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史家的“九劫鎮聖符”,天下聞名,打出符籙,可以鎮殺聖者。

    以史乾坤的精神力強度,只能煉製出五劫鎮聖符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是五劫鎮聖符,也已經相當了不得,足以驚退通天境的聖者。掌握一張五劫鎮聖符,張若塵的手中,也就又多一張底牌。

    史乾坤再次勸道:“其實,你應該返回血神教。只要封山,以血神教的底蘊,除非是血帝駕臨,要不然,誰都攻不進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劍墓宮中,顯得頗爲灑脫,道:“面對強敵,哪能一味的躲避?我的敵人多不勝數,朝廷想要抓我,拜月魔教想要殺我,黑市想要滅我,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也將我視爲眼中釘肉中刺,可是我依舊還活着。不死血族想要殺我,哪有那麼容易?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了揮衣袖,走出劍墓宮,留下一個風輕雲淡的背影。

    史乾坤盯着張若塵離開的身影,對站在身旁的史仁說道:“此子真是人中之龍,只要不夭折,將來的成就不可想象。你一定要以真心與他結交,將來,對鎮獄古族肯定會有無窮的好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天色還沒有亮開,張若塵和小黑悄悄離開冥王劍冢,踏上前往陰陽海的路。

    小黑化身爲一隻如同小山一般的肥貓,背上伸展開一對大翼,飛在雲層的上方,問道:“張若塵,我們爲何要悄悄離開,不是說好要帶黃煙塵和青墨一起前往陰陽海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小黑的背上,觀看《中域風雲報》,道:“此行太危險,我們還是單獨前往陰陽海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既然,已經知道不死血族派遣出死神騎士來對付他,張若塵自然不可能繼續帶上黃煙塵,不想讓她也一起陷入險境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本皇也覺得帶上兩個女人太麻煩,就應該單獨行動。”小黑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陰陽海應該是在蠻荒祕境之中吧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“從哪裏進入蠻荒祕境,距離陰陽海最近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去過蠻荒祕境,也不知道陰陽海的具體位置,自然只能詢問小黑。

    “東域。”

    小黑頓了頓,又道:“即便是從東域的邊界出發,其實,也是要跨越三百萬裏的蠻荒大地,才能到達陰陽海。”

    “那麼遙遠嗎?”張若塵的雙眉一皺。

    小黑說道:“一般的武者,即便是花費十輩子的時間,也無法從東域跨域蠻荒到達中域,可想而知,蠻荒祕境是有多麼廣闊。其實,三百萬裏的路途,已經是較短的距離。”

    整個崑崙界大陸,就是一片蠻荒。

    人族的五大域,放在地圖上,也就是蠻荒中的五個大大小小的版塊。五大域加起來,只是佔據了整個蠻荒很小一部分版圖。

    五大域,並沒有連接在一起,而是被蠻荒分隔開,每一域都相隔十分遙遠的距離,只有經過空間蟲洞,人類修士才能往來與五大域之間。

    此次,張若塵就是要離開人類佔據的五大域,進入蒼茫的蠻荒,尋找神龍一族的祖地——陰陽海。

    蠻荒祕境是蠻獸的領地,依舊還保持着古老的生態,有很多危險的死地,別說是三百萬裏,即便是深入三萬裏,也有可能會遭遇殺劫。

    況且,蠻獸各族本來就敵視人類,人類修士進入蠻荒,與羊入虎口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的精神力和肉身都達到聖境,闖入蠻荒,依舊是無比危險的事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空間造詣,佈置出來的基礎傳送陣,一次性也就最多隻能傳送三十萬裏。

    而且,他還不敢貿然使用傳送陣,萬一運氣太背,傳送到某隻七階蠻獸,或者八階蠻獸的巢穴附近,豈不是自尋死路?

    “難道沒有空間蟲洞直達陰陽海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或許有。”

    小黑也不敢肯定,所以,說得很謹慎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一震,問道:“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神龍半人族。”小黑說道。

    “神龍半人族?倒還真有一些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可是知道,神龍半人族是神龍和人族結合之後留下的後代,與神龍一族有極深的淵源。

    神龍半人族的領地,說不一定真有通往陰陽海的空間蟲洞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們就先去拜訪神龍半人族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神龍半人族的領地,位於東域和蠻荒祕境之間,叫做神夢澤。因此,就算神龍半人族沒有空間蟲洞,張若塵要去陰陽海,也必定要從神夢澤經過。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觀閱《中域風雲報》,在報紙上面,發現了一些微妙的東西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竟然有不少儒道和朝廷的一些高層人物,因爲各種不同的罪名,遭到抓捕,關進了天牢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自言自語的道:“看來聖書才女得到《血族密卷》之後,已經開始清理儒道和朝廷內部的不死血族潛伏者。等到清理完成,她應該就會將《血族密卷》公佈天下。”

    看完《中域風雲報》,張若塵從金光藏袋裏面取出一枚聖果,吞服進嘴裏,開始煉化聖果的藥性和精氣。

    這枚聖果,是青龍王朝國庫中的寶物,堪比一顆聖丹。

    若是有煉丹大師看到張若塵直接將一枚聖果吃下,肯定會大罵他糟蹋珍寶。須知,使用一枚聖果,加上其它一些輔藥,完全可以煉製出數顆聖丹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一點也不在乎,只想儘快將修爲境界提升上去。

    同樣是在天台州的境內,幽字天宮的副宮主姚生,正在瘋狂的趕路,確切的說,他是在逃命。

    幽字天宮的宮主藍採夜和副宮主左牧都已經死去,唯獨只有姚生還活着。

    不過,姚生也受了極重的傷勢,一男一女兩顆頭顱都被打得破破爛爛。

    特別是男性的身軀,雙手雙足都被斬斷,腹部的位置更是有一道兩尺長的傷口,攪碎了內臟。

    傷口,散發出血紅色的妖異光芒,似乎遭到某種能量的侵蝕,竟然無法癒合。

    逃亡的路上,聖血撒得滿地都是。

    追殺姚生的人,乃是坤字天宮的宮主和兩位副宮主。

    坤字天宮的宮主,名叫聶林,已經修煉到聖者的第四個境界,玄黃境。

    兩位副宮主木長風和堯涵,也都是上境聖者。

    三位宮主,沒有一個的實力在姚生之下。

    聖者修煉到第四個境界,玄黃境,可以修煉出玄黃之氣,戰力是上境聖者數倍。雖然,只是相差一個境界,卻是天上地下的差距。

    姚生在上境聖者中,也算是相當厲害的存在,可是在坤字天宮宮主的面前,卻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本來姚生也以爲自己已經是必死無疑,準備自爆聖源和氣海,與坤字天宮的三位宮主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剛纔,他卻收到一則傳音:“死神騎士駕臨天台州,想要活命,必須先歸順。”

    那道聲音十分冰冷,不帶任何情感。

    “傳說中,不死神殿培養出來的最強軍隊死神騎士?”

    姚生根本沒有別的選擇,於是,立即答應歸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姚生的身後,三道強大的聖道勁氣疾速追趕上來,呈現出品字形。

    聖道勁氣凝結成三片聖雲,出現在姚生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“姚生,你逃不掉了!”

    坤字天宮的副宮主,堯涵,從其中一片聖雲中飛出來,手持一根流動着火焰的長鞭,俯看下方的姚生。

    緊接着,另一位副宮主木長風,也從聖雲中走出,持着一柄聖劍,近千道劍形劍氣自然而然呈現出來,圍繞他飛行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坤字天宮的宮主,聶林,騎着一頭高達兩百多米的雄峯獸,落到地面,攔住姚生的去路。

    姚生咬緊牙齒,捏緊雙拳,怒吼道:“好歹我們曾經也有一些交情,你們現在連活路也不給我留一條嗎?”

    聶林沉哼一聲:“爲不死血族辦事,本就只有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在逼我與你們同歸於盡嗎?”

    姚生爲了提升氣勢,一腳踩向大地,將身旁的一座八百多米高的山峯震得轟然垮塌。

    “想要同歸於盡,還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。”

    聶林的雙臂伸了出來,雙掌向前一推,兩股玄黃之氣從掌心噴涌出去,很像是兩條廣闊的長河,不停旋轉,將倒塌的山峯都捲到半空。

    那景象,相當震撼人心,讓一般的武者看到,肯定會被嚇得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聶林是在調動體內的玄黃之氣,壓制姚生,以免他使用出同歸於盡的招數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眼看姚生就要被鎮殺,就在這時,東南方向,吹來一股凌厲的寒風。

    寒風中,帶有濃烈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聶林的心中一驚,向東南方向望去,只見,天空和大地都被血紅色的氣流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隨着血紅色氣流的快速涌動過來,崇山峻嶺之間的植物,全部都化爲黑色的灰塵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聶林冷吼一聲。

    “殺你之人。”

    一道冰冷刺骨的聲音,從血紅色的氣流之中傳出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位騎着地龍的血鎧騎士,手持一根血紅色的長矛,疾速衝出來,在快要靠近聶林的時候,一矛刺出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這一矛,蘊含極其驚人的聖道規則,形成一個橫向流動的漩渦。

    聶林不得不調動兩條玄黃之氣凝結成的大河,向血鎧騎士打過去,想要擋住對方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血紅色的長矛,具有無與倫比的穿透力,頃刻間,擊穿玄黃之氣,刺入進聶林的胸膛,直接將他的身體挑了起來,架在半空。

    聶林體內的聖血,順着長矛,不斷滴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四月第一天,求推薦票,求打賞,這個月小魚要拼了!

    希望各位兄弟姐妹能夠助小魚一臂之力,給小魚足夠的動力。)
最近更新小說