境和精神力都達到嶄新的高度,也算是因禍得福。父親一直都在說,你是他的恩人,欠了你一個巨大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遭到鎮獄古族上一任族長的陷害,變成一個失去理智的嗜血魔頭,當初,是張若塵出手幫他化解了體內的邪氣,他才恢復清醒。

    對於史乾坤和史家而言,張若塵對他們自然是有天大的恩情。

    張若塵謙虛的一笑,“老實說,此次來到鎮獄古族,我還真的是有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他們一行人,已經來到劍墓宮外。

    進入劍墓宮,張若塵再一次見到史乾坤。

    史乾坤看上去也就三十來歲的模樣,身上有着一股儒雅的氣質,顯得精神抖擻,意氣風發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體內的冥王血毒,的確是已經完全化解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精神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下方,看向史乾坤,只感覺此人猶如是站在一片虛無的混沌之中,明明近在咫尺,卻像是處在兩個不同的世界。

    那種虛無和混沌,是史乾坤身上的精神力自然而然散發出來形成的氣場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,達到五十階,要不然,根本就看不清他的真身。

    如此強橫的精神力,就算比不上楚思遠和穆千先生,估計也已經相差不遠。

    不愧是鎮獄古族的絕代奇才。

    wWW● тт kǎn● c ○

    史乾坤手中捧着一卷報刊,正在閱讀,察覺到張若塵的到來,立即擡起頭,向他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擡頭的一瞬間,籠罩在他身上的精神力氣場,消失得乾乾淨淨,猶如是變成一個普通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拳,道:“拜見族長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連忙站起身,迎了上去,笑道:“做爲持劍人,你與我屬於同輩,無需向我行禮。有什麼事,我們坐下再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不客氣,來到左側的一位座位旁邊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史乾坤沒有去坐最上方的座椅,而是坐到右側的座位上面,顯然是真的認爲張若塵有資格與他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一番客套之後,張若塵說出來到冥王劍冢的真實目的。

    “鎮血符?”

    史乾坤收起笑容,露出凝重的神色,道:“可否讓我先觀閱鎮血符的符印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半聖級鎮血符和聖級鎮血符的符印,使用聖氣將它們包裹,向史乾坤推送了過去。

    至於聖王級鎮血符和大聖級鎮血符的符印,關係太過重大,不能有失,因此,張若塵並沒有取出來。

    況且,就算取出那兩種符印,史家的符師,也未必煉製得出來。

    史乾坤在符道上面有極其高深的造詣,一邊觀察兩張符印,一邊使用手指在虛空刻畫,形成一根根流光符紋。

    張若塵觀察着史乾坤的手指,暗暗點頭,“史乾坤在符道上的造詣,遠超我和小黑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顯得格外認真,完全沉浸了進去,半晌後,才停了下來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驚歎的道:“真的是巧奪天工的符印,也不知刻畫出這兩道符印的符師在符道上的造詣,到底達到了多麼驚人的高度?”

    “其實,我也不清楚,這兩道鎮血符的符印是誰刻錄出來。”張若塵搖頭一笑。

    史乾坤的眼中,閃過一道失望的神色,斟酌了片刻,問道:“你需要多少鎮血符?”

    “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煉製符籙的主材料由我來出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將一千萬滴神血全部都取出來,放到史乾坤的面前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史乾坤的心境,看到一千萬滴神血,也有一些動容。

    不過史乾坤的確是了不得的人物,很快就壓制住心中的震動,微微一笑:“老實說,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如此巨量的神血。你就那麼放心,將一千萬滴神血放在冥王劍冢,不怕鎮獄古族將它們私吞?”

    張若塵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,道:“我對史家子弟的品行很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佩服張若塵的膽魄,臉上的笑意更濃,道:“你多久來取鎮血符?”

    張若塵推算了一番,道:“我要去辦一件相當重要的事,至少也要三個月後才能再次來到冥王劍冢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給張若塵做出一個承諾,道:“史家必定全力以赴趕製鎮血符,三個月內,應該可以將所有鎮血符全部都煉製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煉製大批鎮血符,自然是準備前往北域大幹一場。不過,在此之前,他要先去一趟陰陽海。

    “多謝族長,那麼,我們三個月後再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史乾坤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詢問的神色,道:“族長還有什麼疑惑?”

    “給你看一樣東西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的雙目,向上方的桌案看了一眼,五指向前一伸,臨空一抓。

    隨即,桌案上的一卷報刊,向張若塵飛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報刊,只見,報刊的封面,書寫着“中域風雲報”五個大字。

    《中域風雲報》也是由聖術才女親手編撰,上面發佈有最近一段時間中域發生的各種大事件。

    報刊的頭版頭條,記載的正是“血神教的內亂事件”,也記載有“顧臨風成爲血神教新任教主”的爆炸性消息。

    史乾坤的眼神頗爲深邃,道:“血神教的新任教主,顧臨風,應該就是你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閱讀《中域風雲報》,一邊問道:“族長怎麼會有這樣的猜測?”

    “你送來的神血,屬於血神的神血。除了血神教的教主,誰能一次性拿出一千萬滴?確切的說,即便是血神教的教主,也未必能夠取出一千萬滴血神的神血。”史乾坤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坦然,道:“族長猜得沒錯,張若塵就是顧臨風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道:“天下間,聰慧之人比比皆是,我能猜到這一點,別人也能猜到這一點。接下來,你必須要萬分小心,據說,不死神殿已經派遣出死神騎士,專門趕來對付你。青天部族和黃天部族也有聖境高手,與死神騎士同行。不死神殿的智者,應該已經懷疑你們是同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一絲一毫的緊張,淡淡一笑:“對付我,不死神殿居然派遣出死神騎士,我是不是應該該感到榮幸?”

    傳說中,死神騎士是不死神殿培養出來的最強軍隊,專門用來對付聖境生靈。在八百年前,凡是被死神騎士盯上的人族強者,沒有一個能夠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史乾坤擔心張若塵輕敵,提醒了一句,道:“我知道你有一件寶物,可以掩蓋身上的氣息,即便是精神力聖者也推算不出你的行蹤。可是,你千萬不要小看不死神殿,若是不死神殿有精神力大聖,即便你身上有再厲害的寶物,也無法避開精神力大聖的推算。”

    “不死神殿有精神力大聖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搖了搖頭,又道:“但是,你要知道一點,不死神殿若是沒有精神力大聖坐鎮,如何能夠在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面前保持超然的地位?”

    不死神殿,神祕而又強大,讓人感到敬畏。

    若是不死神殿真的有精神力大聖,那麼,即便張若塵的身上有因陀羅大師贈送的佛珠,估計也無法避開對方的推算。

    換一句話說,張若塵要去任何地方,變化成任何人,也都瞞不過精神力大聖的推算。

    史乾坤道:“對於不死血族而言,你的威脅,甚至超過真聖和至聖級別的人物。你一旦被他們找到,必定會遭到狂風暴雨一般的襲擊。”

    “鎮獄古族的職責是鎮守幽冥地牢,幫不了你。不過,我可以贈送給你一張五劫鎮聖符,關鍵時刻,或許可以救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今晚還有一章,較遲,一點之後,大家還是明早再看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